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48 先礼后兵
    <content>

    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在宫外的府邸中隐户最多,有五人。

    其次是御马监掌印太监高时月,其府中有隐户四人。

    ……

    从崇祯皇帝登基开始就位居宫中高位的,在宫外府邸时间越早的,隐户数目就越多。也是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宫内,因此,这些太监府里的隐户数量最多,也没有应天府一个吏部侍郎家多。

    看完这份清单,崇祯皇帝并没有声张。他私聊了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让他把已经调查完的情况先禀告了再说。

    按照官职高低,刘兴祚此时才调查了内阁和七部尚以及一些在京师的王宫勋贵而已。不过从这些资料上看,情况就比宫里严重多了。

    那些勋贵世家的隐户情况最为严重,比如那些几乎和大明国运同样长时间的勋贵,最多的是英国公府邸,光是在京师的府邸中就有二十六个,这还不算他们在京师外面庄园里的隐户。甚至连崇祯皇帝那个岳父,周皇后他爹府上也有八个隐户。

    内阁并七部尚中,一如之前所认识的,越是老牌世家,隐户就越多,和他们是否是香门第无关。倒是首辅温体仁,一向以清廉自居,他府中的仆从佣人最少,隐户也就只有两个。京师总戎曹变蛟的府里倒是一个隐户都没有,他的叔父曹文诏府里有三个。

    看到这些信息,崇祯皇帝都不用再等刘兴祚把所有人等都调查清楚,心中就已经有数了。看来各豪门世家之中,他们很可能,把那些家生子就当作了私人财产,压根就没想着把这些家生子当作一个独立的个体,同样是大明百姓来进行看待。

    之所以有这样的情况,很可能和大明上下的观念有关。这些府里的隐户,大都是家生子,也就是说,这些人的父母是豪门世家的奴仆,奴仆所生之子,就一定还是府上的奴仆。

    看来,大明开国以来所做的一些规定,要改改了。崇祯皇帝心中想着,便陷入了沉思。

    几天之后,崇祯皇帝在御花园坐火车玩,一时兴起,传令各监少监以上宦官全都一起来坐火车。

    顿时,御花园内的这列火车,坐满了宫里的太监。这让边上站着伺候的宫女内侍都很羡慕,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是那里面的一员,那该多好!

    但是,火车上的这些少监太监,却是心中纳闷了。不少人都有活的,比如司礼监秉笔太监,自从崇祯皇帝下放了大部分奏章的批阅之后,他们可都是在忙着批红,是真得忙!崇祯皇帝突然把他们招来坐火车,这是干什么?

    作为宫里顶尖的一批人,他们自然知道,皇帝不会无缘无故地把他们召集过来玩的,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因此,他们心中猜测着事情,表面上,却玩得很开心,不时根据皇帝的话题,赞个几句。

    火车开了几圈后,终于停了下来,熄火之后,御花园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崇祯皇帝带着微笑,摸着火车,又下了车,绕着火车笑呵呵,看他样子,极为欣赏火车。

    以曹化淳为首的太监们,全都跟在崇祯皇帝的身后,也都笑呵呵地夸奖着火车,一团和气。

    忽然,崇祯皇帝就站在火车头这边,看着火车感慨地说道:“京师和通州之间的铁轨很快就要铺完了,等通车的第一天,朕准备带皇后一起去庆贺,如何?”

    一听皇帝说要这么隆重,这些太监们的心中都微微有点吃惊,只是火车而已,皇上竟然这么重视?

    虽然他们心中这么想着,觉得似乎有点大惊小怪了。但表面上,却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来,就听曹化淳首先赞道:“陛下一心为民,实乃我大明百姓之福也!”

    “陛下乃是千古仁君,确为百姓之福气也!”

    “……”

    就如这些太监了解崇祯皇帝一般,崇祯皇帝其实也对这些太监熟悉地很。知道他们嘴巴上这么说着,其实心中未必就一定这么想着。

    不过这不要紧,他顺手拍着火车头,微笑着说道:“你们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火车的出现,将会给大明的交通带来巨大的改变。就拿通州到京师这条铁路来说,以后由京杭大运河运来的货物,在通州由火车拉来京师,货物的吞吐量将是以前的几倍以上。”

    “而等火车在全国铺开之后,不管是人还是货物,都能大大地增加活动范围。”崇祯皇帝说到这里,感慨一声道,“加上我大明有了新的户籍国策,朝廷不再限制大明百姓的流动,以后我大明百姓将极大地开阔他们的视野。大明将更加繁荣,也将更加强大。”

    听到这里,这次是高时月第一个开口附和道:“陛下圣明,我大明已经是开国以来最为强大的了。我大明疆域之广阔,是为历朝历代之最!陛下威武!”

    说这话时,很显然自动过滤了元朝。当然,真要说起来,大明此时北起北冰洋,东至太平洋,南则包括整个南洋,西到天山,都是大明宣誓主权的地盘,比起以前的元朝,其实也相差无几了。

    ”不是奴婢拍马屁,陛下之英明神武,远超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我大明从天启朝开始,短短几年时间内就成就如今这等局面,奴婢心中是佩服万分。自有帝王一来,奴婢就只服陛下一人也!“曹化淳不甘落后,也连忙笑着附和道。

    其他太监也一样,纷纷跟着附和,说着类似的话。

    “陛下英明神武,真乃大明百姓之福也!”

    “……”

    崇祯皇帝似乎很享受他们说得这些话,只是微笑着看着火车,任由他们在说话。

    过了好一会后,他忽然转身看向身后这群太监问道:“你们说了这么多,可知大明百姓到底是指哪些人?朕之子民,具体是指什么?”

    听到这话,几乎所有太监都听了一愣。皇上这问话,不合常规啊!而且怎么会问这话,大明百姓不就是大明百姓么?皇上的子民,不就是大明百姓么?

    他们正在纳闷着,东厂提督兼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这一次却第一个开口说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奴婢以为,凡我大明疆域,任何人都是大明百姓,都是陛下之臣民,无一例外!”

    他说这话时,重点强调了“任何人”三个字。或者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宦官说话声音原本就有点尖,这一大声强调,让人听起来就更是有点刺耳。

    在众多少监太监愣神的时候,崇祯皇帝似乎是来了兴趣,当即问王承恩道:“王伴伴这话说得有意思,任何人?好像是有道理!”

    “奴婢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王承恩在众多同僚地注视下,态度恭敬地回奏道,“只要在我大明疆域,不管何人,皆受雷霆雨露。陛下给大明带来的改变,大明疆域内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就说这火车,修遍全国,自然全国任何人都能享受其带来的便捷。还有……”

    王承恩滔滔不绝地举着例子,崇祯皇帝也不打断,面带着微笑在听着。

    王承恩所说,其实都是皇帝的功劳。边上人听着,都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他们没想到,王承恩年纪不大,却能通过事实上的讲述,用这高境界的马屁,真正讨皇帝开心。

    这么想着,他们都有点羡慕,怎么就不是自己抢先说这些呢!

    就在这时,王承恩却话锋一转,话题一下转到了当下,就听他说道:“由此种种,上至王公勋贵,下至黎明百姓,又或者罪囚奴仆,无一例外,皆陛下之臣民,皆受陛下之雷霆雨露!”

    他的这番话,从法理上来说,一点都没错。大明帝国之内,难道还有人例外?

    众多宦官太监还在琢磨着皇上和东厂提督的对话时,就听王承恩又在说道:“历朝历代,隐户皆为罪囚,但陛下却给予改过自新的机会,实为千古仁君!奴婢以为,陛下之新政,已经是仁尽义至。如若还有任何人想当隐户,不管其是否自愿,都罪不可赦!奴婢就不信了,这天下还有不受陛下管着的人,难道还有其他人比陛下还大,能管着那些人不成?”

    这段话中,他又着重强调了几点,比如“隐户是否自愿”,还有“天下还有不受陛下管着的人”等等。

    联系到隐户这个主题,在场的众多少监太监都立刻明白了过来,该不会今天召集大家过来,其实压根就不是坐火车,而是为了隐户这个事情?

    他们原本还正如崇祯皇帝之前所想,觉得朝廷这次登记隐户,其实是不包括他们府里的家生子。因为历朝以来,就是这样的惯例。可此时听了,特别是听到王承恩再三强调任何人,特别是点出了“隐户是否自愿”,“难道还有其他人比陛下还大”这样的话,他们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府里,不就是有符合这种条件的隐户么?

    这么一想,顿时,有好些个少监太监之类的,神色有点不自然了。

    崇祯皇帝似乎没看到他们的神情变化,只是淡淡地对王承恩说道:“王伴伴说得夸张了,朕相信今时不同往日,可能有的人是消息闭塞;又有的人,可能事情忙碌等等,暂时没去登记而已。如今离登记期限截止还早,应该不会有人故意不去登记的。要是真要有人敢欺朕,呵呵,朕也不介意给你们厂卫立功的机会!“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这些宫里的人精,顿时就一下全都明白了。

    皇帝都已经点明了“今时不同往日”,这就说明和以前不同。还说“有的人可能事情忙碌”,就那些普通隐户,怎么可能事情忙碌而对朝廷之策视而不见,这分明就是在说他们,在给他们一个台阶下。

    别看是王承恩提出了这事,可这明显是皇帝授意的,他们两人一唱一和,就是敲打他们这些宫里的人。

    想到这里,他们看着王承恩,心中明白,大概率自己在外面府里的情况,早就被东厂侦缉清楚了,否则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幕。

    这么想着,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就有点惶恐了。对他们来说,皇帝的宠信才是他们一切权势的根基。失去了圣宠,不要说什么家生子了,一切都将是浮云而已。

    于是,他们就都想向皇上请罪。

    谁知崇祯皇帝这时,却背着手悠哉地向后宫走去,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交代道:“火车坐了,嗑也唠了,都回去忙吧!”

    “奴婢恭送陛下!”众多少监太监齐声回应,同时心中有了决定。

    等到午后,文渊阁这边,孙承宗办公许久,毕竟年纪大了,七十好几了,有点腰酸背痛地,就站起来走走。其他阁臣,倒还是在继续办公。

    信步走到门口附近,忽然隐约地说话声传来。这让孙承宗有点好奇,以前这里,可是很少能听到底下的人在私自聊天的。

    于是,他踱步过去,脚步声虽然轻,却不是没有。但那两人好像是聊得起劲,竟然没有听到,还在那低声聊天。

    孙承宗离得近了,就站住了身子听上一听。

    这不听还好,一听之下顿时愣住了。这门口的两名小宦官竟然在聊宫里的事情,而且还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

    那两个小宦官聊完之后,就去忙事了。孙承宗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由得咧嘴,无声地笑了下。

    他心中明白得很,当今皇上对宫里控制地很严。他敢打包票,如果不是上面有人示意了,这两个内侍绝对不敢把宫里的事情拿出来乱嚼舌头。

    这事情其实很好理解,皇上这次要把各府中的隐户也都登记造册,只是不想明着来,让各府都自觉一点,因此就先点了宫里那些公公,再把消息传出来,让外面的也自觉点。

    孙承宗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宫里的事情,不会只有这么一处地方嚼舌头。这个事情,会很快传开来的。

    皇上,这是先礼后兵,就看大家自觉不自觉了!

    真要有不长眼的,以皇上如今的威望和能力,那些不长眼的,肯定会倒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