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52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倒不是说这些官员觊觎这个位置,想要这个官职。吏部尚书这个职位,只能是皇帝任命,他们就是想觊觎都没有办法。

    如果要是原本那个崇祯皇帝,那倒还有可能性。廷推、抓阄手段来决定大明高级官员的任命也不是稀罕事,甚至要是不满意的官员任职高级官员,就肆无忌惮地攻击,从而影响崇祯皇帝的判断力,更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在这个位面上,崇祯皇帝的威望就摆在这里,乾坤独断,那些看似“民主”的廷推、抓阄压根就不会出现。要是敢没有证据地攻击大明高级官员,酷寒之地等着欢迎有文化的官员去充实人口。

    因此,底下那些官员,其实是“有色心没色胆”,只能在私底下议论一番而已,最多是躲在自己家里画小圈圈,期盼着新任吏部尚书符合自己的“口味”。特别是那些年纪比较大的官员,思想比较守旧的官员就更甚,期待着能迎来“解放”。

    “你们说,皇上会选谁当吏部尚书?”

    “这个不好说,圣心难测!不过再怎么选,应该也没有人会比徐大人更在乎科学技术知识了吧?”

    “对,徐大人是我们大明推广科学技术知识第一人,其他人比不上,总算能松口气了!”

    “你们说,会不会由礼部尚书调任?孙大人也是非常赞同科学技术知识的哦!而且从礼部尚书一职调去当吏部尚书,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级别上并无多大变化。”

    “这个不大可能,礼部也是最为重要的衙门,皇上怕是不愿意孙大人离开礼部的!”

    “对科学技术知识方面最尽心的,应该还有科技清吏司郎中宋应星了。不过他现在才是郎中而已,升调吏部尚书,这跨度太大,不可能。就是去接礼部尚书,也没这个可能啊!”

    “……”

    有关吏部尚书一职的猜测,不止在官员中传播,甚至在京师百姓中,也慢慢地流传开了。或者是因为京师百姓天然就爱关心政事,又或者是吏部尚书一职太过重要,科学技术知识影响很大,吏部尚书的人选,是否会坚持推广科学技术知识还是敷衍推广科学技术知识,对所有人的影响都大的原因,这个话题最终在京师发酵了起来。到了最后,连内阁这边都开始讨论了起来。

    终于,首辅温体仁觐见崇祯皇帝时,提出了这个事情:“陛下,徐尚书久病不愈,吏部尚书一职,空悬已久,对朝廷政事已有影响。”

    吏部尚书又被人称为天官,掌握中低品官员的考核升迁,是个非常重要的职位。内阁里除去首辅、次辅之外,其他阁臣要是有可能,甚至都愿意不当这个辅臣,而愿意去当吏部尚书一职。七部尚书中,也只有这吏部尚书才有如此吸引力。由此可见,吏部尚书一职的重要性。

    崇祯皇帝有厂卫为耳目,聊天群未付,不管是底下官员的私聊,还是京师百姓的舆论方向,他其实都是一清二楚。因此他点点头道:“朕知道,新任吏部尚书很快就能上任了。”

    温体仁一听,稍微一愣,随后回过神来,立刻想起一人,顿时就惊讶地问道:“陛下,可是浙闽粤三省总督孙传庭?”

    之前的时候,崇祯皇帝已经下旨,浙闽粤三省总督孙传庭,还有东南水师统领郑芝龙进京觐见。温体仁一直以为,皇帝这是要表彰他们拿下南洋的战功。因为他已经从皇帝那里听到口风,郑芝龙这次也会因功封为伯爵的。

    “嗯,朕准备任命孙卿为吏部尚书!”崇祯皇帝也没有瞒着自己的首辅,当即承认道。

    温体仁一听这答复,就连忙再奏道:“陛下,那谁接任浙闽粤三省总督呢?”

    浙闽粤三省总督,也可以说是位高权重,在封疆大吏中也是排在最前面几位的了。他心中一时想不透,到底谁来接任这个职位?

    崇祯皇帝听了,微笑着摇头道:“没人接任,浙闽粤三省总督是为了开海而设。这几年来,开海之事已经走上正轨,朕觉得已经无需为开海而特设浙闽粤三省总督一职。之前要不是南洋战事,朕早就调孙卿回来了。”

    当然了,调回来的前提,也是要孙传庭把掠去南洋的大明百姓救回来,官复原职,这样才能免遭别人攻击。所以之前的时候,并没有调孙传庭回来的动静。

    温体仁听了崇祯皇帝的答复,想了想,便点点头表示赞同。大明的总督,其实并不是一个固定官职,经常有设立又有裁撤。就比如说宣大总督一职,当蒙古人闹得厉害时,就设这一官职;而当蒙古人消停时,又会裁撤这一官职。从景泰二年开始,到大明灭亡,前后裁撤了八次。

    对于温体仁本人来说,他对崇祯皇帝调孙传庭来当吏部尚书的职务,其实从心底是喜欢的。因为他这个首辅,一心拥护皇帝的任何决策,屁股就在皇帝这边,而不是在百官这边,说句实话,底下着实有官员在偷偷非议。只不过皇帝威势如日中天,是一代明君,没法糊弄。否则的话,他早已被群起而攻之,很可能就下台了。

    而孙传庭,在大明官场上的口碑,比他还不如。不说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光是他那个“冷面阎王”的外号,就能知道,一旦孙传庭坐上了吏部尚书的位置,估计底下那些官员会被孙传庭折腾地要死。有孙传庭这个耀眼的吏部尚书在,他这个首辅都能轻松不少了。

    问清楚了这个情况,温体仁满意而去。他也不说,乐得孙传庭回到京师,公布消息的那一刻,能好好地让那些期盼已久的官员吃上一惊。

    相对这件事来说,郑芝龙要被封为伯爵之事,他是不关心的,反正文官又不可能封爵。当然了,这个事情,肯定会刺激那些武将。要知道,大明朝从万历七年封李成梁为宁远伯之后,就再也没有封过爵位的。

    而在崇祯朝,却已经连续封了好几个侯伯爵位了。如:

    满桂,守护京师之功封忠勇伯;

    秦良玉,勤王之功加铲除通虏晋商等功,封忠烈伯;

    曹变蛟,新军统领,灭辽东建虏,封勇武伯;

    秦良玉,南征北战,征服洞吾,镇压南方诸多土司,加封为忠烈侯。

    这就意味着,在崇祯皇帝这边,只要立下足够多的战功,他是不吝赏赐爵位的。郑芝龙要是再封为伯爵的话,绝对会让人眼红了。

    果不其然,崇祯八年九月,郑芝龙奉旨赶到京师之后,就立刻受到崇祯皇帝的召见,表彰他统领水师在南洋的战功,封为南洋伯。

    这个旨意一出,很多人都很诧异,特别是在武将中,都议论开了。

    “郑芝龙当年只是一个海贼而已,没想到陛下对他如此厚待,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是啊,一个水师统领而已,竟然还能封爵,实在是没想到!”

    “……”

    在这样的讨论声中,也有一些能想通的。

    “也不能这么说,如今南洋已经是大明内海了,这份功劳,确实是够大的,要说封爵的话,好像也没有那么让人意外!”

    “对啊,看当今皇上封爵的几位,战功确实没得说。灭国之战,确实足以封爵了!“

    “这也要看皇上的意思,不过很显然,皇上对于立下足够战功的武将,是很慷慨地,对吧?”

    “……”

    讨论出这样的结果之后,就有很多武将不甘心了,比如吴三桂,他自认为自己的能力不比曹变蛟差,想当年,他都比曹变蛟更早一步当了大帅。还有曹文诏也是,如今是自己侄儿的手下,也不甘心啊!

    不止是他们,还有好多人,确切地说,只要是武将,就没有想着不想封爵。只是很可惜,放眼天下,大明似乎再没有敌人,让他们没有了立战功的机会。不得不说,他们这些武将心中肯定是很后悔的,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拼命一些,说不定就能封爵呢!

    在武将们的惋惜后悔声中,崇祯皇帝忽然又下了一份旨意,把没什么念想的吃瓜官员,也就是那些文官们给震惊了。皇帝任命孙传庭为吏部尚书,取消浙闽粤三省总督一职。

    “你们听说了么?新的吏部尚书出来了!”

    “谁,是谁当新的天官?最好是好说话,最好是有关系,那就太好了!”

    “想得美!新任吏部尚书乃是冷面阎王!冷面阎王知道不?听说过不?还想着有关系,呵呵!”

    “什么?竟然是冷面阎王!完了完了,那还不如徐老天官呢!”

    “谁说不是呢!呀,这些天都白白期盼了!”

    “……”

    孙传庭虽然是南方三省总督,可他那冷面阎王的名声,却已经传遍了大明。更为关键的是,所有人都知道,皇帝很欣赏他,护着他,这让孙传庭更是肆无忌惮,谁得面子都不给!

    以前的话,最多祸害南方三省,如今倒好,当了吏部尚书,管着大明所有的中低品官员。想着这些,几乎所有中低品文官都自觉做事,不敢有半点错漏被孙传庭掌握。

    和这些中低品文官的心情完全不同的是,孙传庭在自己的府里,开怀畅饮,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开心地笑容。

    想当年,他可是记得非常清楚,当初自己还没有上任,却和当时的延绥巡抚洪承畴煮酒论英雄。

    “这世上多是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之徒。唯你我二人,皆有真才实学,国之栋梁,他日定能一起入阁辅政。”

    这个话,孙传庭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还有,之后自己更是意气风发,曾对洪承畴说过:“孙某推断,皇上调孙某前往福建,必有大事。亨九在延绥,亦要图谋草原。你我一南一北,一起用心,看谁早日立下功勋,谁先进内阁,如何?”

    当年的场景,真是历历在目啊!

    孙传庭回想当年,不由得心中很是感慨。这几年来,自己一直在努力,遇到了圣明天子,如今,自己就任大明吏部尚书。而洪承畴还在担任归化总督而已,还有战功赫赫的卢象升,也还只是总督而已。就如今的官位来说,自己明显要比他们都快一步!

    这些年,自己的努力没有白白付出!孙传庭心中想着,杯中酒一饮而尽。而后杯子倒扣,遥望明月,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我等三人,看谁先任首辅之位!”

    几天之后,崇祯皇帝在文华殿召开御前会议,司礼监和内阁并七部尚书参会。

    见礼之后,崇祯皇帝便对底下臣子说道:“火车的运力,相信诸卿在这个月里都已经见识了吧?”

    京师到通州的火车,分货运和客运,有的时候,又是货运和客运的车厢都一起拉。在这一个月里面,火车的运力,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比起马车什么的,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因此,听到崇祯皇帝这么问,首辅温体仁便先出列奏道:“臣等算是开了眼界,这火车确乃交通之神器也!”

    “陛下之发明,利国利民,前所未有。”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也立刻出列奏道,“奴婢为陛下贺,为大明贺!”

    火车的好处,得到了公认。崇祯皇帝微笑着点点头,而后继续说道:“如此,朕决定把京师到通州的铁路延长,一直修到辽东去。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陛下,辽东乃是酷寒之地!”温体仁听了一愣,随后连忙提醒道:“修这路段,还不如修通往南方的铁路……”

    崇祯皇帝听了,笑着摆摆手,阻止了温体仁继续说下去,而后自己说道:“温卿切莫小看了辽东。那里不但是酷寒之地,而且还是一个聚宝盆!”

    “……”文华殿内的这些官员,听到这话,都不由得无语。

    就辽东那鸟不拉屎的酷寒之地,还能是聚宝盆?要真是这样,建虏也不会”穷“地灭国为止。

    他们虽然都不会把心中所想表露出来,可崇祯皇帝想都不想用,就能把他们心中想法猜了个七七八八,他也不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