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27 永远铭记的一夜
    红毛鬼子的嚣张,盛气凌人的威胁,让所有的明人都为之愤怒,特别是眼前还躺着三具同胞遗体的情况下。

    可是,他们手里有枪,背后还有军舰,还有大炮,这些光凭血肉之躯,根本就挡不住他们。而自己的身边,有老人,有小孩,还有女人,能怎么办?

    这个时候,苏鸣岗拄着拐杖,当即迎了过去,在他的身后,则是苏明论等人簇拥着,跟上了前任甲必丹。看到他们上前,不少人也都跟在后面,拥了过去。

    另外一个方向,成为全领着他的手下已经赶到了,斜插过来。

    那些赶过来的红毛鬼子一见,立刻举枪。他们的手中,已经有燧发枪了,当然,也有火绳枪。自动站成几排,分段式或蹲,或站,边上的小头目举着指挥刀,眼神中带着一点惊疑,不过更多的是狠辣。

    “站住,都给我站住了,谁敢过来,就死!”

    凶狠地说话,终于让苏鸣岗等人停住了。其实,这个时候,也离他们不远了,站着不用大喊,都能正常说话了。

    远处,有更多的红毛鬼子匆匆列队赶过来,显然是看到这边的情况,过来增援了。他们中的有一些人,甚至把枪口也对准了刚赶到的成为全他们。

    经过这些天,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些海盗虽然和他们是盟军,但是,他们终归是明人,都是一个国家出来的,会帮着那些工匠。而这些海盗身上是带刀的,危险级别就比较高了。

    面对越来越多的荷枪实弹的红毛鬼子,苏鸣岗转头看了下身后的无数同胞,见他们的脸上,愤怒、害怕、绝望……什么表情都有。

    他默不作声地转回头,看着面前的红毛鬼子军官说道:“大人,我们死了三个同胞,是被你们昨天杀了的,按照我们的习俗,在这里祭奠他们一下而已。”

    “我们还想活命,总督大人答应过我们的,等我们干完这里的活,就会放我们回家乡。”苏鸣岗露出恳切之意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完成巴达维亚的修筑……”

    听着他服软的话,对面这些红毛鬼子的神情便松懈下来了,听着苏鸣岗继续在那说着:”我们只是想回家,我们不想死在这里。这几天的冲突,老朽也看到了,明白大人们需要什么。你们看,这样可好……“

    说到这里,他拄着拐杖往前走了几步,不过苏明论没有跟上去,这让那些红毛鬼子并没有在意,毕竟只是一个快死的老头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苏鸣岗走近之后,继续恳切地说道:”你们不是需要女人么?再给老朽一天时间,老朽能说动他们,到时候,洗的干干净净,伺候各位大人,不过你们也要付点钱,这样好不好?不要再动刀动枪了,我们不想死在这里!“

    听到这话的红毛鬼子们,稍微有点意外,随后看看远处摆放着的三具尸体,都一个个恍然大悟,甚至哈哈大笑起来,肆无忌惮地说了起来。

    “这些东方猴子就是贱,非要死人了才服软!”

    “还算识相,不错,不错,这边的女人多,总算可以玩玩了!”

    “这些东方猴子,就是要时不时地杀他们几个人,才能服服帖帖的!”

    “……”

    为首的那红毛鬼子把手中的指挥刀一指苏鸣岗道:“老东西,说过的话就要算数,最多给你一天时间,否则明天还见不到洗白白的女人,就先把你吊死了!”

    红毛鬼子闹了起来,低级军官根本压不住,而且还有不少低级军官其实也在闹着的人里面,因此,苏鸣岗提出的这个,让他们都还满意。毕竟他们要硬来的话,这几天的情况,他们也看到了。而且女人故意搞得脏兮兮地,他们也嫌弃,能先洗干净伺候他们了,他们当然乐意。

    “大人放心,我们只求活命,老朽一定会说服她们的,明天肯定可以伺候各位大人!”苏鸣岗陪着笑,连忙回答道。

    那红毛鬼子收了指挥刀,用手指着苏鸣岗吆喝道:“好,最多明天,现在都干活去,谁也不许偷懒!”

    说完之后,转身指着成为全他们又大声喝道:“还有你们,如果你们忘记了盟友的身份,下次再敢阻拦我们荷兰人的意志,我们也不介意多一些苦力。”

    “哪能呢,我们刘大当家再三交代我们,一定要听你们的。我们就是来监工的,放心好了。”成为全连忙陪着笑容,完全屈服于荷兰人的意志。

    红毛鬼子一见,都很满意,收了枪,列队开始往回走,呼朋唤友地说着话。

    “明天就能换换口味了,兄弟们,明天不要客气啊!”

    “这些东方猴子就是欠抽,一定要死几个人才会服服帖帖!”

    “早知道这样的话,一开始就杀他们几个人了!”

    “……”

    工匠人群,默默地看着这个情况,全都黯然。此时此刻,感觉最多的是悲哀,无助。有很多女人和小孩没忍住,都哭出了声。

    或者是听到了他们的哭声,那些红毛鬼子还会回过头来,笑嘻嘻地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吹着口哨。他们的高兴,在明人的悲伤气氛中,显得格外的刺眼。

    苏鸣岗站着不动,默默地目送这些红毛鬼子走远,才缓缓地转过头,看着一张张悲伤的脸,大声地说道:“诸位乡亲,相信老朽,现在好好地去干活,天黑之后,男人都留在家里,老朽有事要交代。你们放心,今晚不会让你们委屈的,列祖列宗在上,妈祖娘娘看着,我,苏鸣岗,绝对说话算话。过了今晚,你们要有不满意的,老朽这条命就赔给你们!”

    拿祖宗和妈祖娘娘发誓,这在南洋的明人中,是非常重的誓言了。

    “大家相信我叔,过了今晚,你们都会笑了!”苏明论也大声说道,“现在,就听我叔的,都去干活。我们不能再在这个时候死人了,我们还要活着回家的!”

    其他几名首领也跟着说类似的话,这让明人们很是意外。可是,他们想不明白,今晚会是什么日子,过了今晚,真得能有满意的日子可过?

    不管信或者不信,日子总是要继续,在苏明论等人的带领下,要上工的就纷纷去上工了,对他们来说,日复一日,就是这么做事。

    看着工匠们散去,听到话的海盗很是好奇,问成为全道:“当家的,这是什么意思?今晚有什么特别的么?”

    成为全看着他们,由衷地笑着说道:“兄弟们,你们跟着哥哥我,哥哥也绝对不会亏了你们。明天以后,你们就能堂堂正正地做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回老家了!”

    原本散落在四周的海盗一听,顿时犹如一个万人敌砸在他们当中,一个个都炸开了,纷纷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什么?当家的,这是什么意思?”

    “当家的,今晚怎么了?过了今晚,我们真能回老家了,还是堂堂正正的那种?”

    “……”

    这些海盗们,或者不想死在外面,或者想念家里的亲人,如果能光明正大地回老家,可以说是这些逃到南洋来的落魄海盗,最大的心愿了。

    成为全非常明白他这些手下此时的心情,便双手虚按道:“今晚具体怎么样,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你们要相信哥哥我,等到晚上的时候,就能知道了。搞不好,还能衣锦还乡!至于现在,原来该干嘛,就还是干嘛去,一切等到了晚上,就都知道了。”

    见他这么说,他的手下也没办法,只好先去当监工了。

    经过大清早的这么一闹,不管是工匠们,还是海盗们,又或者是红毛鬼子们,都各怀心思,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对于红毛鬼子来说,很简单,都在盼着明天能爽。

    而对于工匠和他们的亲人来说,都在惶恐着带着期盼,心中念着妈祖娘娘,希望到了晚上,到了明天,真能如苏鸣岗所保证的那样,能有另外一个活法了。

    至于海盗们,他们相信他们的当家,一个个在心中猜测着晚上会有什么事,最多的就是恨不得这天快点黑。

    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日月星辰不为人的意志所转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在运行,这天,终于慢慢地黑下来。

    劳累了一天的工匠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居住地。而成为全,看着夕阳西下了,也兴奋了起来,当即吩咐道:“兄弟们,带着家伙,跟我走!”

    海盗们一听,都很好奇,不知道当家的这是想干嘛?

    难道这就是今晚的好事?可是,在这巴达维亚,能有什么好事?抢劫那些工匠?好像不可能,抢劫那些红毛鬼子,那更不可能啊!

    于是,他们稀里糊涂地跟着成为全进了工匠们的居住地,一直往里面走去。而那些回家的工匠们看到这些海盗拿着家伙经过,也都不明所以,不过,亮眼的刀枪,多少给他们带来了一些紧张。

    就算再愚钝的人,都明白过来,今晚,肯定不是一个平常夜!

    成为全到了苏鸣岗家门口,让手下在门口守着,只是带了几个头目一起进了院子。

    此时的院子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在了,正是苏明论他们。

    苏鸣岗此时似乎格外的兴奋,人看着也年轻了不少。事实上,他其实年纪并没有外表看着老,只是苦难的岁月,让人容易老了而已。

    他看到成为全过来,便兴奋地说道:“人已经到了,成当家的,你跟明伦一起去接下。”

    成为全一听,也是立刻精神一振,连声说道:“好,好,好!”

    明人的居住地,根本没有灯火。一到天黑就只能借助自然光。幸好的是,现在是月圆之夜,明亮的月光照耀下,虽然看不清远处,但是,近些地方,却是能辨认的。

    苏明论作为地头蛇,自然是熟门熟路,脚步轻快,就感觉要跑起来一般在前头带路。成为全跟在他后面,就带着几个兄弟,其他人都留在那边听苏鸣岗的调度。

    这一夜,是特别的一夜,过了这一夜,红毛鬼子就要来祸害女人了。这样的夜里,谁都没法睡去。一家人或者坐在屋里相对而泣,或者女人在屋里,男人在门口坐着,期盼着有奇迹的发生。

    他们记得,苏鸣岗说过,今晚会有事的。不过他们却看到,苏明论带着成当家等人,匆匆而过,没有找上他们,让他们也有点诧异。虽然他们感觉出来,苏明论他们肯定在做什么事情。可是,他们想不出来,到底苏明论他们做什么事情,才会改变他们的命运,让他们到了明天就能满意。

    夜色越来越深,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家家的,等着的人,一直没等到有什么动静,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都慢慢地绝望了。就这样下去,天亮了,命运还怎么可能会改变?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忽然听到了动静,很多人的脚步声,虽然放得很轻缓,可脚步声实在太多了,汇聚起来的声音就不小了。

    离得近的人,纷纷转头往声音来处看去,却见一长串地人快步往居住地里走来,最前面的人,在低声说着话:”都不要出声,男人在家等着,马上有通知!“

    听声音,能听出来,是苏明论的声音,他们都熟悉。

    这个没什么,可当他们看到苏明论的身后时,顿时,一个个犹如见了天外飞仙一般,都傻在那里了。他们没人敢相信,揉揉眼睛再看,还是和之前看到的一样,打自己两个耳光,很疼,虽然天黑,可不是做梦啊!

    一直到队伍从他们面前经过,看着一个又一个地经过,他们确认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苏鸣岗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了。

    他们中,有的人,一下跪到在门边,张开双臂,无声地欢迎了起来;而有的人,则犹如疯了一般,一下转身冲进了屋里,心中的激动无法压抑,拼命压低着声音对自己的亲人说道:“朝廷大军来了……来救我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