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81 首战
    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消息,也不知道那些沙俄蛮人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报,大汗,沙俄那边说,他们国内突然有事,就撤军回去了!”

    “什么?”土谢图汗衮布一听,脸红脖子粗,一副暴怒的样子,“跑了?”

    札萨克图汗诺尔布也差不多,盯着来人,声音巨大无比地喊道“国内有事?有他娘的什么事情?”

    车臣汗硕垒他同样愤怒异常,不过他就是右手握拳,打着自己的左掌,连声说道“我就知道,这些沙俄蛮子没有那么好骗的!我就知道……”

    这三个部族的汗王都不是傻子,沙俄说国内有事才撤军,骗鬼还行,明摆着压根就没想着要和明军打仗,甚至还从他们这里额外捞了一笔,然后跑路了!

    如今怎么办?沙皇俄国离这里远得很,他们是不用担心明军的。至少明军不可能丢下他们三个部族不管,去打远在极西边的沙俄。如果说漠北对于明国来说,已经是很远了,那沙皇俄国就更远,那些沙俄蛮子有什么好担心的!

    衮布想到这里,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这次的战事,就是沙俄派人来联系,是他们倡议才打的。结果倒好,他们至少把卫拉特诸部打残了,还劫掠了不知道多少物资,最气人的是,临走之前,自己这边还自以为聪明,竟然又送了一批物资财物给他们,然后他们就拍拍屁股,干脆利落地走掉了。

    “你就知道,你就知道个屁!”衮布无处可以发泄,听到硕垒说话,就怒气冲冲地冲他喊开了,“你要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们?如今好了吧,不但送了一大笔财物给他们,估计这时候还在骂我们是傻子!”

    诺尔布也是一边点头,一边冲硕垒大声说道“你是最了解那些沙俄蛮子的,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们?”

    “我是知道他们不是傻子!”硕垒也很憋屈,向其他两人分辨道,“可我没想到,沙俄竟然这么不讲信用,还拿了我们的财物后跑了!”

    衮布很是不甘心,忽然大声咆哮道“他们带着那么多物资肯定走不快,我们追上去,讨个公道。不,直接灭了他们!”

    “对,真是要灭了他们才能出这口气!否则他们还以为我们就是一群傻子!”诺尔布恨声说到这里,而后却又叹了口气,话锋一转道,“但如今对我们来说,这些明军才是首要解决的事情,否则被他们聚集了残余的卫拉特部。等到鄂齐尔图缓过气来之后,和我们必定是不死不休,他日,那鄂齐尔图绝对不会对我们三个部族心慈手软的!”

    这个问题很现实,这让漠北三族的这三个汗王非常地无奈。恐怕沙俄那些蛮子就是知道会这样,才有恃无恐地跑了吧?

    如今,三个部族的汗王算计沙俄不成,一个问题又重新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到底怎么打这支明军?

    他们还没得到什么结论,忽然又有探马来报“汗王,明军刚到了天山脚下,天山山脉里出来了很多卫拉特部族的人,他们都躲在那里!”

    “什么?”一听这话,三个部族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发生,他们都很震惊,连忙去查看情况。

    与此同时,一如禀告的那样,明军确实是到了天山脚下。

    由聊天群成员的联系,杨嗣昌所领大军直接到了鄂齐尔图所躲着的峡谷外围。当山上的瞭望哨看到红色的海洋在远处出现,向这边滚滚而来的时候,就疯狂地吼开了。

    “明军到了!明军来了……”

    峡谷内,躲在这里的卫拉特诸部的人其实已经从班点这边知道,来救援的明军到了什么地方,又听到很快就要到了。可眼不见不为实,他们心中担心。这支明军是他们能否能从喀尔喀人,沙俄人的屠刀下活下来的唯一希望,所谓越是在意,就越是患得患失。

    如今,他们听到瞭望哨的喊声,知道明军真得出现了,是能看到了。这一刻,他们顿时狂喜起来,许多人喜极而泣。

    “明军来了,明军真得来了啊!”

    “我们得救了,我们不用再像老鼠一样躲着了!”

    “……”

    有人甚至都等不及鄂齐尔图汗那边下令,就撒腿往峡谷外跑去。此时的他们,非常渴望快点出去看看来救他们的明军。

    有人一跑,其他人便也坐不住,纷纷跟着玩峡谷外跑去。蜂拥而出的人群,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外面遍地都是钱一样,要这样急着往外跑。

    没多少一会功夫,峡谷内只剩下卫拉特诸部的头领,他们见此情况,相顾失笑。此时的他们,自然理解那些族人此时的心情。因为他们此时的心情,其实也恨不得早点出去看看来援的明军。

    一直身体状态不大好的鄂齐尔图,经常昏迷的他,此时精神也好了不少,赶紧吩咐他的亲卫抬着他去谷口迎接明军,那急切的样子,似乎有失大汗的身份。可他不在意,只是笑着对班点说道“班大人,让你见笑了!”

    明军到来,就意味着他的族人可以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用像老鼠一样躲在山里,旗帜竖起来,可以召集更多的族人。这个情况,又如何能不心急呢!

    班点自然能理解他们这些卫拉特族人,也不可能见笑,客套着一起出了峡谷。

    草原上,大明骑军滚滚而来,上万骑之多,蹄声如雷,旌旗招展,似乎无穷无尽一般,声势惊人。

    特别是大明骑军,至少穿着都是军服,统一制式,而不像草原骑兵一样,只是牧民集结而成。因此,这一看去,就更是让人震撼了。

    卫拉特族人看到那么多骑军,一个个都非常地振奋。如果换成以前的话,他们可能还不会有这样振奋。可此时的他们,已经知道,大汗已经做出决定,卫拉特部族内附大明,也就是说,他们以后就是大明百姓中的一员。而眼前这支骑军,是属于自己的骑军,这感觉就完全不同了,因此也格外的兴奋。

    也不知道是谁,用蹩脚的汉语喊出了“大明万胜!”

    兴奋中的其他人,纷纷跟着大喊了起来“大明万胜!”

    就好像,此时已经打了一个大胜仗一样!

    班点的目光扫视过他们这些人,看着他们不由自主地在欢呼,心中忍不住非常骄傲,自己的国家强盛如此,才有这些蒙古人众心归附!

    大军到达,就在这天山脚下扎营。

    大军统帅,包头巡抚杨嗣昌在忠勇伯满桂等将的陪同下,迎了上去,对被人扶着站起来,想要行礼的鄂齐尔图嘘寒问暖,非常关心他的伤势,对鄂齐尔图说道”皇上从京师派来的御医还没赶到,而本官要先行出兵救援,因此御医这次没有随军一起过来。不过本官手下有几名随军医师,对于刀枪伤势倒也拿手。“

    说完之后,他便一招手,就有几名军中医师上前给鄂齐尔图诊治。

    对此,鄂齐尔图和他的手下头领纷纷感激不尽。原本他们还有点担心,自己这些人被明军所救,而领军而来的乃是大明的封疆大吏,一方巡抚,会不会对自己这些人有傲慢轻视之意。

    没想到,不但没有感受到一丝傲慢轻视,反而是嘘寒问暖,简直不要太好,让他们不由得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们自然不知道,杨嗣昌等人的表现,是秉承圣意而行。就算他们心中有傲慢之心,也不敢表示出来。这军中,可是有几双眼睛在看着,有什么情况,可是能直达天听的。

    这边还在扎营的扎营,安顿卫拉特部族的,则在安顿卫拉特部族,大家都在忙碌的时候,有夜不收来报,喀尔喀三族的人马过来了。

    其实,都不用禀告,夜不收回来的时候,杨嗣昌这边就已经看到敌人的踪迹了。

    一望无垠的草原,无边无际的尽头,一条黑线滚滚而来,离得近一些了,就看清是喀尔喀部族的人。几万骑军,万马奔腾,声势同样很惊人。

    大家都是草原上的人,就这么一打量,大概就能估算出来,来袭的喀尔喀部族的军队,大概是三倍明军的数量。

    见此情况,兴奋中的卫拉特部族的人,不由得兴致都回落了不少。虽然之前觉得明军的数量很多,竟然来了一万余骑,这可是明国难得凑出来的骑军数量了。可此时一对比,还是远远没有敌人的数量多啊!

    如果是在关内,明军就算人数少一些,据城而守的话,喀尔喀部族人数虽然多,也不会有什么。

    但问题是,这里是草原,一望无垠,被几倍的狼群咬住,这个后果很不乐观!

    见此情况,满桂却一点不在乎,立刻向杨嗣昌请战道“中丞大人,末将愿领军一战!”

    杨嗣昌听了点头,交代他道“那就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记住,要打得猛,打得狠,打疼他们!“

    满桂听得大喜,这正合他胃口,当即大声领命道“末将遵命!”

    “咚咚咚……“

    集结兵马的鼓声响起,回响在天山脚下,让所有卫拉特部族人都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明军开始集结。

    他们有点吃惊,敌人那么多,还要主动出击?

    可他们看到明军似乎没有人害怕,甚至都还带了一点兴奋,领到军令的骑卒全都在集结中。

    这一仗,可不能败啊!这是卫拉特诸部残余的共同心声。

    万众瞩目之下,满桂领着五千余骑,浑然不管铺天盖地而来的喀尔喀骑军,就选择当面之敌,迎面冲了上去。

    而在本阵中,包头巡抚杨嗣昌似乎压根对眼前的战事不以为意,谈笑风生,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仗肯定能赢。

    鄂齐尔图已经经过医治,此时正陪着杨嗣昌观看战事。当他看到满桂所领出战之兵马时,就知道中丞大人为什么不在意了。他也知道,此战,大明必胜。

    与此同时,在远处,札萨克图汗诺尔布看到明军不但不防守,反而派军向他这边冲了过来,不由得皱了眉头。这些明军,是看自己好欺负还是怎么的,不去打另外两家,竟然直冲自己这边而来。

    这个时候,两军第一次相遇,作为汗王,他自然也知道,不能避战。要是这种时候,还在己方兵力占优的时候避战,那对士气的打击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他立刻传下军令,迎头痛击这支明军,甚至他还用旗号给另外两位汗王联系,让他们包抄,把这支冲出来的明军歼灭掉。

    或者是看到冲出来的明军只有五六千而已,或者是他们知道,沙俄已经跑了,如今只能靠他们自己,又或者是他们觉得,三万多人马,要对付这支明军很轻松,趁着这个机会,吃掉这些明军的话,接下来就很容易歼灭这支明军,顺带着能把卫拉特部残余也干掉,因此,另外两位汗王响应了诺尔布,大军开始调动,要把冲出来的明军给包围吃掉。

    天山脚下这片草原,万马奔腾,蹄声如雷,一眼看去,似乎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土灰色的喀尔喀部族的骑卒,他们那“哇哇哇”地叫声,汇聚起来,就似乎这一片草原,他们才是主角。

    骑兵之战,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喀尔喀部族的骑军就把冲出去的明军后路给断了,并且还在迅速包抄之中。光从这声势看,很显然喀尔喀部族的骑军占了绝对的优势。那支明军,就犹如在大海中的一膄小船一样,随时会被海浪打没。

    这个时候,不知不觉间,杨嗣昌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谈笑风生了,盯着远处的战场看着。

    他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所有人都盯着远处地战场,不少人的手甚至握紧了而不自知。

    忽然之间,在那片土灰色的海洋中,冒出了一阵阵地硝烟,犹如凭空而出,放了一个大大的烟花一般。

    紧接着,“呯呯呯……”的声音,犹如爆炒栗子一般,突然传来,连绵不断。

    那块土灰色的海洋,中间犹如被人挖空了一般,突然少了不少。

    看到这里,鄂齐尔图不由得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于这个,他其实比杨嗣昌还要有经验。

    杨嗣昌虽然是大军主帅,可他却从来没有真正领着大军,特别是火器为主的大军打仗过。理论上的东西,他懂,可真正开打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担心的。也因此,之前的谈笑风生,不知不觉间,就没了。

    而鄂齐尔图,在此之前,是一直带着他的火器军队在打仗。对于他的对手,他也是很了解的。

    喀尔喀蒙古的三个大部族,一直在漠北那边,物资紧缺。不要说火器了,连铁器都不多。除了三个汗王直属的那些军队外,普通牧民的箭支,还有很多都是骨头磨制而成。武器都这样,就更不用说盔甲之类了。

    刚才满桂所领骑军出击,鄂齐尔图都看清了,装备精良,护甲都有,这就意味着防护到位。火器充足,特别是适合骑军作战的燧发枪和三眼铳,更是有不少。

    只是那么一会,他大概看出,满桂所领骑军中,汉族将士擅长火器,因此手中多火器,而蒙古族将士善骑射,因此他们的手中,则多弓箭。对于如今财大气粗的明国来说,军中自然不可能有骨制箭头。

    鄂齐尔图正是看到了双方在装备上的差异,他才会知道,此战,明军必胜。满桂肯定是会仗着军器精良,大量杀伤敌人,而后不会恋战,撤回本阵。

    事实上,鄂齐尔图的作战经验确实丰富,满桂就是这么个想法,依仗着手中军械的精良,当场给了敌人一个重击、暴击。在趁着当面部族慌忙退却的时候,又猛地咬向左边包抄过来的另外一个部族。

    当“呯呯呯”地火器声音响起的时候,定然盖过了如雷的马蹄声,也打得那些嗷嗷叫地声音不复存在。

    战场之上,就见满桂领军左突右杀,而他们前面的对手,虽然比他们人多,可却纷纷往后退,不敢再与他们交手。

    小半个时辰之后,满桂看到火器消耗差不多了,就又领军杀了回来。而喀尔喀三个部族的骑卒,却不敢追杀,反而更像是远远地护送了他们一程,就撤了回去了。

    见此情况,不管是留守的明军将士,还是卫拉特部族的人,都不由得振臂高呼,热烈欢迎凯旋“大明万胜!”

    满桂前来缴令之时,杨嗣昌捋着自己的额下长须,笑着道”喀尔喀部族,军无战心,器械不如我军精良,而忠勇伯又为我大明猛将,此战不胜,天理不容,哈哈……“

    听到他这话,鄂齐尔图也跟着笑了,不过他心中却有隐忧。以他这几年的打仗经验,他自然知道,虽然明军赢了一场,可却不能决定这次战事的最终胜负。明军军械精良,可也依赖后勤。万里来援,粮草物资更是不会多。

    这接下来的战事,不好打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