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69 钱家
    有了皇帝在背后的指点,陈友明自然没有任何顾忌,在接下来的谈判中,他便表现得很在意他的儿子,对方提什么要求,只要稍微一威胁,他就立刻同意。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当然了,实际上,陈精忠原本就是陈家的宝贝,而且他之前的忧虑,也都写满了他的脑门。对方就是想再多,也没有想到真实的这种情况。

    这事的进展,自然也没有一丝遗漏地陆续传到崇祯皇帝这边。

    “陛下,末将已经查明,金钱帮帮主姓钱,乃是苏州府下常熟县人氏。”刘兴祚向崇祯皇帝禀告道。

    崇祯皇帝一听,就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地提及这事,便立刻问道:“可有什么不对?”

    刘兴祚马上回答道:“末将怀疑幕后主谋,乃是常熟在野官绅钱谦益……”

    一听这个名字,崇祯皇帝便立刻想起来了。这个名字,不管是后世,还是这一世,都非常的有名。在原本的历史上,钱谦益这个名字和“水太凉”几乎是等同的。而其原因,就是钱谦益原本一直是大明官场和在野官员之道德楷模。可明亡之时,原本准备和其夫人,原本的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一起跳湖殉国。结果,柳如是都跳了,而他却找了个借口,说水太凉而不敢跳,并最终带头投降了满清。

    在这个位面上,这些事情并没有发生,当然,也不会发生了,因为,满清都已经被崇祯皇帝灭掉了。此时的大明,强大无比,没有任何敌人能灭亡大明。

    不过一如原本的历史,钱谦益的名气非常大。他是东林党的领袖之一,官至礼部侍郎。能当上东林党领袖的,才名自然也不用说了,其势力也非常大。在崇祯初年时,为争夺入阁的权力,他觉得温体仁和周延儒排名靠前,就发动他的势力阻扰周延儒和温体仁入阁。

    这种争权夺利的党争,就算在后世也是非常有名的。无非是攻击竞争对手。就算没有实锤,也能让皇帝心有顾忌,从而达成目的。

    结果,钱谦益没有想到,他主持浙江科考时的舞弊,被实锤举报,导致春风得意的他被摆官回乡。这还是崇祯皇帝穿越之前的事情了,要不然,就不会只是摆官这么简单了。

    不过钱谦益到了地方上后,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复社是东林党的延续,钱谦益这位大佬就一直站在后面。在原本的历史上,据历史记载,说温体仁指示钱谦益的老乡张汉儒状告钱谦益贪肆不法,结果各地巡抚纷纷上书为其鸣冤。其中就包括了后世有名的张国维、路振飞等人。从这事上就能看出,钱谦益的影响力有多大了。

    不过钱谦益最终得以逃过一劫的,是他重金贿赂了宫里的大太监曹化淳。那个时候,曹化淳是东厂提督,由他提审这事,把张汉儒给杖毙了,还得到其口供,说是温体仁指示诬告。事情最终的结果,温体仁因此下台,钱谦益虽然免去牢狱之灾,却再次被削籍归乡。

    从后世的角度看,这事情上有不少疑点。首先,以温体仁的做事方式,他不会无的放矢而只是简单地诬告。这种手段太过粗鄙,是很不安全的做法,毕竟温体仁可做不到权倾朝野。他以前告倒钱谦益,就是掌握了科举舞弊的实锤。

    第二,钱谦益重金贿赂曹化淳。而后张汉儒被东厂杖毙,如果得到了口供,有必要杖毙他灭口么?

    第三,这事的最终结果,温体仁去职,但钱谦益也受到了处置,如果真是诬告的话,在诸路封疆大吏为其鸣冤的情况下,还有曹化淳这个大太监站在他这边,他又怎么可能会被处罚?

    第四,钱谦益就是常熟的大地主,富霸一方。他这种,就有点类似嘉靖年间的首辅徐阶。也是一世清明,以奸相严嵩的对手,好人徐阶而闻名。可实际上,几乎整个家乡的田产,都是他徐阶的。这中间,不知道有多少不法之事,只是因为他的名声,他的官位才一直没有事情。

    不过,徐阶也是倒霉,遇到了大明朝最大的直臣海瑞,都敢上书骂皇帝的人,又岂会怕他一个首辅,坚持调查最终让徐阶暴露了原形。

    崇祯皇帝听到钱谦益这个名字,便想得有点远了,不过刘兴祚的禀告,又让他回过神来静听:“……这个金钱帮的帮主,就是钱谦益的族人。虽然金钱帮名声不显,可据末将这几日的调查,其所做之事,却也不少,只是很少被人告发。”

    “另外,据那人禀告,他跟踪神秘之人,乃是湖州一名豪商的管事。那豪商叫钱德贵,也是钱谦益的族人,按关系,要称钱谦益为堂叔。”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不由得精神一振,立刻问道:“可有查出,是钱谦益指示?”

    如果是钱谦益指示的话,虽然他在江南士林,在官场中的潜在势力很大,但他不介意好好收拾钱谦益一顿。

    刘兴祚听了,稍微犹豫了一会后,如实禀告道:“目前暂未有迹象证明是钱谦益指示。”

    崇祯皇帝一听,想了一下,便对刘兴祚说道:“好,那就等等看,朕倒要看看,这钱谦益是否会跳出来。”

    待在这里,似乎有点大隐隐于世的感觉,偶尔这么换换环境,好像感觉也是不错的。

    刘兴祚听到这话,似乎是想说什么,不过他看到崇祯皇帝兴致很高的样子,最终便没说什么,领旨退下,继续安排事情去了。

    湖丝已经开始上市,买卖已经开始。钱德贵压根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监视。他心急南浔镇的巨大利益,便加紧压迫陈友明,让他很快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不,他就拿着管事带回来的一份协议,上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明了,南浔镇利益的分配。当然了,他这种人,事情做多了,自然不可能就只是横行霸道地咬上一口而已。白纸黑字地,他钱氏得到巨大好处的同时,也分了一部分给了陈友明。

    拿着协议,钱德贵不由得心情大好道:“如此,就该好好地和陈乡长见上一见了。“

    “老爷,万一陈友明知道了老爷的身份,怀恨在心怎么办?”他的管事有点担心地说道,“这几天来,我们叫人绑了他儿子。老爷您是没看到,他心力交瘁,似乎几天几夜没有合眼过了。”

    他说得没错,陈友明除了一开始确实担心儿子而没有睡过觉之外,等到锦衣卫指挥使出现,他就没有再为儿子担心,不过为了不让外人怀疑,他又强撑着不睡觉,那这疲惫就是真的,不是装的了。

    钱德贵一听,压根不在意,扬了扬手中的协议道:“白纸黑字,都写着呢!他就算想不认账都不行……”

    说到这里,他看到管事张口欲言,知道他想说什么,就又补充道:“他陈友明有皇上的关系,能吓倒别人,可对上我们,还是不够的!”

    说到这里,钱德贵的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冷笑后又道:“皇上深居宫中,岂是他一个小小八品官想联系就能联系上的?搞不好,皇上日理万机,早把他这个八品官忘记地一干二净了!”

    说到这里,他把协议丢桌子上,端起上好的西湖龙井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而后才又带着轻蔑之意道:“他陈友明之前只是一个低贱的伙计而已,要不是皇上,都能被他族长给搞得家破人亡!这样的人,当了这个八品官又如何?官场上,他能认识谁?他在官场的根基,能比过我们钱家?”

    管事听了,连连点头,不过随后,他似乎想起什么,就又有点担心地说道:“他家一开始四处寻找他儿子时,知府大人可是有派人去关心过的!”

    他这话的意思,其实想反驳,陈友明还是有点官场关系的。毕竟这事是千真万确,很多人都知道的。

    谁知钱德贵听了,却是冷笑一声道:“笨,你以为知府大人还真和他陈友明关系好啊?知府大人这么做,是为了做给别人看,做给皇上看的。陈家出了事,万一皇上有一天不小心知道了,也就能应付了。”

    说到这里,他站了起来,胸有成竹地说道:“对付陈友明这种在官场上没有根基的人,只要不明着喊打喊杀,想怎么拿捏他都没什么问题。走吧,不用担心了,该是和他正式见个面了。“

    管事想想自家老爷背后站着的人,再想想刚才说得这番话,他最终释然了,便立刻去安排钱德贵的出行。

    天色将近傍晚之时,金钱帮的中年汉子便回了宅子,向崇祯皇帝禀告道:“陛下,帮主让我明天带着陈乡长的公子去和钱德贵汇合,要一起前往陈家。”

    一听这话,崇祯皇帝转头看了一眼在和自己两个妃子玩剪刀石头布的陈精忠,而后稍微想了一会后问道:“你们帮主会一起来么?”

    “应该不会。“中年汉子不知其意,不过还是很快回答道,”帮主要是一起来的话,应该不会交代小人和那钱德贵接头的事情。“

    “这样的话,那钱德贵那边应该不认识你们两人吧?”崇祯皇帝一听,便又问道。

    得到肯定答复,他就又转头吩咐边上站着的刘兴祚道:“卿选个人带着陈精忠,就扮成他的同伴一起过去汇合,暗地里也派点人跟着,不能让陈精忠出事。”

    “末将遵旨!”刘兴祚一听,连忙应下。这个事情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而已。

    崇祯皇帝说完之后,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好了,听说陈友明把朕以前住过的房子保持得很好,那今晚就过去歇息吧。朕倒是想看看,明日那钱德贵会说些什么!”

    田贵妃那边得知这个情况,便吩咐陈精忠道:“明天你就可以回家了,记住,不要说话,当一天哑巴好不好?”

    “为什么?”陈精忠闪着他的大眼睛,有点不解地问道。

    田贵妃听了,笑着说道:“做游戏啊,你当一天哑巴,那明天就还有好吃的糕点,想不想吃?”

    “嗯!”陈精忠立刻点头,很是认真。

    田贵妃见此,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这两天她算是看出来了,对付小孩子最好的办法,不是讲道理,而是给好吃的。

    等天色暗下来之后,已经得到通知的陈友明一家人,都在大门里面候着。家里的仆人,除了门房之外,其他人都让他们待在自己屋里不要出来。而他们夫妻两人,不时抬头看看夜空,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明显,两人都很激动。

    一边的门房就纳闷了,老爷夫妻俩这是要干啥?等人?不对吧,以前知府大人来过一趟,也没见老爷夫妻俩激动成这个样子啊!

    他正在瞎琢磨着,就听到传来了敲门声。

    陈友明一听,立刻低声吩咐道:“和平日一样,不要表现异常。对了,必须恭敬,不要有一丝不敬。”

    “……”门房被他这么一说,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门了。他心中也更是纳闷了,这大晚上的,来得到底是什么人?

    他打开门一看,却是一群人。领头的,是个年轻人,还有两位姑娘一起的,好像是个大富大贵的人物。

    门房看清之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满足老爷的要求。

    他正纠结时,崇祯皇帝便自己跨步进门了。

    门房有点傻傻地,没有任何表示,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最终连门都是进来的人关上的。

    这大门一关,躲着的陈友明和他的媳妇以及女儿,就都闪身出来,立刻跪倒在地,大礼参拜,低声说道:“微臣叩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友明还能说出口,但他媳妇,却已经是哽咽了,连这都说不好。

    陈家的大劫,又一次被皇上亲自破解,这样的大恩大德,还能如何报答?

    皇上什么都不缺,那就唯有立个长生牌,天天祈祷皇上,长命百岁,不不,长命万岁!

    边上的门房听到自家老爷的话,不由得张大了嘴,惊讶万分,皇……皇上驾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