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60 捅了马蜂窝
    其实,崇祯皇帝所谓的代价,就是花点成就值加人而已。至于临时群和拍照功能所消耗地成就值,都已经被他买断了。如果新开藩国的户籍制度,并不会花他多少代价。

    当然了,如果硬是把聊天群的所有成本都算起来,那代价也确实大,光是买断临时群和拍照功能的成就值就是个天文数字了。但是,崇祯皇帝之所以这样对唐王说,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让唐王去和其他藩王说,让其他藩国也用这套户籍制度。如此一来,只要用了新的户籍制度的藩国,就全在崇祯皇帝的掌握之中了。

    到时候,他可以给厂卫权限,让厂卫私下统计藩国的人口,税收等等内容,都不用出门,就能对藩国掌握地清清楚楚。

    唐王不是群主,自然不知道代价到底有多大。虽然他知道皇上肯定能看到藩国的人口、税收等内容,但他却并没有多少在意。之所以这样,第一,是人口管理,一直以来是古代社会的管理难题,而聊天群这个即时通讯系统,能非常强大,且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这时候的藩王,哪怕有雄心的唐王,都不是对大明有野心的人。或者说,他们从小都是当猪养的,虽然此时已经分封出去当了有实权的藩王,可骨子里的东西是没有变的。

    此时的他们,从来不会有念头,是要防着大明。恰恰相反,此时的他们,是千方百计地想获得大明的支持,得到大明的肯定。这些人口、税收等信息,就算他们知道,会被大明获悉,其实也不会有多在意。当然了,他们的子孙后代是不是也是这么想,此时的他们,是压根不会去管的。

    正是因为以上两个原因,唐王一听崇祯皇帝答应,心中顿时大喜,连声谢恩之后,就立刻去了藩王聊天群,又开始了他的秀。

    崇祯皇帝就在潜水,默默地看着他表演。

    只见唐王说是要分享治国经验,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堆遇到的管理困难。而一个国家最基础的东西,就是人口管理了。他在说这些的时候,已经有所体会的福王、益王不约而同地附和,又是一堆苦水。

    而后,唐王便把他从魏忠良那边听来的有关新的户籍制度的情况,又是巴拉巴拉地说了一顿。这中间,得到了没有分封出去的藩王的附和。因为只要在大明境内的人,包括藩王,也全都做了登记的。这时候的他们,压根就没有在意什么隐私不隐私的,皇帝有旨,自然是要执行的。

    唐王听到有人附和,就说得更来劲了,只是因为他知道皇帝有可能看到他说话,因此没敢太夸张,只是说了他求得皇上恩准,藩国也可以加入新的户籍制度,能非常好地解决人口管理问题。有想一起的,赶紧一道上车了。

    唐王已经算是藩王里面比较有作为了,他都不在乎本国的人口信息被大明所掌握,就更不用说其他藩王了。他们只要能解决问题,让他们的统治更为顺利,那还会多想。一时之间,福王、益王马上附和,其他藩王也不甘落后,甚至连没有分封的藩王,都在嚷嚷不要忘记他们也要这新的户籍管理。

    就这样,在这些藩王主动要求下,大明新的户籍制度便覆盖到了藩国。

    当然了,藩国是有单独的文件夹存放资料,藩王以及藩王指定的人可以访问这些文件夹,至于其他文件夹,他们就没有权限了。为此,崇祯皇帝也不是只动动嘴皮子而已,他需要再加多一些聊天群成员,如果是藩国的最好,没有的话,就要从大明派聊天群成员过去,充当藩国的户籍管理员。

    就在崇祯皇帝和藩王们都忙于新的户籍管理制度时,在小西洋,也就是后世的印度洋海面上,出现了六艘风帆战船。其中一艘战船,也就是旗舰上,有几个西夷正站在那里瞭望远处的海岸线。其中有一人对站在中间,正拿着望远镜观看的人说道:“上尉,这里应该属于孟加拉了。前几年的时候,葡萄牙人竟然被这里的土著击败,逃出了这里!”

    这些人,是英国人,由查理一世派出,前往东方的船队。首领是威德尔上尉,他们的目的主要是听说了东方的富有,也想来看看,有什么发财机会的。

    在原本的历史上,这支船队要到崇祯九年才会从伦敦出发。但在这个位面上,因为蝴蝶效应,提前了一年出发了。

    这个时候的英国,还不是那个日不落帝国,不过实力处在上升期。如果在原本的历史上,这支船队在次年到达澳门南部的十字门外。结果澳门的葡萄牙人因为自己的利益,直接派船拦住这支船队,不让他们靠近,贸易也不行。

    没办法,威德尔上尉就领着船队去广州,结果和大明虎门守军发生冲突,被他们占领了虎门炮台。他们以为大明和其他殖民地的土著一样软弱可欺,就想着逼迫大明和他们进行贸易,就一路继续往广州前进,并沿途劫掠。结果,引来了大明的反击。无奈之下,威德尔赶紧求葡萄牙人当和事佬。

    最终,威德尔赔偿了两千八百两白银,并保证再也不来大明,才算解决了这事,灰溜溜地返回英国去了。

    当然了,在这个位面上,他们还只到了孟加拉的沿海而已,离大明还早着呢!

    听着向导的介绍,威德尔看着远处,忽然,他发现海岸线方向似乎迎过来了两艘船。连忙调准望远镜焦距,定睛仔细看去。半天之后,他有点奇怪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风帆战船,该是我们欧洲的才对吧?可那上面挂着的旗帜,从来没有见过啊!”

    这些英国人一听,都有点好奇。威德尔身边的向导,也是很早之前来过东方,对于如今的情况并不知情,因此他借助望远镜看了后,也无奈地回答威德尔道:“上尉,这个旗帜应该不是欧洲的,我也从来没有见过。”

    顿了顿,他又有点猜测道:“东方可没有风帆战舰,我估摸着,这可能是属于哪个殖民地的吧?但也不应该啊,不管是哪个殖民地,都该有他们主人所属国家的旗帜才对!”

    猜来猜去,没人能猜出什么。威德尔见了,嘴角微撇,露出一丝不屑道:“都不用猜了,战斗队形,围上去,抓住他们问一问,不就知道情况了!”

    他们这边有六艘战舰,而对面才两艘战舰,六对二,肯定没有问题。而且大英帝国在这边还没有友军,不管对上谁,反正都不会错。

    听到上尉的命令,其他人都不由得点头,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于是,旗舰上立刻通过旗语发出命令,准备开战。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对面挂着红日黄月重叠旗帜的两艘风帆战舰,似乎立刻就发觉了他们意图,立刻向他们打来通用旗语。

    “上尉,对面警告我们,不得表露敌意,必须按对方说得来。”旗杆上的瞭望兵大声冲着下面喊道,言语间,带着一丝好笑的意味。

    威德尔听了,在己方武力比对方强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乖乖听话,他压根就没答话,这也就是说,他之前的命令还是有效。

    1260 捅了马蜂窝-->>(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威德尔听了,在己方武力比对方强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乖乖听话,他压根就没答话,这也就是说,他之前的命令还是有效。

    于是,六艘风帆战舰继续进行战斗部署,不过没等他们准备完毕,旗杆上的瞭望兵又大声报告道:“上尉,敌人要逃了!”

    威德尔一听,立刻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果然,那两艘风帆战舰并不接战,而是拐了个弯,往海岸上逃去。

    “呵呵,看你们往哪里逃!”威德尔一声冷笑,立刻下令道,“跟上去,保持战斗警戒!”

    外出殖民的,都有个惯例,出来后如果看到有便宜可占,那就顺势占便宜,如果没有便宜可占,那就瞧情况另说。简而言之,他们出来,就是欺软怕硬来的。

    就这样,六艘风帆战舰追着两艘挂着红日黄月重叠旗帜的两艘风帆战舰,一直往海岸边而去。

    航线一段时间后,离海岸线越来越近,威德尔通过望远镜忽然发现,近海的地方,有不少船只,看着是民船,货船,反正不是武装船。多是东方的船只,很少西方的风帆船只。

    “这里有繁华的港口?”威德尔有点疑惑,转头问向导道。

    向导也是疑惑,他在前些年过来的时候,这里并没有什么繁华港口的。可如今他肉眼也能看到,远处靠海岸的海面,有不少来往的船只。

    搞不懂!无奈之下,向导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很快地,或者是前面那两艘逃走的风帆船示警了,又或者是他们自己看到了,那些货船什么的,也开始往同一个方向,加快速度逃去。

    看到这个情况,威德尔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像这样的情况,他们从伦敦出发之后,已经看到过好多次了。那些土著的海岸线,就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领着船队攻进去,基本上都能劫掠一番。要不这一路过来没有补给的话,也走不了这么远。

    不止是威德尔这么想,包括六艘风帆战舰上的其他英国佬,全都露出猫戏老鼠式的笑容。每个人,都显得很轻松。

    海岸线越来越近,威德尔等人看得越来越清楚。他们也都是有眼光的人,立刻看出,这里似乎真得非常繁华。

    于是,就有一艘风帆战舰上传来旗号,旗号兵立刻向威德尔禀告道:“其他战舰请示,等会如果港口攻打顺利的话,是否可以直接攻上岸?”

    毕竟他们只有六艘战舰,如果岸上是土著的大城市,那可能对方的人会太多,等土著反应过来之后,有可能会寡不敌众。但是,要是在土著反应过来之前,上岸劫掠一把的话,那收获也是很大的。

    威德尔听了,稍微一沉吟,便回答道:“一切照旧!”

    终于,这些英国战舰看到海岸线上的港口了。只见岸上的房屋,鳞次栉比,占地面积很广,很显然,确实是个非常繁华的地方。这么一来,这些远航而来的英国佬,一个个兴奋地嗷嗷叫了起来。在他们的眼中,越是繁华的地方,收获就越大!

    然而,就在他们摩拳擦掌,准备围着土著的港口大干一场的时候,就见远处的那个港口中,有船只迎了出来。

    一开始,威德尔也不在意,土著就算再蠢,也不可能束手就擒,肯定是会反击一下的。不过等自己把土著的反抗力量,干脆利落地干掉之后,一切就不会有问题了。

    他这么想着,拿着望远镜刚准备看时,忽然,旗杆上的瞭望兵,低头大喊起来,声音中带着惊恐:“上尉,快撤,捅了马蜂窝了,全是风帆战舰!上尉,快撤……”

    威德尔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借助望远镜看过去。

    瞭望兵果然说得没错,那些从港口里面迎出来的船只,就和之前遇到的那两艘风帆战舰一样,全都是挂着红日黄月重叠旗帜,从船舷两侧能看出来,炮位不少。最为关键的是,这种风帆战船,是一艘接一艘的,都不知道港口里面还有多少,反正都不用数,对方风帆战舰的数量要远远多于己方的六艘。

    他娘的,真是捅了马蜂窝了,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风帆战舰的?

    威德尔心中不解的同时一声骂,而后连忙下令道:“撤,快撤,快快撤!”

    不得不说,这些英国佬逃跑的本事是一流的,全体船员配合协同,这六艘风帆战舰立刻拐弯逃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慢慢地,终于把那些追上来的战舰给甩没了。

    当他们逃到安全的海面之后,其他战舰都打旗语,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威德尔想了下,虽然没想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奇怪的风帆战舰,可他想想自己的使命,最终决定,继续往东方航行。

    然而,他却不知道,追赶他船队的,是明军水师统领梁晓珍。他的手下,对于风帆船的熟悉度毕竟没有西夷熟练,被逃走之后,他看着西夷逃走的方向,便进入聊天群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