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05 发配他去和钱谦益作伴
    成为全明显是被震撼到了,过了好久好久才回过神来,紧走一步,到了苏鸣岗的跟前,带着一点忐忑,一点紧张问道:“那么说,我娘……我娘还活着?”

    苏鸣岗听了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活得好好地。对了,你弟也娶了媳妇,儿子都快能打酱油了!”

    成为全似乎还是不敢相信的样子,又呆立片刻之后,忽然伸手抓住苏鸣岗的两条胳膊道:“你刚才说……说皇上会赦免我?那我的兄弟们呢?”

    “都一样!”苏鸣岗任由他抓着,微笑着继续说道,“而且皇上还说了,如果你们接下来表现好,能立功的话,说不定还能衣锦还乡!”

    “衣锦还乡?”成为全松开了双手,有点呆呆地重复道,“衣锦还乡……”

    自从他逃来南洋之后,自从他被其他海盗排挤之后,就不止一次做过回家的梦,做过有朝一日能风风光光地回乡的梦。当然了,他再怎么想,也没想过是衣锦还乡!

    过了好一会,他回过身来,盯着苏鸣岗问道:“你说,皇上真能赦免我们?”

    “嗯,皇上亲自说的,孙总督和郑统领都看到的。”苏鸣岗点头回答道,“皇上说了,刘香等几个贼首是朝廷势必要缉拿的,其他人犯,只要改过自新,可免于追究。”

    “那……那要我们怎么做?”成为全一脸地希望,赶紧又问道。

    “听老朽的话即可。”苏鸣岗回答道,“就目前来说,请当家的配合,一起糊弄荷兰人,尽量拖延工期!”

    有关明军会来救的消息,这个时候还不能告诉任何人。成为全这边,自然就更不能说了。

    拖延工期这个事情,成为全肯定要承担荷兰人这边的压力,但只要他们联合起来糊弄,这压力也不会有多大。

    成为全想了一会,便点点头道:“这个没问题,还有什么要我们兄弟们做得么?”

    “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当家的最好不要告诉你的兄弟,有关这个事情。等到日后再宣布也不迟。”苏鸣岗脸色稍微严肃了一点说道,“总之,我们当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拖延工期,等过段时间之后,会有新的事情要做。只要做好了,就等着论功行赏了!”

    成为全听了,脸色严肃地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就是为了老娘,就算你是骗我的,我也干了!”

    很显然,他还是有一丝不相信。但是,为了能回家,他选择了相信。

    搞定了这些海盗,苏鸣岗不由得松了口气。如此一来,最好的问题就解决了。皇上虽远在万里,却也能解决巴达维亚的困难,真是神了!

    暗叹之余,他向崇祯皇帝做了禀告。巴达维亚这边的事情,就暗中操作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大明国内,是马上过年了,这日子一年比一年过得好,鞭炮声音也是一年比一年响。不过与此同时,二氧化硫也一年比一年多,甚至还有火灾,这,或者就是痛并快乐伴随吧!

    大明这一年,扫荡了漠北,打得漠北三族只有少数残余逃亡西边。卫拉特蒙古归附,成为大明版图中新的一部分。这一年,就算不算藩国的领土,那大明本身的版图也已经大大扩张了。至少整个大明北方,是直到北冰洋都是大明的了。

    在南边,又封出去了三个藩王,分别是吕宋的益王,安南的福王和南掌那边的周王。如此一来,国内又空出了好大一些粮田可以收税,且三个宗室的包袱被甩了出去,顺带着又拉动了藩国和母国之间的经济。

    原本总觉得大明人多,可一共四个藩国封出去之后,领近藩国的几个省份的明人,不少在国内混得不怎么样的,都去藩国讨生活了。

    随着大明开疆拓土,分封藩国,原本南涝北旱的灾情,动不动就给大明带来严重影响的,如今却有点微不足道了。大明已经有越来越强的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受灾的灾民,能很容易地被安置去其他地方,至少不会有饿死的情况发生。

    南方的藩国,基本上都是一年三季的粮田收获,有明人去带头种植,这粮食已经反哺国内了。

    另外,大明日新月异,不说朝廷又成了什么科技清吏司,还有什么交通部这样的官方新衙门,就说在应天府那次,热气球升空,飘过了整个应天府,实现了人能在天上飞的梦想,这对大明百姓的冲击也是无以伦比的。

    在这次事情之后,大明百姓,特别是江南这边的百姓,都记住了皇帝所说的话: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这句话够霸气,也够顺口,就算是三岁小孩,也都能说上一说。

    另外,京师这边和通州的水泥路边上,又有在搞新的工程,把一条条地铁条铺到地上去,据说来年就会有新的交通工具了,叫什么火车,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这个,很多人心中都惦记着,想要第一时间去看上一看。

    崇祯七年这一年,也就是一六三四年,科学技术知识,随着这一件件新鲜事物的出现,已经越来越深入人心。甚至朝野都有一些声音发出来,建议朝廷把科学技术知识列为科举内容。也有声音说要学前唐制,重开明法、明字、明算等科举,说什么的都有,不过暂时还不是主流,也不被大多数读书人所接受。

    但不管怎么样,科举内容的改制,已经浮上了水面。不少明眼人猜测,朝廷估计会在明年对这个事情做出正式的讨论。

    另外,还有一些事情,只在特定范围内有流传。比如说,儒学大家钱谦益受族人拖累,被发配去归化城了,据说还要去更远的地方。这个事情只在江南士林这边流传,一些大儒或者好友听说后,都暗自警示自己要管好家人或者族人。

    另外一件事情,也只是在江南士林中传播,说是山东孔家,孔圣人之后明确表态,儒学和科学乃是一人两脚,缺一不可。当今天子圣明,才有科学出世!

    这个事情,对于江南士林,其实还是挺吃惊的。因为其中有不少人知道,孔家之前还表态支持复社上奏朝廷,废除歪理邪说的,可如今却反了过来!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孔家的立场会改变,而且还改变得如此彻底,竟然说科学和儒学并重!隐隐地,不少人结合当今朝野的一些言论,不由得有了担心,搞不好,明年的科举真要变了。

    对于这个情况,其实知道内情的人非常少。当初崇祯皇帝派厂卫前去山东也是秘密调查,掌握了当代衍圣公的不少罪证。而后一番面谈,要是衍圣公不这么宣称的话,朝廷就换个人当衍圣公,且要发配他去和钱谦益作伴,去遥远的北地。

    这衍圣公果然服软,不过还没完。崇祯皇帝就决定在明年,再用用这个衍圣公。

    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京师自然是热闹非凡。不少衙门也封衙准备过年了,如科技清吏司。

    宋时归自从跟随父亲来了京师之后,就一直在清吏司帮忙,不过也由此得恩赐,入京师国子监就学。这不,科技清吏司封衙之后,他就和国子监的同年王德乐一起去酒楼小聚了一次。

    不得不说,宋时归的身份比较特殊,他结识交好的同年,也都不是迂腐之人,对于科技都有一定的了解。这才让他们的关系亲近,吃得开心,聊得开心。

    出了酒楼,两人走在熙熙攘攘地街道上,都是红光满面。

    “宋兄之才识,却非常人所能及也!”王德乐笑呵呵地说道,“如果明年开始,科举内容改制,加上科学技术知识的话,宋兄当仁不让,定能夺魁!”

    宋时归听得满心欢喜,不过表面上还是谦虚道,“这也未必,我大明朝人才济济,说不定那里还有更厉害的人呢!再者说了,明年会不会改制,还不一定呢!你没看见,国子监里有多少人反对啊!”

    “呵呵,他们反对有什么用!”王德乐听了冷笑一声道,“这科学技术知识的用处这么大,乃是大势所趋,皇上迟早就把这么重要的学问纳入科举之中的。”

    说到这里,他看了宋时归一眼,用手指着他,笑着说道:“我就不信,宋兄会不知道这点。你父亲是科技清吏司郎中,你也在里面帮忙,应该是最清楚的了,对不对?”

    听到这话,宋时归笑呵呵了一下,走了几步,似乎是欣赏了下街上的热闹景象,而后才转头低声说道:“我私下问过我父亲,估摸着不是明年,那就是后年,肯定在这几年内,科举是会改制的。贤弟,你对科学技术知识也有研究,到时候一改制,必然也能胜过其他同年了!”

    王德乐一听,和宋时归相识一眼,而后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朝廷的动静很明显,只有那些食古不化的酸儒才抱着四书五经不放。如今这种大势,又岂是那些酸儒嚷嚷就能阻止得了的?真是幼稚!

    他们两人一边说着和自己重要的事情,一边在街上走着,倒也惬意。

    走了一段路之后,王德乐有点羡慕地对宋时归说道:“马上就是大年三十了,宋兄却是不错,一家人在京师团聚。不像我,千里迢迢地,远在京师求学,这过年就冷清了。”

    “对啊,每逢佳节倍思亲!”宋时归对此也是感慨,“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想我奶奶了!”

    说到这个,气氛多少有点影响,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只是往前走着。

    忽然,就见前面围了一大群人,很是热闹的样子。

    两人好奇,皆抬头看去,却见很多人在那议论着,隐约听着,“不可能吧”,“真假”之类的话。

    两人一听,有点好奇,脚步都加快了一点。正好有围观的人,似乎是两个书生往这边走过来,王德乐就双手抱拳请教道:“请问兄台,这前面何事如此热闹?”

    “朝廷成立了个新衙门,刚开衙呢!”其中一个书生摇头回答道,“什么即时通讯衙门,听着真别扭!”

    宋时归和王德乐一听,互相看了一眼。一听这个名字,就觉得好科技,很可能就是和科学技术有关的衙门。这一下,别人怎么样不知道,他们两人就立刻来了兴趣。当即谢过之后,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离得近了,果然是一堆人在那围着,讨论着,怀疑着。

    “我在这里说句话,应天府那边就能收到,这是不是太离谱了,这样的事情也能有?”

    “谁知道是不是骗钱,我们又不知道应天府那边是不是真能收到口信!”

    “这是衙门,总不会骗人吧?”

    “太贵了,一两银子一次,还只局限在应天府城里,要不然的话,倒是可以试试看?”

    “……”

    听着边上人的讨论,宋时归和王德乐也挤了进去一看,果然就如同听到的一样,这衙门口贴着一张布告,上面写着的内容和他们讨论的差不多,有个衙役站在那里,有点不高兴地大喊道:“没事的人就不要围着了,都要过年了,该去哪的去那!”

    宋时归仔细看了布告之后,不由得叹道:“要是南昌府也有这个就好了,一两银子而已,总要试试,给我奶奶一个问候,祝我奶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科技清吏司的待遇,在众多同等衙门中是算高的。宋时归在清吏司帮忙,也同样领着一份俸禄,因此自己也有点小钱钱。

    他说完之后,转头看向王德乐道:“贤弟,你家不是刚好在应天府么?要不,去试试看?”

    边上的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不由得都停止了议论,转头看向他们。衙门开张到现在,还没有人去试过。如今听到有人想试试,一个个都很好奇,也开始怂恿了起来。

    相比其他人的没信心,宋时归他们两人却对和科技有关的东西很亲近。王德乐听宋时归这么一说,也正好思念远方的亲人,便笑着说道:“好,我来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