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57 乱波
    众将簇拥着,阿济格骑在马上,就在镇外看着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镇子,脸色有点不好看,冷声说道:“就这破镇子,估计也搜不到多少粮食!”

    “主子,倭人都把粮食藏地很紧,虽然这镇子看着不怎么样,但说不定能有收获也不一定!”一名手下将领听了,连忙开解道。

    阿济格听了,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似乎还是心存侥幸,一挥手喝道:“再去些人,严刑拷打,挖地三尺,也给本亲王把所有粮食都挖出来!”

    想当年在辽东的时候,阿济格可是亲身经历了没有粮食的无力。如今在倭国打仗,眼看着冬天快要到了,粮食又成了一个大问题。因此,不管是他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都对粮食看得很重。能搜刮到多少粮食,就尽力搜刮到多少粮食。

    “喳!”他的手下听了,立刻又带了一伙人冲进了镇子里。

    过了好一会,忽然从镇子里快马驰出一骑,到了阿济格面前后,干脆利落地飞身下马,打千跪地禀告道:“主子,围住了一条大鱼,好像是倭人一个大名的女儿,据说是要献给那德川家光,被我们给撞见了!”

    “这算什么大鱼?”阿济格眉头一皱,冷声喝道:“带过来看看!”

    “大人,小人一起过去瞧瞧?”跟随在阿济格身边的倭奸听了,连忙禀告道,“小心有诈!”

    阿济格听了,有点不耐烦,挥挥手同意了。此时的他,更关心地,其实是粮食。

    这个时候,镇子上已经火光冲天,之前此起彼伏地惨叫声,已经基本上听不到了。一伙伙地建虏或者赶着鸡鸭什么的,或者背着一些麻袋,不断地从镇子里出来。

    阿济格看着这些,眉头紧皱,很显然,收获达不到他的预期。

    正在不高兴的时候,又一群人回来了。

    “大人,小人去看了,仆从什么的,好像确实有点像。也听说过……”倭奸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阿济格不耐烦地喝道,“本亲王没兴趣!”

    说完这话之后,就见一名女子被一个建虏头目从马上丢到了阿济格的面前,同时禀告道:“主子,就是这个了!”

    倭人的个子普遍都矮,更不用说倭人中的女子了。而且,倭人和建虏的审美观念有点不同,一般对建虏来说,倭人中的女人实在是看不上眼。

    不过当阿济格看到地上那女人时,却不由得眼前一亮。实在是这个女人似乎和别的倭女不一样。

    不说个子要高一些,而且面容身材,也有点不像倭人,倒是有点入阿济格的眼。他自然不知道,眼前这女人因为从小习武的原因,身材自然和别的人有点不同了。

    此时这倭女倒在地上,双手撑着上身,一脸恐慌地看向阿济格,用不熟练地大明官话惊慌地说道:“大人救命,小女子……”

    阿济格坐在马上俯视,刚好能看到这倭女衣服宽松而露出的东西,而且还娇滴滴地在求饶,自有一种柔弱。听着那求饶的话,他忽然一下来了兴致,似乎连粮食都有点不在意了,当即吩咐一声道:“带走!”

    马蹄声隆隆,建虏铁骑滚滚而走,留下的,只是烧成了白地的,没有人烟的废墟。

    远处山上,一些蒙面人簇拥着宫本武藏,就那么静静地注视着山下的动静。能看出来,蒙面人显然要比在破败山神庙的时候少多了。

    当宫本武藏看到梅川丸子被建虏带走时,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浑然没顾底下镇子是否还有活人,转身便走了。

    入夜,建虏大营戒备森严,唯有大帐方向还有吃喝的动静传出来。后帐中,烛火映照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犹如恶鬼一样往地上一个娇小的人影扑去。从影子动静上看,似乎还在撕扯着什么。

    营帐外面轮值的建虏看到这些,脸上都带着可以意会的笑容。没过多久,就响起了他们想象中的声音。

    可突然之间,忽然营帐中就是一声大吼。这声音,就犹如猫被踩了尾巴一样,突兀而起,带着愤怒,带着恐惧。

    营帐外面的建虏,就是阿济格的亲卫,一听之下顿时就顾不得了,立刻闯入营帐。

    只见营帐内,两个什么都没穿的男女,正在互相拼命厮杀中,其中那个男的脖子上,不断地有血冒出来。但还仗着身体的强壮,把那女的压在身下,掐着脖子。任凭身上被抓出一道道地血迹,却没有一丝松手的痕迹。

    阿济格的亲卫吓得魂飞魄散,连忙一拥而上,救下他们的主子,把那女的踩在地上不能有丝毫动弹。

    两天后,广岛,多尔衮视察完粮仓回到衙门,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因为有了以前在辽东和朝鲜的教训,他是相当重视粮食的储备。很早之前,就可以掠夺粮草。如今看来,努力没有白费。至少大清军队在这个冬天,应该是不会挨饿的。

    不过多尔衮也只是稍微松口气而已,他不比那几个兄弟,觉得大清军队不挨饿,就万事大吉了。相对来说,他还是有大局观的。就目前来说,盟友的粮食肯定不够用!

    “唉,撤到倭国的大清军队还是太少了啊!”多尔衮一声长叹,自言自语道,“夺下的地方越多,大清军队就分散地越多,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些盟友最多只能守城而已,野战还是要靠大清军队。每座城市,总得留点大清军队才行,否则打下的城池,到底算大清还是别人的,就不好说了。可如此一来,兵力就不得不分散了。

    这么想着,多尔衮便开始考虑四国那边了。多铎是他同父同母,患难与共的兄弟,就算不为了那三千大清军队,也该考虑怎么把他们从四国接出来了。

    可没有水师,这是个难点。要是那片海域,冬天能结冰就好了!

    想着这事,多尔衮心中有点烦躁。

    这个时候,他是已经看清了盟友的本质。基本上那些盟友都是农民出身,压根就不能指望什么。原来期待的火枪火炮,也没个影,就更不用说战船了。西班牙人竟然连续两年没有经过,很显然是出了什么问题,估计是指望不上了。

    或者,只能向皇太极学上一学,用以前在辽东的那些手段了。

    1257 乱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或者,只能向皇太极学上一学,用以前在辽东的那些手段了。

    多尔衮此前的作风,其实和努尔哈赤很像。攻击德川幕府,掠夺德川幕府治下的一切物质,杀光德川幕府治下的百姓,想尽方法削弱敌人,壮大自己。

    还真别说,这个方法在短期内是不错的,带来的效果,就一如当年努尔哈赤在辽东的效果一般。

    不过如今已经在本州岛站稳了,策略确实该变一变了。

    那些作为盟友的倭人不能动,但以后对德川幕府治下的倭人,壮年男女不能再杀了,掠夺过来作为包衣使用,提拔其中表现好的,编成倭军旗。只有这样,大清数量不足的问题,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

    多尔衮想到这里,点了点头,比较满意这个对策。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布置,却听到外面传来急促地脚步声,而后就见到一名亲卫带着信使闯了进来。这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慌之色。

    “怎么回事?”多尔衮一见,心中不由得一沉,如果不是很大的事情,他的手下肯定不会这样。

    多尔衮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明军打过来了!

    对他来说,担心朝鲜的明军追来倭国,是悬在他心中的一把剑,时刻提心吊胆着。

    “陛下,礼亲王遇刺,性命危在旦夕!”

    只是这么一句话,虽然不是明军追来的消息,却也让多尔衮大吃一惊,他当即铁青了脸,厉声追问道:“怎么回事,他不是一直在军中的么,怎么会遇刺的?”

    “回陛下,情况是这样的。”那名信使把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这些都是一个叫宫本武藏的倭人带着他的徒弟干的,处心积虑,防不胜防!”

    多尔衮暂时没管这些,大概问了情况之后,就立刻追问阿济格的情况。

    对他来说,如今他最大的臂力,就是多铎和阿济格这两个同父同母的兄弟。而如今,多铎陷在四国岛,那他身边就只有阿济格了。

    阿济格的遇刺,会严重影响他的实力,特别是豪格最近这半年来,似乎变得聪明起来,威望也越来越高,他就更需要满洲族人中要更多人的支持才行。

    没有多想,他立刻简单布置了一下,然后就亲自带着身边的萨满赶去看望阿济格。

    日夜兼程之下,大概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赶到了阿济格的大营。也幸亏是来得快,阿济格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看到多尔衮亲自赶来,已经弥留之际的他,就抓着多尔衮的手,抓着紧紧地,带着满脸不甘地说道:“报仇……报仇……杀……杀光倭人……”

    话都没说完,一声惨叫,两腿一伸,手一松,就这样因为下半身而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营帐内围着的阿济格手下将领,一个个都是满脸怒色,纷纷向多尔衮跪下,带着满腔的怒意请求道:“陛下,杀光倭人!”

    “陛下,为礼亲王报仇,杀光倭人!”

    “……”

    可以说,杀光倭人,是阿济格的遗愿,也是这些满清将领的集体诉求。

    以前的时候,哪怕在辽东和明国打仗,也从来没有这么高级别的满清将领被刺杀。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耻辱!

    群情汹汹之下,多尔衮没有犹豫,立刻点头厉喝道:“朕在此发誓,一定会替礼亲王报仇雪恨!”

    此时的他,立刻改变了对倭人的策略。

    之所以这么做,不但是因为要安抚这些手下,给死去的阿济格,还有他的手下一个交代。而且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他了解到了,在倭人的战事中,就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们倭人打仗,都蓄养有什么武士,叫什么乱波,专门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有这些人在,收编倭人,就很容易出现意外。

    这两个因素结合之下,让多尔衮下定了决心,先狠狠地杀一波倭人再说。反正他也没把话说死,只是要替阿济格报仇雪恨,却不是杀光倭人。

    此时的多尔衮,自然不知道,他所认为的干些偷鸡摸狗事情的乱波,在德川幕府统治时期,会形成一个最终的名称,在后世不断被神话,即后世所称之为的“忍者”!

    这些忍者,有最早记录的是倭国所谓圣德太子时期,最后记录的,则是原本历史上,也就是后年爆发的岛原之乱,替德川幕府征战镇压天主教徒之乱。当然,这些在这个位面上,已经不会有了。

    报仇,当然不是光喊口号的。德川幕府竟然派人刺杀了大清的礼亲王,这样的事情,必须要做出反应才行。

    多尔衮马上下旨,立刻开始调兵遣将起来。

    豪格军营中,多尔衮的旨意到达之时,他正在商议军情,听到这个消息,硬是楞了一会。不过他看到手下人都很愤怒的样子,他也跟着愤怒。当然了,这也不全是做作,毕竟阿济格是大清的亲王,这么高级别的人员被德川幕府刺杀,想想自己,也肯定会表达愤怒的。

    不过当他的手下,一个个都请战的时候,豪格却挥了挥手道:“打仗,必须要谨慎。你们且先下去,待本太侄先好好考虑一下!”

    对于这话,他的手下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就是主子经常说这话之后,每次主子做出的决定,基本上都是让人心服口服的。主子再没有以前的性子毛糙冲动,有先皇的影子,看来是成熟了。

    这么想着,他的手下将领按惯例,纷纷告退,不敢打扰主子的静思。

    等人一走完,装逼范的豪格立刻转入后帐,屏退众人,只留下钱富贵,把收到的情况描述了一遍,然后带着一脸期待问道:“本太侄该怎么做最好?”

    钱富贵听了,也一如以前一样,回答豪格道:“主子,事关重大,给奴才一点时间好好想一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