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78扬州瘦马
    崇祯九年六月初,正是借着太平洋暖流的东风,大明官方的第一支舰队,在约翰等人的指引下,离开朝鲜省釜山港口,踏上了前往北美洲的航线。

    这支舰队里,每艘船上都有聊天群成员。因此,崇祯皇帝能通过聊天群实时知道这支舰队的(情qing)况。也因此,虽然他人已经到江南了,却也能知道这支舰队已经出发。

    船只停靠到了扬州城码头,前几次基本上都是过扬州而不入,至少没有好好逛逛。这一次过来,崇祯皇帝终于决定在扬州走上一走。

    下了船,崇祯皇帝发现扬州这边,似乎比以前更为繁华了。别的不说,就这港口,几次经过,崇祯皇帝还是有感受的,不管是岸边的船只,还是岸上的人流,全部要比印象中要多。

    记得以前的时候,扬州码头这里,原本是货人不分的。如今环目四顾,那些纯粹运货的船,都已经是自己单独的一块区域,和客船停靠点隔开了。

    码头上,房屋林立,沿着道路一直到扬州城墙。行人,旅客,闲人;男人,女人,小孩,各色人等,一眼望去,几乎都能看到。当然了,大部分是以男人为多。

    “老爷,没想到扬州这么繁华啊!”袁贵妃看了好一会后,脸上带着一点惊讶说道。

    崇祯皇帝听了,转头看了她一眼,微笑着道:“之前可没有现在这么繁华!”

    这个袁贵妃,刚离京的时候,还有点拘束,如今走了这么远的路,终于放开了一些。这(性xing)子,还是太静了点。

    边上护卫的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听了,便带着点笑容,低声说道:“老爷放开了沿途收税,主要以买卖点收税为主,如此一来,各地货物南来北往,自然比起以前,是要繁华多了。”

    说起来,这也和吏治有关。

    以前的时候,虽然大明规定是三十税一。但是,比如路上的税卡是多如牛毛。

    明代周辉,就在他的《金陵琐事》中记载了一个有关税收关卡的例子。

    这个例子说得是万历二十八年,有个叫陆二的人决定异地贩卖灯草牟利,因为异地有价格差。可是,当他雇了一艘船出发之后,就先后遇到了当地知府派人设的税卡,知县派人设的税卡,京城回家休养的赵公公设的税卡,还有正规税卡点外,又有的临时税卡点,反正就是各种税卡,结果,陆二没到目的地就在中途被迫卖掉了灯草回家。要不然,真不够陪的。

    当然了,这陆二做不成这个异地买卖的生意,那是因为他是普通人。如果他有背景,有功名在(身shen),那有的税卡就不会收了。如果背景够硬,那基本上一个税卡都不会收。

    这也就是原本历史上,虽然大明商业繁荣,其实是官僚商业繁荣,但是,朝廷却基本上收不到税的原因所在了。

    但是在这个位面上,先是有孙传庭狠治商税,任何人,不管其背景如何,功名如何,一律按照大明律所规定的交税。这些原本被逃掉的税收,就能进国库了。

    另外,崇祯皇帝革新了都察院制度,把都察院的分支院都设到了县一级。这个都察院的职责,不是管民,而是管官的。如果有官吏、乡绅不法之事,是(允yun)许百姓去都察院的分支院告状的。除此之外,厂卫的名头,随着之前几次大的事(情qing),也已经重新打响了牌子。

    如此一来,那些各地私自设卡收税的事(情qing),自然就不会有了。如果王二再异地贩卖的话,就不用交那么多税,而是正儿八经地按照大明律规定的三十税一来缴纳。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大明的商业随即蓬勃发展起来。哪怕没有官员背景的商人,也能在如今这环境中从事商业贸易赚钱了。

    由此,不止是扬州城,其他地方也一样,全都因为商业的兴盛而比以前要繁荣了。

    崇祯皇帝其实不用刘兴祚来说,他心里也能明白。不再理会这个话题,抬头望了一眼后,当即一指码头那边最引人注目地一处酒楼道:“走,去看看哪里有没有好吃的!”

    不知为何,贴(身shen)护卫的方正化一听这话,就想起了之前微服私访的时候,似乎总能遇到一些事(情qing)。这一次,该不会又会遇到吧?

    这么想着,看到崇祯皇帝已经下船,他便连忙跟上,就随在皇帝和贵妃(身shen)后。可惜没有墨镜,光那眼睛扫来扫去,让别人一下就注意到他了。

    领近的船只,也都在下客。有成群的,也有孤(身shen)一人的。崇祯皇帝是微服出巡,自然不会搞什么戒严,只是护卫的锦衣卫围在外侧,把皇帝和贵妃不着痕迹地护在里面。

    刚走上码头,忽然,就看见前面一辆准备启动的马车上,帘子掀开,跳下一个小女孩,哭着往船只这边跑过来。

    崇祯皇帝正东看看,西看看地,自然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情qing)况。

    这个小女孩,模样(挺ting)不错的,大概十岁左右,梨花带雨,喊着“姨夫,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在她的(身shen)后,有一个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也从马车上跳下来,追着那小女孩,让她不要跑。

    这小女孩大概是不想和亲人离别吧?崇祯皇帝看着这一幕,倒也没有多想。就这么站了下,便继续往前走了。倒是袁贵妃多盯了一眼,才跟上崇祯皇帝。

    “回来干什么?”一个恼怒的声音响起,崇祯皇帝闻声转头看去,却见一个中年男人,衣着有点寒酸,正一脸恼怒地向那个跑过去的小女孩挥手,让她走,同时还说道,“都告诉你了,跟着这位妈妈,以后你吃香的喝辣的,多好的(日ri)子!”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shen)停住,看着那边。

    只见那小女孩跑得很快,后面那个女人追不上,很快就到了那男(热re)面前,直接跪下,流着泪抬头说道:“姨夫,我很乖的,我能帮家里干活,我能赚好多钱的,不要把我卖了,我不去好不好?”

    袁贵妃也早已停下,听到小女孩说这话之后,顿时脸上立刻露出不忍之色,在崇祯皇帝的耳边低声说道:“可怜的孩子!”

    崇祯皇帝听了,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边。

    就见那男人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烦,环顾四周,看到周围不少人停下来看他这边,顿时,就有点恼了,低着头,训那小女孩道:“哭嚎个什么,这是让你去享福。再说了,你在我家都几年了,吃喝不要钱?都养不起你了……”

    围观的人,大概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基本上也没人在意,低声说着话时,崇祯皇帝还听到了有两个男人的对话。

    “这小女孩长得不错,嗓音也好,估计卖了不少钱。”

    “可不是,所谓扬州瘦马,估计这个小丫头调教调教之后,肯定能卖个大价钱!”

    袁贵妃已经生有一个女儿,虽然年纪没有眼前这个小女孩大,可她心中却立刻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不由得很是同(情qing),对崇祯皇帝说道:“不知道这小女孩的父母知不知道?要是有可能,谁都不想卖自己孩子的吧?这个人只是姨夫,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隐(情qing)?”

    很明显,她是想干涉这事。只是皇帝在,没经过皇帝同意,她不敢私自干涉。如果换了海兰珠,或者田贵妃的话,搞不定心中想什么,就直接说了。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点点头,正要上前,就见那后面追着的女人已经赶到了,有点踹气地说道:“你个小妮子,妈妈我又不会亏待你,好好学,五指不沾阳(春chun)雪,好(日ri)子在后头呢!”

    那小女孩没理她,只是看着那个男人,继续哀求道:“姨夫,求求您,带我回去吧,我长大后一定会赚好多好多钱,报都不要,都给您……”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男人打断了,就听她厉声喝道:“够了,就这样!”

    那女人也开始拉小女孩,要拉着她走了。

    围观的人见此,便知道这个小插曲要结束,就都各自散了,准备各走各路。

    但是,此时,崇祯皇帝却上前了,低喝一声道:“慢着!”

    那女人一听,抬头一看。她的眼睛倒是毒的,一看崇祯皇帝的气质,还有他(身shen)边的随从,就知道这是个贵人,不敢得罪,依言先放了小女孩。

    而那个男人,却是恼怒有别人管闲事,虽然他看着崇祯皇帝有家丁跟随,像个有钱人,却也不怕,当即说道:“这位公子,小孩子不懂事,惊扰到您了。”

    看到崇祯皇帝的脸色似乎并不好看,他就又连忙解释道:“我是他姨夫,家里穷,给她找了条活路,没事。”

    崇祯皇帝压根就不理她,只是低着头问那小女孩道:“你爹娘呢?”

    小女孩一见有人理她,就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抬头看着崇祯皇帝,连忙回答道:“我爹两年前外出做生意一直没回,我娘在我爹走之后没多久就……就没了。我就在姨夫家……”

    “听,这位公子,我没说谎啊,我就是她姨夫。”那男人听到这里,就打断了小女孩说话道,“他爹肯定是死在外面了,两年多了,一点音讯都没有。我家里也不富裕,养了两年了,没办法,只能帮她找个更好的出路。”

    这个年代,外出,不管是去干什么,都有很大的风险的。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客死异乡。两年多没有音讯,一般来说,很可能是在外头出事(情qing)了。

    正是因为有这种常识,这个男人才会做主卖了这个小女孩。

    但崇祯皇帝依旧没有理他,只是皱着眉头,两年前,那个时候还没有新的户籍制度,因此没有给全国百姓编写(身shen)份证号,有点难办。

    他转头看了一脸同(情qing)的袁贵妃一眼,而后转回头问小女孩道:“你爹叫什么名字?”

    “我爹姓陈,名玄,字通贵,扬州仪真人氏。”小女孩认真地回答,甚至还说了是是怎么写的。

    很显然,以前的时候,应该家境还可以,或者说父母都认识几个字,因此也都有教她。

    江南这边,识字率确实比较高,家里条件稍微好些的,就算在童校开设之前,也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会认识一些字的。

    崇祯皇帝听了,立刻进入聊天群,去户籍文件夹里按照名字搜索。虽然不一定找得到,可终归是报了一分希望。

    叫陈玄的人有不少,崇祯皇帝在这个基础上,再搜字,结果,满足条件的人,还真得有一个人。再看详细资料,去核对信息。

    那个男人等了一会,看到这名贵公子好像有点愣神的样子,等了一会还没动静,就不耐烦了,转头一看,好像他的船要开了,也不说话,转(身shen)就走。反正钱已经拿到手,他也不想留在这应付了。

    那女的一见,稍微犹豫了下,也想拉着那小女孩走了。

    刘兴祚是知道皇帝大概在干什么,不过就算不知道,刚才皇上已经说了话,没他的(允yun)许,这面前的几个人也别想走。因此,他只是一个眼神,立刻,几名锦衣卫就上前两步,拦住了这对男女的去路。

    一见这个(情qing)况,那个男人就有点恼了,当即喝道:“什么意思?我又没有犯法,你们要是仗势欺人的话,这里可是有都察院的!”

    这年头,都察院对于官吏乡绅的震慑,也是比较大的。毕竟新官上任,还要三把火。新设地方衙门,要是开张了不搞下事(情qing)提高知名度,那都察院的地方分支岂不是成了摆设?

    这男人就是这么想着,因此哪怕看着这个管闲事的像是贵公子,他也不怕!

    那个女人倒是没有说话,面对锦衣卫的拦住,很听话地站住,同时放开了小女孩。她瞅瞅崇祯皇帝,又看看小女孩,心中有点舍不得。要不是看出这个小女孩有大卖的潜质,她还真不愿意去得罪贵公子,宁可这桩买卖黄了。

    周围的人,看到这里有动静,不由得又围了过来。带着点好奇,围观者当起了吃瓜群众。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