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69 和这些矮矬子拼了
    周皇后在感慨,崇祯皇帝又何尝不是在感慨。经过这么一番对话,让他意识到,要想解放妇女的这半边天,在这古代社会,那是任重而道远。其实,归根结底说起来,阻碍这些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妇女没有社会地位,如此而已。

    母系社会之所以是母系社会,是因为人类依赖于女人而活。而在这个男权社会,要为广大妇女同胞争取更多的权力,首先就是要让她们能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男人的附庸品。

    呵呵,自己有这个念头,算不算背叛了天底下的男同胞?崇祯皇帝想着,心中自我一乐呵。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大明必将继续高速扩张,大明的人口虽然有两亿左右,可如此的扩张速度,要想等着小孩长大,是远远不够用的。更何况,以现在的医疗条件,人口夭折率太高,这个问题也必须解决。

    有的时候,自己还是过于幼稚了。崇祯皇帝这么想着,不由得微微摇头。按大明的习俗,男子十六岁,女子十四岁,就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就连皇帝选妃子,下旨选取的女子,都是十三岁到十六岁之间的。初中生就要嫁人生小孩,这在后世看来,真是禽兽啊!

    自己之前所想的,一道旨意就让大明改变这个风俗,规定在女子要到后世认为十八岁才算是真正成年,晚婚晚育才有利于人类进化的做法,在这古代实施,估计是痴人说梦!

    让厂卫和都察院统计的妇女分娩的事情,目前只有少数一些地方已经统计完成。这个进度并不快,毕竟人家生小孩的事情,不会到官府报备整个过程,需要官府下去调查取证。不过从已有的数据来看,出事情的概率还是很高的,虽然大明这个时候,已经能做到保其一,可不管是死大人,还是死小孩,都是一件悲惨的事情。

    崇祯皇帝想到这里,忽然又一下坐了起来,略微严肃地对周皇后说道:“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朕决定了,就按皇后的意思,童校一分为二,隔墙相望,不同的门出入,男女先生负责。如此,可否?”

    周皇后听了,有点不解,为什么一定要放一起去,还分得这么清楚。那些有钱人家请去府里教女儿读书识字的先生,也都是男的啊!

    虽然有点疑问,不过她还是很快就皇帝的问题回答道:“陛下,这样应该是可以的!”

    “呵呵,这就好!”崇祯皇帝微笑了下说道,“等到将来实际成熟了,比如这一代人张大了,估计这隔着的一堵墙,就可以打破了!”

    “……”周皇后听了无语,有点闹不明白自己这位夫君怎么脑子里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她这么想着,崇祯皇帝却又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就听他对周皇后说道:”皇后母仪天下,为天下女人的表率。朕想着,皇后也可以多学点科学技术知识,而后召见那些命妇之时,也可以多一个聊天的话题,嗯,除以前谈论的之外,可以多谈点科学技术方面的,适当表现出对那些能和你谈论一二命妇的好感。“

    “……”周皇后继续无语中。

    崇祯皇帝也不管她,而是继续按照他自己的想法说道:“上行下效之下,朕就不信了,那些王公勋贵会没有动力让他们府里的女人也学点科学技术知识什么的。连带着,他们的适龄女儿,是不是也该去童校读书!”

    说起来也是,如果皇帝皇后要努力做的事情,威望又足够高,那事情就会事半功倍。而默默无闻的人,想要推广一个事情,那自然就是事倍功半了。

    周皇后的贤惠自然是不用说了,对皇帝有利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对她儿子,当今太子有利的事情,她没道理不去做,自然是当即应承了下来。

    不知为何,经过和周皇后这么一番交谈之后,崇祯皇帝对于古人所言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有了更深的感触。

    治国,也得讲究一个“利”字。

    不过任何事情,如果只讲究一个“利”字的话,那也是走上极端了,必须还要给一个桎梏,要有道德的约束,具体体现,那就是律法了。

    感慨一阵之后,崇祯皇帝准备了几天,便又悄悄微服出巡了。民情要亲自去体察,成就值也要去收割一波。反正有聊天群系统,就必须隔段时间出去走走。

    和崇祯皇帝带着悠哉心情出巡不同,倭国江户的德川家光,其实过得并不好。就只是近一个月之内,就已经让人打死了两个侍女。一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打翻了一个杯子;另外一个则是不小心放了个响屁,被他听到了。

    由此一来,谁都知道,德川家光的心情很不好,因此,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就害怕自己会突遭横祸。

    不过他们也都能理解德川家光心情不好的原因,九州丢了不说,连本州南部都已经被建虏攻占,太久没有胜利的消息了。如今更是连江户本地的驻守军队都调了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打个胜仗回来。

    说起来,那些建虏是真得凶残,又够狡猾,对付倭国的火绳枪,是一套一套的,要打败他们也确实不容易。

    一如他们所想,德川家光就盯着一副挂在墙上的四国地图,头也不转,只是问道:“四国那边有消息了么?”

    “还没有。“他的手下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四国的建虏不到三千人,其他都是那些叛逆,战力不值一提。如今将军大人派出了四倍于敌的精锐兵力,肯定能大获全胜!属下估摸着,捷报应该也就在这几天内了吧!“

    德川家光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觉得派出的军队能赢得胜利,他也不会冒险把江户的兵力抽调过去了。

    实在是去年的战事一来,特别是被建虏攻上本州后,一连串的猛攻,一直处在被动挨打阶段。虽然最终保住了石见银山,可南方已经糜烂,就算最后把建虏都消灭了,把那些叛逆都镇压了,也很难恢复原有的繁华。

    如今的战局,幕府这边基本上是处于被动防守阶段,可以说士气很低落。这不但影响接下来的战局,而且也严重影响了他的威望,影响了幕府的威望!

    因此,对于德川家光来说,太需要也一场大胜来振奋士气了。

    从战果来看,如果能消灭四国的建虏,那可是三千建虏,还是建虏的一个亲王统领,那无疑对整个战局也将会有非常大的改变。

    1269 和这些矮矬子拼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战果来看,如果能消灭四国的建虏,那可是三千建虏,还是建虏的一个亲王统领,那无疑对整个战局也将会有非常大的改变。

    或者应该让四国岛上的军队,一不做二不休,登陆九州岛,把之前难以打下的那几座城池都打下来,拔出那些叛逆的根,最后对付九州岛上的残余。避敌锋芒,攻其薄弱,这样或者才是最有利的对策!

    这么想着,德川家光的心情倒是好了一点。

    眼下建虏正在大举进攻大阪,但他相信,短期之内,大阪不会那么容易被攻下。等四国那边战事结束,拿着那个建虏亲王,叫什么多铎的首级,出现在大阪城的时候,估计建虏那个皇帝,叫什么多尔衮的会大吃一惊吧?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点期待了起来,便吩咐手下道:“再派快马打探大阪战局,一日一报!”

    “嗨!”他手下一听,答应一声,连忙下去安排了。

    而此时,在四国岛上,战局也确实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城池早已残破,硝烟弥漫,城上城下,都有无数尸体。有倭人的,也有建虏的。战事,显然是非常惨烈的。

    城外,则是漫山遍野的营帐,然而,此时却只有一半营地有炊烟升起。但营地内的气氛却还可以,不少倭人呱呱地说着,带着兴奋之意,不时还用手指指那残破的城池。很显然,他们觉得能很快攻下城池了。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残破城池内,一片死气沉沉。正是饭点的时候,却不见有什么炊烟。

    在城中一处砖瓦房内,一名金钱鼠尾的建虏捧着一碗飘着肉香的汤进了屋子,向屋子中间红着眼睛的一名年轻建虏禀告道:“主子,马肉汤来了。”

    这年轻建虏,正是四国建虏的头目多铎,四国岛上,一开始虽然占据优势,可打了将近一年,战马病死了不少,没有足够的马料,活下来的战马,也都没法看,一匹匹都掉膘地严重。

    特别是年底时候,突然出现的无数德川幕府军队,把建虏围在城里之后,战马便彻底废了。粮草原本就少,守城战打到现在,城里早已经开始吃死人肉了,唯有多铎,还有马肉可吃。

    不过此时的多铎,却没有心情喝马肉汤,他红着眼睛,忽然大喊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援军过来?”

    之前他们占据优势的时候,已经派出一艘船和本州的多尔衮有沟通,得到的答复,是会尽快派人过来接应的。

    其实,原本来攻打四国岛的时候,多尔衮和多铎他们就商量好了的。多铎领兵吸引德川幕府的注意,让多尔衮那边能顺利攻上本州。而后,多尔衮那边要展开猛攻,减轻四国这边的压力,最后找机会,把多铎接应到本州。

    因此,当多铎派去本州的人回来禀告本州的情况时,多铎是相当高兴的。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本州那边的战事也很顺利,说好的接应,也很快就会过来。

    可是,左等右等,最后等到的,却是德川幕府派出了几倍的援军,先一步到达四国岛。

    一开始的时候,多铎还想着,这样最好了,自己先坚守,消耗敌人的士气和有生力量,等多尔衮派出的接应军队一到,就里应外合,一举打败城外的倭军。这么多数量的倭军被重创,相信德川幕府也肯定肉疼。

    可是,战事一直在持续,盼望中的接应军队,却迟迟没有出现。这个时候,多铎已经绝望了。他有点难以相信,按理来说,多尔衮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放弃他的,可为什么就没有接应军队呢?不是已经说好的么?

    他自然不知道,多尔衮确实派出了接应军队,甚至自己还强攻大阪,在吸引德川幕府军的注意。可他千算万算,就没算到,有明国的崇祯皇帝牵头,在给他们搞幺蛾子,唆使豪格扔下多铎不顾,自顾自地去做自以为正确的事情了。

    对于多铎的大喊大叫,他的侍卫无言以对。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下一次城外敌人的攻击,就这残破的城池,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如果要是在辽东,他们还会建议他们的主子突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可是,这里是倭国,是四国岛,就算能突围,又如何甩掉追兵,四面都是海水,能逃往哪里?

    多铎喊了一会,没见有人回答,不由得愤怒地夺过盛着肉汤的碗,也不管烫不烫的,一咕噜喝完,猛地一摔在地,发出“啪”地一声响,汤碗碎成了无数碎片。

    “他娘的,多尔衮不是很精明么?就不管兄弟的死活了?”多铎不管不顾,第一次骂起了多尔衮,脸上满满地都是绝望,“我他娘的怎么就成了一个弃子?”

    屋内侍卫听了,都一个个低下了头,并无人为此说什么。他们的脸上,也都透着绝望。

    正在这时,城外忽然又响起了震天的鼓声。很显然,德川幕府军又要开始攻城了。

    多铎闻声一震,他打仗也算多了,自然明白,这一次战事,怕是最后一战了。

    战事打到现在,包括多铎在内的建虏,都没想过投降。不但是势不两立,更为关键的是,他们的手中,沾满了倭人的鲜血,就算他们想投降,倭人怕也不会同意。

    “他娘的,和这些矮矬子拼了!”多铎大喊一声,大步往外走去。

    他的侍卫一见,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跟上。

    没过一会,喊杀声再度响彻城池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