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45 忠烈侯并左都督
    ?

    崇祯皇帝也不让他们猜了,对他们说道:“新的户籍制度,诸卿都有权限,应该也能看到。朕想了,对于个人信息,都收集在里面会比较妥当。而婚姻则是人生大事,关系很多方面。因此,朕想着,有关婚姻这个,必须记录下来,对于婚姻也做出相关规定。如此一来,可以杜绝很多由于婚姻、男女等事引起的纠纷,诸卿以为如何?”

    俗话说,食色性也,男女关系,还真是占据人类社会关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

    温体仁等人也理解这一点,最为关键的是,这个新的户籍制度,实在让他们大开眼界。通过聊天群登记的户籍制度,不但有每个人的详细资料,还有照片等信息,官府回头查起来,对于每个人的信息就一目了然了。

    当然了,如果要按照皇帝所说来搞的话,确实是个大事情。因为涉及到所有人,就比如温体仁他们自己,老夫老妻什么的,也要重新登记拍照之类。这样的大事情,也难怪要和内阁商议。

    崇祯皇帝没等他们回话,就又补充道:“当然了,每个人的信息,也可以分门别类设置,不同的人,不同的地区,都要设置对应的权限,只有朕允许的人,才能浏览。朕对此事考虑良久,觉得此事大大有利于我大明的稳定。温卿,你是内阁首辅,你以为如何?”

    被他接二连三地灌输,又有新型户籍管理的冲击,对于这样的事情,温体仁等人一时都无法深入去思考。

    不过崇祯皇帝的话语中透露出了决断,又有他以前的事情在前,无不证明他的决策具有前瞻性,都是英明的决定。温体仁在没有非常大的冲突之下,也不可能违背圣意,因此,稍微想了会,便附议了。

    其他内阁辅臣也和温体仁差不多的状态,都没法深入去想这事带来的各种影响,最终,他们都同意了。

    既然同意,崇祯皇帝便把这个事情丢给内阁,让内阁去商讨这事,拿出一个章程来,细化大明专门的第一部婚姻法。

    其实,这个时代的人都不知道,崇祯皇帝其实在这里挖了一个坑,让他们跳下去了。

    自古以来,每个王朝,都是权贵势力左右朝局,随着时代的演变,到了后来,就是门阀世家左右朝局,影响帝国,再后来,就是官宦世家。不管是什么形势,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小家影响大家,即宗族影响帝国统治。

    别的不说,就说婚姻吧,这是人的一生中最大的事情。但这和官府屁事都没关,由男女双方的家长,再上升一点,就是和宗族势力有关。

    崇祯皇帝把婚姻关系的确定,具备法律效应的这个,纳入官府,由官府说了算,这其实是在夺权,夺宗族的权。如果明面上提这个的话,哪怕是内阁辅臣,他们也可能会因为自身的利益而反对。但崇祯皇帝根本不提这点,只用明面上的理由来说事,这潜藏的夺权,就很少有人能认识到了。

    其实,宗族势力是非常强大的,哪怕到了后世,也是一样。后世有伟人也认识到这些,就用运动来夺权,但若干年后,就又有抬头的形势,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对此,崇祯皇帝的想法,是一步一步来。最好的结果,是把宗族最终分裂为以家庭为单位,但这种事情,不能强制,只能利诱,是个长期的过程。

    说完了婚姻法,崇祯皇帝便又对内阁辅臣说道:“登记人口,清查隐户的期限,很快就要到了。不过朕看了下,估计还有五千万人口左右没有登记。朕打算和当年的太祖一样,出动军队协查,诸卿以为如何?”

    朱元璋时代,为了清查隐户,就出动了军队协查。对于拒不登记的隐户,是直接当罪犯处理的。

    隐户,说好听点,就是反对封建压迫;但实际情况呢,其实是逃税逃役,这,其实是任何一个时代的官府都不能容忍的。

    因此,温体仁等人听了,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他们不知道,崇祯皇帝在这里又有捣鬼。

    不久,朝廷旨意发出,人口登记时间过了之后,再给一个月的时间,需要交钱补登记。而如果一个月后,还没有登记的,一旦被发现,流放辽东、朝鲜、天省等酷寒之地。同时,接受举报,可获得隐户一半的家财。同时朝廷也会出动军队协查。

    与此同时,在云南阿迷州,一直驻扎在这里的白杆军营地,马祥麟很是无聊地在射箭。

    “好,厉害!”

    不时有亲卫大声叫好,他们也不是拍马屁,因为马祥麟确实箭箭都中靶心。

    然而,马祥麟却提不起劲,射了一会,却把弓往亲卫那一丢道:“没意思,走,去山里!”

    可就在这时,一声呼唤响起:“麟儿,过来!”

    马祥麟转头一看,连忙走过去施礼道:“娘,有什么吩咐?”

    秦良玉看着自己儿子,摇头说道:“麟儿,你这段时间似乎有点消沉,天天就知道打猎嬉戏,如今军粮充足,兵卒训练可有拉下?”

    马祥麟听了,有点没劲地说道:“娘,我们都在这里待多久了?朝廷就好像把我们遗忘了一般。周边也没什么战事了,也不用每天都练了吧?”

    现在基本上就没有和大明能过几招的对手了,至少周边没有。漠北、辽东、南洋什么的,全都在大明的掌控之中了。

    秦良玉一听,摇摇头,正想说什么时,就听到马祥麟又嘟哝道:“娘之前说,朝廷很快就会有奖赏下来,可这么久了,却没有一点动静,该不会是看我们没有什么用处了吧?”

    “麟儿!”秦良玉一听,顿时大喝一声,脸色有点严峻地说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要记住,做好本份即可,岂能患得患失?”

    马祥麟这种,是没有了生活目标,用俗话来说,是闲得发慌了。这种事情,一般都出现在年轻人之中。秦良玉也是知道,便开始教训起自己儿子来。

    他们的亲卫一见,互相看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而后假装警戒,避了开去。

    “陛下宏恩,你瞧瞧,历朝历代,有几人能像娘一般封爵的?”秦良玉苦口婆心地说道,“如今天下太平,这是陛下之英明,百姓之福气。而我辈武人,自当庆幸之,却又不能轻视懈怠之。天下……”

    “好了,好了!”马祥麟有点头疼,连忙承认道,“娘啊,这些道理,孩儿都懂。孩儿……孩儿……”

    眼珠子转动,想要逃过这一劫,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孩儿只是想着,朝廷不是赏罚分明么,怎么我们出征一年多了,为何对我们还不闻不问,就只是丢我们在这阿迷州算什么啊?”

    谁知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秦良玉顿时眉头就竖起来了,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训道:“为娘刚才说得话,你都当耳边风了?朝廷做事自有章法,还需要你惦记着什么?再说了,这次出征,有没有什么苦战、累战,从唐王那还得了不少好处,你还想怎么样?为娘……”

    她正训着,忽然就听到远处传来动静。马祥麟挨着训,无聊地往那边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脸都绿了,也不顾他娘在训他,连忙喊道:“娘子,慢点!”

    秦良玉转头看去,正是儿媳张凤仪,一脸兴奋地往这边跑过来。

    此时,秦良玉已经顾不得训儿子了,连忙喊道:“跑什么,小心我的孙儿!”

    马祥麟此时已经冲过去,一把扶住张凤仪,不让她跑了,同时训道:“疯了,有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疯啊,小心我们的孩子!”

    驻扎在阿迷州太无聊,结果一个不小心,张凤仪有了。虽然此时肚子还没有大显,但怀孕反应强烈,已有医生诊断是怀孕了。

    这个消息,让秦良玉很是高兴,一家人都宝贝着,就等着新生命的降生。

    张凤仪非常兴奋地看着走过来的婆婆,浑然不顾及婆婆似乎想训自己,高兴地说道:“婆婆,陛下刚才有旨,我们白杆军即日起返乡休整。另封婆婆为忠烈侯,升右军都督府左都督,暂时不用去京师任职,坐镇西南。“

    马祥麟一听,眼睛顿时一下睁得很大,有点不可思议地样子,不知不觉间,抓着媳妇的手,一下变得用力,确认道:“娘被封为忠烈侯了?还是右军都督府左都督?正一品官衔?”

    张凤仪点点头,兴奋地说道:“是啊,所以妾身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赶紧来禀告婆婆知道了!”

    女人因为战功封爵,原本就很罕见,之前被封为伯爵,就已经出乎了很多人意料了。如今,更是被封为侯爵,俗话说,封侯拜将,这是武人追求的终极梦想,而秦良玉,作为一个女人,竟然就达成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秦良玉也是被封为侯爵,但是,那是南明朝廷封的。在南明那个时候,大明的爵位已经被封得满地都是了,一点都不值钱,也不稀罕了。

    而此时,大明的爵位还是非常值钱、罕见的。战神戚继光厉害吧,到时也没有封什么爵位。

    因为,秦良玉一听自己被封侯爵,顿时也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走过来,原本是想好好说说儿媳要小心胎儿的事了。

    看着平时处事不惊的娘,此时愣在那里,马祥麟一点没在意,只是非常兴奋地说道:“娘,你是侯爵了,忠烈侯啊,哈哈,忠烈侯!”

    良久,秦良玉回过神来,兴奋之余,忽然对张凤仪说道:“你替老身禀告皇上,说老身何德何能,蒙皇上如此恩遇,老身受之有愧,实不敢当也!”

    听到她这话,马祥麟和张凤仪都不由得楞了下,他们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娘竟然不想接受,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啊!

    不过他们知道秦良玉的为人,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就只能按照她说得做。

    张凤仪看了看丈夫,才转头对秦良玉说道:“婆婆稍等!”

    这个消息,还只是通过聊天群事先通知,圣旨还没有正式接到,也不算是抗旨不遵。

    过了一会后,就见张凤仪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秦良玉说道:“皇上说了,婆婆的精忠报国之心,他都知道,只要朝廷有令,婆婆没有任何怨言,认真执行。这次出征一年多的表现,为大明南征北战,他都看在眼里。婆婆这样的忠良,就应该为天下武人的表率。同时,也可以向天下人宣告,女人并不会比男人做得差!这份赏赐,是您该得的!”

    说到这里,她又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同样笑着说道:“皇上还说了,以后婆婆是右军都督府左都督了,白杆军将由夫君统领,要好好表现,争取来个一门双爵!”

    “什么,皇上真是这么说得?”马祥麟一听,独眼睁得大大地,惊喜万分地确认道。

    张凤仪点点头,一脸笑意道:“这话,妾身敢乱说么?”

    马祥麟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因为皇帝这话,透露出一个信息,就是他只要好好干,将来也有封爵的希望!

    秦良玉看着儿子儿媳,笑着看着,过了好一会后才问儿媳妇道:“皇上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一般来说,她既然被任命为右军左都督,而且听起来还不是虚职,是留在西川这边,那估计是有什么事情,因此,她才有这么一问。

    大明的右军都督府,领云南都司、贵州都司、四川都司、陕西都司、广西都司及其所领卫所,还有直隶宣州卫、陕西行都司所领卫所,四川都司所领土官天全六番招讨司等,四川行都司所领卫所与土官昌州长官司等及云南都司、贵州都司所领土官茶山升官司、新添长官司等。相当于统领整个大明西南的军队。

    当然了,都督府只有统兵权,调兵权还是在兵部手中。但显而易见,秦良玉作为右军左都督在四川,肯定是有事情要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