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26 老朽撞死在这里
    “怎么办?红毛鬼子这么肆无忌惮的。我们的人就算再怎么躲,都肯定会被他们找到的!”

    “对啊,这样躲着,我们又不敢还手,迟早出事!”

    “我看他们的样子,要是再找不到人,很可能会杀人了!”

    “是啊,他们压根就没把我们当人看,要不是成当家的护着我们,早就被他们打死人了!”

    “……”

    看到他们忧心忡忡,说着忧心的话,苏鸣岗心中也很急。他想了想,先对他们说道:“好,你们你别焦急,我联系下朝廷看看。皇上说过的,已经派人来救我们了!”

    说完之后,他就进入聊天群中去了。

    在场的人,看着苏鸣岗开始发呆,便带着期望,没人说话等着。

    等了好一会时间,苏鸣岗还是呆呆地没有任何反应,这一下,有人就忍不住了。

    “我们远在巴达维亚,皇上真得会派人来救我们?”

    “对啊,这里可是荷兰人的大本营,朝廷要派多少人来才行?”

    “我怎么感觉这事有点悬,我们这些人,都是在自己家乡混不下去,才出来找口饭吃的。穷苦老百姓一个,又没什么当官的亲戚,皇上会真的在意我们么?”

    “……”

    正在他们忧心忡忡地怀疑一切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急促地“铛铛铛”地声音。

    院子里的众人一听,惊得一下站了起来。这是安排在外面警惕的值夜人,遇到情况敲响了警锣。

    谁也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再等苏鸣岗说话了,他们纷纷冲出了院子。这时候,就听到随着警锣声,有人再焦急地喊着:“红毛鬼子来了,快躲起来!”

    “男人先出来拦一会,女人都躲起来!”

    “……”

    明人这块居住地一下便乱了,谁也没想到,那些红毛鬼子竟然在天黑了之后还会出来。

    男人们,纷纷冲出屋子,一边交代自己的家人,场景很是有点乱。

    “孩子他娘,快带着女儿躲起来!”

    “媳妇,不要收拾了,快去躲起来,人最要紧!”

    “……”

    而在村口这边,先期赶到的男人们,用自己的身体把路给堵死了,把一群红毛鬼子给堵在了村外。

    这些红毛鬼子原本就发狠,觉得晚上过来,肯定能找到女人。没想到还没靠近明人居住地,就听到了铜锣声,而且这些东方猴子还开始堵路,不让他们进。

    他们明白,再耽搁点时间,那些女人肯定又会躲起来了。于是,他们便毫不客气地对堵路的男人动手了。一开始是拳打脚踢,甚至有几个急了的人,竟然拔了刀子开始捅人。

    然而,就算是这样,路口的男人们,还是越聚越多,没有人后退。而且因为见血,很多男人都愤怒了。与其这样被捅死,不如和他们拼了!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不敢动手。他们都有家小,自己拼了没关系,可家里人怎么办?动了这些红毛鬼子,明天就会连累家人,到时候,所有明人都可能被他们杀掉。这些红毛鬼子,在南洋这边杀人,根本就毫无顾忌的!

    不过这些红毛鬼子或者是知道冲进去也找不到女人了,又或者是感受到了众多明人汇集起来的愤怒,他们最终退了,骂骂咧咧地回去了。

    一阵折腾之后,明人的居住地,在愤怒声中,在小孩女人低声地哭泣声中,终于慢慢地又恢复了安静。

    为首的几个人,少了一个,重新聚集在苏鸣岗的院子里。大家或者很愤怒,又或者很沮丧,表情不一而足。

    其中苏明论对担心地苏鸣岗禀告道:“叔,被他们打伤的不说了,被他们捅了刀子的有十六个,其中三个人,恐怕不行了!”

    听到这话,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不等苏鸣岗说话,就恨声先说道:“这些红毛鬼子根本不把我们当人,我们迟早死在他们手中,要我说,跟他们拼了算了!”

    “对,任由他们欺负,他们只会变本加厉,今天死几个,明天再死一些,再下去,我们都死绝了,还不如跟他们拼了,杀一个算一个!”

    “可是,他们有枪有炮,有刀有枪,我们有什么?就算拼,又怎么拼?”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情绪有点低落,显然很悲观!

    “对啊,我们满打满算也就一千左右的人可以拼一拼,可他们呢,至少三千多人,还都是当兵的,怎么拼?”也有人同意。四千左右的明人,青壮年就一千左右,其他不是老师傅工匠,就是女人和小孩了,或者劳累而有各种残疾、生病的人,没法去生死搏杀。

    “不拼?迟早是死!不如干死他们几个!”

    “对,拼了!”

    “你没老婆孩子无所谓,可你考虑过有老婆孩子的没有?”

    “……”

    院子里,火气十足地吵了起来。

    苏鸣岗看着这些,用手用力拍椅子扶手,大声说道:“听我说,都不要吵了,听我说……”

    说了好几句之后,院子里的人总算不说话了,不过他们的情绪还在,都有点激动。

    苏鸣岗看着他们,忽然放低了一点声音道:“大家都不要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皇上派人来救我们的人到了!”

    这话一说出口,院子里非常地安静。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或者惊喜交加地表情盯着苏鸣岗。他们似乎不敢相信,皇上真得派人来救他们了?

    还是关系近的苏明论先回过神来,惊喜地问道:“叔,真到了?”

    苏鸣岗微笑着点点头,不知为何,眼角已经挂了泪珠,“为了保密,到了才告诉老朽的。皇上,果然是金口玉言啊!”

    来自红毛鬼子的欺凌,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可是,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如今,万里之外的皇上兑现承诺,真得派人过来救他们,想到所有人终于可以摆脱眼下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就算他经历地多了,还是照样忍不住流下激动地泪水。

    或者也是因为他经历得多,才知道这样的救援,真得非常不容易!如果不是遇到一个好皇上,这样的事情,绝不可能会发生。

    听到苏鸣岗确认的话,院子里的人,借助着明亮的月光,互相看了看,都看出彼此的激动。不过,成为全虽然也激动,却还能保持几分镇定,抢先追问道:“皇上派了多少人过来?这人要是少了可不行的。我们在红毛鬼子的眼皮底下,可没法逃走啊!”

    一听这话,其他人都跟着点头附和,而后带了点担忧,又带着期待,盯着苏鸣岗,等待他的回答。

    这么远的地方,又是和南洋这边的敌人决战的时候,能派多少人过来,他们都为此有点担心。

    这里毕竟是红毛鬼子的大本营,虽然红毛鬼子的主力已经出去了,可还有三千左右的兵力,这可不是小数目!

    苏鸣岗听了,抹了下眼泪,带着笑意回答道:“三艘战舰,运来海军陆战队共两千人左右,已经登录了,估计明天中午时候就会到巴达维亚附近。等晚上,我们去接进来!”

    ”这么多?“成为全一听,惊讶地说道。他身为海盗,自然知道三艘战舰要运两千来人,这铁定是非常大的战船。如果在刘香海盗集团中,那可是主力战船了。哦,不止,就算在红毛鬼子的那些战船中,都算是大了。

    另外一边,苏明论则是兴奋地八卦道:”叔,什么是海军陆战队啊?我出来这么久,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

    听到这话,心中去了重担的其他人,也都很好奇,纷纷跟着问了起来,甚至包括成为全,也非常好奇,什么海军陆战队,听着太奇怪了!

    苏鸣岗听了,双手抱拳,冲大明的方向,感激地示意一下以示敬礼,而后才回答他们道:“皇上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之后,特意下旨给郑大帅成立一支专门营救我们的军队,从去年开始就在训练怎么救我们。皇上称之为海军陆战队,好像还有一个名字,叫什么特种部队。从字面意思上看,好像是属于水师,但是却用于在陆地上打仗的军队!”

    听到这话,院子里的人知道皇上竟然如此为他们着想,一个个都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这样爱民的皇帝,真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不,不是从来没听说过,而是自从有皇帝以来,就没有过这样的皇帝!

    过了一会后,成为全先回过神来,他有点疑惑地问道:“不是水师么,怎么皇上又叫海军?”

    “那老朽就不知道了,反正皇上是这么叫的。”苏鸣岗也不知道,只能说自己的看法道,“老朽感觉,好像水师要改了吧,海军多好听,比起水师都要威武地多了!”

    成为全听了,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叔,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苏明论却对这个不感兴趣,插嘴说道,“这个……这个海军陆战队明天就到了,我们赶快商量下,我们该怎么做吧?“

    苏鸣岗听了,连忙点头道:“对对对,这事最重要。你们先等等,老朽去联系下,把情况说说,免得出什么问题!”

    说完之后,他再度进入发呆模式。

    不过这一次,院子里的人却没有像以前那样不安了,他们一个个都非常兴奋,等了一会,就互相窃窃私语起来,互相之间,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兴奋之意!

    之前的时候,他们感觉这辈子能回老家的希望,是那么的缥缈。可这一刻,他们的心中已经铁定,不远的将来,他们肯定能回老家了,回到那个阔别已久的家乡,见到魂牵梦绕的家人!

    “你家好像离我家不远吧,五十里差不多了吧,等回到大明,我去你家做客怎么样?”

    “好啊,我记得我老家村口,有一棵老榕树,很大很大的,老远就能看到。看到那棵榕树,就能看到我家了,我的家啊!”

    “……”

    成为全听着他们的话,脑海中也想起了自己的老母亲,感觉鼻子有点酸,头发应该都白了吧?这么想着,他不由得在心中喊道:“娘,不孝儿马上就要回家了!”

    过了好一会后,苏鸣岗回过神来,略微有点兴奋地对他们说道:“老朽已经和海军陆战队联系上了,是郑大帅的亲弟弟奉圣命前来救我们……”

    郑芝龙的威名,在南洋这边,特别是海上讨生活的人中,有可能比孙传庭这个总督名声还要响亮。听说是他的亲弟弟领军过来,让他们不由得又是一阵兴奋。

    “皇上已经了解我们的处境,让我们先忍耐一天,和红毛鬼子虚与委蛇,等明天天黑之后,就是报仇的时候。”苏鸣岗继续低声说道,“具体的作战,老朽听郑将军的吩咐,回头再告诉你们。不过有一点,为防人多口杂,朝廷救兵的事情,先不要说出去,就我们几个知道。”

    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点点头,一个个激动地回答道:‘这是当然!“

    于是,这个院子里的人,一直到深夜之后,才散了去。不过他们并没有去休息,而是挨家挨户地去敲门,低声说着事情。

    天刚蒙蒙亮,几乎所有的明人都集合了起来。昨夜,受了重伤的三个人,最终没有挺过来,死了。

    在居住地的一片空地上,停着三具遗体,苏鸣岗站在他们的前面,身后是死者的家属还有同胞。

    三炷香点上,苏鸣岗郑重地说道:“你们在天有灵,保佑我们,很快,我们就都能回家了!”

    说得庄重,肃穆,更似在发誓。

    说完之后,转回头,看了一眼,远处荷枪实弹冲过来的红毛鬼子,苏鸣岗收回视线,对面前的人大声说道:“不管如何,你们要相信老朽的安排,过了今日,不能让你们满意的,老朽撞死在这里!”

    他的安排,昨日已经连夜吩咐下去了。很多人没法理解,可是,为了保密,没有办法,反正也不用等多久。

    “干什么,都聚在这里干什么?想造反么?”红毛鬼子人未到,厉喝声已经传了过来,“都干活去,否则想死就成全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