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77一定要遍及全球
    这种(情qing)况下,有一名建虏头目却会错了意,欣喜地奏道“奴才也像陛下一样高兴坏了,这真是我大清的大喜事啊皇太侄那边还有两千多人马,加上我们这边,终于可以不用担忧那些倭人了。”

    他这么说,其实是想帮多尔衮缓解下差点跌倒的尴尬,却暴露了他的政治智商为负的事实。英俄尔岱听了,眼睛一闭,根本不想看他。

    多尔衮涨红了脸,厉声喝道“你个猪,没听到豪格自称大清皇帝了么”

    看到脾气一向好的他,竟然也发脾气,这人有点不解,却也吓到了,连忙带着一丝战战兢兢地神态回复道“皇太侄不知道我们还活着,才才自称大明皇帝的吧等他知道了,那他自然还是皇太侄了陛下是大清皇帝,这可是铁一般的事实”

    呵呵,铁一般的事实有用么多尔衮心中想着,有点懒得理这个智商欠费的家伙了。他自己在心中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哪怕豪格知道自己还活着,也不会再想当回他的皇太侄。搞不好肯定会以他的大功为凭借,要自己退位,把皇帝之位让给他。

    要知道,之前的时候,他就不服气自己当了大清皇帝,如果不是自己手中掌握了足够的大清军队,当初就有两个大清皇帝了就这样,当年还差点为了大清皇位打起来。

    想着这些,多尔衮感觉份外的头疼。自己的手下,在听到豪格的战绩之后,如今怕是难免有豪格的仰慕者了。原本自己这边就比豪格那边力弱,两边合并的话,看来是要尽量避免了不然,难道自己还把皇位让出来

    可倭国就这么大,有点价值的地盘就更是少得可怜,再怎么样也总有相遇的时候吧

    想着这些,多尔衮一时之间,也有点茫然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感觉,出现这种(情qing)况,还不如豪格那边真被幕府军给击沉喂鱼去了呢

    没过多久,吴达济奉旨带着一千多朝鲜人到达本州,了解到(情qing)况后,通过聊天群向崇祯皇帝禀告了这边的(情qing)况。

    豪格那边,也知道了多尔衮还活着,由此,钱富贵自然也了解到了(情qing)况,并也通过聊天群向崇祯皇帝禀告了(情qing)况。

    不出多尔衮所料,就豪格本人来说,他都已经自称大清皇帝了,怎么可能会甘心把皇帝之位重新让出来

    对崇祯皇帝来说,就倭国目前的局势,他也不愿意豪格和多尔衮和睦相处。相对精明的多尔衮来说,他更愿意剩下的建虏掌握在豪格手中。因此,直接下旨给钱富贵,看着豪格,不给多尔衮以机会。

    这个事(情qing),其实很简单,钱富贵根据卢象升那边的提议,对豪格说道“如今倭人大名来投,都是因为陛下娶了明正天皇,而倭人认为皇室血统要高贵,因此,陛下这大清皇帝的(身shen)份,可是不能少了的。也只有如此,陛下的实力,才能越来越壮大”

    豪格一听这话,就嚷嚷着要弄死多尔衮。因为不但多尔衮退位当太上皇,他不乐意,就是多尔衮和他换个位置,他也是不乐意。将来的皇帝继位者,必须是他和明正天皇生出来的儿子才行。

    于是,这么一来,倭国的局势简直没法看,乱得犹如一团乱麻了。

    德川幕府,实际上是已经不存在了。倭国的各地大名,有些实力的,蠢蠢(欲yu)动,为了有足够的粮食也好,还是为了他们的野心也罢,可是走上了吞并扩张之路。而那些没有实力的,则纷纷投靠名义上的倭国之主,成为了豪格的手下;又或者,互相之间结盟,一起在这乱世之中求生存;还有幕府军的死忠,则继续打着幕府的旗号苟延残喘。

    倭人百姓,还分为几个部分,有加入天主教军的,也有怀念以前丰臣秀吉时代的,加入名义上还存在的丰臣国松军队,当然了,更多的是成为了倭国混乱的炮灰。

    至于建虏这边,如今只剩下了豪格手中的三千多点的两黄旗精锐,还有多尔衮手中不到两千人的两白旗人马,这中间,不少还带一定的残疾。实在是之前神户那一战,打得太艰难了。全部算起来,倭国的建虏其实也就五千来人,比起他们当初登陆倭国的时候,少了一半还多。就算这样,如今因为两个满清皇帝的问题,在事实上,双方是分裂的。

    倭国的这些乱局,只能是苦了倭国的百姓。原本倭国就是贫瘠之地,如今各地战乱,民生就更是凋敝,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就是最真实的写照。各地势力都想扩张,而前提是要有粮食,因此都在疯狂囤积掠夺粮食。但是,频繁的战争,导致不多的粮田被荒废,又进一步加剧了倭国的粮荒。

    初夏时分,崇祯皇帝得到这个(情qing)况,便下旨给朝鲜那边,再准备一下,就可以进军倭国了。要是任凭倭国各地势力闹下去的话,回过头来,大明占领了倭国之后的灾后重建工作,就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了。另外,如今大明正在向全球扩张,大明人口原本就有点精神了,倭人要是被杀得太多,那也是个麻烦。

    这道旨意一出,大明这边开往朝鲜的军队,便加快了速度,粮草物资的运送,也加快了速度,海军的集结也加快了速度。一时之间,朝鲜南部,以釜山等几个港口的区域,几乎全部都是对倭作战部队。卢象升这个辽东总督,如今也已经移驻到这里,准备倭国战事。

    这一天,釜山海面上,又出现了三四十艘大明海军的风帆船只。有点奇怪的是,明明挂着都是大明的国旗,可在其中一艘风帆船上,却站着几个白人。

    马上就要进入港口了,看到远处港口外面有战船正在变换阵型进行((操cao)cao)练,目测至少有五十艘战舰和其他配(套tao)船只。另外,在港口里,则停着密密麻麻地大明海军战船,根本数不过来。

    见此(情qing)况,船头上其中一个白人不由得用稍微有点别扭的大明官话惊讶道“哇,这么多战舰啊,整个欧洲,就算几个强国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吧”

    他边上的大胡子,也就是约翰一听,当即摇头道“你别忘记了,这里还只是大明的一部分战舰而已,本国沿海要战舰巡视吧,还有南洋那边,要驻扎战舰吧,另外孟加拉那边,听说也驻扎了不少战舰。我敢肯定,如今大明的战舰,已经比整个欧洲都要多了”

    听到这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这些白人不由得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后,其中一人才感慨道“幸好我们以后也是大明人了,我们是站在强者的一边”

    约翰听了,看了同伴一眼,而后真心实意地说道“如今我们都已经加入大明海军了。如果只是当个最底层的军卒,并不能让我们在这天堂般的地方好好享受。记得出发前,上面交代下来的么只要我们能在北美洲西海岸建立好永久营地并返回,我们就都能升小旗了。如果在这其中,立下军功的话,还可以有田地赐下”

    他的话才说到这里,就有同伴连连点头,打断了他说话道“这么要紧的话,我们肯定记得了。大明这边,和我们欧洲那边可不一样。这里是按军功算的,不是抢财物的,区别大了。”

    “呵呵,说得对”约翰一听,带着笑容,非常正经地说道“欧洲那些,就是强盗,可我们现在,可是大明正规海军,是正规海军哦”

    听到这话,这些西洋人,不,已经是大明人,一个个都抬头(挺ting)(胸xiong),站得笔直,很明显能看出来,他们(身shen)为全球最强海军中的一员,而且是正规的一员,已经有了很大的自豪感。

    这支舰队缓缓地靠岸,所有船员都在釜山休整。让约翰等人没想到的是,这边最高的大明官员,辽东总督竟然要见他们,这让他们一个个都非常地兴奋。

    他们虽然是分属海军,但以前大明北方的海军,其实就是登莱水师发展而来的。而登莱水师,则归卢象升管辖。对于这个老主官,他的传奇,是每个军卒都津津乐道的。也因此,约翰等人,对卢象升的威名,也是如雷贯耳,并不只是因为他的官位高而已。

    走出营帐,随着传令兵往临时设置在釜山的总督府而去。这一路上,到处都是大明军卒,大明军队的营帐,望都望不到边,可却一切都井井有条。走在营中,干净整洁,巡哨的军卒,站岗的军卒,全都各司其职。这一切,在欧洲真得很少看到。

    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的兴趣都集中在卢象升(身shen)上,低声讨论道“听说,总督大人力大无穷,上百斤的大刀,根本不叫事儿。还有最硬的弓,都能轻松拉开,而且还是指哪(射she)哪”

    “这还是其次,听说总督大人带着骠骑营所向无敌,大明的敌人闻风丧胆,是真正的战神”

    “但问题是总督大人好像是进士出(身shen)啊,就是读书人而已,却能这么厉害,实在是难以想象”

    “”

    听到他们的低声讨论,走在最前面的舰队监军,带着自豪感转回头,向这些新同袍介绍起了总督大人的事迹。他是出自原来登莱水师的,因此在卢象升担任登莱巡抚之后的事(情qing),基本上都清楚。由他讲出来,听得约翰等人一个个静心屏气,就怕遗漏一点。

    不过很遗憾,还没有讲完,就已经走到总督行辕了。一行人不敢再低声议论,一个个整理仪容,准备前去见传说中的战神,对,约翰等人的心目中,卢象升就是战神

    在大明好歹是待了将近一年,对于大明的礼仪自然是都知道了的。进入行辕,去见卢象升时,都一板一眼,非常地认真。

    主位上的卢象升,看着底下这些新的大明人行礼,感觉稍微有点怪怪的。

    以前的时候,不是没见过西夷,不过最多是传教士,雇佣兵之类。可眼前这些白人,却是成为了为大明征战四方的大明军卒,是真正的大明人了,在做着和大明人一模一样的事(情qing)。如果不是外貌差异,都不会把他们当作以前的西夷了。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大明更强大了卢象升心中想着,便开口询问他们,有关此去美洲的(情qing)况。

    这次前往美洲,是由三十艘船组成。其中运输船有二十艘,战舰有十艘,统领是一名海军参将,当然了,各级监军是肯定有的。约翰等人领航,就趁着六月太平洋暖流前往北美洲,先期在后世的旧金山或者洛杉矶一带建立永久驻地,成为大明在美洲的第一个据点。而后,明年约翰等人会沿着西班牙宝船的路线返回吕宋,再回到大明完成一次往返。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这条航线,大明海军的战船也必须要走一趟才行。如果只是消息互通的话,有聊天群成员在,压根就不用这些船只返回,就能知道美洲的(情qing)况。

    卢象升听着约翰在介绍航线的(情qing)况,并没有多问,倒是在约翰介绍南北美洲时,才会时不时打断他问下话。从崇祯皇帝那里听来有关美洲的(情qing)况,和从约翰这边面对面听到美洲的(情qing)况,这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听着听着,卢象升不由得在心中份外赞成崇祯皇帝,这南北美洲如此富饶之地,要是大明不取之,岂不是暴殄天物

    听完介绍之后,卢象升当即表态,让他们在釜山尽量补给充足再出发。在勉励了他们之后,才让他们退下了。

    这些人不知道,但卢象升已经听崇祯皇帝提过一次。等大明占领倭国之后,崇祯皇帝还有意思,要派船队沿着倭国一路北上,从很北的地方跨过太平洋,前去美洲,而不是只寄希望于一条航线。

    崇祯皇帝所想的新路线,就是沿着千岛群岛北上,到达后世的堪察加半岛,然后一路可以沿着阿留申群岛前往拉斯加半岛,另外一路则继续北上,通过白令海峡去到阿拉斯加。

    总之,以后大明海军,一定要遍及全球。<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