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79 聊天群的再次妙用
    崇祯皇帝刚好这时从聊天群中退出来,听到了那男人的说话,不由得脸色一沉喝道:“你没犯法?狡辩!”

    听到这话,围观的人群都是一愣,他们中好多之前不了解事情,此时一听这有人口买卖犯法,顿时就愤怒了。

    在古代,虽然允许人口买卖,可同样是有不允许的。比如,类似后世那种拐卖,自战国以来就不允许,甚至可能处于绞刑,而买方则按罪减一等处理,同样不会放过。

    人心都是肉长的,要是自己孩子被卖,这么一想,大部分人都盯向那男人,无声的表达愤怒,甚至有几个都准备在撩袖子了。

    那男人一见,有点慌了,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她父母双亡,我是她姨父,家里养不活,因此不得已才给这位妈妈当了义女,给她一条活路的!”

    一听这话,人群中刚才的愤怒一下就没了。这种事情,在大明朝其实还是很普遍的,也能理解。

    这么想着,这些吃瓜群众不由得又转头看向那位贵公子,眼神中似乎怪他有点大惊小怪。

    谁知崇祯皇帝确是一声冷笑道:“给她当义女,你收钱了没有?”

    那男人听到这话,略微犹豫了会,看看周围的人,估计自己骗不了,就只好回答道:“我养了她两年,花了不少钱,家里穷,总要收点补贴家用吧?”

    “呵呵!”崇祯皇帝一声冷笑,而后一指那男人喝道,“看你的穿着,你有多穷?”

    说到这里,他又一声喝道:“你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报上来!”

    吃瓜群众看看那男人,从衣着上看,确实不像家里穷得连个小女孩都买不起的。

    “出门总要有点体面吧?”那男人马上辩解道,“我家里很穷,出门就这么一套行头而已。”

    江南这边,从嘉靖年间开始,就慢慢地有了奢华之风,到崇祯初年最盛。奢华之风,变得虚伪。例如,宁可饿肚子,也要有体面。

    因此,对于这男人的解释,吃瓜群众们倒也能接受。甚至连袁贵妃都理解了他的解释,只是转头看向那个还有泪痕的小女孩,还是有点怜惜。

    崇祯皇帝没听到他回答自己,有关身份证号码的问题,也不在意,在他说完之后,忽然一声冷笑道:“你叫潘旭,扬州仪真人氏,好吃懒做,还好赌,两年来,把这女孩家的财产都输得差不多了。又欠下赌债,就把主意打到了这小女孩的头上,是否是这样?”

    这男人,也就是潘旭,一听这话,顿时傻在了那里。他可不认得这位公子,可这位公子对自己的事情竟然如此清楚?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围观的吃瓜群众,听到这个情况,看到潘旭的反应,顿时都能肯定,这位贵公子所说,估计十之八九是真的。他们倒没想过为什么这位贵公子会如此清楚,只是对这潘旭很是愤怒,又对那小女孩很是同情,一个个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谴责这个人渣。

    潘旭被他们吵得回过神来,顿时恼怒了起来,用手挥了个大圆道:“管你们屁事,反正我是养不活她,给她找了条活路有错么?”

    好赌输光家财,这已经成为事实了,那这小女孩,似乎也只有这条出路。这么一想,周围的这些人一下都闭嘴了,还能怎么着,最多只能同情下那小女孩,遇到了一个人渣姨夫了。

    潘旭一见在周围人的反应,微微有点得意,不过他有点做贼心虚,便准备趁这个机会就走。

    然而,崇祯皇帝却及时又开口喝道:“按大明律,严禁十岁以下人口买卖;十岁以上,如果本人不同意,也不得买卖。这位小姑娘很明显不是自愿的,被你给威逼利诱,这是事实!”

    一听这话,潘旭顿时就傻了。

    老掉牙的大明律,这个时候竟然有人能搬出来说。这不是大家都已经是默认了,谁还会在意这种大明律的啊!

    其他围观的人一听,也都楞了下。

    虽然大明律对于合法买卖人口和非常买卖人口有明确的规定。可是,从大明中叶开始,律法早已荒驰,这种人口的买卖,早已成为潜规则。就算是官府,也不会主动去管这个的。

    可此时,有人却正儿八经地举出了这条大明律,也难怪这些习以为常的人都会愣住了。

    潘旭回过神来,有点恼羞成怒道:“小孩子知道个什么?我是她姨夫,让她跟了这位妈妈,是为了她好。她现在恋家是不假,可等她长大了,就会知道我这么做,就是为了她好!”

    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年级大一点的妇女,跟着出口对崇祯皇帝说道:“这位公子,强扭的瓜儿不甜。要是黄了这桩买卖,这位小女孩就算能回去,也肯定日子不会好过。要不,就算了吧!”

    “对啊,要不就算了吧。毕竟我们只是痛快了一下嘴而已,可这小女孩就有可能会有罪受。”另外也有年长者跟着叹气说道,“谁让她是寄在姨夫家呢!”

    ……

    听到好几个人跟着劝,潘旭不由得又恢复了一点得意,拿眼看着崇祯皇帝,眼神似乎在说,天大地大,管你是谁,还能管到老子的家务事来?

    袁贵妃也是不着痕迹地一拉崇祯皇帝的袖子,低声说道:“小女孩要是回去了,这人肯定会虐待她的。清官难断家务事……”

    她的话还没说完,却听崇祯皇帝忽然冷喝一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匆忙要卖掉这小女孩,回头又说这小女孩走丢了之类的吧?”

    这话犹如一记重锤,打在潘旭心中,打得他退了一步,一脸惊讶地盯着眼前的年轻人,就仿佛白日见鬼一般。

    周围人看到这个情况,都吃了一惊,好像这里面还有隐情,顿时,一个个都非常地好奇。

    1279 聊天群的再次妙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周围人看到这个情况,都吃了一惊,好像这里面还有隐情,顿时,一个个都非常地好奇。

    崇祯皇帝有点不耐烦了,不等潘旭答复,便继续说道:“这位小女孩的父亲并未去世,只是去了异地经商把钱财赔了个精光,没法返乡,就在当地务工凑钱。三天前,她父亲发了个即时通讯回家,说今年会回来过年。你接到这份即时通讯后,害怕了,是不是?“

    一听这话,潘旭吓得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有点站立不稳,一脸惊容地盯着崇祯皇帝。

    那小女孩也是惊呆了,抬头看看自己的姨夫,而后又看看面前的贵公子,有点难以置信。

    围观的人群看到这个情况,却能从这潘旭的反应中看出来,看来这位贵公子又说对了。顿时,他们就愤怒了起来。

    不过崇祯皇帝的话还没有说完,继续盯着潘旭,厉声喝道:“要是我所料不差的话,她父亲觉得家里还有点钱,不担心他妻女的生活。可没想到,这小女孩的母亲很快就过世,而家里的钱财又被这姨夫给输了个精光。你就怕她父亲回家之后没法交代,所以才想要赶紧把她卖掉,对不对?”

    潘旭只感觉天旋地转,这些事情,为什么眼前这人竟然都知道?这没道理啊!刚才这人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要问自己连襟的姓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自己婆娘的姐姐在天之灵显灵了?

    买女孩的那女人听到这些话后,已经吓到了,甚至都不没弄清楚面前年轻人的身份,下意识地腿一软,面对崇祯皇帝跪下,慌忙解释道:“奴家不知道这内情,奴家真不知道,奴家也是想着这小女孩可怜,因此才想着收为义女……”

    听到这话,潘旭反应过来了,知道情况要糟,可他又岂能甘心,有点歇斯底里地喊道:“说得跟真的一样,你以为你是谁,瞎扯什么?什么即时通讯,我压根就没见过。什么人?我没空和你瞎扯!“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想跑。可是锦衣卫校尉就分布在他边上,又怎么可能让他跑掉,立刻有人上前挡住。

    崇祯皇帝一声冷喝道:“拿下他,送交扬州知府,把情况说明,按大明律处置!”

    “是!”一名锦衣卫小旗立刻答应一声。

    崇祯皇帝接着转头看向那买小女孩的女人,见她要解释,压根就不理,直接开口说道:“你明知小女孩不愿意,却还追着想成交这笔买卖,无非是看到这小女孩长得漂亮,嗓子也好,能为你大赚一笔。你这等行为,亦为同犯,押送扬州知府处理。“

    那女人一听,吓得花容失色。可崇祯皇帝有心要重罚,也不管她,和缓了点语气对小女孩说道:”你这边出了事,我发个即时通讯给你爹,让你爹早日赶回来。在这之前,我让人带你去县衙安置,等你爹回来可好?“

    小女孩听到自己爹爹还活着,自然是十二分地愿意了。欣喜之下,连连磕头。

    围观的人群,看到剧情突然转变如此,也都是高兴。能有这种结果,那自然是最好了。

    可是潘旭那里肯甘心,他忽然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编排了这么多事情,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于我?哦,我知道了,你们肯定是看上了她以后长大肯定很漂亮对不对,你们是想黑吃黑……”

    他这话,说得周围的人都是一愣,该不会这剧情又峰回路转,又有别的戏码了吧?今天围观了一下,看得有点头晕了。

    崇祯皇帝听得眉头一皱,一声冷笑后,冲一名锦衣卫校尉略微示意一下,而后不再理这事,转身就走了。

    那名锦衣卫校尉,当即掏出腰牌一示意喝道:“看清楚你的狗眼!”

    潘旭定睛一看,顿时吓到了,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一下跌坐在地,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撞到锦衣卫的手中。

    围观的人群也是看清楚了,不由得都是恍然大悟,一个个立刻兴奋地七嘴八舌起来。

    “难怪这么厉害,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一样,原来是锦衣卫!”

    “要我说啊,刚才那位贵公子,搞不好就是一名锦衣卫总旗,一看就有贵气,是个好人!”

    “不对,要我的眼光来看,说不定是一名锦衣卫百户呢!看,随从都有不少的!”

    “……”

    听着周围人群的议论声,那名锦衣卫校尉心中不由得苦笑。这群人猜来猜去,最高也只是猜到锦衣卫千户而已。可你们知道不知道,刚才这些人中,不但有锦衣卫指挥使,还有皇帝和贵妃呢,你们可真是瞎了眼了!

    当然了,皇帝微服出巡,他可没胆子主动去揭破,就按照皇帝的吩咐,带着人去扬州府知府衙门,至于那小女孩,也会安排去当地县衙,有锦衣卫背书,这事不会有任何问题。

    另外一边,袁贵妃则是非常好奇,低声问崇祯皇帝道:“老爷,您刚才说得那些都是真的?”

    说句实话,她感到有点不可思议。毕竟她随侍在皇帝身边,皇帝接触了什么人,听到什么人禀告什么消息之类,基本上也都能知道的。她没法想象,皇上是怎么知道刚才的事情,又或者是皇上自己编的?

    崇祯皇帝听了,对她微微一笑道:“这天下都是你老爷我的,那你老爷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天下的事情!”

    “……”袁贵妃一听,无语中。

    她不在聊天群中,也就不好向她解释。不过崇祯皇帝从这事中,意外地发现了新的户籍管理的好处。他随手招到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道:“新得户籍制度,对于查案应该有特别大的帮助。刚才朕随便查了下,就能或许相关事情。此事,朕想了下,以后厂卫查案,还有地方官府查案,朕考虑抽调专门人员进行户籍制度的辅助查案,并开放一定权限。这事,你心里先有个数。有关权责人等先梳理一下,回头再给朕。”

    聊天群户籍制度的建立,让崇祯皇帝在查小女孩他父亲时,又能根据家庭关系查到小女孩以及小女孩那姨夫等一系列事情。今天这个事情,如果没有这个聊天群户籍制度,很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有了之后,却轻松解决之。

    因此,崇祯皇帝就联想到了全国案件的侦办中,这聊天群户籍制度,肯定能有不少辅助作用,当能大大加强破案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