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71 他隆王的因果1
    山东那个,类似钱家的,刘兴祚在脑海中稍微过了一下后,便立刻明白是谁了。

    钱谦益,东林党领袖,是士林中的旗杆,所谓的清流,至少在声望上是很好的。而且据刘兴祚所知,作为东林党的继承者复社,之前声势浩大地搞串联,想抵制科学技术知识。这背后,怎么说都有东林党那些老人的影子,而这,钱谦益是跑不了的。

    前些天在那酒楼大堂,那个叫朱金华的生员就透露过,这个事情还得到了山东那边的支持。

    这些事情一联系起来,都不用说,肯定是孔家了。

    对于此,自从皇上开始推广科学技术知识后,作为皇帝的心腹,他就知道,皇上迟早要对孔家动手。如今,这几件事情加了起来,孔家,要倒霉了。

    这个事情,如果是文臣听到的话,估计会有所顾忌,会劝谏一二;但是,刘兴祚是一员武将,孔家对他来说,并没有天然地威慑力。因此,他答应地也没有任何顾忌。

    陈家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崇祯皇帝又坐回去和两个爱妃喝茶。不过他聊着聊着,就有点开小差,想着其他的事情了。

    一千户以上的聚集地,要设置乡长这事,朝廷的做法,还是太过粗糙,一些细节上的事情并没有考虑到。

    比如,在官员衙门的设置上,一般都是按照多少人口为依据来进行设置的。理论上来说,这并没有什么错。

    可江南这边,很多一千户以上的镇,都是因为各种产业而形成的,经济利益非常大。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八品乡长来管理的话,随便来个官,都能压他一头。就算如同陈友明这样,有自己这个背景在,可那些想伸手过来的人,也是有明里暗里的办法。

    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能防范这种问题的发生,崇祯皇帝倒不用多想,有后世的经验,只要把这些经济重镇设置为特别乡,特别对待就可以。

    比如,这种乡长,可以提高级别,可以和县等同,直接受府或者省一级直辖。衙门的人手也要扩建,有必要的话,可以再设置都察院的地方分院,监督经济贪腐之类。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进入聊天群,来到文华殿群,把这个事情一说,让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和内阁首辅温体仁牵头去考虑,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

    一个南浔镇,就有千万两白银规模的交易额。而在江南这边,类似这样的镇子,自然不止一个南浔镇。这可都是钱,不管是温体仁也好,还是曹化淳也罢,都不敢怠慢,连忙应下,重新按照皇帝的意思开始考虑这事。

    还不止如此,崇祯皇帝又进入厂卫临时群,对刘兴祚和王承恩也吩咐了一番,让他们分别派锦衣卫和东厂番役,要不时暗地巡查这些经济重镇。另外,江湖中的势力,也要进行掌控。

    忙完了这个事情,又从陈友明这了解了今年湖丝交易的情况后,崇祯皇帝就又悄悄地离开了南浔镇。

    这次微服南巡,交代了南边造船厂的情况,做好暴兵准备,应对将来的南洋以及更广阔的海洋情况;以热气球为契机,大大推广了科学技术知识在江南的影响力;了解了江南经济重镇的情况,进一步改进最底层官府机制;

    这么一算,这次南巡的目的,基本上都已经达到,这让崇祯皇帝的心情很好。因此,他离开南浔镇之后,就算是实践诺言,往扬州而去,陪田贵妃回娘家了。

    而此时,在南亚的泥泞道路中,有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行军。

    说是军队,其实有点言过其实。

    因为这支军队压根就没有统一的军服。有身穿盔甲的甲士,也有穿着布衣的,甚至还有打着赤膊的。不管如何,这些都还是拿着武器的。有长枪长矛,也有火绳枪,或者背着弓箭,握着腰刀等等。但在队伍的后面,还有更多的,则一看就是农夫,运送着大量粮草物资,这些人,基本上就没有人穿上衣了。

    在行进队伍中,确实也有骑兵,不过就这,一眼看去,就分为三块。

    大概有一百骑左右,人马具甲,闪着寒光的长枪,马边一侧挂着一个盾牌,高头大马,健壮之卒。行进中,五骑一排,基本上都是齐头并进,并没有多少落差,一看就是精锐骑军。

    第二部分骑军,数目大概有三百左右。这些骑军,战马就没有披甲了,不过甲士还是有穿盔甲的。

    第三部分骑军,也是最多的骑军,大概有一千骑左右,大部分都是无甲,五花八门地武器,但能看出来,大都配着弓箭。

    不过这支队伍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中军位置的十头大象。这些就是战象了。

    此时,这支队伍刚刚穿过名义上孟加拉和洞吾的分界线,继续往阿瓦行进。不用说,这支军队,就是沙贾汗最终派去攻打阿瓦的偏师了。

    一般来说,在这南亚,国与国的分界线,并没有像后世那样分明。在这分界线上,也没有什么城池,重兵把守等等。因为这个时候的南亚,其实人口并不多。而孟加拉和阿瓦之间,像样的城池,都没有几座,和大明内地的情况,根本就不能比。

    在中军位置的其中一头大象边上,独臂的他隆王就在这里。骑在一匹老马上,皱着眉头左看右看,东张西望。最终,他心中叹了口气,而后抬起头来,看着象背上坐着的军队统帅萨米特说道:“大帅,这已经到了洞吾境内了,是不是该派出斥候了?”

    萨米特一听,低头瞧了他一眼,不以为意地说道:“这里离明人的城池还有好几天的路程,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你慌什么?”

    说到这里,他想起什么,不由得带着一点嘲讽说道:“不过这也不怪你,好好地,整个洞吾都被你丢了,也难怪你会这么慌张!”

    他隆王听得心中憋屈,要是之前,对于这种人,随手就赏他几鞭了。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自己如今在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调整了下心态,他隆王又抬起头来,面露恳切之色,继续劝谏道:“大帅,明人诡计多端,不可不防啊!”

    “什么诡计多端?”萨米特一听,冷笑一声道,“你不是说,在洞吾这边,有你的人为内应么?你不是说,在洞吾的明人,都是不堪一击的么?明国现在内乱不止,土司纷纷造反,难道他们还有精力来管这偏僻之地?”

    他隆王一听有点哑然,为了说动沙贾汗出兵,他是极力贬低明军。没想到,最终说服了沙贾汗出兵,却让沙贾汗派出的领兵之将,对明人很是看不起了!

    他可是记得,当初攻打孟密的时候,自己那么多大军,攻打城墙并不高的孟密,却一直没能打下来。而守城的那些,如今都算是那唐国的军队,并没有调回明国去平叛的。

    想到这里,他隆王心中就越发地不安。这名莫卧儿帝国的将领,如此轻视明军,比当初的自己,还不重视明军,这实在是有点危险!

    重新仰起头,他再次劝谏道:“领兵打仗,耳目第一。当初的时候,我就是没有重视这点,才让明军躲在山中,最终抄了我堆积粮草的宝井重地。如此教训,不可不防……”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不耐烦的萨米特打断了,只听他冷声喝道:“闭嘴,你以为本将是你啊!这么大的洞吾,都被你丢了,还好意思说。早知道你这么无能,当初就该建议大汗向东进兵,占了洞吾,也就不会被明人先占了。”

    他隆王一听,那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好歹他也曾是洞吾之王,曾经一言九鼎过。就算在德里,沙贾汗也没有这么说过他,没想到,这区区一个带兵将领,竟然如此羞辱他。

    谁知,这还没完,萨米特看到他的脸色,似乎更为得意地继续打击他道:“你打不过明人,不代表本将打不过明人。我们莫卧儿帝国,如今雄霸天下。如果是正面和明国对决,那本将自会小心一二,提起十二分精神来对付。但这洞吾,只是一个偏远之地而已,明人又是新占,能有多少威胁?”

    说到这里,他往前伸了下脖子,多伸出象背上的坐具一点,低头盯着他隆王扬起的脸,一脸有把握地说道:“你信不信,洞吾的明人不知道也就罢了,要是知道伟大的莫卧儿帝国竟然派兵前来攻打,如果不是躲在城里发抖,就是已经逃回明国去了?”

    听到这话,他隆王忍不住就想破口大骂。他承认,如今的莫卧儿帝国确实强大。可当初自己的洞吾也不弱,否则的话,莫卧儿帝国会放着肥肉不吃?

    如今,洞吾被明国一战而下,你莫卧儿帝国能一战就打败自己,吞下洞吾么?怎么沙贾汗就派了这么一个猪脑子将领过来,目中无人,还口出狂言,这个兆头,非常地不妙啊!

    这个时候的他,又忘记了他是怎么贬低明国,怎么夸赞莫卧儿帝国了。他不知道,这话说多了之后,这话传多了之后,夸张的程度,是会放大的。

    不管他隆王如何焦急,如何担忧,他要想复仇,就必须要依仗这个莫卧儿帝国的将领。想了好一会,他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

    于是,就见他隆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洞吾的明军,并没有那么弱的!他们中的一部分军队,其精锐程度,或者远超莫卧儿帝国……“

    “什么?”萨米特一听,脸色一变,厉声喝斥道,“你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么?你该不会说,之前在大汗面前所说,都是你骗人的吧?”

    他隆王听了,并没有害怕之色,甚至是脸色平静地说道:“大帅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有胆子去欺蒙大汗!我所说的,只是说明军中的一部分而已。当初的宝井之战,明军就有火器,听说他们的火器,比莫卧儿帝国的火器要好得多了。听说,他们的火器,是不用点火的,非常厉害,还有很大的火器,就连战象,都没法抵御……”

    “哈哈哈……”萨米特一听,不由得大笑道,“本将不知道你安了什么心,你吹,你就尽管吹吧。火器不用点火?那还叫火器么?”

    说到这里,不等他隆王解释,他伸出手一指自己的军队道:“等回头攻打阿瓦的时候,就让你看看,我们莫卧儿帝国的青铜火炮威力!还有我那么多火枪,一起发射会是怎么样的震撼场景。再让你看看,我们莫卧儿帝国的无敌骑军……”

    他隆王看着他在吹,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无力感。算了,不劝了。如今刚进入洞吾这边,离阿瓦还很远。就先等两天吧。两天之后,好歹是领兵打仗之将,总该明白,派出斥候是行军打仗必须的前提。

    想到这里,他隆王又觉得有点奇怪,按理来说,自己之前派去联系洞吾旧部的人,应该会有回报吧,怎么还没有消息呢?

    他在这想着,萨米特看到他不说话了,以为他隆王被自己展现的军力所慑服,便满意地缩回了头。

    他们却不知道,就在远处峡谷,有人正在盯着他们看。

    用望远镜的不是别人,就是唐国大将富御蛮。此时,他用望远镜看着莫卧儿帝国行进中的军队。而在他的边上,则是一名熟悉莫卧儿帝国的夜不收在给他介绍情况。

    这让他明白了,这支军队的骑军,最为精锐的是莫卧儿帝国的御林军,有点类似大明京营的骑军。而另外两支骑军,则分别是食邑骑兵、封邑骑兵,都是孟加拉行省派出,属于地方军队。

    这整支敌军中,他就最在意这支骑军了。其余其他兵种,不管是步兵还是战象,在他眼里都是不值一提。

    虽然到了最后,孟加拉总督又加派了兵力,由原来的一万五增加到两万五千人。但这些,依旧改变不了富御蛮对这支军队的印象。

    就听他低声说道:“莫卧儿帝国行军打仗,就如今这样子,也不知道怎么会有如此名声?”

    当然,他所说的名声,也是到了洞吾之后才听说的。

    夜不收听了,转头看看,便明白富御蛮在说什么。这莫卧儿帝国的军队,在大明看来是毫无军纪可言。行军打仗,没有派出斥候不说,光是行军之中,就能看到时不时有兵卒蹿出队伍,或者干脆就在路边,或者蹲,或者站着在那排泄。

    这种事情,不管是那些民夫如此,就算那些正规军卒,也是一样,看来是民风如此!

    夜不收想了下,便回答富御蛮道:“莫卧儿帝国一直在对北方用兵,他们的精锐,也大都调往北方了。”

    听到这话,富御蛮不由得再次看了下骑军中的那些精锐,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莫卧儿帝国为什么在这边算是强国。这一点,自己还是要注意的。

    这么想着,他又看了一会,觉得看得也是差不多了,便传下将令,让手下全都潜伏好,不得发出任何声音。

    走了半天,他隆王看到前面到了一个峡谷。在峡谷之间,还有一条河,官道靠近山脚,并没有多宽。这个地势,也算是比较险要。

    他看了一会,想仰头提醒萨米特注意。不过张开嘴想说时,却又最终没有说出口。说什么?提醒他,让他注意有明国的伏兵?真要有这个意识的话,不至于连斥候都不派。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这里才进入洞吾,离阿瓦还远着,明军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这么想着,他便又低下头,心中很是无奈。想当年,自己身为洞吾之王,什么事情,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可如今……

    想到这里,他隆王便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却不知道,萨米特坐在战象上面,比他还要早看到前方峡谷的地形。如果说他是领兵去和波斯打仗,这里是交战之地,那他肯定会小心谨慎。可如今,只是去对付占领洞吾的明人而已,而且还离得很远。也因此,萨米特就只是看了下,也没在意。要不,一路上类似这样的地方多了去,难道还要每处地方都先检查一番?

    说来说去,还是这个地方离阿瓦太远了,不管是萨米特,还是他隆王,都没有真正在意。

    当军队经过峡谷时,有不少队伍中的军卒,还跑出队伍,去到河道上趴着喝水,洗脸,排泄。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了巨大的声音,所有人闻声转头看去。却见峡谷入口较狭窄的地方,两侧的山上,不知道有多少巨石巨木滚落下来。

    意外的发生,让下面的那些莫卧儿人都傻了,有许多都没回过神来,就被砸成了肉泥。

    一片哭爹喊娘声中,队伍被截成了两段。这支军队的战兵,多处在峡谷之中。他们绝望地发现,山上露出了无数的人影,看那穿着的红色,他隆王绝望了!

    是遭到了明军埋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