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68 皇上显灵了
    南浔镇,属于湖州府管辖。wwΔw.『ksnhu『.la也因此,离湖州府并不远。南浔镇的情况,有一骑快马飞报到一处豪门大宅内。

    这处宅子的主人,要么是有身份的官员,要么就是缴纳了不菲服舍违式钱的商人。这种情况,在江南都很常见。

    宅子的主人,乃是一名中年人,看着似乎是个读书人,但他的眼角间,却有着一丝阴狠,一看就不是好说话之人。听到禀告之后,便阴恻恻地笑了:“小小一个乡长,骤然得遇皇恩,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这一次,就要叫你知道,什么才是底蕴深厚!有些事情,不是得遇皇恩,就自以为可以为所欲为的!”

    说完之后,他想了一下,便唤来心腹管家,低声吩咐道:“去吧,按计划行事!”

    这个时候,陈友明一夜未睡,眼睛中都有血丝。找了一夜,镇里镇外都找了,可一大一小两个大活人,全都消失不见。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估计是有人冲自己来了。

    虽然他还在勉强处理公务,可明显心不在焉。他自己其实也明白,南浔镇是一块巨大的肥肉。之前的时候,不是没人惦记过,明里暗里,都有联系过他,想着从南浔镇获得好处。可这些事情,他统统拒绝了。原本以为,凭着自己和皇上的关系,就算拒绝了也没关系,没人能动得了自己。

    可没想到,那些人确实没有来动自己,但他们却向自己家人动手了!自己的儿子,唯一的宝贝儿子啊,要是有个意外……

    陈友明如此想着,又有点不敢再往下想了。

    下午的时候,湖州府知府亲自派人来过问此事,甚至还想要抽调府中精锐的捕头前来帮他查探。这种好意,别的乡长那是不可能的。甚至别说乡长了,就是县令,也都不可能。

    对此,陈友明暂时婉拒了。他在当乡长之前,是个走南闯北的伙计,见识自然是有一些的。那些人绑架了自己的儿子,肯定是有下文的。如果这边让捕快介入过深的话,很可能会让人骑虎难下。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天刚黑下来的时候,就有人隔墙扔了一块包着纸的石头到他家。

    内院中,陈友明媳妇已经哭成了泪人,对陈友明说道:“老爷,这可怎么办好?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让我们不要再声张,还要我们对外说,是一场误会,儿子只是去乡下玩了。要是不听他们的话,就要送……送忠儿的手指头过来了!可怜忠儿啊,还那么小,就受到如此惊吓,要是还少了手指,那可怎么办啊?”

    陈友明听了,叹了口气道:“不管是什么人,眼下既然没有一点眉目,就只能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了。”

    说完之后,他看着自己媳妇和女儿还在流泪,便又安慰道:“那些人肯定是有目的的,应该暂时不会对忠儿做什么!”

    “可……可老爷……要是他们强迫你做些违背大明律法的事情怎么办?”他媳妇显然不傻,担心地说道,“否则的话,何至于要绑走忠儿呢?”

    她心中是知道自己的夫君的,蒙受皇恩,因此坚持原则,绝对不肯辜负圣意。可如今,别人就用自家最宝贵的儿子来要挟了。

    陈友明听了,沉默了一会。他又何尝不知道这点,只是……只是原本以为,此生唯保皇恩,别无他念的,可想起儿子,这心就好疼。

    “再看吧,先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吧!”陈友明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

    他媳妇听了,默默无语,忽然,又开口说道:“你老是说忠儿这辈子运气好,有福气。可……可这样的事情都落到了他头上,想着他如今被那些坏人绑在不知道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饭,有没有喝水,我这心……这心就很……”

    没有说完,眼泪就止不住地下来了。

    陈友明不愿看到媳妇这样,便走出去安排事情了。

    他们都不知道,此时的陈精忠,正在兴高采烈地和两位贵妃往做迷藏。

    “藏好了没有?我来找了哦!”田贵妃看着崇祯皇帝,一脸地笑意,同时开口问道。

    崇祯皇帝见此,不由得摇头,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果然,陈精忠一点都不知道,躲在帘子后面,露出双脚,还回应一声道:“藏好了!”

    田贵妃闻声,一眼就发现了。可她却熬有其事地假装去别的地方找,最后找到了陈精忠。

    再反过来,等陈精忠去找的时候,海兰珠就捣乱了,偷偷给小屁孩指点。

    难得的温馨时刻,崇祯皇帝看着他们玩了一会,就去聊天群处理政务了。

    稍微晚些时候,刘兴祚就把情况报过来了。

    沉吟片刻,他便做出了指示。

    一天时间,其实过去得很快,可对于陈友明一家来说,却真是度日如年。

    在按照对方要求做了之后,南浔镇归于平静。大部分人以为,陈乡长家的事儿,只是一场虚惊而已,可有心人却能瞧出异常。比如说,陈友明一反常态,天未黑,就早早回家了。

    等他一到家,却发现自己媳妇就跪在皇帝以前住的厢房前。

    看到他回来,他媳妇眼睛有点肿地说道:“也不知道忠儿怎么样了?希望皇上大慈大悲,救救忠儿!”

    陈友明看得有点无语,不由得说道:“皇上又不是观世音,你在这里拜,皇上远在京师,能知道么?”

    “上一次,我们家被老族长惦记,都要破家灭门了,可你能想到,远在京师的皇上,会来我们家,帮我们渡过如此危局?”他媳妇的眼神中带着希望道,“说不定,这一次,我们又遇到了这么危险的事儿,搞不定皇上会显灵,又帮我们家渡过这个难关呢!”

    “娘说得对,弟弟一定没事的。”跪在母亲身边的小女孩,也挺懂事的,立刻点头附和道,“皇上乃是天上紫微星下凡,肯定会保佑弟弟的。”

    “好吧!”陈友明虽然如此回答,可他心中却是不信。也只有妇道人家,才会有这样的想法,还真以为皇上是无所不能的!

    自己媳妇想拜就拜吧,他也无心辩解此事。实际上,此时的他,很是忧心忡忡。他心中其实有数,自己值得别人惦记,明着不行,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暗地里来逼自己就范,肯定是为了南浔镇的巨大利益。

    只是很无奈,自己在江湖中没有势力,甚至连手下的帮手,都只是一些族人而已。管管南浔镇还可以,出了南浔镇,就真是没办法了。

    在他的担忧之中,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些歹人再一次的联系,就是他所担忧的,而且还是狮子大开口,要从南浔镇这块巨大的湖丝蛋糕上,狠狠地咬上一口。

    这一夜,陈友明夫妇俩,再次失眠了。

    如果答应了他们,就是对不起皇上,辜负了圣恩。可要是不答应他们,自己的宝贝儿子就会被他们撕票。对于陈友明夫妻两人来说,真是左右为难。

    “老爷,这可怎么办好啊?”陈友明媳妇的声音都有点沙哑了,“明天就要答复,我那可怜的忠儿啊!呜呜……”

    “唉!”陈友明叹了口气。能有今天,全赖皇恩浩荡。可是,自己儿子怎么办?音容笑貌,一想起来就心如刀割。

    陈友明媳妇低声又哭了一会,忽然喃喃自语道:“皇上也不是万能的啊!我的忠儿,你还说他有福气,唉,他是真得命苦啊!”

    “……”事实摆在眼前,陈友明默然。

    又是一夜未眠,陈友明坐立不安,焦虑异常。定好的时间就是中午之前。如果不挂出信号,那自己儿子的手指就会被送过来了。

    正在这时,忽然门房匆匆来报:“老爷,门外有个陌生人求见,说老爷您见了自然知道他是什么人。”

    一听这话,陈友明夫妇都不由得一震,他们俩互相看看,脸色都很难看。那些人,如此等不及,竟然都派人上门来催了。看来,他们是真吃定了自己?

    不管怎么样,陈友明都是要去见下人的,没想到他媳妇也坚持要去,对他说道:“老爷,妾身担心忠儿,一定要当面问个清楚明白,也不知道我那苦命的忠儿,如今是怎么样了?”

    陈友明无奈,便只好答应了。

    前面会客厅,夫妻两人都没有就座,站在那里看着门房引进来一个带着斗笠,遮着脸,身材高大的汉子。

    见此情况,夫妻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明白对方的意思。看这体型,就知道是能打的人,混江湖的,贼人无疑!

    “两位,别来无恙啊!”说着话,来人脱下斗笠,露出了真面目,脸上还带着微笑。

    看清了来人的面容,陈友明夫妻俩,都是大吃一惊,嘴巴都张得大大地,惊呆在那里。

    “怎么,就不认识了?”

    听到这个带着笑意地问话,陈友明被唤回了神,当即期期艾艾地说道:“指……指挥使大人,您……您怎么来了?”

    来人就是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上一次也是他陪同崇祯皇帝微服私访的,就住在他家,因此,陈友明夫妻俩都认识他。

    刘兴祚听到这话,当即微笑着说道:“本官自然是随驾而来!”

    一听这话,陈友明夫妻俩,再次惊呆了。原本他们以为,刘兴祚之所以过来,有可能是来周边公干。得知了自己这边的事情后,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是皇帝再次来这边了。

    看到他们夫妻俩这个惊呆了的样子,刘兴祚其实心中也是感慨,上天还真是保佑这夫妻俩。每次有事,都被皇上给撞见了。真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竟然请动了圣驾为他们家排忧解难,这也真是没谁了!

    不等他们两人回过神来,刘兴祚就开口说道:“皇上微服南巡,就想着来南浔镇看看。结果没想到,刚到南浔镇,就刚好被田贵妃瞧到了,有歹人绑架了你们儿子。如今已经被皇上救下,正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听到这话,陈友明媳妇露出不可思议地神情,也不顾男女有别,更是没管刘兴祚的身份,上前一下抓住刘兴祚的袖子,追着问道:“我儿……我儿怎么样?还好么?”

    见此情况,刘兴祚微微皱眉,不过他也理解当母亲的心情,因此不着痕迹地挣脱她的手,而后微笑着说道:“你儿子好得很,由两位贵妃陪着玩。这天底下的小孩,可没一个有这个福气!”

    听到这话,陈友明的媳妇忽然感觉双腿无力,再也站不住,软下身去。

    幸好陈友明手疾眼快,连忙扶住。却见他媳妇笑着对他说道:“我就说了,皇上会保佑我们家的,没事了,没事就好……”

    知道儿子没事,她提着的心放下,才感觉身体早已疲惫不堪。

    其实,陈友明自己也差不多。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先向刘兴祚告罪一声,扶着媳妇去了里屋,而后才重新回来。这一次,一进屋,就向刘兴祚大礼参拜,心中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一会之后,刘兴祚便正色问道:“奉陛下旨意问话,陈友明听旨!”

    没别的事情,自然是问相关情况的。

    陈友明据实禀告之后,又连忙强调解释道:“下官并没有答应他们。”

    听到这话,刘兴祚微微一笑道:“不,你要答应他们,皇上要看看,到底是谁伸出的手。他们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做便是。”

    有皇上的旨意,那真是天大的事情也不怕了。陈友明自然明白这点,任何要挟,任何把柄,都不会有用。因此,他立刻便答应了下来。

    刘兴祚临走之前,叮嘱陈友明道:“是皇上怕你担心,才让本官来告知你这事的。你应该知道分寸,扮好你的角色,当作你儿仍然在他们手中。”

    对于这点,不说陈友明以前走南闯北多了,光是当乡长,也历练久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便又是连连答应。

    等刘兴祚一走,陈友明立刻依照约定打出信号。他心中也是好奇,到底主谋是谁,这么倒霉,遇到了皇帝亲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