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17 抢对面的
    钱富贵还是有点想不明白,不过皇上既然已经这么明确地说了,他也就没有坚持,当即答应了下来。

    而后,崇祯皇帝又私聊了吴达济道:“你向多尔衮建议,出兵打下倭国的石见银矿。”

    石见银山从一五二六年开始,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开采历史。可以说,这个石见银山从日本战国时代后期到江户时代前期,都是倭国最大的银矿山。据后世统计,在十七世纪的时候,石见银山的银产量占世界银总产量的三分之一。

    由此可见,这个石见银山对于倭国的重要性,完全可以说,这是倭国的命脉所在。而这个石见银山在山阴地区的岛根县。离九州岛并不是太远,也远离德川幕府大本营。

    当然了,这个石见银山虽然离江户有点远,可这地方的重要性,也是毋庸置疑。因此被德川幕府纳为直辖领,派驻银山奉行管理。当然了,重兵驻扎也是肯定的,想要打下来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而崇祯皇帝之所以交代给吴达济提这个建议,而不是让钱富贵去提议,是因为,吴达济算是多尔衮的人。

    如今倭国内的满清皇帝是多尔衮,虽然豪格的势力也还是相当大的,但话语权掌握在多尔衮手中。

    吴达济到了倭国之后,多尔衮手头没有人才,就用了吴达济来帮他治理地方。九州岛连年征战,民生也好不到那里去。由吴达济提出这个攻占石见银山的建议,就不会很突兀。

    得到崇祯皇帝的旨意后,吴达济便很快在一次议事中,站了出来向多尔衮发言奏事了:“奴才无能,陛下让奴才征集的税银,目前不到十分之一!”

    一听这话,多尔衮不由得眉头一皱。如果论民政能力,自己的手下也就这吴达济最在行了。其他人,基本上都只是会打仗而已。如今连他都没法办好自己交代的差事?

    他正想着,还没来及说话,多铎就已经怒骂了起来:“你个废物,干什么吃的?竟然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谁敢不交就杀谁,看谁敢不交?这么简单的事,你这个狗奴才都做不好?”

    见他这么生气,吴达济并不害怕,只是向他一礼道:“亲王殿下,如今岛上农民,多是天主教徒。陛下有过旨意,奴才也是没办法。”

    因为天主教军队是盟军,因此,多尔衮之前下过旨意,这些人都是法外开恩,一律不征税。没想到,九州岛上剩下那些倭人,就都抢着加入天主教了。

    多尔衮搞明白了这个事情,不由得也是头疼。他到底还是年轻,对于这个情况,他之前并没有考虑到。

    丰臣国松基本上就没有多少兵力,最大的用处是个大义名分。因此,多尔衮鸠占鹊巢,夺取了丰臣国松的权力,把他高高地供了起来也没什么。

    而天主教军队这边,一是人家就认天主教,如果想着去夺权的话,很容易会导致内讧。如今在德川幕府这个强敌的虎视眈眈之下,任何内讧,多尔衮都承受不起的。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据说吕宋那边的西班牙人回他们自己的国家,会有可能经过倭国。也是由于天主教军队的存在,应该能和那些西班牙人联系上。只有如此,多尔衮当初所想的西夷的火炮战船这些,才可能有眉目。

    这一点,从他听说,倭国这边的倭人就有远赴吕宋去侍奉他们的主这点,能得到确认,这个想法应该是可行的。去年的时候,西班牙人并没有来,根据经验,那今年是肯定会来的。

    因此,多尔衮不得不对九州岛的天主教军队加以迁就。可没想到,这反而助长了天主教军队的声望。让这九州岛剩下的那些倭人,竟然都抢着加入了天主教,这下麻烦大了!

    多尔衮的打算,是准备银子向西班牙人重金求购的。他相信,这些西夷万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钱财。如果自己能给他们想要的东西,还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是,从朝鲜逃来倭国的时候,并不是主动逃跑,而是被明军逼迫所致,且一路追赶,因此,他就没带多少财物过来。当然了,另外也有一个原因,就是朝鲜穷得要死,根本比不上明国的富裕,本身也没多少财物。

    按照经验,西班牙人估计会在六七月间经过倭国,在这期间,一定要凑集财物才行。这么想着,多尔衮皱着眉头先伸手阻止了又准备发飙的多铎,声音低沉地说道:“这事不能怪吴卿,朕心里有数。”

    说这话,算是为这事定了基调,而后,他又有点发愁地说道:“但是我们大清就只有这么一个机会,必须要在联系上西班牙人之前凑集足够多的银两才行!”

    可如今的情况怎么样,经过吴达济说了之后,殿内的人都心里有数。阿济格在边上琢磨了一会,就开口建议道:“都没人交税了,怎么可能凑得起银子!要不,就先欠着好了。让那边的人先去说说,他们都是一个神仙手下的,应该可以吧?”

    多尔衮来倭国之后,因为夷人是他的希望所在,因此曾仔细地加以打听西夷的事情。他大概了解了那些西夷,因此,他听了阿济格的话后,摇了摇头道:“那些西班牙人全都注重实际利益,没有足够的金银珠宝,对我们的帮助就会很有限的。”

    “那怎么办?”一边的多铎听了,就有点急了,”总不可能,让我们去抢对面的吧?“

    他所说的对面,不是指朝鲜那边。不要说朝鲜现在一穷二白,没什么可以抢的,光是明军驻扎在那里,多铎也没有胆子去抢。他的意思是目前和他们隔海相望的德川幕府。对于一个个像矮冬瓜一样的倭人,多铎的胆子很大,他对倭人的心态,就如同当年对辽东明军的心态,心理优势很大。

    但他刚才所说的话,主要是因为水师不如对方,如今在海峡那边,完全不是德川幕府水师的对手,他们有限的那些船,都躲在港口不敢出去的。去抢德川幕府,似乎也不可能!

    因此,多铎说完之后,殿内安静,都没人接这茬。不过吴达济却是心中一动,想起崇祯皇帝的旨意,便出声奏道:“陛下,奴才以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他这一说话,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目光中透着看白痴的眼神。如果能容易抢对面的,还用你这个高丽棒子来说,要论抢劫,大清的经验不要太多!

    “陛下,倭国有一个非常大的银矿,离德川幕府所在的江户很远……”吴达济身为朝鲜人,本身就对倭国有所了解。在崇祯皇帝下了旨意之后,又打听了一下,就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因此,他不管那些异样的目光,就在那侃侃而谈。

    事实上,当一些话经过多次人与人之间的传递之后,往往会变得夸张。而石见银山本身就非常大,非常有名,又经过传言的夸张,就仿佛这石见银山就是一座完完全全地银子堆成的山,银子要多少有多少。

    吴达济介绍了自己知道的之后,最终说道:“陛下如若不信,可以问倭人,奴才都是实话实说,绝无半点虚言!”

    多尔衮等人毕竟是外来户,到了此时,才真正意识到石见银山的大,远超出他们的想象。顿时一个个都露出了惊讶震惊的神色。他们不用去问,都相信吴达济不可能会骗他们。

    多铎更是兴奋地露出了他的本性,一挥手,对多尔衮建议道:“这么好的地方,还用说,直接抢了吧!”

    之前不想抢,那是因为代价可能会很高。可如今,他发现收获会很大,自然就改变态度了。

    说完之后,多铎还自言自语地道:“他娘的,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银山呢!”

    阿济格也很是兴奋,连连点头回应道:“对,抢了过来,以后还怕没钱?”

    但是,多尔衮比他这两个兄弟却理智地多,虽然脸色也有点兴奋,却还是有点担心地说道:“这个石见银山对德川幕府来说,肯定也很是重要,必然有重兵把守!”

    “怕什么!”多铎一听,毫不在意地说道,“在陆地上,我大清怕过谁来了?”

    说到这里,似乎感觉有点不妥当,他便又补充一句道:“至少在倭国,都是别人怕我们大清,不可能我们大清去怕别人!”

    说这个的时候,他充满了自信。

    对于这点,这些满清头目还真别说,都有这个自信。且不说他们的个子摆在那里,光力气上,一个建虏对上倭人,哪怕来几个都能对不得了。更不用说,打仗的事儿,是满清最为擅长的,欺负这些穷挫矮子,还能有什么问题!

    说实话,听着多铎的话,多尔衮也心动了。他也有自信,如果光是陆地上打仗的话,他是不怕德川幕府的。但是,他身为一国之主,也有他的一些考虑。

    就听他说道:“这不能仅仅考虑打仗的事情。我们如今粮草不足,如果远征石见银山的话,万一德川幕府给我们来个坚壁清野,到时候,我们就算撤回来,恐怕都不会那么容易了!”

    九州岛经过连番战事,民生凋零,养活军队都已经够呛,根本就没有什么存粮。如今那些倭人那又没法征税,这军粮的凑集就更是难题了。也是因此,这边和德川幕府都选择了停战,没有再发生大的战事,就是为了休养生息,积蓄力量。

    如今这些满清头目,一听到会缺粮,那害怕简直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因此,虽然石见银山的诱惑摆在那里,可大殿内的几个人,竟然难得地沉默了起来。

    这个时候,多尔衮是真为难了。如今已经快要到四月份了,六七月份的时候,西班牙人就会经过。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那就又要等一年,甚至更长时间。说句实话,他觉得,等不起。

    可是如今,虽然银山就摆在那里,但要拿到那些银子,却有很大的困难。而除此之外,在九州岛筹集足够的银子,却又不可能。多尔衮左想右想,还是没法下定决心,实在是顾虑太多了,他必须为整个大清,全局地去想。

    也亏了倭国消息闭塞,不知道吕宋的西班牙人,早已被大明歼灭,顺带着那些去侍奉主的倭人也被干掉了,否则的话,他们就不用如此纠结了。

    正当大殿内安静,多铎有点不耐烦的时候,忽然殿外传来动静。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殿内的人一听,就知道是谁来了,顿时,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

    随着脚步声临近,一个粗狂的声音传了进来:“皇上议事,怎么又不通知本太侄啊?”

    不用说,来得人就是史上绝无独此一家的皇太侄豪格。

    只见他带着一群手下闯入大殿,也不管殿内这群人怎么看他,反正大家关系不好是明摆着的事情。就见他走到近前,随意向多尔衮意思下的打了个千道:“见过陛下!”

    多尔衮皱了下眉头,不过马上又松开眉头,挤出一点笑容道:“眼下也没什么大事,朕就没想着叫你,让你能多休息休息。”

    豪格自从知道多尔衮挖他手下大将的事后,就不怎么给多尔衮好脸色了。此时一听,当即嚷道:“你这个皇帝怎么当的?还没有大事?告诉你,明军快要打过来了!”

    对于他嘴上的无礼,一边的多铎原本准备准备怒骂出声的。可一听豪格的话,那骂人的话就一下卡住了。

    多尔衮也没去计较豪格的无礼,立刻脸色严肃地问道::“皇太侄这话怎么讲?你那听来的消息?”

    在他们这些残余满清的心中,第一大敌,永远都是那个把他们赶下海的明军。此时一听说明军要打过来,不管是嚣张的多铎也好,谨慎的多尔衮也罢,都是大吃一惊,都顾不得其他事情,连忙核实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