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07 去山东
    崇祯皇帝听见,睁开眼睛抬头看去,却见田贵妃略微有点慌乱,或者有点尴尬的神情。包括其他妃子,也都有一些慌乱的表情,看到自己看过去,都连忙又装着在打牌的打牌,打麻将的打麻将。很显然,这些妃子,都在关注自己和皇后这边。

    崇祯皇帝对此,心知肚明,到了这个时候,他心中便有了决定。虽然自己知道,太子基本上是一辈子的太子,但是别人不知道,很多人都会惦记太子之位。与其让人心乱了,还不如早点砍断根源便是。

    崇祯八年,当群臣休沐完后上朝的第一件事,崇祯皇帝便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立嫡长子朱慈烺为太子,且给太子找了几位师傅,是为吏部尚书徐光启,礼部尚书孙元化,工部科技清吏司郎中宋应星。

    这个事情,顿时天下震惊。当然了,更多的是官场和读书人之中震惊。

    第一个,是当今皇帝终于立了太子,这个没有意外,从法理上来说,也都是嫡长子为太子。但是,教导太子的师傅,却很有名堂了。不管是徐光启、孙元化还是宋应星,都是科学技术知识的代表人物。这些人作为未来的帝师,这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去年末的时候,在全国范围内就有流传讨论的一些消息,再度疯狂流传开来。讨论的范围也好,烈度也罢,比起去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兄台,看这趋势,皇上应该是下定决心了,迟早有一天,这科举的内容就不再是四书五经了!”

    “其实,这个早就该知道了。你们想想,这科学技术知识可是皇上亲自编写出来且加以推广的,徐大人任吏部尚书,考核官员的时候,都要懂一些科学技术知识的常识,这其实已经在暗示了,对不对?”

    “可不是,你们看,朝廷在这两年所建的童校,都是有科学技术知识的基础要学的,还有县学,国子监都开始有了,这要是以后科举内容没有变动,我脑袋摘下来给你们看!”

    “……”

    不管是先知先觉也好,还是后知后觉也罢,在大明读书人之中,大部分人都被迫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将来某一天,科举内容将不再是四书五经,很大概率会加入皇上所编写的科学技术知识了。

    如此一来,自然有很多专注四书五经的读书人就不甘心了,纷纷聚在一起抱怨这个事情。

    “自有科举以来,儒学一道,乃是王道,科学技术知识只是匠人之学,怎么可以和四书五经相提并论呢!”

    “对啊,半部论语治天下,科学技术知识可以么?雕虫小技也!”

    “朝中有奸臣啊!一个个过河拆桥,朝廷怎么不让他们也重新考一遍科学技术知识呢!”

    “不行,决不能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一起上书如何?孔孟之道,绝不容杂学侵占!”

    “对,就不信了,我们所有读书人都一起上书反对,要求朝廷正式给个说法!”

    “……”

    在大江南北,全国各地,类似的讨论很多。事实上,有关孔孟之道和科学技术知识的争论早已存在了。一开始的时候,科学技术知识的地位并不高,多是一些匠人拥护而已。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有相当一部分读书人和为官者都改为支持了,也因此,这争论就愈演愈烈。

    在这些争论中,还有一些其他声音,特别是在争论最激烈的江南地区。

    “你们别做梦了,朝廷肯定会在这几年改科举内容,最好现在就多读一些科学技术知识吧!”

    “大明的科举内容必改,但是藩国那边可没听说啊!而且那边对读书人非常优待,求贤若渴,只要是读书识字的,一般都有官做!”

    “对啊,现在几个藩国都在抢人呢!哼,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要我说啊,我们一起去藩国得了,到哪当官不是当官啊!”

    “……”

    在这些言论中,还真别说,确实有些读书人动心了。寒窗苦读不就是为了能当官么!如今看这情况,在大明肯定是会有改制,如果自己不能在改制之前考中进士的话,那就必须要从头学习科学技术知识,如此一来,优势全无,还真不如去藩国当官得了!

    崇祯八年初,有关科举改制的讨论,随着立太子的消息,讨论得如火如荼。也就在这个时候,山东衍圣公府这,有一行十多人到达孔府门口。

    孔府,乃是天下读书人的心中圣地,是孔圣人的嫡长子孙的世袭地。从宋至和二年开始,衍圣公这个封号就开始一直沿用下来,历经宋、金、元、明等朝代。其实,孔圣人之后,早在汉高祖十二年就已经被朝廷册封,享受荣华富贵,只是衍圣公这个封号是从宋开始。也就是说,孔子后人,从汉高祖开始,就因为孔子提出了儒家学说而得以享福。

    当然了,之所以能一直历经几千年而长存,不管王朝更替,始终保持超然地位,也和其没有脊梁骨有关。否则的话,早被某个帝王干掉了。当然了,也可以换个说法,孔家不在乎一家一姓,而在意华夏的儒道传统而已。但是,在几千年的历史当中,可是有不少蛮夷入主中原的时候。

    衍圣公这个爵位,在宋代时相当于八品官,元代提升为三品,明初是一品文官,后又“班列文官之首”。就孔府来说,在大明朝也是相当受重视的。

    大明洪武十年,太祖朱元璋敕建新宅,并诏令有权设置官署。到弘治年间孔庙遭火灾,于是,在弘治十六年皇帝敕旨大修阙里孔庙和衍圣公府。孔府遂又改建。到了嘉靖年间,为保卫孔府孔庙,皇帝下令迁移曲阜县城,移城卫庙。孔家的地位,是越来越高。

    孔府占地面积达约一百八十亩,各类建筑四百六十三间。府内楼堂厅轩栉次鳞比,长廊曲径,扑朔迷离,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是除大明南北两处皇宫之外,规模最大的建筑群,号称“天下第一家”。

    不得不说,大明朝对孔家算是恩遇有加的。但是,在原本的历史上,满清入关,孔家立刻改旗易帜,拥护满清统治,从而继续得到了满清的敕封。

    话说回来,孔府门口的兵丁见十来个人都是骑马的,连忙上前拦住,大声喝斥道:“此乃衍圣公府,尔等什么人,胆敢骑马而至,快快下马,不得无礼!”

    这十来个人压根就没兵丁的训斥,直到门口,才各自下马,其中一人,伸手掏出腰牌,就往迎面怒气冲冲而来的那兵丁面前一亮,同时喝道:“前面带路,我们要见衍圣公!”

    那兵丁稍微一愣,定睛一看,顿时就没了刚才的气焰,连忙点头哈腰,引着这些人进门了。另外一个兵丁,一看这情况,都不用看那腰牌,就猜出是什么人来了,连忙往里面跑去,先行通报去了。

    这孔府的兵丁,平时喝斥一些读书人,哪怕是当多大的官,都没问题,那些人都会乖乖地听话。不过对眼前这一行人,压根就一点用都没有。这一点,在这些人上一次来孔府的时候,已经受到过一次教训了。上一次轮值的兵丁,据说伤势到现在都没好呢!这些人一个个如狼似虎的,衍圣公见了都得恭恭敬敬,谁敢得罪!或者说,天底下,就没人敢得罪他们!

    孔府有前厅、中居和后园之分。前厅为官衙,分大堂、二堂和三堂,是衍圣公处理公务的场所。一行人还没走到前厅,就见衍圣公匆匆领着手下一班官员迎了出来。

    “不知哪位天使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衍圣公脸上带着笑容,还未迎上,就已经开口打招呼了。

    这一行十几个人都是便服,不过一个个气势十足。见到衍圣公带人迎出来,其中一人便低声对他们簇拥着的那个年轻人说道:“厂公,这衍圣公经过上次的事,果然识时务了!”

    这年轻人,就是如今皇上面前的红人之一,东厂提督王承恩。他听了,只是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鄙视之意。

    “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在此,还不快来见礼!”一名番役冷声喝道,算是回应了衍圣公的问话。

    在天启朝的时候,东厂提督可是赫赫有名的九千岁魏忠贤,虽然他已经完蛋了,可东厂的威名却还在。再者说了,这个位面的厂卫,可没有历史上一样,被崇祯皇帝勒足不得出紫禁城的。在这崇祯朝,厂卫也同样威名赫赫,办过得大案也有好几个了。

    比如,当年山西晋商通虏一案,当时让整个山西的商人都躲在家里慑慑发抖;还有江南通贼一案,也杀了个人头滚滚。

    厂卫,是皇帝手中的一把最锋利的刀。如果说孔府对文人有天然的压制,可对这些厂卫来说,没个屁用!

    衍圣公一听这次是东厂提督亲至,心中吓了一跳,感觉没什么好事,心中更是着紧,姿态放得更低,连忙说道:“原来是厂公亲至,失礼失礼!”

    王承恩冷眉扫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大步便往大堂走去。他所带的番役,连忙跟上,毫不客气地先进去了。

    这个衍圣公的事情,都掌握在他们手中,听着以仁义礼智信传人立于世间的一个人,平时所作所为,和凡夫俗子有何区别?在这当土皇帝一般的日子,倒是过得潇洒!

    但是,这是皇上给的恩赐,不思忠君报国,反而还想联合复社的那些酸儒抵制皇上的科学技术,真是狗胆包了天!这些东厂番役,包括王承恩在内,能给这衍圣公好脸色看就怪了。

    对此,衍圣公极其下属压根没有办法,对此的不满,甚至都不敢露出来,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就赶紧跟进去了。

    到了大堂上,王承恩大大咧咧地往主位上一坐,两边簇拥着番役,都冷眼看着跟进来的这些人。

    衍圣公陪着笑脸,走近几步问道:“不知厂公亲自大驾光临,是有何指教?”

    王承恩没有说话,依旧摆着谱,他的一名手下跨前一步,大声喝道:“除了衍圣公,无关人等,全都退下!”

    其他人一听,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一时都没动。看着来势汹汹的样子,东厂是要干啥?

    衍圣公听了,见手下这些官员还没动静,连忙挥手道:“没听到么,还不赶紧退下?”

    这时候,他的手下都回过神来了,连忙施礼退下。只一会功夫,就走了个干净,只剩下衍圣公一个人面对一大伙如狼似虎的东厂番役。

    大堂内安静了下来后,王承恩才从袖子里摸出一卷纸,往前一伸,同时冷着脸,用宦官所特有的带点阴阳怪气地声调说道:“就这几日,衍圣公就按这上面的意思,亲自去京师一趟,向皇上上奏,请求恩准。”

    边上一名番役见此,立刻躬身接过,转交给衍圣公。

    这衍圣公一听,心中就是一咯噔,虽然没看到那纸上写着什么内容,但他心中却隐隐有了猜测,不由得暗暗叫苦。

    等拿到手里,展开之后仔细一看,心中顿时叫苦不迭。自己果然没猜错,怕什么就来什么,看来皇上是铁了心,可自己的身份……

    之前的时候,已经有来过这一出。不过那时候,好歹不是公开表态,只是私下传言,这边不否认即可。那样的话,就当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就得过且过了。可如今……

    这么想着,他再次看了眼手上这份东西,感觉很是沉重,抬起头来,苦笑着和王承恩商量道:“厂公,您看我这身份,代表的是天下儒……”

    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承恩冷声打断了:“怎么,还想着讨价还价?就咱家手中掌握的东西,不说废了衍圣公,至少让衍圣公换个人来当,该是没问题的吧?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事,就得衍圣公来做,不是你,就是下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