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1188章 溃不成军
    其实都不用提醒了,只要有人抬头往北方看过去,就能看到绿色的草原几乎已经变成了红色,红色的海洋!

    红色的锦旗,迎风猎猎,一面又一面,数也数不清;而每一面锦旗,都引领着无数身穿红色战袍的骑士,他们挺直着上身,一手缰绳,一手武器,威风凛凛,正在加速,向喀尔喀大营冲过来。

    万马奔腾,呼啸而来,就犹如红色海洋上的巨浪,正拍向一条土灰色的堤岸。而且还不止一个巨浪,是一个又一个的浪头,连绵不绝,携带着无法阻挡的威势,铺天盖地而来。

    硕垒看到这情况的第一时间,就惊呆在了那里。

    明军,怎么会有这么多明军?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的?不是探马已经放出那么远,可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不不,不对,明军怎么是从北方这个方向过来的?这个方向,不就是自己从漠北调兵过来的方向么?

    硕垒至今还记得,就在前几天,也是万马奔腾,呼啸而来,那是他们喀尔喀部族的人,可如今,相同的方向,来得就是更多的,铺天盖地的明军!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汗,快跑,快跑啊!再不跑,就逃不掉了!”他身边的族人急得额头冒汗,大声对硕垒喊道。

    这边正混战在一起,而铺天盖地的明军,却正提着马速,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近,任何人都知道,这一仗,根本就不可能再打下去了,喀尔喀族必败无疑!

    被自己的族人一吼,硕垒回过神来,突然用手指着铺天盖地的明军,张大了嘴巴,脸色惨白之极,只是吐出“漠北”两个字,身子一晃,就要从马上掉下去。

    此时的他,已经想明白了,从这个方向过来的明军,只能是从漠北过来。而且也只有从漠北那个方向过来,才能避开撒出去的探马耳目。这么多明军从漠北过来,这就意味着,漠北老巢,怕是完了!

    想到这些,又看着明军冲到近前,他便知道,全完了,一败涂地。

    眼看着就要歼灭天山脚下的明军,可突然却变成了自己这边要被明军全灭,这样的结果,他没法接受,就感觉眼前一黑,再也坐不住了。

    亏了他身边的族人已经注意到了他不对,眼疾手快之下,伸手扶住了他。

    “大汗,快下令撤吧,晚了来不及了!”在扶住他的同时,也在对他大声吼道。要是换了平时,他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大汗吼的。可此时,哪还顾不顾得上大汗不大汗的。

    硕垒又一次回过神来,立刻调转马头往西,驱赶战马,箭一般地蹿出去,同时头也不回地大喊道:‘撤,快撤!“

    可这个时候,为时已晚。哪怕他的手下,没有他的军令,也已经开始疯狂逃跑,但红色的巨浪,已经拍到了。滚滚铁蹄,隆隆蹄声,一队队的明军将士,骑着战马,犹如利剑一般,插进了硕垒的营地,手下军队中。

    比起硕垒,衮布就更不堪了。他和他的手下心思,全部都在突进来的明军身上。在前面的,都要和明军和卫拉特族人交战,在后面的,都在大呼叫地喊着,心思也都在两军交锋上。

    听到如雷的马蹄声,衮布甚至都以为,是其他两族派兵过来救援了,心中还想着,到底这次没有袖手旁观,只捡便宜了。

    可他好歹也是草原人,立刻又听出了这马蹄声音的蹊跷,转头望去,就见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部都是穿着红色战服的骑军,正勇往无前地冲锋而来,而且,已经到了近前。

    “这是明军?”衮布只来得及有这么一个念头,连吓到的心思都来不及起,本能地就想拍马逃命。

    然后,巨浪已经拍到,没有任何意外,一下就拍碎了这里的土灰色的堤坝,拍得粉碎!明军将士,犹如摧古拉朽般地冲垮了衮布的营地。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淹没在了红色海洋中。

    相对他们两个汗王来,诺尔布算是比较幸运的了。他的位置,在偏南方。当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当他听到如雷的马蹄声时,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北方了。

    当他看到一望无垠的红色海洋,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时候,顿时就惊得张大了嘴巴。一开始,他甚至是以为这几个晚上没睡好,眼花了!要不这么可能会看到这么多明军?不可能啊!

    “明军,好多明军!”

    “明军杀来了!”

    “……”

    听到手下喊成一片,诺尔布在眨了几下眼睛后,确认这不是眼花,确确实实,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真得是明军!

    听着边上传来的喊杀声,听着远处传来的如雷蹄声,诺尔布压根兴不起一丝抵抗的念头。

    螳臂当车,他还没那么傻!

    “撤,快撤!”诺尔布大声喊着,同时自己已经先跑路了。只要能逃出这里,草原无边无际,明军能奈何之?

    刚想到这里,他忽然想了起来,这么多明国骑军从北方过来,这是来自漠北方向的明军?

    肯定是来自漠北的明军!

    得到这个结论,诺尔布身子一晃,幸亏自己手疾眼快,抱住了马脖子才没有掉下去。此时的他,心中无比的苦涩。

    原本是来偷袭卫拉特诸部,还想着剿灭明国援军,却没想到,漠北老巢怕是被明军端了,如今这里又大败!

    诺尔布想到这里,不由得在心中呐喊:明国出手,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快?为什么这么准?为什么这么狠?

    而在远处明军大营,包头巡抚杨嗣昌自然是留守的。从满桂领军出战之后,他和有伤在身的鄂齐尔图便站在营中塔楼上观阵。

    而留守的明军将士,则守好了营地四周。他们也都站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看着大军出征。不止是他们,还有卫拉特部族的妇孺和受伤族人,不能厮杀的都留在营地内。

    这个时候,黎明前黑暗的时刻,虽然是人最嗜睡的时候,可已经没有一个人在睡。不能战的这些,都呆在营地中间,默默地目送大军出征。

    远了,看不清了,可却能听到火器的轰鸣声,战士的喊杀声,滚滚的马蹄声。句实话,虽然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知道,明国又有援军来了。大军出去,这是里应外合。可终归是看不见的,心里没底。

    明军将士还好,毕竟军令已下,而且中丞大人都在,从容淡定,给了他们信心。但是,对于卫拉特部族的妇孺来,她们的心中,是无比的焦灼的。

    黎明前的黑暗,稍微远点,什么都看不清。厮杀声中,又有马蹄声传来,是奔大营而来。外围的明军将士有了动静,呼喝喊叫,火器弓箭招呼,很显然,是喀尔喀族人想趁着大军出营之时来踹营。

    这个时候,她们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孩子,紧张到了极点,就怕大营被喀尔喀族人攻破,心中想着:明军,援军呢,怎么还不来?

    营地内的塔楼,是军中哨兵瞭望之用,塔上所站地方,并不会多大。一般的,四个人挤挤,都已经差不多了。不过不知为何,如今杨嗣昌所站的这处塔楼,竟然比其他塔楼要宽敞一点。杨嗣昌和鄂齐尔图站在上面之外,中间竟然还摆了一张四四方方地桌子,也就刚好够放下一个茶壶,和两个茶杯。能看出来,这个方桌似乎也是特制的,临时赶工出来的。

    此时的杨嗣昌,就亲自动手斟茶,同时示意鄂齐尔图道:“来来来,尝尝我们中原的好茶,西湖龙井,产自山清水秀的江南,大汗以后有机会,该去看看,风景很美的……”

    鄂齐尔图的眼珠子转动,瞧了下漆黑的天空,看了下底下那么多的妇孺,耳朵里听到营地外的喊杀声,马蹄声等等,心中有点无奈,只好端起茶杯道:“多谢中丞大人美意,有朝一日,我肯定会去中原多走走看看!”

    完之后,喝了一口,转头看向喀尔喀大营,厮杀声最激烈的方向。

    杨嗣昌看他这样子,微微一笑道:“大汗尽管喝茶便是,天亮之时,便是喀尔喀族的死期。”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转头看向东边,有点惊喜地道:“中丞大人,天马上就亮了!”

    “呵呵,大汗,这天,该亮的时候,自然是会亮的。”杨嗣昌似乎只专心茶道,微笑着问鄂齐尔图道,“这西湖龙井,如何?”

    鄂齐尔图自然没有杨嗣昌的自信,当杨嗣昌在问话,他又不能不答,便只好一一回应。

    底下的明军将士、卫拉特族妇孺,听着塔楼上传来的动静,弄明白了巡抚大人和大汗竟然在喝茶聊天时,无形之中,都安心了好多。

    终于,一如杨嗣昌所,这天,该亮的时候,自然是会亮的。

    东边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光明冲淡了黑暗,远处的动静,也能慢慢地瞧得清楚了。

    与此同时,如雷的马蹄声,在明军大营这些静静地等待的人耳里,听得格外清楚。他们能感觉到,这大地似乎都在震动了。

    援军,是援军出现了么?

    明军大营内,不管是明军将士,还是卫拉特族妇孺,全都翘首以待,想第一时间看个清楚。

    直到这时,杨嗣昌才放过了鄂齐尔图,笑着示意他,拿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道:“大汗,看看吧,刚好可以下茶!”

    其实,不用望远镜,就已经能看到北方的天边,有一条红线正在滚滚而来。毫无疑问,这肯定是援军发起攻击了。

    不过得到杨嗣昌的提醒,鄂齐尔图立刻拿起望远镜看了起来。

    通过望远镜,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无数的明军骑军,犹如水银泻地一般,用极快的速度,盖过一块又一块的草原,很快就要漫延到喀尔喀部族的大营。

    望远镜中的明军将士,一个个奋勇直前,迎面一股无敌的气势,冲天而起。

    移动望远镜,鄂齐尔图又看到,喀尔喀部族的那些恶狼,如今全然没有了一点凶狠之意。就犹如遇到了草原狮群,惊慌失措,乱成了一团。

    眨眼间,大明骑军便撞进了喀尔喀族营地,撞向了慌乱不知所措地喀尔喀族人群中。不管什么挡在明军的前面,全都被撞了个粉碎,就犹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看着这些,鄂齐尔图忍不住就想仰天大叫,你们喀尔喀族也有今日!

    而杨嗣昌这边,他已经放下了望远镜,转头看向下面,从容淡定地道:“援军到了!”

    其实,已经不用他了,就算是站在地下的明军将士,还有卫拉特部族的妇孺,也已经瞧见了。援军的马速提到了最高,速度自然无以伦比,任何阻挡在面前的喀尔喀部族,根本就不堪一击,一凿就穿。

    此时,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映入他们眼帘的,是数不清的喀尔喀族人在四散而逃,溃不成军,而在他们的前后左右,几乎无处不在的地方,又有无数的红色天兵天将的身影,纵横捭阖,正在追杀之前还嚣张的饿狼。

    明军营地内,大明将士们,看着营地外面正在追杀敌人的同袍,握着手中武器,振臂高呼:“大明万胜!”

    卫拉特部族的妇孺,看到仇人的狼狈,看着大仇得报,纷纷喜极而泣。当他们看到营地内的明军将士振臂高呼时,似乎也找到了最好的发泄情绪的途径,纷纷握着拳头,高声大喊了起来:“大明万胜!”

    塔楼上,看着已经席卷一切的红色,杨嗣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自己的首份实打实地战功,就这么轻易地到手了!

    只是,有点可惜啊,此战的最高统帅并不是自己。这么想着,他抬头看向远处的北方。这次的最高统帅,在那里!

    不,不是,杨嗣昌很快回过神来,最高统帅不在那里。这么想着,他立刻吩咐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厂卫道:“快,赶紧给皇上报捷!此战赖皇上运筹帷幄,里应外合,喀尔喀族无任何还手之力,草原大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崇祯聊天群》,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