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63 刘香为说客
    一听这话,宋应升和他婆娘的表情都僵住了。

    这还真是现世报,来得快!

    这个时候,他们两人都非常地后悔,好好地,说那样的话干什么?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不过话说回来,谁知道二弟(二叔)回来的时候,竟然是五品官了!而且还不是靠别的,就靠着以前看不上眼的杂学,成就了光明的未来,很有可能会做到正二品的尚书啊!

    “二叔,刚才那些,都是说着玩的,开玩笑的,您不要往心里去!”宋应升婆娘知道自己夫君被将住了,反正自己脸皮不要,豁出去了,连忙脸上挤出笑容说道。

    宋应星还没说话,感觉扬眉吐气地宋时归立刻就抢在他爹面前回答道:“开玩笑?大娘,您这话也好意思说?”&1t;i>&1t;/i>

    他这话,又说得宋应升婆娘脸色一红,很是有点尴尬。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刚才那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够了,不得对长辈无礼!”宋应星看着大哥大嫂的样子,便转头对儿子训斥道,“你准备下,随爹一起进京。杂学方面,你懂得也不少。科技清吏司草创,爹需要你帮手。皇上那边,爹去说说,应该也没问题的。”

    一听这话,宋时归不由得大喜。他看到长房长孙看过来,不由得把头昂得高高地,大声回应道:“好的,爹!”

    边上,宋应星的夫人已经激动地在抹开心地眼泪了!夫君总算是熬出头,也不用看妯娌的脸色了。

    “娘,大哥是朝廷命官,得官也不容易,不好说辞就辞的。要不,您随孩儿进京吧?”宋应星转身对他母亲说道。&1t;i>&1t;/i>

    宋家老母开心地同样老泪纵横,两兄弟都当官了,小儿子还当了大官,这真是宋家祖坟冒青烟了!

    对于宋应星的要求,她并不同意,毕竟人老了,不愿离开熟悉的故土。最终是大房这边主动提出来,长房长孙在家侍奉奶奶。虽然是科考的年龄,但也不耽搁侍奉奶奶。毕竟家里有佣人,又不需要亲力亲为。

    宋家的事情这么定下来后,宋应星很快便带着儿子去京师了。

    这个事情,同样在奉新县引起了轰动。一时之间,杂学成为了热门话题。而随着应天府那边消息的传过来,有关杂学,准确点地说,就是科学技术知识,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相对于这边的热热闹闹,开开心心,逃在南洋的刘香就不开心了。这时候的他,已经到达了巴达维亚。&1t;i>&1t;/i>

    巴达维亚,也就是后世的马尼拉。荷兰东印度公司第三任总督燕·彼德尔斯逊·昆在一六一九年上任之后,才袭击和驱赶了万丹军队,占领了这个地方。不过那个时候,这里人口稀少,缺乏粮食供应,没有木材建造船舶和房屋,周边地区是荒凉的沼泽地,罕见村庄人烟,雨季洪水泛滥成灾,还常有老虎、野猪、犀牛等出没,同时四周也面临当地周边王国的敌视和威胁。

    而后,荷兰人用各种手段得到了吃苦耐劳而又手艺精湛的明人,从印度科罗曼德尔海岸的石场运来巨石,从东爪哇的扎巴拉砍得柚木,从当地采集珊瑚石,在废墟上建立起巴达维亚的雏形。

    这巴达维亚的主要建设工程,比如运河与排水道的挖掘、房屋和港湾的建造、城墙及防护要塞的修筑大多由明人兴建。华工熟谙制砖和砌砖工艺,令荷兰人甚为称道。&1t;i>&1t;/i>

    这个时候的巴达维亚,还没有建好,甚至连城墙都没有,只有一些棱堡作为防御工事。之所以这样,荷兰人并不在乎城墙,因为他们有足够的信心应付周边敌人的进攻。因为这个巴达维亚,他们是当作东方的大本营来建设的。光是舰队,就过了三百膄,统领的还是海军上将安东尼·范·迪门。

    此时,这个安东尼·范·迪门,就很是有点鄙视地看着普特曼斯,这个曾经的大员总督陪着大海盗刘香离开港口,往总督府而去。心中骂一声“一群丧家之犬”。

    刘香看着热闹的巴达维亚,看到到处都是明人在兴建这座城市,不但没有一丝见到同胞的高兴,反而是忧心忡忡。

    而普特曼斯逃到巴达维亚之后,日子也不好过,这时候的他,阴沉着一张脸,也没想着和刘香说说话。&1t;i>&1t;/i>

    当他们一行人到达总督府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巴达维亚总督昆亲自送几个人出来。刘香看去,一眼就看出来,应该就是个明人。

    这一看之下,他不由得有点好奇道:“这明人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受总督大人的重视?”

    “这是你们明人的甲必丹苏鸣岗!”普特曼斯冷淡地说道,“就是在巴达维亚的明人领。总督阁下以为,你们明人有个头,这样管起来也方便一些。估计着这甲必丹是送钱来了。”

    按荷兰人的规定,在巴达维亚的明人,必须要交人头税,且每年必须要到总督府报到一次,防止逃税。而这个人头税,则是由明人中的甲必丹,也就是这时担任甲必丹的苏鸣岗,由他来收集人头税,而后交给荷兰人,从而省了荷兰人不少时间和精力。&1t;i>&1t;/i>

    这个时候,明人所交的人头税,占了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城市征集的人头税和其他税收所得总和的一半以上。完全可以说,巴达维亚这个城市,完全是明人创造出来,并在养活众多的荷兰人。

    “总督阁下,千万不能再送了,否则就是折煞小人了。”比刘香年纪大不少的苏鸣岗,连连鞠躬,硬是拦住了送出来的巴达维亚总督,再三作揖后才离去。

    和刘香相遇之时,稍微有点吃惊。他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人,竟然由普特曼斯陪同着走过来。上下打量着刘香,眼神中带着狐疑。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

    而刘香,自然也看不起苏鸣岗,什么甲必丹,还不是荷兰人手下的一条狗而已!

    转过身去,看到巴达维亚总督正在注视着他,于是,刘香连忙挤出笑容,恭敬地招呼道:”尊敬的昆总督阁下,小人这次带来了下半年的钱,已经在港口那边清点交接了。“&1t;i>&1t;/i>

    刘香虽然明面上和荷兰人是合作关系,可初来乍到,荷兰人又已经在经营这片海域,因此当初是答应了每年要上供一部分抢来的钱给荷兰人。他这一次过来,就顺便把下半年的钱,按照上限给带过来了。他就想着有这钱的关系在,说话的时候,也方便一点。

    “哈哈,我的朋友刘,来,屋里坐!”巴达维亚总督一听,那眼睛立刻就是一亮,连忙招呼道。

    接下来不管双方内心怎么想,自然是一番客套。最后,还是巴达维亚总督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也是一方领,送钱这个事儿,不用亲自跑过来的。这次既然亲自过来,可是有其他什么事情?”

    刘香一听,正想说话时,荷兰人的海军上将安东尼·范·迪门进门来了,是来向巴达维亚总督禀告钱的事情没有问题。说完之后,他也不走了,就留在房间内,显然是想听听刘香的来意。因为他也知道,刘香亲自跑过来,还提前送钱过来,肯定是有事情来的,刚好他又闲着无聊。&1t;i>&1t;/i>

    巴达维亚总督听到钱没问题之后,就更热心了,再次问了刘香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好了。

    刘香见此,也不再客套了,当即严肃了脸说道:“尊敬的总督阁下,大事不妙啊!”

    “大事不妙……”巴达维亚总督和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一丝不喜,便问道,“什么意思?”

    刘香马上解释道:“可能总督大人还不知道,明国出兵吕宋,把那里的西班牙人杀光,现在吕宋,已经是明国的了!”

    “什么?”在场的几个荷兰人一听,都吓了一跳。

    刘香一见,心中暗道有戏,连忙详细解释道:“朝廷派出了大量兵马,水师是郑一官统领,突然登6吕宋,占了那里。对了,还有,安南那边,如今也是朝廷的了。那里的葡萄牙人,也被明军杀了!”&1t;i>&1t;/i>

    他到了南洋之后,才知道佛郎机人的本国名字,其实是叫做葡萄牙人。因此,在这边,他都顺着荷兰人的称呼叫了。

    明国是远东地区最大的国家,自然也是最强大的国家。现在突然大规模出兵,不但占领了安南,甚至还史无前例地占领了吕宋。这对南洋的荷兰人来说,还是非常震惊的,是个不好的信号。

    “总督大人,种种迹象表明,朝廷要准备大规模出兵南洋了。”刘香继续说道,“您可能不知道,朝廷对西夷是绝不手软的,据说吕宋的西班牙人,还有安南的葡萄牙人都被朝廷的军队杀光了!朝廷的野心,我们不得不防啊!”

    房间内的三个荷兰人,互相看看,都是一脸的惊容。不管是吕宋的西班牙人也好,还是安南的葡萄牙人也罢。荷兰人都想过要夺取他们的殖民地,可他们的巴达维亚还没完全建好,因此,还一直在做准备,并往巴达维亚增兵,就准备再过几年后,准备充足之后,再去把那些殖民地抢到手里的。&1t;i>&1t;/i>

    可是如今,明国人先下手为强,竟然把这些地盘都给占了,而且还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的时候,明国也有出兵过南洋,但那都是小规模出兵,而且还是来剿灭从明国那边套过来的海盗。打完了战事,就回去的。

    想到这里,这几个荷兰人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又互相看了一眼。而后,普特曼斯带着疑惑的口气问道:“据我们所知,西班牙人在马尼拉也部署了重兵,港口又是经营很久的地方,明国军队说攻就攻下了?我们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吕宋是西班牙在南洋最大的据点,又是连接墨西哥,横跨太平洋的点,在防御方面肯定是有下过功夫的。哪怕是荷兰人,一直没有去打吕宋的主意,也是因为不好打。可如今,如果不是刘香来说,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吕宋已经换了主人。这咋听之下的消息,荷兰人自然是要怀疑的。&1t;i>&1t;/i>

    听到这个质疑,刘香便马上回答道:“西班牙人想和万历年间一样,把岛上的明人屠光。结果事先走漏了风声。那些明人求到我这里来了,我有派人过去。正好看到了这个情况……”

    生在吕宋的屠杀事件,荷兰人自然也听说了。说句实话,他们心里也很羡慕,养肥了猪之后,一口气杀掉,算是吃了个饱。没想到的是,明人不记杀,竟然很快又汇集吕宋,看来是这猪又肥了。

    屋里的三个荷兰人互相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巴达维亚这边还在用人之际,自然不可能学西班牙人那种做法。但以后如何,这个再说。

    此时的他们,都继续倾听刘香所说的情况。

    “……西班牙人没有防备,抽调了大部分的兵力前去屠杀逃到城外庄园的明人。正在这个时候,朝廷军队突然就在吕宋登6。所以,吕宋就这么落到朝廷的手中了。”&1t;i>&1t;/i>

    听到这里,巴达维亚总督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怎么会这么巧?”

    其他两人也是很惊讶,因为这实在太巧了。

    刘香在来的路上,已经想过该怎么说了。因此,他没有犹豫,立刻回答道:“这一点都不巧!因为朝廷早就知道了西班牙人会这么做,是算好了时间的。”

    “这话怎么说?”普特曼斯听了,马上追问道。

    刘香严肃了脸,异常认真地说道:“虽然事情没有确认,但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朝廷很可能早就在谋划占领吕宋。因此早就派了锦衣卫过来,算好了时间,引诱西班牙人动手,然后明人逃到城外的庄园坚守,吸引了西班牙人不得不抽调大量兵力过去,这样才方便朝廷大军攻占吕宋!”

    说到这里,刘香郑重地反问一句道:“要不,这天下的事情,哪有这么凑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