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06 周皇后的心思
    听到王德乐说他要试试,顿时,围观的人都让开了一些。那名衙役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迎着王德乐说道:“这位公子,这边请进,很简单的,您只需要把想说得内容写下来即可!”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手示意,扔下外面的人不管,带着王德乐走进衙门。

    宋时归就跟在王德乐的身后,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个新衙门。

    刚进衙门,一如其他衙门一般,有一个照壁挡着视线。注目到这块照壁上,和其他衙门也有所不同。上面只是写着几个字,仔细看去,却是“即时通讯一出,再无鸿雁传信!”

    宋时归看得眉头微皱,感觉这口气好大,似乎有点像最近在驿站那边正在说书中的”东方不败“的味道。

    转过照壁,是一个院子,两侧是厢房。沿着回廊走过去,就见厢房外面挂着不少牌子,却是各省的简称。前面带路的衙役,把王德乐直接引进了最靠外侧那一间门。

    宋时归跟进去,发现这里的布局,有点类似当铺那种,不过没有那么高,里外人都能平视之,且有座位。这处应该是厢房内隔离出来的隔间,有两个位置,不过此时,只有一个位置有人坐在那里,似乎正在忙碌,提笔写着什么。

    王德乐按衙役的示意,就坐到了忙碌那人的对面。他刚坐好,那衙役又从边上拿出一张纸,而后对王德乐说道:“一看公子就是个读书人,那就不用小人代劳了,有什么想说得话,写在这里。收件人,也就是收您信息的人姓名、地址写在这里,发件人,您本人的姓名写在这里……”

    衙役很热情,用手指着那张纸,在给王德乐详细介绍着。宋时归听见,也伸头看了下,发现那张纸已经事先定好格式。就算衙役不说,看着那格式内容,自己应该也能填写。

    王德乐自己也是一看就明白的,不过他还是有个问题道:“如果想说的话多一些,这里写不下怎么办?”

    那衙役一听,便笑着回答道:“这位公子,这是一两银子格式,如果公子要多说一些都没问题,那边还有另外一些格式的纸张给公子写,但收费肯定要贵些!”

    “这么说,这收费是取决于字数?”王德乐有点好奇,便又问道。

    衙役一听,摇摇头,对这第一个顾客又热心介绍道:“不是,还要根据收件人地址的远近。比如说,如今刚开的这点,对应应天府麒麟门那,方圆差不多三里路的一个价格,城里城外又是一个价格。还有,如果是急件,需要马上送达,而不只是当日送达的,那价格又是不一样!”

    “这是为何?”宋时归听了有点奇怪,插嘴问道。

    衙役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和这位公子是一起的,也是他提议之下,这位公子才来尝试,因此,他也很有耐心地解释道:“如果只是要求当日送达的话,等消息多了,才会有信差出一趟门就全部送完,能节约人力和物力。”

    说到这里,他指了下自己,又笑着介绍道:“小人就是信差。”

    他正说到这里,就见柜台里面的那人一边放下笔,一边说道:“这里有个急件,马上送达!”

    说完之后,他递出来一个信封,口子是封住了的。

    那信差一听,连忙答应一声,接过来看了下信封上写的地址,而后就离开了。柜台里面那人似乎有点不放心,喊了一句道:“记得要签字画押才算是收到了,否则就是你失职!”

    “知道了,知道了!”信差连声应道,匆匆出门。

    柜台那里面的人此时才招呼王德乐,笑着说道:“第一次,可不能出差错了!”

    这个时候,王德乐也已经写好了,也是笑着点点头,把那纸伸手递了过去。

    那人接过纸之后,似乎就看着纸发了一会呆,而后回过神来,就微笑着说道:“好了,消息已经发到应天府的即时通讯衙门了。这位公子请拿好,回头也可以做个凭证!”

    这么快?王德乐和宋时归都有点诧异,互相看了一眼,有点将信将疑的样子。

    那人看出来了,只是笑着说道:“这两天只是刚开张,还有好多人手没有到位。不过虽然如此,但请公子放心好了,你的消息绝对会在今日传到的。喏,就如同刚才一样,会有邮差送去的。等回头,你可以拿这个凭证和你家人对下,绝对是一个字都不会错!“

    王德乐的家底也是有的,一两银子,对别人来说可能有点多了,但他还是不在乎的。听到这人介绍,便点头回应,同时有点好奇地问道:“那这银子?”

    “今天自然是由我来收了。”那人笑着伸手接过一两银子的纸币,同时又解释道,“等人手齐了之后,公子就得去边上填单子,而后去正堂那边交钱,交了钱,就会有盖章,然后再拿过来我这边处理。”

    ……

    过了好一会后,王德乐和宋时归都走出了衙门,两人相视而笑,其中宋时归先说道:“看那样子,以后可是会在全国各地都铺开的,呵呵,真要这样的话,还真是方便了。特别是对那些大商人就更甚了!”

    王德乐也是点头,有点感慨地说道:“谁要是闭门读书个几年,而后再走出门来的,怕是不认得这是大明了吧!”

    有过一份体验,他们两人对这即时通讯衙门都是深信不疑,不但因为这是官府衙门,而且看那布局,也不可能骗人。

    在衙门外围观的人看到他们出来,纷纷围上来问东问西,或者是心情不错,或者是当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王德乐还颇有耐心地解释了一番,并为及时通讯衙门说了不少类似保证的话。

    这一下,终于有人也忍不住进去,也想着尝试一下了。

    不过,就年前这几天,进去真正尝试的人,终归是不多。但是,这即时通讯衙门的事,却是在京师传开了。

    终于,过年了。

    大年三十,过了这一夜,就告别了崇祯七年,要进入崇祯八年了。

    过去的一年,在原本的历史上,陕西、山西又是大旱,赤地千里,民大饥。

    但是,在这个位面上,虽然同样是小冰河时期,虽然同样发生了大旱,可灾民却分流去了河套平原。又得益于高产作物,特别是土豆的产量开始增加,这个大旱,基本上对大明就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真要说有,那也是归化城治下又多了汉人的人口而已。

    过去的一年,在原本的历史上,流贼已经肆虐中原,关外建虏征服草原,顺道再突入关内,兵围宣府,掠大同,攻陷得胜堡,京师再次震动。

    但是,在这个位面上,流贼中的那些首领,早已投降朝廷,并为朝廷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其首脑人物之一的李自成,甚至还娶了个卫拉特蒙古的公主回来当媳妇。而关外的建虏,早已灰飞烟灭,只有残余建虏逃到了倭国,才苟全性命而已。

    ……

    随着成就值消耗地越来越多,崇祯皇帝对后世的记忆越来越清晰。他想着这一切,心中满满地都是成就感。如今的大明,有朕在,谁与争锋!

    西夷?呵呵,等着吧,朕必将大明的国旗都插去欧洲!不但欧洲,还有其他洲,反正朕还能活很多年,插满全球是肯定的了!

    想了半天,崇祯皇帝回过神来,发现宫里大大小小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他不由得一笑,大声宣布道:“赏!“

    随着他这一声开口,宫里面顿时又沸腾了。

    随着大明一年比一年强盛,宫里也一年比一年富裕。这大年三十的赏赐,不管是嫔妃,还是宫女,不管是太监,还是内侍,全都得了一份大大地赏赐,而且也是一年比一年重。

    反正从去年开始,宫里面代代相传的赏赐,哪怕从太祖时候算起,也没有一位皇帝能比得上当今皇上大方。平时日,不少宫女内侍都在私下里讨论,都说自己撞到了好时候,遇到了一位能体恤下情的圣明天子!

    又是一个大年三十,崇祯皇帝一如以前,玩了几手之后,便躺在躺椅上,在这有火龙烧着的宫殿内,看着自己的妃子在斗地主的斗地主,搓麻将的搓麻将,还有三国杀,剪刀石头布等等,自己则想着明年的计划。

    摆在自己的面前,首先一个就是要赚取成就值,要够买断拍照片的成就值才行。虽然这段时间内自己多次出宫微服收割成就值,可还是有限的很。必须要开大型集会那种,才能大量收割成就值!

    有了成就值,人口统计就必须要尽快开始了,这是统治的基础。

    全国的童校,还要再大力推广,争取做到除新设省份之外,其他省份都要有,且免费两年学制。光是用服舍违式的钱,局限性太大,照顾不到欠发达城镇,这就需要国库来出钱了。

    这过去的一年,除了原本预想的税收来钱之外,云南那边的商税已经开始贡献了。由闵洪学阁老坐镇,加上唐国已经稳定,大量商品的流通,商税已经达到了两百万两,且来年应该更多。另外三个藩国这边,如果按照唐国这边来算的话,等明年稳定了,也差不多会有这个数。甚至福国因为可以利用船运,货物的吞吐量更大,商税说不定能更多。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又有点遗憾。虽然消息的传播,因为有了聊天群的存在,变得快捷无比。可实际交通情况,却还是相当落后,对于大明经济的发展,还是严重拖了后腿啊!来年,得重点关注交通部这边才行!

    科学技术知识这块,已经在童校、县学,甚至连国子监都有了。当然了,除了童校强制要学之外,如今的县学和国子监其实还类似后世的课外读物。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就是他在微服南巡遇到的应天府国子监祭酒。没想到他还真是识趣,竟然大力在国子监推广科学技术知识,甚至还上书,最终迫使京师国子监也允许监生自由浏览科学技术丛书。

    有的时候,不看人的好坏,而是要看着人是否有用。

    崇祯皇帝想到这个心得的时候,不由得又想到了另外一位相似的人,就是山东的那个。年后得让王承恩亲自去走一趟,进一步推进那个事情吧!

    还有南洋那边,要是明年决战的话,就一口气可以封出好些个藩王了。接下来还有澳大利亚,还有南北美洲,非洲,中东,欧洲,貌似藩王好像不够用了!难道要朕加紧造人,多来一些藩王?

    想到这个,崇祯皇帝又不由得一笑,摇了摇头。

    正巧这时,一直关注他的周皇后看到了,便不打牌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问道:“陛下,刚才您摇头是什么意思?可是看到妾身打牌不好?”

    “呵呵,想哪里去了!”崇祯皇帝一听,笑着低声说道,“朕在想着,朕的儿子还不够多,回头要加紧了!”

    听到这话,周皇后不由得一愣,随即脸色一红,不过她转头看了眼一堆在玩的妹妹,心中有点忧虑,犹豫片刻,便低声问崇祯皇帝道:“陛下,慈烺过完年就六岁了!”

    崇祯皇帝一听,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便认真地对周皇后说道:“朕如果现在封太子的话,会害了他的。”

    如果封为太子,那就要学***应该学的,学治国之道。但问题的关键是,恐怕这个太子当了一辈子,也用不上那些学到的帝王之术。

    周皇后听了,当即就皱着眉头说道:“可陛下,如今您让他学那什么科学技术知识,也不是他该学的啊!”

    崇祯皇帝听了,没再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这让周皇后心中有点忐忑,该不会是皇上因此生气了吧?

    忽然,这个时候响起了海兰珠欢喜地声音:“田妹妹,你真是好人啊!送来让姐姐胡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