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79 漠北三族
    在如今大明控制的草原上,像归化城这样的定居点,已经不止这么一处了。东部蒙古这边,科尔沁草原上这里,也已经建立了游牧定居点,归辽东卢象升管辖。

    在这里,模式也和归化城一样,蒙古人放牧,汉人种地,两者结合,优势互补。

    不过科尔沁草原这里的定居点才开始建设不到一年,还不能完全自足。因此,大军出征,需要额外准备钱粮。但辽东百废待兴,也没有多余的粮草物资。

    即将开始的漠北之战,主力就不是辽东所部了。不过卢象升还是赶到了科尔沁草原的定居点,除了选拔以蒙古籍为主的出征将士外,就是来这里视察高产作物的推广。

    不管是高产作物的种子,还是种植的老农,都是归化城那边奉旨调过来的。总督大人亲自过来查看,为首的老农絮絮叨叨地给卢象升讲了不少。让他高兴的是,按照老农的意思,这里虽然比不上河套平原的肥沃,可种植前景还是很大的。另外他还建议卢象升,在辽东平原那边也可以推广高产作物,不需要占用现有农田,只是对现有农田的补充,也会有很大的收获。

    当山海关那边送来的军粮到达时,卢象升在这边也视察地差不多了,军队集结,卢象升看着一万人左右的骑军,扫视着站在队伍前头的各个将领,大都是原本骠骑营的人,因功累积升迁,都已经是各领一军了。

    如今辽东各部也经过初次整编,按照新的番号来了。原本的东江军已经取消,整个辽东被划为辽东军区。一如关内,分地方和野战两大部分。其中野战军中以骑军为主,都配以监军,出征军队如下:

    大明辽东军骑军第一营副将卢大,领兵两千五百余人,是为此次出征主帅。

    大明辽东军骑军第二营副将刘兴治,领兵两千骑。

    大明辽东军骑军第三营参将毛承祚,领兵两千骑。

    大明辽东军骑军第四营参将黄得功,领兵两千骑。

    大明辽东军骑军第五营参将左良玉,领兵两千骑。

    卢象升看着他们,表情严肃,大声说道:“此次漠北之战,尔等虽然不是主力,但绝不能弱了我辽东军区的威名。谁要敢避战、不战、临阵退缩、延误军机的,本官绝不会轻饶!”

    他这话,其实更多的是例行说说而已。以他卢象升的风格带出来的军队,又岂会是孬种。这几员领兵大将,也是他所看好,都是骁勇善战之辈。各军中还配有厂卫、监军,哪怕主帅真有消极战事的,也不会如愿!

    卢大是主帅,听到卢象升所说之后,便驱马出列。其他四将,也都跟在他后面,和他一起,就在马上抱拳,由卢大先大声禀告道:“总督大人放心,末将绝不会弱了辽东之名!”

    “总督大人放心,末将绝不会弱辽东之名!”其他四将跟着大声吼道。

    卢象升见此,点点头大声说道:“好,你们就替本官去狼居胥山,去瀚海,重扬我大明军威!”

    誓师完毕,一万余骑便驱马北上,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在归化城这里,洪承畴亲为主帅,也正在检阅麾下五万骑军。也只有归化军区,才能拥有这么多骑军。这些骑军,大部分都是草原蒙古族将士。当然,也有部分是从山西抽调过来的骑军。

    洪承畴看着这支骑军,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人传令,想要升官发财的,就要好好表现。说完之后,就誓师出征了。

    经过几年的种植推广,河套地区的高产作物成绩喜人,特别是土豆这些,更是让人意外,不但产量大,配合草原肉食,似乎味道也可以。因此,归化军区的这次出征,基本上不需要关内的粮食支援。

    归化军是此次漠北之战的主力,也因此,整个战役的统帅就是归化总督洪承畴了。甚至在漠北战役之后的西域之战,主帅也将是洪承畴。

    不过西域之战的前期,明军主帅则是包头巡抚杨嗣昌,大将则是忠勇伯满桂。他们这支归化军区下的包头军,一共有一万左右的骑军,不去漠北,直接先行赶往西域。

    这一次的战事,归化军区几乎是倾巢而出,兵力都抽掉一空了。甚至还抽掉有山西、陕西、甘肃等地的骑军。除山西那边的骑军,由洪承畴所领北上之外,陕西、甘肃这边的几个边军重镇所抽掉的骑军,都是划在杨嗣昌名下,否则只是包头的话,也拿不出一万骑军。

    而杨嗣昌之父杨鹤,在这个位面上,还稳稳当当地一直在当他的三边总督。儿子出征,他自然也得支持,抽掉出去的骑军,自然是麾下最精锐的骑军了。

    可以说,即将开始的北方大战,光明军出动的骑军就超过了七万多人,浩浩荡荡地,远非南方的战事规模可比。

    而此时,喀尔喀主力还在西域这边,正在卫拉特部族的地盘上纵横狂欢。

    喀尔喀部族其实分为三个大族,她们的首领,分别是土谢图汗衮布、札萨克图汗诺尔布和车臣汗硕垒。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下,这三大部族为了草原牧场、水源等等,也是相爱相杀。可此时,他们却是春风得意,正在一起举杯欢庆。

    只见土谢图汗衮布举杯大笑道:“来来来,为了彻底消灭卫拉特诸部干杯!”

    其他两人一听,也都大笑,纷纷举杯回应。

    一直以来,卫拉特诸部和喀尔喀诸部就是死敌,互有攻伐。

    十多年前,是喀尔喀强,曾一举打败了卫拉特诸部,虽然没有吞并卫拉特诸部,却是奴役了很久。但没想到,固始汗崛起,又领着卫拉特诸部打败了喀尔喀部族。

    而后,虽然固始汗领兵西进,前往青藏去了。但接任的鄂齐尔图汗依然勇猛,带着卫拉特部压着喀尔喀部打,打得这三个部族不得不联手御敌。可就算这样,他们还是觉得卫拉特部难以对付。

    去年底的时候,卫拉特部就犹如一座大山,压在这三位汗王的心中。

    可一转眼到了如今,卫拉特一败涂地,他们就踏足在原本卫拉特部族的牧场上,喝着原本属于卫拉特族的马奶,看着卫拉特部族的女人为他们跳舞,而在外面,还有缴获之卫拉特部族的无数牛马羊。这样的情况,又如何不让他们三人开怀畅饮。

    放下酒杯后,自有身边的女人给他们倒满酒。其中土谢图汗衮布看着其他两人,哈哈大笑道:“我们这一次彻底消灭卫拉特部,还真是要感谢沙皇啊!”

    “对啊,这是一群疯子。”札萨克图汗诺尔布也跟着笑着说道,“竟然提议在这种时候一起联合进攻卫拉特部。要是我们自己,还真不会选择刚过完冬的时候出击!”

    对于他们这些草原游牧民族来说,牛马羊是他们的根本,刚过完冬天,大地复苏,正是牛马羊长膘的时候。一般来说,这个时候他们放牧都还来不及,那还会去征战。也是因此,诺尔布才会这样说话。

    衮布听了,点头说道:“确实是群疯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和卫拉特部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呢,见人就杀,卫拉特部族的人,遇到沙俄军队,不管老弱妇孺,全都不放过,简直就不是人了!”

    “其实,你们不知道,据我所知,还真有很大的仇!”一直没有说话的车臣汗硕垒玩着手中喝光了马奶酒的杯子说道,“说起来也是活该,鄂齐尔图不但攻击我们,还和沙俄为敌,把他们从东边劫掠的东西都抢了,又岂能不惹怒沙皇!”

    听到这话,其他两人倒是不知道内情,便纷纷打听,经过车臣汗一解释,他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沙俄的日子其实一直不好过。在此之前,其王位甚至都没有人想当,因为每个当了沙皇的人,都是死于非命。

    这个时候的沙俄,远没有后世强大,还经常被波兰入侵,连沙皇都由波兰国王来扶持指定。这样一来,沙俄的那些大贵族自然不同意,就经常打来打去,打到后来,选举出了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成为沙皇。

    不过米哈伊尔是个性格懦弱,毫无建树的沙皇。其父亲菲拉列特被波兰关押多年后回国,米哈伊尔立刻颁布旨意,称大牧首菲拉列特享有与沙皇同等的待遇,菲拉列特的命令等同于沙皇诏书,大牧首成为实际上的太上皇。

    此后,菲拉列特大牧首逐渐掌握了实权,以铁腕手段开始对俄罗斯实行统治。也是由此,沙俄才逐步强大了起来。

    菲拉列特大牧首首先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民生,加强税收体系,通过税收充实了国库。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发财之源,就是广袤的西伯利亚。

    沙俄商人通过掠夺西伯利亚,向欧洲各国出口昂贵的裘皮和木材,而这些,是欧洲各国所欢迎的商品,因此沙俄获得了巨额利润,由此国库逐渐变得充实起来。

    菲拉列特是个有野心的人,他在巩固物质基础的同时,也在重整军队,励精图治,希望用武力夺回被占领的土地。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鄂齐尔图却领着卫拉特部族的军队,拦截了沙俄从西伯利亚劫掠走的财物。如此一来,沙俄在恐慌这条财源被切断的同时,就断然有了联合喀尔喀部族,消灭卫拉特部族的事情了。

    听到车臣汗的解释,土谢图汗衮布不由得哈哈大笑道:“这还真是鄂齐尔图该死,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更何况,沙俄是要靠着这条财路来振兴国运呢!”

    “哈哈……”札萨克图汗诺尔布同样大笑,他用手指着对面坐着的两人道,“如此一来,也算是鄂齐尔图给你们两人献上了一份大礼了!”

    以前是没有土谢图汗的,也没有车臣汗的,是衮布和硕垒当了他们部族首领之后,才开始称汗的。也就是说,衮布宣布自己为土谢图汗,而硕垒宣布自己为车臣汗之后,他们就消灭了宿敌卫拉特诸部,这就是他们称汗的丰功伟绩了。也是因此,诺尔布才有此一说。

    衮布和硕垒一听,也是得意,这样一来,也足以说明自己的汗位实至名归!

    于是,得意的三人,又开始开怀畅饮起来,不时对在大帐中间跳着舞的卫拉特女人指指点点,气氛热烈地很。

    过了一会后,衮布忽然看向硕垒道:“你熟悉沙俄那边,如果我们出现向他们买卫拉特部族的女人和小孩,他们会同意么?”

    草原部族的吞并战,一般而言,敌人的妇女和高不过车辕的小孩是不杀的。妇女能生孩子,小孩长大了就是部族的战士。也只有如此,吞并了别族之后,部族才会没有多少危险的壮大。

    车臣汗听了,稍微一想道:“可能行不通。虽然没有卫拉特诸部,可要是我们三族吞并了卫拉特诸部而强大起来的话,这也不是沙俄想看到的。”

    说到这里,他皱着眉头又解释道:“沙俄把北方的那些土地,已经看成了他们自己取之不竭的宝库,他们不断地派人东进掠夺,可不想以后我们强大了把他们这条财源给断了!”

    一听这话,衮布忽然暴了粗口道:“他奶奶的,要是真够强的,还真劫了他们的财路,我们自己来发财好了!”

    诺尔布一听,摇摇头道:“沙俄从北地劫掠的那些东西,我们能卖那里去?也就是极西边的那些国家需要,我们又卖不过去!“

    听到这话,其他两个人都沉默了,看来这条发财之路不适合他们。

    不过,衮布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对另外两人说道:“好像听说,明国派了军队去了北地,在和沙俄争抢地盘呢!”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车臣汗一听,诧异地确认道。

    诺尔布也是惊讶道:“明国竟然派兵去了北地?那我们漠北岂不是……?”

    衮布听了摇了摇手道:“当然没有经过我们漠北了,是从辽东那边过去的,而且人数很少,要不然,也没法一直在北地和沙俄军队争抢!”

    听到这话,诺尔布不但没有松口气,反而显得忧心忡忡起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难道辽东的满清已经被明国打败了?要是明国这么强大的话,我们……我们怕是……”

    看到他的表情,听到他担忧的话,车臣汗也紧张了,连忙说道:“好像鄂齐尔图之所以会那么厉害,就是因为他的背后,有明国在支持!我们现在灭了卫拉特诸部,明国会不会报复我们?”

    衮布见他们如此紧张,不由得笑着道:“难道一直以来,明国就不是我们的敌人了?就算是hi明国鼎盛时期,他们的什么成祖多少次亲征漠北,还不是拿我们没办法,到了现在,我们就怕明国不成?”

    听到这话,其他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其中诺尔布则是点头笑着说道:“看来是我多虑了,就明国而已,要是出兵的话,我们就带着他们在大漠戈壁绕圈,看他们能坚持多久!”

    “对,明国要是敢出兵的话,定会让他们知道,我们漠北三族可不是南方那些部族可比的!”衮布的声音很大,语气很坚决,显然很有信心。

    明国攻占了河套那边,这事他们也听说了。但他们并不以为意,一如他们刚才所说,漠北离明国太远,明国出兵那么多次,还从来没有真正征服过漠北。对于中原王朝这个知根知底的老对手,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三人又举杯庆祝了起来。但是,过了一会后,诺尔布似乎还是有疑虑,又放下了杯子说道:“如今卫拉特诸部残余还躲在各地,我们还没有彻底剿灭他们。如果明国出兵过来的话,怎么办?”

    说到这里,他看到那两人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就又连忙补充道:“卫拉特部投靠了明国,如今卫拉特部被我们打成这样,我觉得明国肯定会出兵的。”

    “呵呵!”衮布一听,立刻带着一丝嘲笑意味说道,“连固始汗都不肯来救援,明国还会出兵?就算出兵,估计也是敷衍了事吧?”

    这漠北三族,其实最忌惮的,就是固始汗了。如果不是固始汗出兵青藏,就算沙俄找到他们说要联合来打卫拉特,他们估计也要考虑再三。也是因此,他们这次攻打卫拉特的同时,非常紧张固始汗这边,侦查警戒的重心,也是放在固始汗这边。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从他们抓获的卫拉特人那里,听到了消息,说固始汗不会来救援。这也是他们三人在这里开怀畅饮的主要原因。

    听到衮布这么一说,其他两人都跟着点头,确实,连固始汗都不肯来救援,明国就算出兵,又能有多大力度?

    于是,他们三人也开始畅饮了起来。但是,还没等他们散伙,忽然就有快马飞骑而至,而后匆匆进入营帐,向他们三人禀告道:“报,东边发现明军夜不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