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88 回归
    广岛城外,豪格的军队再也顶不住压力,粮食没了,明军正蜂拥而上,谁还有心思打仗!

    特别是那些投靠豪格的大名,甚至不止他们,包括其他倭人军队,他们的军事素养根本就没法跟当初在辽东的建虏军队比。遇到如今这种一看就知道败局已定的战况,谁还不是撒丫子就跑的!

    其实,如今这种战局,哪怕是鼎盛时期的建虏军队,也是没法打了。毕竟他们也是人,不是神。军粮被烧,已先有内乱,且燧发枪又犀利无比,海上战船还会发炮轰击远处。这种情况,最多是有组织地撤退。

    大明骑军,一队队地在战场上纵横驰骋,那里敌人人多,就往那里冲。就如同虎入羊群,肆无忌惮地收割对手。

    而海边的燧发枪兵,则稳步推进,犹如一道道海浪一般,层层向前推进,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先丢了兵器,匍匐跪在地上,任由宰割的样子。很快,就影响了那些四处逃窜的倭人,纷纷跟着有样学样,装死狗投降,还有可能活命,要是撒腿乱跑,能跑得过四条腿的战马么?追上了就是死!

    战场上,在豪格营地内的一处偏僻角落,其中一个营帐的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系着一根红带子,迎风飘扬。如果留心的话,就很显眼了。

    在这营帐中,有五个倭人军卒,握着刀,胆战心惊地看向营帐门口处,非常地紧张。似乎下一刻,就有吃人的怪兽闯进来,能把他们吃掉。

    被他们护在中间的那人,金钱鼠尾,建虏打扮,不过此刻,他却让一个倭人在给他理发,似乎是要剃成光头。看他的神情,一点都不害怕,隐约间,似乎还有一种期待。

    不一会,默默自己的光头,似乎有点满意的样子,再看向面前的那几个倭人,他想了一会,便交代道:“注意,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如果有人闯进来,听我的命令行事,听清楚了么?”

    “大人放心,我们听清楚了。”几名倭人听到身后之人的语气很平稳,他们紧张的情绪,在无形中也得到了缓解,连忙答应一声。

    而后,这个光头便闭上了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

    外面,喊杀声,求饶声,哭爹喊娘声,还有马蹄声,火枪声音,混成了一片。都不用出去看,就知道外面有多混乱,有多悲剧!

    营帐内无声地沉默下,听到的声音就格外的清晰,也影响了营帐内的这些倭人。慢慢地,他们的情绪又紧张了起来,甚至有人握刀的手,都隐隐有点颤抖。实在是他们这几个人的力量,对于外面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忽然,他们的脸色变得有点惨白,因为他们都听到了,隆隆地马蹄声,越来越近,似乎从远处,直往这边而来。

    刀柄握得更紧,手心出汗,刀身颤动,呼吸声越来越粗。

    外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只要上过战场的人,基本都能听出来,外面似乎正有一支骑军,直往这边而来。

    营帐内的倭人更紧张了,甚至有人的腿都开始微微发抖。因为他们知道,就他们这几个人,在骑军的面前,压根连挣扎反抗一下都不大可能。

    可就在这时,被他们护着的那个光头一下睁开了眼睛,脸上充满了喜悦,开口便道:“好了,没事了,全都把兵器丢了,退到我身后去!”

    几个倭人一听,面面相觑。虽然他们知道抵抗并不能保命,可他们却下意识地想握住兵器,似乎只有这样,他们的内心才能感觉到一点安全感。

    光头一见,便又追加一句道:“不想死的,快点丢了兵器,站我身后去。”

    几个倭人互相看看,最终还是听了他的话,丢了兵器,就差连滚带爬地赶紧站到了光头的身后。

    他们站定了身子之后,有点惊疑不定地看着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光头。他们有点怀疑,难道明军会相信他们之前做的事情,能放过他们?

    这些倭人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外面骑军的声音来到了营帐这里,似乎是包围了营帐之后就停了下来。随后,一个声音在外面喊了起来,是大明官话:“钱大人可在?”

    “我就是!”光头大声回应一声,脸上已经不可抑制地喜悦之色了。

    他这声音一落,就见营帐的帘子被人掀开,有两名持盾明军闯了进来,看到营帐内的情况,便向两边一站。

    随后,门口处,又一人闯了进来,此人身穿黑色飞鱼服,腰佩绣春刀,还别着一把燧发手枪。

    一进来之后,看到光头的第一眼,先是楞了下,随后立刻抱拳致礼说道:“锦衣卫千户高应元,奉陛下旨意前来接应钱大人回国!”

    没错,这个光头,就是钱富贵了。他带着这几个培养起来的倭人心腹,放火烧了军粮之后,就躲到了这里。而后通过聊天群,一直在和高应元联系。

    两人都是聊天群成员,对方长什么样子,只要互相拍个照片,就能认得对方了。更何况,他们两人是聊天群中最早的成员之一,互相之间,其实也多有了解。

    一开始的时候,就钱富贵的德性,第一个投靠崇祯皇帝的汉军旗的高应元,是看不上他的。可到了后来,钱富贵阴差阳错地当了大明的密探,并且所立下的功劳越来越大,最终他的事迹,高应元都知道后,羡慕之余也是佩服地不行。

    因为高应元知道,就他自己的性格来说,换成他去做钱富贵的事情,那是根本不可能做成的。虽然此时钱富贵还没有被封什么官职,可以他的功劳,就高应元对崇祯皇帝赏罚分明的了解,知道自己称呼对方一声“大人”,都不会有辱自己的身份。

    钱富贵听到高应元的话后,顿时激动地站了起来。这一刻,他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从此以后,终于回到自己人这边了,终于能回国了,终于能回家了!

    “我如何刚当大人之称!”钱富贵同样抱拳行礼道,“蒙陛下隆恩,我的意思,是想跟在豪格身边,一直到拿下他才好的。”

    在聊天群中,他确实这么跟崇祯皇帝提过的。但崇祯皇帝的意思,败军之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豪格的性子鲁莽,在绝望之时,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钱富贵继续呆在豪格身边,并不安全。因此,他宁可暂时放过豪格,也要保证钱富贵的安全。

    1288 回归-->>(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聊天群中,他确实这么跟崇祯皇帝提过的。但崇祯皇帝的意思,败军之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豪格的性子鲁莽,在绝望之时,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钱富贵继续呆在豪格身边,并不安全。因此,他宁可暂时放过豪格,也要保证钱富贵的安全。

    此时此刻,钱富贵都一直牢牢地记着崇祯皇帝说得那句话:“朕决不能让功臣倒在最后一刻!”

    高应元听了他的回话,当即一笑道:“豪格还能逃出倭国不成!不用管他,总督大人已经在旗舰上等着大人,说一定要好好谢谢大人。走吧!”

    眼看着钱富贵要随锦衣卫千户走出去,刚才傻了的几个倭人顿时就慌了,连忙跪下,“我我我”地说话,并且还连连磕头。

    钱富贵听到动静,转头一看,不由得暗道自己一时高兴,差点就忘记这几个人了。便对高应元解释了几句,说他们是他的手下,算是交代了。

    这几个倭人,自有其他明军安排。而钱富贵则跟随高应元骑上战马,在一队骑军的护送下,威风凛凛地穿过战场,往海边明军战船而去。

    那几个倭人,看着钱富贵的背影,感激之余,脸上也带着疑惑。直到现在,他们都搞不清楚,钱富贵到底是什么人?

    以前的认知中,就知道钱富贵是豪格的心腹,这可是了不得的。之前以为是钱富贵看到明军来了,就先烧军粮来作为邀功投降用的。可如今看来,他好像又是明国的人,连锦衣卫千户都对他很礼遇的样子,好像也是了不得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海军旗舰上,卢象升就坐在甲板上,用望远镜观察着广岛城头。原本他还准备根据情况下达相应的命令,可谁知,广岛城内的守军,也一样不堪一击,在遭遇军舰的猛烈炮轰之后,城头上的守军便已经溃散了。如此一来,都用不着卢象升这个总指挥再对前线战事做出决断,因为已经赢了。

    卢象升想想也是,城内其实就一群倭人农民而已,里面没有多少人是常年打仗,自然不会有良好的军事素养!城内粮草被烧,就已经让那些倭人慌神了。再就是,他们那经历过如此猛烈的炮火轰城,剩下那些还在城头的倭人,胆子也给轰没了。

    也就如此而已!

    卢象升已经有预感,这次的灭国之战,因为皇上的运筹帷幄,因为大明精锐的军队,充足的准备,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硬仗。所谓的灭国之战,也真是听起来厉害而已!

    他正想着,忽然就听到亲卫来禀告道:“大人,锦衣卫高千户求见!”

    卢象升一听,就知道高应元是什么事情来找他,顿时脸上就露出大喜,也不看无趣地战事了,站起来亲自走下船头。

    看到他走下来,甲板上的高应元便抱拳一礼道:“总督大人,他就是陛下所说得钱富贵!“

    钱富贵早已听说过卢象升的赫赫威名,此时见到真人,看着高大的身材,不凡的气度,心中不由得拿建虏那些头目和卢象升对比,顿时就感觉,那些都是野人,又怎么能和卢象升相比!

    他这么想着,立刻大礼参拜:“小人钱富贵参见总督大人!”

    不过钱富贵并没有来得及拜下去,就被加快步伐,到了他近前的卢象升一把扶住,无视钱富贵的光头,感慨地说道:“终于见到你了!本官一直有个心愿,要见见你,当面感谢下你!”

    如果不是钱富贵及时提供建虏那边的军情消息,卢象升也不可能做到一次次的大胜,不可能有那么多经典的战事。或者说,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事,都建立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而钱富贵,就充当了卢象升知彼中关键的一环。

    钱富贵没想到赫赫威名的卢象升,竟然对他这么好,原本多年在豪格身边,已经有所历练的他,还是激动了。在他看来,这位被建虏称之为“卢阎王”的战神,竟然是这么好说话,这么地和蔼,实在是让他意外!

    他心中感激之余,便也真心说道:“总督大人的威名,在建虏那边可是如雷贯耳,那些建虏头目是被总督大人杀怕了,有一次宴席上……”

    简要地说些只有他知道的有关卢象升的事迹,让双方的这第一次见面,气氛很是融洽。

    说起来,钱富贵从一个外出经商亏得连家都回不去的人,成长为如今面对有着赫赫威名的封疆大吏,也能谈笑自如,其改变不可谓不大!

    他们正在说着,忽然又有卢象升的亲卫过来禀告说,海军将领李德明前来求见。

    卢象升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便立刻让李德明前来见他。

    钱富贵转头看去,当他看到一名明军将领的身后,跟着的那个人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而李德明身后的那个人,与此同时也看到了钱富贵。这还真是必然的事情,实在是在这军中,光头太吸引人注意了。等他看清楚这个光头的脸时,也如钱富贵一般愣住了。

    “是你……”

    “是你……”

    几乎不约而同地,钱富贵和那人,也就是吴达济,一起说出了相同的话。

    他们都没有说完,随后都明白过来,对方是和自己一样的身份。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剩下相视一笑。

    不过吴达济这边,还是很快和卢象升见礼。

    对于吴达济,卢象升倒是没有像对钱富贵一样热情了。这不是说,什么汉人朝鲜人的区分,而是吴达济的功劳,相对钱富贵来说,就小得太多了。他们所提供的消息,对卢象升的影响也不是一个等级的。

    都算是见过了,卢象升便带着微笑对他们两人说道:“皇上有旨,你们就留在本官身边,等灭掉倭国之后,一起回京受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