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66 谁扯1
    一见这个情况,很明显,似乎有人在作奸犯科。遇到了这种事情,焉能不管!

    崇祯皇帝当即一挥手,立刻便有锦衣卫校尉追了过去。

    田贵妃的眼睛也是尖,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忽然快速说道:“那小孩,好像是陈家那小子!”

    看到崇祯皇帝带着一点疑惑之色转头看向她,田贵妃便连忙解释道:“就是那个想拉老爷您帮忙去打架的那个!”

    一听这话,崇祯皇帝恍然大悟,原来是他。

    于是,他立刻转头,吩咐刘兴祚道:“别让人跑了!”

    刘兴祚也已经听到了,只略微看了下,便向手下交代了一声,立刻,在附近的几个便衣锦衣卫便立刻绕到另外一条巷子去了。

    遇到突发情况,就能看出来,精锐和平庸者的区别。这些锦衣卫校尉,不用吩咐,就知道怎么去做了。

    崇祯皇帝没去管刘兴祚具体怎么吩咐,只是快步往巷子里走去。

    海兰珠和田贵妃则紧跟其后,一左一右伴驾而行。

    方正化则是快走两步,到了崇祯皇帝的前面,警惕地开路。其他锦衣卫校尉,自然也卫护着前后,尽心尽责。

    最先追过来的锦衣卫校尉中,一人去看软倒在地的那人情况,另外两人则去推门,发现门打不开。就立刻退后两步,稍微一打量,见院墙有一人多高。

    他们两人也不犹豫,其中一人立刻到了院墙底下微微半蹲,另外一人快步上前,踩在他的手上。借助同伴手中的力道,一下就翻上了墙,转眼就跳进了院子里。

    等崇祯皇帝走到那门口时,门已经被刚才跳进去的锦衣卫校尉打开。没有任何言语,立刻有几名锦衣卫校尉迅速进门去了。其他锦衣卫校尉,则以门口为中心,迅速戒备。

    所有的动作,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直到崇祯皇帝到了,那蹲下去查看情况的锦衣卫校尉,才第一个开口说话道:“老爷,被人打了一棍,晕过去了。”

    说完之后,他不用崇祯皇帝吩咐,便去救醒这个人。

    正在这时,屋里传来动静,似乎是有打斗声。

    只一会的功夫,一名锦衣卫校尉便擒了一人,反剪着双手喝令他跪在地上。另外一名锦衣卫校尉这快步到了门口,向崇祯皇帝禀告道:“老爷,还有一人被堵在了里屋。但他拿小孩的性命要挟,属下还在等机会!”

    这名锦衣卫校尉显然也是上一次护卫崇祯皇帝南下的,因此,他看了田贵妃一眼,便又补充道:“那小孩,确实是陈乡长的儿子。”

    陈友明的儿子被人抓了?崇祯皇帝隐隐感觉,这事好像不简单!

    正在这时,又听到了里面传来动静,隐隐有人在说话,带着惊慌:“再过来……鱼死网破……”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便没管门口这个昏迷的人了,大步往里面走去。

    其他人一见,自然都跟着他进去了。

    崇祯皇帝过了院子,看到一处厢房内有锦衣卫校尉,便知道是那里,就走了过去。

    场面都已经被锦衣卫校尉控制,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因此,并没有人拦着,崇祯皇帝就一步跨进了门。

    只见在这厢房的墙角,一名中年汉子怀里搂着一个孩子,一只手捂着小孩的嘴,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把匕首,就架在小孩的脖子上,脸上都是惶恐之色,额头上全是汗。

    看到崇祯皇帝走进去,屋里的几名锦衣卫校尉立刻施礼,道了一声“老爷”。

    那中年汉子看到又进来一伙人,为首那个是年轻人,还带着两个女人,把门口都堵严实了,心中顿时,很是绝望。他盯着为首的年轻人,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不要坏我太湖帮的好事!识相的,就井水不犯河水,我太湖帮他日必有所报!否则……否则……我杀了这个小兔崽子!”

    崇祯皇帝一听,转头看了一眼刘兴祚。

    “老爷,太湖帮在这一带算是有点小名气。老巢在太湖中的缥缈峰。”刘兴祚自然明白什么意思,立刻回答道。

    作为护卫圣驾的最主要负责人,自然要了解多一些。江湖中的事,有名气的,自然也会在他这里挂号。

    这中年汉子之所以报出帮派名字,就是想用太湖帮的威名,吓退这些爱管闲事的人。不过他听到刘兴祚一口就说出了太湖帮的老巢,而且语气中,好像有点瞧不起的意思。如此一来,他不由得疑惑了,这是何方神圣?

    他才刚想到这里,却又听到刘兴祚接着对那年轻人说道:“太湖帮一般很少上岸,这人自称太湖帮,但不一定是太湖帮的人!也有可能是狐假虎威,想用太湖帮的名声吓人。”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稍微一愣,原来还有这门道。不过不管属于哪个帮派,他都无所谓,当即冷声对那中年汉子喝道:“把小孩放了!”

    那中年汉子听到对话,看了眼刘兴祚,忽然又问道:“你们到底是哪条道上的?都是混江湖的,好歹做人留一线。只要今日放过我,当这事没发生过,来日必有厚报!”

    很显然,他听了刘兴祚的话后,误会了!

    “没听到我家老爷的话么,立刻放人!”刘兴祚压根不接他的话,当即训斥道。

    这时候,陈家小孩似乎认出了崇祯皇帝,那眼睛睁得大大地,原本害怕安静的他,剧烈挣扎了起来,把那挟持他的中年汉子吓了一跳,连忙把匕首放开了一点。

    不过,这中年汉子的注意力全在他的前面,他并没有依言放人,而是盯着刘兴祚,色厉内荏地喝道:“老实告诉你们,我们的背后,可是有官府的关系。要是逼急了,任凭你们是哪条道上的,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原本崇祯皇帝还以为只是简单的江湖中人作案,没想到又牵出了有官匪勾结的事情。他不由得眉头一皱,不过很快想起刘兴祚刚才所说,搞不定这人又是拉虎皮扯大旗,到底是不是官府勾结还不一定呢!

    正在这时,从屋外走进来一名锦衣卫校尉,向崇祯皇帝施礼禀告道:“老爷,院子里的人招了,他们是金钱帮的人,来南浔镇等了三天,就是要绑架陈乡长的儿子。”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不由得看了刘兴祚一眼,没想到,还真被他说对了,果然是拉虎皮扯大旗,想借用什么太湖帮的名头来吓人!只是很可惜,自己压根就不怕那什么太湖帮。

    想到这个,他忽然心中一动,又想到了一个事情。不过眼下不是说这事的时候,便在心中记住了这事。

    那中年汉子听到同伙竟然没死,而且还招供了,不由得一愣。心中暗骂,老子正在这吓唬人,你就给我露底了,如今该怎么脱身?还有,帮派名字说出去,陈家要知道了,还不会疯狂报复!

    他这一愣的功夫,陈家小孩便挣脱了那人捂着的手,急切地喊道:“叔叔救我,皇上救命……”

    中年汉子立刻回过神来,连忙又重新捂住了陈家小孩的嘴。另外一只手上的匕首,又紧了一分。而后,他刚才绷紧的神经,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但是,这一放松,他立刻就回过神来了,不由得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小孩。自己刚才听他喊什么了,皇上救命?是自己太紧张听错了?

    但他仔细想想,好像没有听错啊,自己应该是清清楚楚地听清,这小屁孩就是在喊“皇上救命”啊!

    这么一来,他便紧盯着对面的年轻人,脑海中,努力回忆着以前的记忆。

    想当年在南浔镇杀得人头滚滚的时候,他也远远地来凑过热闹,很远地看到过皇上一眼。

    之前的时候,是压根没想着眼前这年轻人,会是远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当今皇帝。可此时,得陈家小孩提醒,他这么仔细地瞅着,结果,还真是,竟然越瞅越像了!

    终于,这中年汉子有点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你……你不会……不会真是……真是当今皇上吧?好像……好像真得有点像!”

    崇祯皇帝听到这话,看到他表情,不由得心中一动,便点头道:“没错,你猜对了!”

    一听这话,中年汉子的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反正他的心中,已经是在恨自己的狗屎运了。好不容易来绑个人,结果还绑到了当今皇上的眼皮底下来了!这运气,怕是自古以来,都没谁了吧?

    他转头看看边上的那些汉子,忽然明白过来,这些人原来都是锦衣卫,难怪身手这么好,反应速度也那么快,在短短地一会功夫,就把前后门都堵了。

    这一刻,他都有点绝望了。还亏了自己之前还想搬出太湖帮来吓他,难怪吓不住,不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帮派,都不可能吓住他啊!

    想到这里时,中年汉子忽然又回过神来,或者是自己认错了呢,这个年轻人就将错就错,也拉了皇上这么大的虎皮来扯大旗了呢?

    人在绝望的时候,就容易自己幻想出一些救命稻草。

    田贵妃在边上,看着陈家小孩的脸被捂得通红,有些心疼,便对崇祯皇帝说道:“陛下,救小孩要紧!”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便点点头,对那中年汉子说道:“放了小孩,朕赦你无罪!今日之事,便不追究了!”

    看看,来了来了,肯定是用皇帝的身份在吓自己了!那中年汉子听了,脸上表情变化,心中如此想着。

    他却不知道,他用这种招数,可崇祯皇帝却压根不会需要用!

    倒是刘兴祚看出了中年汉子的心中想法,便伸手掏出自己的腰牌,往前一亮道:“陛下开恩,还不快快放了小孩!”

    锦衣卫指挥使的腰牌,不管是做工还是材料,都是上等的,一看就不可能假冒。

    那中年汉子见了,却立刻确定,眼前这年轻人,就是当今皇上。

    这一下,他又纠结了,底气不足地问道:“皇上金口玉言,不会……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崇祯皇帝一听,心想这人胆子还真小,又或者,这胆子还真大,竟然问了这样的话。

    这么想着,他也不废话,立刻喝道:“放人!”

    那中年汉子见了,似乎还是纠结了一下后,最终缓缓地放下了匕首,另外一只捂着小孩嘴的手,倒是放开得快。

    “皇上叔叔……”陈家小孩立刻挣脱了那中年汉子,快步跑过去,脸上全是眼泪鼻涕的,就扑向崇祯皇帝。

    方正化一见,不动神色地把小屁孩截了下来,和蔼悦色地说道:“没事,安全了。”

    边上的田贵妃见了,立刻蹲下身子,拿出自己的手帕给小屁孩搽脸,同时安慰道:“怎么,就只看到皇上,没看到我么?”

    那中年汉子放了陈家小孩后,就软倒在地,手中的匕首也没握住,掉地上了。两名锦衣卫校尉上前,缴了匕首,就站那人身边,防备有可能的情况。

    小孩没事,崇祯皇帝的心情也不算糟,答应了放人,自然是要放的。他看了那中年汉子一样后,便转身准备走了。

    不过正在这时,那中年汉子忽然喊道:“皇上……陛下,草民有下情禀告,愿意将功折罪!”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又转回头来,看着那中年汉子,心中有点奇怪,他还能有什么下情禀告?

    从头看到尾,都没有说过话的海兰珠也奇怪了,这时候插嘴问道:“你不就是想绑人勒索钱财么,还能有什么其他下情禀告?陛下都赦免你了!”

    她自然不知道这中年汉子的想法,在这中年汉子想来,人这一辈子,当面能遇到当今皇上,这样的机会,有几个人能有?

    那个陈乡长,还不是因为遇到了皇上,一个普通百姓,就有了这样的机遇?

    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这中年汉子才不甘心仅仅是被皇帝赦免,心中一动之下,就决定要好好表现自己,立下功劳来改变自己的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