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24 瓜子啤酒矿泉水
    “荷兰总督要求,在这些土著首领的领地内都要设点,然后每年要定期给他们交钱,包括他们所需要的香料什么的。说这个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是保护费,保护他们免遭我们大明的毒手!”

    “那些土著首领的脸色都变了,其中有一个站出来回答说,明国的手还没伸过来,你们西夷先伸过来要钱,那还不如交给我们大明好了。属下以为,这个土著首领说得有道理。”

    “荷兰人那个海军上将很生气,拔出了他的佩剑就想动手。但是,被荷兰总督拦住了。不过就算这样,刚才这个说话的土著首领似乎也吓到了,脸色有点白!”

    “荷兰总督说,他不会干涉土著首领他们的内部事务,他只管收钱,收他所需要的东西。要是我们大明过来了,那可是要封藩王的,以后这里就不是他们这些土著人的地方,还是明国的藩国了。到底哪个对他们有利,哪个对他们不利,希望他们能想清楚!”

    “在荷兰总督说完这话后,刘香说话了,他说皇上是金口玉言,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兑现。他们这些首领,以前对我们明人都不好,甚至不少土著首领手中都有明人的血。他举了几个例子,其中一个,就有刚才反对的那个土著首领。刘香说,他们这些土著首领,大明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直播到这里的时候,梁晓珍拍了张照片传上来。通过照片,果然能看到,刘香就站在荷兰总督一席的前面,用手指着那些土著首领,张开了嘴巴有点欠扁的样子。而那些土著首领的脸色,都一个个很不好看。

    文字直播继续。

    “刘香说完之后,荷兰总督开始询问是否有人不同意他的意见,可以自由发言,他不会在意。”

    “但是,他身边的那个荷兰海军上将却一脸虎视眈眈的样子,盯着要发言的那些土著首领,很凶狠。”

    “现在已经过去一会了,应该是海军上将的凶恶威胁,吓到那些土著首领了,还没有一个人反对!”

    “荷兰总督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站了起来拍拍手说,很好,他喜欢这样,他喜欢交朋友,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荷兰的舰队,就是大家的舰队,会不时都上门做客。只要能按时交保护费,他保证,绝对不会侵犯这些土著首领的统治权!”

    “那些土著首领们好像都认了,有和荷兰总督客套起来了。说有荷兰战舰在,他们感觉很安全!还有说有荷兰舰队在,我们大明就想都别想来南洋了。甚至还有一个说,他建议荷兰人打到我们大明来抢东西,说我们大明的东西好多!”

    一张照片又传了上来,梁晓珍甚至还花心思编辑了一下,用红色圈了一个人头,而后说道:”就是这个人给荷兰总督提得建议,想要侵犯我们大明本土!“

    “这些土著首领越说越过分了,有些话很肉麻,属下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说得出口,真把荷兰人当作他们的亲爹亲娘了!”

    “荷兰总督又说话了,他说等将来有一天,他肯定会来大明这边的。不过在这之前,要先把我们在南洋的明国人都消灭掉。这些对他们荷兰人说,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把舰队派过来就是了。”

    “他还说,这世界上,他们荷兰人最为强大。从他们母国过来,就没有一个国家能是他们荷兰人的对手。舰队派出来,不服从荷兰人的,不听荷兰人话的,都被他们消灭了。而那些听话的,肯交保护费的,现在都还获得好好的,因为他们赢得了荷兰人的友谊,荷兰人会保护他们!”

    梁晓珍直播到这里,顺嘴一句道:“就属下了解,这荷兰总督又在吹牛了。光是淡马锡这边,如果不是刘香海盗集团过来,他们还要和葡萄牙人多打好些年。”

    见到这话,崇祯皇帝便笑着说道:“荷兰人一个小国家,大明没有下海争霸,他们才能跳几下而已。西夷那边,最大的国家也就一个我们行省那么大,互相打打杀杀,一群矬子在互相争高下。要是大明在边上,朕早就出兵灭了他们。”

    “陛下英明!”梁晓珍一听,立刻回道。

    而临时群里其他默不作声的人一见皇帝说这话,顿时也都冒泡了:“陛下所言极是!”

    “臣愿为前锋,踏平西夷老巢!”

    “……”

    崇祯皇帝见了,开口叫停道:“好了,继续直播吧,看看也挺有趣的。”

    说到这里,他一想,独乐乐,比如众人一起乐。

    这么想着,他把聊天群中的高级官员都拉进了这个临时群里,甚至连皇后海兰珠等人都拉了进来。只一会的功夫,就见群里一下多了几十号人。

    崇祯皇帝拉完之后,便对他们说道:“如今在南洋淡马锡,海盗、土著首领和西夷在一起盟誓,要对付我们大明。诸位都来看看,不是朕想发起战事,而是他们在惹朕,明白么?”

    说完之后,他把临时聊天群的聊天记录重新贴了一遍。等他们看得差不多了,才吩咐梁晓珍道:“好了,继续直播吧!”

    虽然不知道新进来的具体是什么人,可梁晓珍明白,这些肯定是大明的高官。这么多人一起看自己的直播,他感觉有点压力山大。

    不过皇帝已经说话了,他就算感觉压力大,也得继续了。

    “荷兰总督笑呵呵地发言,说在消灭我们南洋的明国人之前,还要再定下具体的保护费多少。让刘香介绍情况,他要记下来做梦盟誓内容之一。”

    梁晓珍说一句话,就贴一张现场照片佐证。

    “刘香对这些土著势力都了如指掌,因此介绍之后,荷兰总督就立刻定下要他们交多少保护费。那些土著首领的脸色又再一次难看了起来,有好几个人都开始和荷兰总督讨价还价了。”

    一张讨价还价的照片随即又传了上来,可以看到,那些土著首领一个个都是哭丧着脸。

    “荷兰总督一直是笑面虎的样子,荷兰海军上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对于土著所提出的意见,他们没有听,开价是什么,就是什么!”

    “……”

    紫禁城文渊阁内,首辅温体仁退出聊天群,吩咐书办道:“去,拿点糕点什么的过来。”

    而后,他又进入聊天群,在内阁聊天群内提了一句道:“诸位同僚可以放松一下,大家边吃边看吧!”

    崇祯皇帝看到温体仁这话,不由得觉得好笑。不过想想他们这些内阁辅臣可是一直在忙碌的,不像自己这么随意。得,这种直播,确实该放松地看。

    于是,他在内阁群里插了一句道:“温卿说得在理,诸位爱卿都辛苦了。朕让尚膳监给内阁送点瓜果点心过去。”

    “谢陛下赏赐!”内阁群中的诸位辅臣一听,都笑着谢恩领赏。

    至于七部尚书什么的,办公地点太分散,崇祯皇帝就随意了。而宫内的几位,她们自己有,也随意。

    想着这个,崇祯皇帝忽然回过神来,咦,自己还没有呢!得也吃点瓜子啤酒矿泉水,好吧,有的东西还没有,等解决了南洋、倭国之后,倒是可以搞搞这些东西,就先让尚膳监随便也上点茶果点心算了。

    正在这时,崇祯皇帝忽然又闪过一个想法。聊天群不是有录像功能么?等回头闲下来,就拍电影电视剧什么的,至少话剧戏曲之类的没问题,然后可以放在聊天群中播放,大家一起吃茶果点心什么的一起看了。

    思维方式发散了一会,崇祯皇帝终于回过神来,继续先看淡马锡的直播吧!

    而在内阁中,几位辅臣一边用着糕点,一边也在讨论着直播的事情。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不是我们大明足够强大,这些西夷还真可能打到我们大明来!”首辅温体仁感叹着说道。

    次辅孙承宗听了,点点头道:“这荷兰人的水师照片,刚才看到了。要是换了以前,看那每艘船上,一排排的炮,而且还都是红夷大炮吧,还真可能打不过他们。如此一来,我大明这么长的海岸线,那就都要危险了!”

    他没有去过南方,不过当过蓟辽督师,也管着渤海的船只。就以前的印象,大明的水师确实不能和这些西夷的比。

    “呵呵,幸亏陛下英明,如今这些荷兰人的水师再多也不怕了!”辅臣薛国观一口吃掉一大半糕点,笑着说道,“这次肯定能让西夷大吃一惊了。”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另外一个辅臣张至发跟着微笑道:“陛下未雨绸缪,早就知道西夷不会安好心。也是亏了陛下的英明,我们大明没有固步自封,如今我们大明的水师实力,也对得起每年那么多的军费了!”

    ……

    温体仁听着他们谈话,一直微笑着,心中庆幸遇见了一个好君主,这青史留名是肯定的了。

    想着这些,他心情也很好,便插话说道:“不是老夫拍马屁,不要看陛下年纪还轻,要论眼光见识的话,我们大明任何人都比不过陛下的。因此,诸位同僚,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陛下交代下来的事情做好。如此,足够也!”

    “嗯,首辅大人说得是,陛下的先见之明,确实是毋庸置疑的!”孙承宗同样感慨。有的时候,他心中都怀疑,皇上这本事到底是哪里来的?天生的?还是那神奇的聊天群赋予的?

    ……

    不提内阁一边吃着瓜果茶点聊天,一边进聊天群去看直播,就说远在淡马锡的盟誓会场,荷兰总督昆见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心情便格外的愉悦。眼见着盟约都按照自己的意思写好了,他便站起来,笑着对那些土著首领们说道:“我的朋友们,你们放心好了。盟誓已成。保护你们就是我们荷兰的责任。你们尽管放心,明国在你们眼里或许是很强大,但是,在我们无敌的荷兰舰队面前,弹指间就能让明国水师灰飞烟灭的!”

    “那是,总督大人说得在理!”刘香赶紧附和道,“总督大人的舰队,船快炮利,朝廷水师无论如何都不是敌手,更何况,如今我们结盟对抗,光是战舰的数量就超过了四百艘,远远多于朝廷水师。这仗,不用打就知道结果了!”

    “哼,你们的那些船能叫战舰?”荷兰海军上将安东尼一听,不屑地哼道,“对付明国水师,由我们荷兰舰队就足够了。你们只要散开,防止他们逃跑就可以了。只要能缠住他们,等我们荷兰舰队消灭他们的主力,信不信让明国水师一艘都跑不掉?”

    “那是,那是!”刘香听了心中有点不舒服,不过不得不承认,不要说土著首领的那些船了,就连他自己的那些船,也不配和荷兰那种风帆战舰去比。也是因为这个,他才害怕朝廷水师那边竟然也有风帆战船。真要让朝廷水师发展起来了,到时候在海上遇到朝廷水师,跑都跑不掉,那就真得要完了。

    另外,还有一点隐忧,他一直没有说出来。因为怕打击在场这些人的积极性,包括荷兰人。

    只有他这样从明国逃过来的大海盗知道,朝廷的潜力会有多大!就算这次南洋决战,朝廷水师全军覆没了。可朝廷那边还有一个李芝奇,同样是打海战的好手,至于战船,信不信不用十年,到时候更大规模的朝廷水师会重新下南洋?

    这么想着的时候,荷兰总督昆的兴致很高,就按照东方的习俗,歃血为盟,完成了这个盟誓的仪式。而后,他当众宣布道:“盟誓已成,本总督作为盟主,也是爽快人,两天后,就兵发吕宋,如何?”

    对于这个,土著首领也好,刘香也罢,都不会有意见。

    荷兰海军上将安东尼跟着说道:“此战,我荷兰舰队为主力,你们其他人为先锋,做出攻击马尼拉之态势,吸引明军集结,方便我荷兰舰队把明国水师一锅端了。而后,一起攻占马尼拉。”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