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77 羡慕
    此时,不要说鄂齐尔图了,他的那些手下,不管对建虏的强悍有没有认识,他们只从一点上,就能感觉到大明皇帝的厉害。

    中原王朝中,如果有皇帝御驾亲征,还能凯旋的,这种情况一般非常少,足以说明这个皇帝的厉害。

    也因此,他们顿时都对大明援军充满了信心。

    然而,鄂齐尔图却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有点犹豫,似乎有点难以说出口。倒是班点看出了点什么,便问鄂齐尔图道:“大汗,您还有什么顾虑么?”

    刚才,鄂齐尔图为大明考虑,担心大明出兵影响大明自己的事情,这让他对鄂齐尔图的好感多了一些。

    鄂齐尔图见问,牙齿一咬,便再次问道:“您可能不知道,本汗分别向固始汗和皇上求援,可固始汗却觉得有其他事情更为重要,不能第一时间过来。大明离得那么远,皇上还在江南,肯定是有事情,但却第一时间返回京师,第一时间决定要救援我卫拉特……”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乎还有点介意这样的事情发生,血浓于水却不如一个外人。其他人听到这话,兴奋地心情也冷了不少。鄂齐尔图此时的心情,又何尝不是他们的心情。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反而是没多少期望的,却带来了希望。

    班点之前倒是不知道固始汗的事情,此时一听,看着鄂齐尔图的神情,再扫视周边的卫拉特人,也能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便只是静静地站着,等待着鄂齐尔图调解心情后继续说话。

    过了一会,鄂齐尔图才继续低沉地问道:“敢问班大人,皇上如此不顾一切为我卫拉特。不知道图什么?”

    凡事总有一个因果,鄂齐尔图不相信,大明皇帝比固始汗还热心救援,会没有他自己的目的?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手下的不少首领都有点意外,他们看向自己的大汗,心中有点责怪鄂齐尔图,这个时候,适合问这样的话么?

    大明出兵救援,花了很大的代价,肯定是有什么图谋。可卫拉特部族,这个时候有的选择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穿了大明皇帝的目的,又是赤裸裸地利益交换,那大明皇帝的脸面何在?搞不好,万一大明皇帝恼羞成怒怎么办?要知道,中原王朝的皇帝,对于面子可是出了名的在乎!

    而其他一些首领和大部分底层的卫拉特人,则有点好奇,对啊,按理来说,此时的卫拉特部族,已经没有多少拿的出手的东西了,大明皇帝却对出兵如此尽心,他图得是什么?

    班点一听鄂齐尔图的话,见到他盯着自己,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卫拉特蒙古乃是我大明藩属,如今有难,我大明岂会袖手旁观?”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不由得庆幸,多亏是向大明进贡了,成为大明藩属!

    然而,鄂齐尔图却似乎还有问题,眉头微皱,犹豫了一会后又问道:“班大人,话是如此说,可我卫拉特离大明太远了。皇上如此为我卫拉特着想,所花的代价有点太大,这似乎是把我卫拉特看成了自己的子民?”

    虽然没有很直接,可他的意思却不言而喻。

    大明皇帝不惜这么劳师动众,比固始汗还亲,该不会是存了念头,想要吞并卫拉特部族吧?

    他有这个想法,是因为东部蒙古,现在全部都是大明的子民,而不是藩属关系。而如今大明皇帝表现得比固始汗还积极,不得不让他怀疑,是不是大明皇帝的目的,就是想借机吞并卫拉特部族。

    他在问出这个话之后,心中其实也已经有了决定。就算大明皇帝想吞并卫拉特部族,他也没有得选择,与其被喀尔喀部族和沙俄军队屠杀,那也只有归顺大明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只是大明这种趁着卫拉特蒙古陷于绝境之时的吞并行为,心中多少是有点不舒服的。

    他的手下头领,有不少明白他问的话,心中也同样有点不舒服。可形势比人强,就算大明皇帝真是这样做,他们也认了。

    谁知,班点听了之后,稍微一愣,却没有出现恼羞成怒的神态,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笑得鄂齐尔图等人有点莫名其妙,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

    笑完之后,就见班点对着鄂齐尔图,带着笑意说道:“此时的卫拉特蒙古还有什么?我大明皇帝富有四海,还能在乎你们卫拉特蒙古?该不会是看到东部蒙古部族成为我大明百姓,朝鲜人成为我大明百姓,就觉得我大明想吞并所有人了吧?”

    不等鄂齐尔图回答,他扫视着周围的这些人,又继续说道:“东部蒙古以前和建虏勾结在一起,是我大明敌人。但建虏并没有给他们带去光明的未来,反倒是东部蒙古各族看到土默特部族成为我大明百姓,都过上了好日子,才纷纷派人来我大明,乞求我大明皇帝怜悯开恩,想成为我大明百姓。”

    “还有朝鲜,后来成为建虏的藩属国,却被建虏百般盘剥,民不聊生,当我大明军队进攻朝鲜建虏时,朝鲜百姓纷纷响应,他们的唯一要求,只是想成为大明百姓,为此,甚至上万民血书,要求成为大明百姓。”

    班点说到这里,忽然问道:“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想成为藩属国,而是乞求成为大明百姓不?”

    听到这话,周围底层的卫拉特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位大明使者。而鄂齐尔图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似乎有点难堪。

    班点也不管他,不等人回答,就又继续说道:“因为他们的首领,没有带给他们想要的生活,对比起我大明百姓,他们觉得,成为大明百姓,会远比他们以前的日子要好。因此,他们才会万般祈求成为我大明百姓!”

    听到这话,想起卫拉特蒙古如今的遭遇,鄂齐尔图和他的手下头领都不由得有点羞愧。而围着的那些底层卫拉特人群中,却不知道是谁,用蹩脚的汉语快速问道:“大明百姓有什么好的?”

    没有人去看到底是谁问出了这样的话,大部分人都盯着大明使者,心中好奇,也想听听这个问题的答案。

    班点听了,脸上露出了自豪地笑容道:“我大明皇帝在去年的时候,曾当着百万子民面前,金口玉言,说过他的愿望。”

    说到这里,班点似乎陷入了回忆,缓缓地叙述了起来:“朕之心愿,乃是朕之子民,居者有其屋!病者有其医!勤者有其业!劳者有其得!少者有其学!童年有其乐!读者有其校!弱者有其助!老者有其养!车者有其位!工者有其薪!农者有其地!商者有其利!优者有其荣!能者得其用!阅者有其悟!学者有其为……”

    这片地方,非常安静,只有班点的声音,一直在响着,响在每个卫拉特人的心底。能听懂地听得非常仔细,没有听懂地也不敢打扰班点说话。

    说完之后,班点扫视他们,看到他们不少人的脸上露出的羡慕之色,便又说道:“归化城那边的情况,相信你们不少人是看到过的,他们不再发愁严冬酷寒,不再担心挨饿受冻等等,而这些,都是我大明皇帝对大明百姓的恩赐,皇上在实现自己的心愿!“

    不得不说,归化城那边的榜样还是很强大的,特别是对于草原民族,有非常大的吸引力。汉蒙结合,优势互补,让草原上的百姓生活,不要好太多了。

    有了这个归化城的印象,再听到大明皇帝所说的那些心愿,想想要是都成为现实的话,那将会是怎么样的日子?就光是想想,就有不少人想呆了。

    班点扫视着他们,最终目光落在鄂齐尔图身上,声音大了一点道:“我大明已有亿兆百姓,皇上为了他们能过上许诺的那些好日子,日理万机,忙得很了。说句实话,就你们卫拉特部族,要什么没什么,我大明皇上还会在意你们这点人而花大心思?”

    “出兵救援卫拉特,乃是我大明皇帝在尽宗主国的责任!”班点说到这里时,脸色严肃了一些,带着一丝怒气说道,“如果大汗觉得我大明有其他企图,觉得会借此吞并你们卫拉特而心怀芥蒂,那本官当会上奏皇上,以解尔等之忧!”

    说完之后,他双手一抱拳,大声说道:“如此,本官告辞!”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

    一见这,顿时,所有卫拉特人都慌了。

    鄂齐尔图更是不顾自己的伤势,一下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天使且慢,天使不要动怒,天使别走……”

    他的手下,也纷纷跟着出声挽留班点。

    围着班点的卫拉特部族的人,就生怕班点走了,没有一个让路,反而挤得更紧了。

    班点见此,便停下脚步,转回身子,看向鄂齐尔图。

    鄂齐尔图刚才的动作,牵动了他的伤势,很是疼痛,不过他看到班点看过来,就连忙解释道:“天使息怒,大明皇帝的仁德,本汗在京师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刚才本汗口不择言,并非本意,还请天使海量!”

    他的手下头领,也纷纷跟着附和,说着好话。

    “对啊,对啊,大明皇帝仁义无双,我们怎么会有怀疑呢!”

    “天使误会了,我们卫拉特不是那个意思!”

    “……”

    班点见此,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缓缓地转头,扫视了一圈围着他的卫拉特族人,看着一双双热切地目光,最后才转回来,看着鄂齐尔图说道:“看到你们卫拉特沦落如此,要是我大明不管,结果如何,本官不忍见之。如此,今日之言,本官就当未听到。否则传回国内,就算皇上不计较,文武百官亦会劝谏,阻大明救援。”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终于松了口气,连忙挤出笑容道:“如此,多谢天使宽宏大量,我卫拉特感激不尽……”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或者是因为松了口气的原因,忽然身体晃了晃,又晕了过去。

    这一下,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班点看着他们在救治鄂齐尔图,便担心地说道:“看样子,大汗的伤势很严重,这里救治条件太差。而我大明皇帝已经派出御医赶赴草原,依本官之见,还是尽快把大汗送去包头救治吧!”

    边上的人没法做主,至少要等鄂齐尔图醒了后,等他本人意见才能决定。不过班点再一次提及这事,也让周围的卫拉特族心中很是感激。

    大明皇帝仁义至此,而自己这边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让人难堪!

    为了救治鄂齐尔图,围着的卫拉特人都被驱散。随着这些人的散去,大明皇帝的仁德,便在整个卫拉特人中传了开来。

    有归化城的榜样,听到大明皇帝的心愿,卫拉特族人三五一群,四五一伙地,无不在窃窃私语,带着羡慕,谈论着这事。

    “去年我曾去归化城那边运过燧发枪,看到过一次,当时我就羡慕了,你看他们的房子,据说再大的雪也压不垮!”

    “唉,他们那,不但是人,就连牲畜,都有房子住,那么大的,据说再大的雪也压不垮,是什么水泥做的房子。”

    “而且他们也不用担心挨饿,那些汉人种了很多粮食,就算万一牲畜发生了大面积的瘟疫,也不愁没得吃。”

    “可不是,据说汉人种植的不止是谷物,还有乱七八糟地好多东西,据说都很好吃呢,平时肉吃腻了正好换个口味。他们过得真是神仙般地日子啊!”

    “……”

    羡慕之余,自然就有人动心了。

    “我们卫拉特部族,要是能成为大明子民,那该多好啊!”

    “这话不能乱讲,小心被人听到。再说了,我们大汗也还可以啊!”

    “大汗是还可以,但比不上大明百姓吧?而且如今,你们自己看看,大汗自己重伤,我们族人被杀了那么多,连报仇都不可能,怎么办?”

    “对,就算听到又如何,都现在这个样子了!要我说,就该和东部诸部一样,并入大明才好!”

    “……”

    幸福的生活,人人都向往。如此绝境,就更是向往过好日子,就算那些一心想报仇雪恨的,也都想着加入大明,这样才能有报仇的希望!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鄂齐尔图终于慢慢地醒了过来。

    他看到班点就在身边,关心地看着他,便再次表示了感谢。不过能看出来,他连说话都很吃力。

    鄂齐尔图有心想多说些,却也无能为力,便只好吩咐身边的首领,让他们去给天使详细解说当前卫拉特部族面对的形势,还有喀尔喀蒙古部族和沙俄军队的情况。

    听着边上传来的解说,还有天使班大人时不时地询问,鄂齐尔图睁着眼睛,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上方。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有一会,他的眼睛湿润了,不过最终没有流出眼泪。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之后,班点已经全部了解了卫拉特部族面临的形势和当前敌人的情况,他沉思了一会,便郑重地说道:“好,本官都了解了。”

    说完之后,他来到鄂齐尔图面前,先一步按住鄂齐尔图,不让他起来,而后关心地说道:“大汗,安心静养便是,情况,本官都已经了解。现在便立刻传讯给皇上。不过有关喀尔喀部族和沙俄军队的进一步情况,还需要大汗这边,派人再去详细探知动向。”

    说完之后,他转身对身边跟着的一名随从道:“马上联系皇上和总督大人,本官有本上奏!”

    “是!”那名随从答应一声,“大人随时可以联系。”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不由得眼睛一亮,他不由得吃力地问道:“这位可是锦衣卫的人?”

    班点一听,点点头回答道:“路程太远,陛下担心大汗安危,特意从总督府调拨了这位锦衣卫过来。”

    具有神通的厂卫,鄂齐尔图之前是知道的。不过他知道,具备这种能力的厂卫,人数很少。他没想到,皇上为了他,竟然不惜这么珍贵的厂卫有可能在来的路上,会死在喀尔喀和沙俄军队手中,皇上这份大恩大德……

    想到这里,鄂齐尔图不由得又想起了他仅有几次见到崇祯皇帝的场景,想着想着,伤势又发作了起来,再次昏迷了过去。不过他醒来之后,班点便立刻安慰他道:“大汗只管安心养伤,军情已经上报。皇上已经赶回京师,此时正在紫禁城召开御前会议,商讨军情了。”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的眼睛又湿润了,这人和人,有的时候,真不能简单地比较。

    这么想着,他心中便下了决心。

    而此时,一如班点所说,崇祯皇帝这次在武英殿召开的御前会议,司礼监、内阁、六部九卿并都督府诸位都督,全都在列。而会议主题,自然是卫拉特蒙古的事情。

    但崇祯皇帝才做了一个开场白,户部尚书毕自严就出列表示了不同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