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82 当野人灭了
    鄂齐尔图却不知道,他对面的那三位喀尔喀不住的汗王,比他还发愁得多。

    土谢图汗衮布、札萨克图汗诺尔布和车臣汗硕垒收兵十里,远远地扎营,三王相见,都没什么好脸色。

    最终诺尔布叹了口气道:“今日总算知道了,火器乃是明国传给鄂齐尔图的,鄂齐尔图都能用得那么好,就不用说明军了!措不及防之下,我的族人,损失惨重啊!”

    “是啊,那满桂打仗,也和了个疯狗一样,咬了你还不算,又冲我来咬了一口,我的族人也是损失惨重啊!”衮布同样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说道。

    硕垒看看他们两人,没好气地说道:“我有眼睛,我能看到的,损失能有多少?关键是我们的士气,被满桂这么一搞,给搞没了!”

    听到这话,诺尔布当即就不乐意了,瞅着他说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族人死了那么多,你没看见?眼瞎了么?”

    “最多死伤一千来人,差不多就这个数!”硕垒毫不犹豫地说道,“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关键是要打赢这一仗……”

    诺尔布这边,迎面和满桂所领兵马相撞,是被明军第一次用火器轰击了的。不过到底两边人马都是骑军,虽然参战人数众多,可死伤还是有限。要是步军集团作战的话,那死伤就不止一千来人了。

    而衮布这边,因为有了诺尔布的例子,他们对明军的火器有了防备一些,死伤就更少了,不会超过三百。也因此,硕垒才有这么说。

    衮布听到硕垒这话,也不乐意了,声音有点高地质问他说道:“死得不是你的族人,你当然不会心疼了。明军杀回去的时候,你的人为什么不拦截一下?”

    “满桂那疯子,领军往回杀,这个时候谁要拦他,估计死伤惨重。“硕垒说到这里,又意识到好像这样说也不妥,就立刻补充道,”要是剩余明军前后夹击的话,肯定死伤惨重。我这不想着,从长计议嘛!“

    虽然他说得有理,可问题是另外两家死人了,他没死人,这让另外两家心里很是不忿,都没给硕垒好脸色看。

    大帐内,一时谁也没说话,就都沉默了。

    或者是硕垒能理解其他两人的心情,想了一会后,主动开口说道:“沙俄人也有很多火器,或者说,更西边的那些蛮人,也多用火器了。这个火器,有一个缺陷,就是装填不易,且消耗火药严重。我们可以围着明军,不和他们正面对上,骚扰他们,只要把他们的火药耗没了,甚至把他们的粮食都耗掉,那这场战事,最终的胜利者必定是我们!”

    其他两人也不是小孩子,不会一直置气。听到他这么说,认真想想,都是点点头。

    不管是火绳枪,还是那种自生火枪,都是要装填的。可两边都是骑军,速度很快,这装填的速度就不够瞧了。如果把明军的火药耗得差不多,再加上火器装填速度太慢,那明军就等于没有了火器优势,这边用人海就能淹掉明军了。

    最终,三家经过商量之后,决定利用他们的优势兵力,对明军围而不打,只是骚扰。不让明军有放松的时候,更关键的是,不让明军能够有撤回关内的机会,要把明军拖死在草原上。

    三个部族,轮流上前虚晃一枪,要是哪个族不小心被明军咬上,其他两族就去攻打明军本阵策应。反正一个宗旨,不让明军轻松退军,一直到粮食物资耗尽。

    其实,草原上的民族,玩这一招是很在行的。

    骑着马,犹如狼群一样围着你,不时试图上来咬一口,不让你有休息的机会,骚扰多了,耗掉对手所有的精力(军需和粮草),然后就会一拥而上。

    草原上,一望无垠,除了实力硬拼之外,基本上没有多少阴谋诡计可以用。

    而喀尔喀三族会用什么手段,鄂齐尔图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因此,第二天,他见明军还是驻扎在天山脚下没动,最终就不管自己需要好好养伤,连忙去求见包头巡抚了。

    大帐内,杨嗣昌笑呵呵地一见面,便询问鄂齐尔图的伤势,很是关心。但鄂齐尔图没这个心情,敷衍一下后便脸色严肃地问道:“中丞大人,不知大军接下来如何行止?”

    为了强调事情的严重性,他不等杨嗣昌回答,又急忙把他所想的那些,喀尔喀部族最有可能用的应对之策说了一遍。而后带着一丝苦口婆心地意味,提醒杨嗣昌道:“中丞大人应该没有经历过草原战事,这和中原之战完全不会相同。双方拼得就是实力,我敢保证,喀尔喀诸部,肯定是这样打算的。敢问中丞大人,大军驻扎不动,可是还有后续援军到达?”

    虽然鄂齐尔图已经非常明确地提醒了,可杨嗣昌却依旧笑呵呵地,并不以为意,他回答鄂齐尔图道:“西进援军,只有本官这一路。不过大汗不用担心……”

    在朝廷新的旨意没有下来,没有对卫拉特诸部正式整编之前,鄂齐尔图的大汗头衔就还是在的。

    鄂齐尔图听到杨嗣昌说西进援军只有他这一路,顿时就急了。不过他还没说什么,就听见有亲卫在门口禀告道:“忠勇伯求见!”

    杨嗣昌听到,便没往下说,而是连忙吩咐道:“进来!”

    鄂齐尔图心中却是一动,看样子,好像中丞大人对草原战法并不以为意。但是,满桂是蒙古人,他从小打仗出身,是绝对知道草原上战事和中原的不同,他肯定能明白自己的担忧。因此,他决定等满桂进来之后,再来说这个事情。

    只见满桂大步而入,看到鄂齐尔图在,微微点头招呼下,而后抱拳向杨嗣昌行礼道:“禀大人,差不多已经搞清楚了。”

    一听这话,杨嗣昌不由得大型,连忙站了起来道:“地图!”

    他身边的亲卫立刻挂上一副地图,而后满桂大步上前,看了一会地图之后,就拿起一支毛笔,开始在那副地图上画圈圈。

    鄂齐尔图看得很是好奇,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连忙也走过去看。

    他稍微观看了一会后,忽然吃了一惊,这地图怎么看怎么像漠北的地图啊?中丞大人和满桂两人远在天山脚下,却不好好想着打赢眼前的这一仗,反而在琢磨漠北的地图,这是什么意思?

    要说杨嗣昌要领军打败眼前的敌人,再直捣漠北喀尔喀三族的老巢,打死鄂齐尔图,他都是不信的。可除此之外,又没有别的解释。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正在想着,满桂已经停笔,而杨嗣昌审视了一会地图后,转身对鄂齐尔图,笑着说道:“大汗,你和漠北三族也多有交手,他们在漠北的老巢,应该也能知道一二吧?你过来看看,是否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回过神来,不由得更郁闷了。没想到他们两人还真是在打漠北的主意!要是中丞大人不知道草原战法,以为可以领军直捣漠北的话,满桂会不清楚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就在瞎胡闹?

    他深吸一口气,正想劝劝眼前两位,先打好眼前这一仗时,满桂已经先开口说道:“我抓的那些喀尔喀族人,半天说不出一个屁来,虽然花了那么多时间,感觉是差不多了,但到底对不对,大汗也来说说,这样也能尽量准确一点。”

    昨天的一战,满桂抓了一些俘虏回来,而后就一直在审问漠北的情报。

    那些俘虏也不是什么硬骨头,多折磨一下就什么都招了。但关键是,他们说得不清不楚。或者让他们自己回去的话,他们大概知道怎么走,可要是说,就不容易了。一望无垠的草原,沙漠,戈壁,到那里再怎么走,口水费了不少,又担心他们是乱指路,需要多个口供核对,才一直忙到现在才有结果。

    听到满桂也这么问,鄂齐尔图不由得心中一叹,而后深吸一口气,脸色严肃地说道:“中丞大人,忠勇伯,我以为,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打好眼前这仗,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得好!”

    他现在是大汗的身份,还有资格能在这里说上一说。为了一棒子打醒眼前的两人,他甚至都不惜话说得重了一点。毕竟就算话说重,得罪了他们两人,也好过全军覆没吧?

    听到他这话,满桂和杨嗣昌对视了一眼,不由得都笑了。特别是满桂,那满脸的胡子,也掩盖不住他的笑意,就咧开嘴在笑。那笑着的样子,有点贱,让鄂齐尔图有一种冲动,正想上去甩他一个耳光,还笑得出来?

    最终还是杨嗣昌微笑着说道:“大汗,刚才本官说过,西进的援军,是没有了。但不等于,朝廷就没有其他援军了……”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不由得楞了下,什么意思?转头看向挂在那里的漠北地图,他忽然回过神来,不由得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皇上已经派出了五万归化骑军,由洪总督统领北上,辽东军也有一万余骑,同样北上,此战不战则罢,既然打了,就会把漠北三族,犁庭扫穴,全部给灭了。而后大军从漠北开往西域,再在这里歼灭漠北三族的余部。”

    杨嗣昌笑着说到这里,看到鄂齐尔图惊喜万分的表情,又继续补充道,“因此,本官领到的旨意,是接到大汗所部之后,就在这天山脚下扎营固守,拖着喀尔喀三个部族的兵力,顺便向洪总督提供更详细的漠北消息。”

    如果换成别的军队,就算这样,也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毕竟这么多路大军分别行动,互相无法通讯。要是北上漠北的军队耽搁了,找不到喀尔喀诸部的巢穴。又或者,去漠北的军队,在疲惫之时,刚好遇到了这里三万多骑军回去,在漠北的地盘上,到底谁胜谁负都不一定。

    可是,这一切,在明军这边,却是不存在的。鄂齐尔图看了看杨嗣昌身边的那个锦衣卫,有这样神奇能力的人在,不但能知道漠北那边的战况如何,还能从这边抓了喀尔喀各族的人,把军情禀告过去。

    草原虽然一望无垠,可还能挡得住如此神奇的明军?都说燧发枪是大明的军国重器!可实际上,这些具有匪夷所思能力的厂卫,才是大明真正的军国重器,才是大明的王牌!

    明白了怎么回事的鄂齐尔图,那真得是惊喜万分。这时的他,才明白为什么中丞大人一点都不急,为什么满桂也会跟着胡闹,原来都是自己想错了。大明一开始就张开了一张巨大的网,要把喀尔喀部族全部一网打尽。如此一来,卫拉特诸部的仇,很快就能报了。

    这么想着,鄂齐尔图二话不说,立刻扑到那张漠北地图面前,仔细看了满桂最新标注的情况后,他又立刻开始指点,说这地图的什么地形不对,那里也可能会有喀尔喀部族的人,还有喀尔喀部族的人来突袭卫拉特,那他老巢那边,又可能会有什么布置等等,反正是鄂齐尔图能想到的,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个一清二楚。

    游牧民族的一点烦人的地方,就是他们居无定所。对于明军来说,哪怕他们是坐拥坚城,也好过他们到处跑来跑去。如今,在满桂和鄂齐尔图的通力合作之下,这张漠北地图上,大概标出了漠北三族可能游牧的几个地方。三个人看看基本上没有问题了,就由一边的厂卫拍照,上传聊天群中的“草原之战”临时群中,不管是洪承畴这边,还是卢大那边,又或者是在京师的几个大佬,包括崇祯皇帝和懂兵法的几位,都能看到情况。

    这时候,崇祯皇帝忽然发现,漠北三族中,有一处可能的游牧之地,似乎离大明很远。但是,这附近,刚好大明有人在。

    于是,他立刻私聊了李自成那边,向他做出了指示。

    西伯利亚,虽然这时候已经到了夏天了,可这里还是有点冷。不过,对于李自成所部来说,真不要太暖和了。

    一年多在西伯利亚的经历,一千来人的骑军中,哪怕多是蒙古人组成,可照样减员比较严重。如今这支队伍,已经只剩下了七百来人。其他人,真正和沙俄打仗而战死的,其实就一百人不到。

    一如他们刚开始来的时候,崇祯皇帝所交代的一样,他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老天爷。至于沙俄人,这一千来骑,遇到沙俄人,只要一拥而上,基本上百分之百解决。因为在这极北的严寒之地,又离沙俄本地有万里之遥,能到达这里的沙俄人,也就百把人而已,遇到最多的一次,都不会超过三百人。

    不管是人数,还是装备,都是李自成的军队占优。更为关键的是,明军知道有沙俄人在这里活动,而沙俄人是不知道有明军北上的。出其不意之下,在这极北之地,沙俄人逃走得都极少。

    得到了皇帝的旨意,胡子拉渣,有点野人倾向的李自成顿时就激动了,他一边连忙召集众人道:“大家听好了,收拾东西,我们准备南下!”

    一听这话,他手底下的将士,顿时都大喜,纷纷问了起来。

    “什么,我们要回去了么?”

    “可以离开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

    “……”

    李自成摇头道:“皇上让我们去摸摸喀尔喀部族的点,搞不好以后不用再收拾那些原始人和沙俄了,不管如何,喀尔喀可比他们富裕多了,也该让我们好好吃上一顿了。”

    以前的时候,崇祯皇帝让李自成尽量避开喀尔喀族的人。在连喀尔喀族人都不愿再去北方的地方乱逛,遇到土著就宣扬大明,告诉他们,你们以后是大明的人了。遇到沙俄,就二话不说,直接干仗。

    这种事情,做久了之后,又是环境如此恶劣,他们都宁可去和喀尔喀打仗。而如今,他们如愿了。

    如今他们也混成了野人一样,自信有这个实力,打小股的喀尔喀人,那是没有任何问题,要是喀尔喀族人多的话,带他们去极北之地逛着便是。如今,这极北之地,他们才是主人。

    几天之后,李自成便私聊崇祯皇帝道:“陛下真得猜得准,末将已经到达这里,确实有喀尔喀族人,而且还有不少。只是以末将的实力,怕是收拾不了他们。”

    这情况,让李自成有点遗憾。否则的话,打下喀尔喀族人居住的地方,他们就能好好地改善一下生活了。

    崇祯皇帝一听,问了下基本情况后,二话不说,直接把李自成拉进了临时群里,并把李自成所发现的情况,标注到地图上去。

    而李自成被拉进去之后,一看情况,顿时就大吃一惊。他再怎么想,也没想到,皇上竟然兵发几路,已经挺进漠北,这大规模的漠北战事,大明朝似乎只有在开国才有过吧!

    其中有一个箭头,离他所在还不是很远。

    等退出群后,李自成便急吼吼地吼开了:“所有将士,都给老子收拾干净了,要见娘家人了!”

    一边说着,他自己也拔出一把匕首开始割自己的络腮胡子。

    他娘的,别被自个娘家人当野人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