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84是谁是谁还是谁?
    就在这时,船上的监军到了。

    李德明一见,首先打了个招呼,而后还没有等监军发表看法,就似乎不经意地说道“这些倭人,也是有点可怜”

    确实有点可怜,或者更确切地说,李德明是有点感同(身shen)受,从而有点同(情qing)这些倭人了。毕竟同样是被建虏祸害,同样活得暗无天(日ri),过着绝望的(日ri)子。

    监军听了,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道“是么”

    而后,他低下头去看倭人的(情qing)况,并询问(情qing)况来。

    没过多久,战舰上的人,都听明白了。

    原来,倭国现在是在太乱,倭人全都朝不保夕,不是死于兵灾,就是饿死。对于普通的倭人百姓而言,真是没有活路,全都绝望了。

    但不知什么时候,就有流言传开。说大明那边安居乐业,百姓富足安定。去了那边,就是做牛做马,也比在倭国要强。

    正所谓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因此,不少倭人百姓就想着偷船离开倭国,远得地方去不了,朝鲜那边至少是近一些的,说不定有过去的希望。就算死,也希望是死在朝鲜那边。

    他们这些倭人百姓算是比较幸运的,至少弄到了船,至少逃离了倭国,飘到了海上。不过,他们也是不幸的,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吃得了,连草根都没有得吃,饿了好几天了。

    明白了这个(情qing)况,监军没有让李德明失望,给出的意见是救他们,带回釜山,听从总督大人定夺。

    当那些倭人百姓听懂了这个意思后,一个个都喜出望外,就在那渔船上疯狂磕头,磕得梆梆梆地响,口中还大声喊着“大明万岁”之类的话。

    没有多少天,卢象升这边,就连续接到了好多起类似的报告。想了一会,他便进入聊天群,把(情qing)况给崇祯皇帝禀告了一下,而后又奏道“陛下,倭国民心可用,微臣以为,可以登陆倭国了。”

    崇祯皇帝收到这个信息之后,不由得笑了,当即回复卢象升道“是朕让倭国那边的人,偷偷散布这些消息,给倭国百姓一个希望。如今看来,这个事(情qing)传播得极快,不错”

    收到这消息,卢象升不由得立刻回道“陛下英明,如此一来,我军登陆倭国的时候,自然会事半功倍”

    崇祯皇帝看了,只是笑笑,而后对卢象升交代道“如今倭国那边,建虏的两股势力最为强大了,朕安排他们内讧一下,尽量削弱下他们,然后大明再登陆倭国的话,还能轻松不少。”

    卢象升一听,就知道皇上是要通过安排在那边的密探做这事,他自然不会有意见。末了,他便又向崇祯皇帝建议道“陛下,微臣以为,朝鲜和辽东人口急缺,那些渡海而来的倭人,或许可以安排在这些地方,做个佃户也是好的。不知这样可否”

    如果是一般(情qing)况的话,他安排这些事(情qing),作为一个总督,是不用请示皇帝的。但是,他知道倭国已经内定为几个藩王外封的藩国了。换句话说,这些倭人也将会是藩王的子民。这个(情qing)况就有点特殊,有这聊天群在,通讯不需要成本,也就顺口请示一下了。

    崇祯皇帝听了,并没有意见,不过还是补充了一点建议道“这些倭人既然安排在我大明,以后就也是大明百姓了。给他们若干年限,干得好,可以转为普通百姓,给他们一个盼头。”

    “陛下仁慈”卢象升听了,顺口就送上一记马(屁pi)。

    对此,崇祯皇帝直接忽视掉了,点开钱富贵的图标,私聊钱富贵,开始交代他的用意。

    此时的倭国,以豪格这一部的势力最大。毕竟他从某种程度上说,可以算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手中有女天皇当老婆,那些实力一般的大名,想要以后能享荣华富贵的,自然是接着天皇的名义,投归在豪格这边了。

    而多尔衮这边,实力也还行,不容小觑。至少有战力的建虏有一千人左右,另外还有天主教军和丰臣军,外加新编的朝鲜军。

    在别的势力眼里,多尔衮和豪格这两支建虏军队,虽然是有两个皇帝,可终归同为建虏,遇到战事,肯定还是会互相帮忙的。

    不过,要是真了解建虏内部(情qing)况的话,就知道这两支建虏军队,绝对不是他们所想得那样。他们之间之所以互相之间没有发生战事,看着还默契地,都在一致对外。是因为他们这两股势力没有遇到特殊(情qing)况,因此内部矛盾被压制着而已。

    真要说起来,建虏内部,包括在原本的历史上,就从来不是和睦相处的那种。为了皇帝的位置,还没有夺得天下,就在你杀我,我杀你了。代善和莽古尔泰,原本就应该算是死在皇太极手中的。

    钱富贵在得到崇祯皇帝的交代之后,便直接去找豪格。

    豪格的侍卫都知道,他是主子的亲信奴才,而且豪格有交代过,钱富贵可以任意出入,不用通报。因此,钱富贵毫无阻拦地进了豪格的宫(殿dian)。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豪格竟然在(殿dian)内和天皇白天干那个事(情qing),让他给撞了个正着。这里是处理政务的地方好不好,竟然在干这种事(情qing)

    豪格却也第一眼就看到他了,也不以为意,拍拍天皇的(屁pi)股,让她滚后面去,而他自己,则是一边穿衣服,一边有点骂骂咧咧地说道”他娘的,干了那么多次,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该不会是这田不能长庄稼吧“

    钱富贵低着头,一开始没接这话。

    不过他心里却明白,自己给他献策,说他和天皇生个儿子出来,而后宣布为他的继位者后,相信会有更多的倭国大名来投奔他,能让他早(日ri)统一倭国,当真正的倭国之王。豪格为此,几乎是天天盼着天皇大肚子,能给他生个儿子出来,为此不惜伤肾。

    钱富贵心中这么想着,最终还是开口劝慰道“陛下不用急,您和天皇都还年轻着呢,说不定下次就有了呢”

    “下次”豪格还在穿裤子,闻声带点恼怒地说道,“都不知道多少个下次了朕就怀疑,这女人压根就不能生要是这样,朕怎么办(爱ai)卿来得正好,给朕出出主意,朕都等不及了”

    如果钱富贵要真得是豪格的人,估计他会给豪格出招,用历史上的那种用来(爱ai)烂的计策。比如,随便搞个宫女怀孕生下男孩,就说是天皇所生。外臣要是不相信的,还可以塞个枕头到天皇肚子上,出去亮亮相,就说是怀孕了。反正宫里都是豪格说了算,那天皇根本没有一点发言权。

    为了达到目的,类似这种手段,不要太多。

    不过钱富贵此时已经得到崇祯皇帝的旨意,自然就不会出这样的主意来帮豪格解决烦恼了。

    只见他沉吟片刻,略微带点犹豫地回答豪格道“陛下,奴才是有一个计策,或许也能让陛下早(日ri)一统倭国”

    一听这话,豪格顿时大喜,手一松,裤子又掉了下去也不管,用手指着钱富贵,惊喜地要求道“(爱ai)卿快快说来,快点说,不要有什么犹豫,也不要有什么顾忌,快点说来,朕都等不及了”

    想要当整个倭国的皇帝,这是豪格最大的梦想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天天对难看的天皇伤肾。

    见他如此急迫,钱富贵便抬头看着他回答道“陛下,奴才想了下,要统一倭国,自然我们要拳头最硬才行。让更多的大名来投奔我们,这是增强我们实力的一个途径。除此之外,我们也有另外一个增强实力的途径。而且这另外的这个途径,只要做好了,效果能立竿见影。只是只是”

    “不要只是了,快点说”豪格一听,那脸上的欢喜之色,怎么都掩盖不住,就差他恨不得自己变成钱富贵肚子里的蛔虫了。

    钱富贵一听,不敢拿捏了,要不然,豪格的暴脾气,很容易就会发火的。在他(身shen)边跟着的这几年,让他早就摸透了他的脾气“陛下,两白旗那边,兵力也是很强。同为我大清的一部分,如果把这股力量纳入陛下掌控,那陛下的实力必定大增,自然也能加快统一倭国的速度。”

    一听这话,豪格点点头道“这个朕都知道,可是,那多尔衮怎么可能舍弃皇位,以朕为主”

    如果真要能舍弃的话,早就舍弃了。对此,豪格不傻,事关皇位的这个事儿,他清楚得很。

    “陛下所言极是,奴才佩服地心服口服”钱富贵听了,顺口就一句马(屁pi)奉上,而后才又说道,“所以,既然他不可能同意,那就不用考虑他的意见了。”

    说到这里,他的手指并拢,往下一挥,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豪格一见,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毫不在意地说道“要是能干掉他,吞并他的人马,自然是好的。可是,问题是怎么杀他”

    豪格当年宁可当大明内(奸jian),也不愿意让多尔衮来当大清皇帝,自然就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如果说他心中想着杀多尔衮就可以的话,多尔衮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钱富贵听了,便顺口就把想好的办法给他说了下。

    这一次,豪格并没有立即叫好,而是有点狐疑地问道“这真能行”

    钱富贵并不担心,心中早有腹稿,立刻回答道“对于我大清来说,是谁,有这个魄力,千里奇袭江户是陛下对吧”

    挠到了心中得意处,豪格立刻自豪地点头。

    “对于我大清来说,原本一直和德川幕府军僵持,是谁,杀了德川家光,拿他的首级当夜壶,一下扭转了战局是陛下对吧”

    “不错”豪格高兴地点头回应。

    “对于我大请来说,本来两白旗那边估计都是要绝望了的。是谁,给了他们希望是陛下对吧”

    “说得对”

    “对于我大清来说,如今的两方人马,谁更强大是多尔衮那厮还是陛下这个不用说,肯定是陛下,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对吧”

    “说得太对了”

    “对于我大清来说,从入关之后开始,和明国打仗,一直是打败仗。可是,是谁,却和明国之战中,打了一个大胜仗,杀无数明国勋贵武将是他多尔衮还是陛下相信我大清将士都知道,是陛下,对不对”

    “不错,多尔衮那厮,都是被明军赶下海的,就跟一只被赶出家门的狗一样”

    钱富贵说到这里,用非常真挚地表(情qing),严肃地问豪格道“奴才一口气都能说这么多,相信我大清所有将士也都能看得清这些。陛下您说,他们最终会选择谁”

    说到这里,他又提醒道“如今在倭国,我大清就这么一点人马了。相信只要不是蠢猪,都知道这点人马不能再少了。陛下,您说奴才说得,是不是这个理”

    “好,(爱ai)卿说得太对了”豪格兴奋地一拍手掌,大声说道,“那就按照你说得办。哦,这和朕所想得一样,那就这么干了”

    钱富贵一听,按惯例送上一个马(屁pi)“陛下英明,奴才佩服地五体投地”

    于是,豪格赶紧穿好他的皇帝行头,下旨召开军议,把钱富贵说得事(情qing),用他自己的口吻说了一遍。当然了,不能当众说出来的那些,他自然是不会说的。

    而后,又给多尔衮写了一封信,让人快马送去广岛。

    如今的倭国,豪格已经占据了名古屋,他的势力范围,北面到江户附近,南面包括了神户、大阪等地。当然了,在他这个势力范围内,也还有别的势力,主要在飞驒山脉一带据险而守。

    而多尔衮的势力范围,则主要在广岛附近和南部区域,还包括九州岛。

    当然了,九州岛之前和幕府军打仗,后来幕府军又攻上去三光,如今基本上已经是废墟,空有一个地盘,却没有什么产出和人力。

    多尔衮的(日ri)子并不好过,因为他时刻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明军就会打过来。他正发愁着,就接到了豪格的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