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47 豪奴
    梁伯的郑重其事,而且又是事关重大,不管如何,刘瓦等人都不可能当耳边风。

    第二天的时候,刘瓦就亲自跑去县城,所见所闻,自然颠覆了他以前的印象。如果日子能好过,谁愿意躲在深山老林中当隐户?

    别的不说,生活必需品和生病看医这些,都不可能全部在深山老林中解决。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们在和梁村人交换的过程中,被梁村人赚了很多。

    因此,当刘瓦把他的所见所闻带去深山老林之后,没有任何意外,他们决定去官府登记了。

    类似这样的例子,就在大明各处发生着。

    躲在深山老林中的隐户,有的及时知道了外面的消息,大部分都选择了去官府登记,只有极小一部分还顽固不从的。还有的隐户,则不知道外界的消息,而后被知道他们的人所举报,地方上便派出军队一锅端了。

    也幸亏是崇祯皇帝在下旨的时候,是有提及过,军队协查隐户,以活捉功劳最大,考核最好。因此,地方军队一般都是包围活捉隐户为主,除非遇到强烈抵抗,才会动刀动枪。

    而在军队出动之前,等到了隐户需要交钱登记的阶段时,崇祯皇帝通过聊天群实施掌握全国各地的动态。他便发现,全国统计的人口似乎要超过预期。

    这当然是好事!和原本的历史上不同,这时候的大明没有兵灾,虽然还是小冰河时期,可高产作物已经推广了四五年,品种已经有不少改善,最为重要的是,不占用原有耕地,是额外的补充。加上南洋被大明说掌握,源源不断地粮食流进大明,又有无数的人拥去南洋。这一进一出,让大明的粮食压力大减,基本上可以说,没有人祸,官府应对得当,小冰河算个屁!

    此时,光是聊天群中的人数,就已经达到了五千多人。不过,崇祯皇帝还是觉得聊天群中的成员太少了。除去厂卫之外,光是全国登记人口户籍的成员,都要不少。

    官府到县和乡一级,那这个级别的所在,就必须要有聊天群成员登记人口户籍才行。而且一个地方还不能只有一人,必须要有制衡监督才行。这对于后世的人来说,是常识,崇祯皇帝自然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这还只是最基础的,另外,在这个世道,还讲究男女有别,如果有条件,一个地方就必须要有两个登记人员,一男一女,分别负责登记当地的男女人口。

    为了满足最基本的登记人员,只要聊天群中的成员,经过最基本的考核评估,能吸纳成为登记员的,崇祯皇帝都给他们转了。但就算这样,有的地方也是一个都没有,还必须从别的地方派过去。

    要不是聊天群这种逆天级的神器在,光是这种全国人口的登记工作,估计没有三四年的功夫,是不可能完成的。可就算又聊天群这种神器,如今已经快一年了,依旧还没有完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聊天群中可用成员比较少。

    为此,崇祯皇帝就又开始加人了,一口气加了一百个。

    也亏了聊天群的主聊天区不会自动刷新,就是说,想看聊天记录,就往上翻,你想看多久都可以,不会有人说话就一下全部刷新,然后你又得重新往上翻那种。新增的聊天记录,只有拉回来之后才能看到,恢复到没有拉上去的状态,才会自动更新。

    现在的崇祯皇帝不会再一个个去过问加进来的新成员的基本情况,有专门的厂卫负责问询记录新成员的基本情况,汇总消息后发给东厂提督王承恩或者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由他们两人负责去核实,再把人员信息直接发给崇祯皇帝过目。这其中,有什么人能用,王承恩和刘兴祚都会注明,如果崇祯皇帝觉得没问题,就能吸收为厂卫或者成为别的岗位的人。

    忘记说了,东厂和锦衣卫干这个活,是轮流来的。

    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只要崇祯皇帝有兴趣,随时都能查看的。因为所有聊天群成员的私聊,他都有权能看见。原因无他,因为他是群主!

    这不,崇祯皇帝在加人之后,有点闲得无聊,就随意点开了几个私聊看看。这些私聊,是轮到的锦衣卫校尉在问新人情况。其中有一个私聊,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新人叫李东阳,他似乎有点忐忑,在问和他私聊的锦衣卫校尉道:“请问下,这个……这个是登记户籍么?我……我不是故意不去登记的,是我们老爷不让去登记的,不知道要交多少钱?”

    眼下这个时候,已经是到了隐户登记需要交钱的阶段了。很显然,这个叫李东阳的人并没有去登记,还是一个隐户,突然被聊天群选中,还有人问基本情况,就有点懵了。

    锦衣卫校尉不是负责登记隐户的,因此就没理这个问题,只管他的职责范围,在继续问着李东阳的基本信息。崇祯皇帝看到,这个叫李东阳的人,是应天府人氏,是应天府吏部左侍郎家的仆人。

    看到这些信息,崇祯皇帝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下。

    自从登记隐户开始,一开始都是在各城池的隐户,那些离开原籍脱离官府掌控的,陆续开始登记。因为全国各地一起登记隐户,这些脱籍的,知道自己逃不掉,基本上都登记了。可以说,在最初登记隐户的主力中,主要就是这些人。以至于崇祯皇帝以为,城里的隐户基本上都登记地差不多了。

    第二阶段,登记的隐户主力,是逃往深山老林的那些。在崇祯皇帝的心里,觉得该登记的,应该都差不多了。可此时一看,他忽然就回过神来了,似乎自己忘记了权贵之家的豪奴。这些人中,估计和李东阳一样的隐户有不少。

    这么想着,他便私聊李东阳道:“像你这样的隐户,李府还有多少?”

    李东阳一看发私聊过来的,认得是聊天群的群主。不知道现实中是什么来头,一时之间,不敢回答,沉默了。

    崇祯皇帝一见,便继续说道:“我们私聊,不会有任何人看见。实话实说,对你有好处。这种事情,你要不说的话,我也有别的方法能问到,相信这应该不是什么很秘密的事情!”

    李东阳一见这条私聊,稍微一想,最终回答道:“回群主的话,我们都是李府的家生子,一般都不会去官府报备登记。除非将来有一天,老爷能让我们外出自成一家,或者有功捞个外差什么的,就可能会看情况去官府登记。就我们李府来说,没去官府登记的,一共有五个人!”

    1247 豪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李东阳一见这条私聊,稍微一想,最终回答道:“回群主的话,我们都是李府的家生子,一般都不会去官府报备登记。除非将来有一天,老爷能让我们外出自成一家,或者有功捞个外差什么的,就可能会看情况去官府登记。就我们李府来说,没去官府登记的,一共有五个人!”

    很显然,他既然决定回答了,就一口气说了好多,说得很详细。

    崇祯皇帝一见,心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而后,他又追问道:“像李府这样的情况,应该很普遍吧?”

    “当然,很多府上都有这样的情况,一般家生子都没人会去报官登记。”李东阳身为官宦之家的奴仆,见识自然要比普通人广,就听他继续介绍道,“一般情况下,有钱人家会多;传承世家久地多;朝廷显贵、皇亲国戚地多。”

    看到这些话,崇祯皇帝稍微一想,点点头,明白这其中是什么原因。

    他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对李东阳说道:“朕说了,你实话实话是有好处的。以后你为东厂番役密探,归东厂提督直辖。你可愿意?”

    后世有传言,大明官员在床上和老婆的私密谈话,第二天都能被皇帝知道。大概率就是这官员的府上,就有厂卫密探,听墙根听到后禀告上去的。

    是成为仆役,还是成为厂卫密探的一员,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用想就能做出的选择。以前的皇帝有这样的布局,崇祯皇帝有这聊天群,布局起来就更是容易了。

    李东阳听到崇祯皇帝这话之后,就愣住了。因为这是文字显示,“朕”这个字,全天下可只有一个人可以用。他有点难以相信,刚和自己聊天的这个人,会是英明神武的大明皇帝?

    没见过世面的,可能会愣神,可能会质疑等等。但对李东阳来说,却能一下想明白怎么回应。因此,他只是稍微沉默一会,就连忙答应了下来。反正这事就算假的,他也不少根毛,要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崇祯皇帝接下来没有再理李东阳,而是想了下自己手底下两人的情况。

    东厂提督王承恩,一直住在宫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家生子之类的,不会有什么隐户私自蓄养。

    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早年只身来京,也不是什么豪门世家。独身一人的时候,基本上全天都在官衙内。后来,自己下旨给卢象升,救回他的家眷之后,才有了自己的府邸。这几年来,奴仆肯定有,但家生子之类,应该不大可能,有隐户的概率,应该小。就算有,也不多。

    京营这边,都是原本的新军,平定辽东立下功劳的将士。他们这些人,都是新到京师没多久,原本的家世,大都也是穷苦人家,这些人的家中,就更不会有隐户了。当然了,如果过个十来年什么的,那就难说了。

    这也就是说,这些人手,都是没有问题的。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在聊天群中私聊王承恩和刘兴祚,直接问他们是否有隐户?

    “陛下,奴婢一直住在宫里,就是给奴婢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宫里私养隐户啊!”王承恩的回答最快,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刘兴祚稍微慢了一点点:“陛下,末将府上的仆人,有两个出生才一年左右的,还没有去官府报备登记,不知道这算不算隐户?”

    这个时代,幼儿的夭折率还是很高的,就崇祯皇帝自己,在原本的历史上,就夭折了好些个。在这个位面上,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命中率很低,可只要中了,生下来了,似乎就没有夭折过。

    在之前要求登记的旨意中,是以能上童校的年龄为基础。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其实并没有要求登记的。

    对此,崇祯皇帝心里有数之后,就回复王承恩道:“王大伴,你暗中调查下,看宫里人在外面的府邸里,是什么人有多少隐户,朕要清楚地知道,明白么?记住,此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陛下放心,奴婢一定小心行事!”王承恩一见,立刻答应下来。

    他心中明白,皇上再三强调,那就说明,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就算是他干爹也不行。

    皇上下了这样的旨意,王承恩其实也不敢违背。因为他不知道,宫里面,到底还有什么人在聊天群里面,到底什么人是皇帝的直接眼线。如果敢背着皇帝偷偷摸摸,都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就知道了。这种冒险的事情,不值得。

    当然,另外还有一个原因,皇上这么说,结合最近朝廷在做地登记隐户的事情,他就知道,这事,其实是他的机会。他不可能一直在东厂提督这个位置上做下去的,这是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允许的。但别的好位置,都是有主的,这就存在了利益冲突。

    崇祯皇帝吩咐完王承恩之后,就又吩咐刘兴祚道:“按照之前朝廷颁布的隐户要求,给朕统计下,京师的王公勋贵,文武百官,还有那些商贾巨富,他们的府里,有多少隐户没有登记?记住,此事要快,而且要隐秘,知道么?”

    刘兴祚的这个任务,显然比王承恩那个只查宫里人的任务,要重多了。不过刘兴祚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答应下来。有困难,回头再克服就是。

    果然,王承恩率先完成了任务。三天之后,一份清单,便通过最隐秘的聊天群联系方式,呈送到了崇祯皇帝这里。

    崇祯皇帝结合自己通过其他渠道印证了这份清单后,便放心地看了起来。

    这份名单,是按照隐户多少进行排序。崇祯皇帝只一看开头,就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