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1295章 你看看人家
    开封啊,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样子,并没有多大改变,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爹娘都在干什么?还有儿子,现在都有四岁了,该会话了吧……

    想着这些,钱富贵半天没动,就愣神在看着开封城头。

    此时,出城官道上已经很少有行人,他的手下等了片刻,发现钱富贵还是没动。他们也都明白,钱富贵这是近乡情怯,人之常情。

    过了好一会,其中一名随从才提醒道:“侯爷,时候不早了!”

    钱富贵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一看天色果然是不早了,别是家里开始吃年夜饭了吧?去晚了,娘包得饺子,别吃完了!

    这么想着,他又有点急了起来,一夹马腹,胯下战马急速蹿出,速度一下就提了下来。而他本人,则牢牢地骑在马上。很显然,这些年来,他的骑术也是很好了。

    城里面,不时响起鞭炮声,到处都挂着红灯笼,过年的年味,迎面扑来。

    钱富贵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了,一见之下心中更是急迫,恨不得第一时间就到达了自家门口。也亏了这个时候街上行人很少,一行人快马驰过街道,并没有多少扰民之举。

    而此时,钱富贵他爹钱掌柜,带着孙子在门口,看着他玩。

    不知何时,忽然一个带着笑意地大嗓门响了起来:“老钱,还没吃年夜饭啊?”

    钱掌柜闻声看去,却见隔壁老王头和他儿子正往家里走来,手里都是惦着不少东西。不知为何,他心中一酸,敷衍着回答道:“快了!”

    老王见了笑呵呵地道:“我家这崽子非要这个时候,会便宜不少。这出去看看,还真别,比早上便宜多了。对了,你家年货多么?要不,我这里分你一些!”

    “钱叔过年好!”老王儿子同时跟着打招呼道。

    以前的时候,他是看不起自家邻居的。不钱掌柜这位老童生,考了多少年秀才,就是考不中。还有那个钱富贵,都那么大了还光棍一个,做点生意还经常亏本,根本就没有任何本事。就这样的邻居,经常是昂着头,假装没看到,自个行事,基本不会主动打招呼。

    可是,自从两年前,钱富贵媳妇和儿子被锦衣卫护送回家之后,他就热情起来了。虽然随着时间地过去,热情有些消退,并没有最开始那段时间高,但见面打个招呼,也就是顺口一下的事情而已。

    钱掌柜看着他们,兴致不是很高,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家有。”

    看到他这个样子,老王岂能不知道钱掌柜地心思,便笑着道:“老钱放心好了,富贵在为国效力,总有一天会回家的!”

    他明白,从知道儿子消息之后开始,钱掌柜每年过年,都会在门口等着,盼望着儿子什么时候能出现,好一起过年。

    钱掌柜听了,笑笑,点点头,就又看着在玩得高兴的孙子了。不管怎么样,有孙子在了,那个兔崽子就算把这个家忘了也没什么!

    老王见此,便不再话,和他儿子一起,走进自个家门去了。

    但是,钱掌柜的耳朵比较尖,隐约间,听到老王进了家门后,对他儿子的话声。

    “你爹我一开始别提多羡慕老钱了,儿子有出息,光宗耀祖了!可现在想想,还是自家好,至少能在跟前话!”

    “可不是,爹得在理,我们也没什么好羡慕钱家的!”

    “……”

    钱掌柜的心情,顿时有点黯然,他心中其实认同老王的法。就他自己而言,一开始听儿子当了锦衣卫百户,高兴地不得了,什么时候,钱家出过大官了?就连县尊老爷都对自己家客客气气了。

    可慢慢地,这种喜悦就淡了下来,儿子就算再出息,可要是一直不回家,那和没有儿子又有什么区别?

    他的这种想法,特别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就越加地强烈。甚至有时候,他都重新开始羡慕起老王了。比如此时此刻,他心中甚至还在想着,如果能和老王换下,他儿子出去当了大官却一直没有回家,而自己儿子一直在眼前,那他也愿意换。

    正在想着时,忽然,他听到了“嘚嘚嘚”地急促声音。

    稍微楞了下,听到这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时,他才反应过来,这是马的奔跑声。

    抬头看去,果然看到街道的远处,正有一群骑士骑马飞驰而来。这一见之下,他顿时就急了,哪怕那些骑士离得还远,他也一下跑进孙子,把孙子抱在怀里,而后往自家大门走,同时心中有点愤怒:“街上都跑这么快,什么人这么横行霸道,要是撞着人怎么办?”

    马蹄声越来越近,好像就要经过自家门口。站到自家院门下后,钱掌柜又有点好奇,便想转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这大过年的,还在外奔波?

    可是,他还没有转回头,就听到马蹄声就在自家门口忽然停顿,而后就听到马的“咴咴咴”声音。同时,有一个声音,惊喜地响了起来:“爹!”

    一听到这个声音,钱掌柜如中雷击,整个人一激灵,立刻加快速度转过神。就见几匹高头大马前蹄扬起,可马背上的骑士却坐得稳稳地。很显然,这些马是跑到自家门口之后急停了。

    不过,这些他都不管,他只是第一时间拿眼瞅着为首的那人,看似熟悉,可又觉得陌生的那个人,凭着本能,他下意识地疑惑出声:“富贵?”

    “爹,是我,孩儿回来了!”钱富贵此时看到自家老爹,一如在聊天群中看到的照片一样,头发已经有一点花白了,看着自己的时候,神情似乎有点不敢相认的样子,他的心中就不由得一酸。立刻翻身下马,快走几步,跪在了钱掌柜面前,大声又带了点哽咽道:“离家多年,今日方回,孩儿不孝,请爹责罚!”

    这一刻,钱掌柜可以确认,眼前这个气质大变的汉子,就是自己那儿子。顿时,他就激动坏了,抱着孙儿,想要去扶,可似乎又舍不得孙子,就转回头,对着屋里大声喊道:“孩子他娘,孩子他娘,富贵回来了,富贵回来了……”

    “哐当”一声,屋里面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随后,房门拉开,钱掌柜媳妇手中还拿着饺子皮,人却已经冲了出来。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年轻女人,也跟着一起冲了出来。

    而之前的马蹄声,也确实有点突兀,让这条街上一些八卦心满满地邻居,好奇地出来看情况,正好听到了钱掌柜的喊声,顿时,就犹如可以抢喜糖一般地,招呼着家里的人,一起跑出来看看。

    隔壁老王家,自然就更不用了,几乎一屋子人,全都跑出来了。看到一群锦衣骑士牵着马站在街上,钱家门口,还跪着一个锦衣汉子,而钱掌柜却似乎有点六神无主的样子。仔细看去,就见跪在地上抬头流着眼泪的那人,依稀有以前印象中的钱富贵样子。可已经大变的气质,却让他们有点不敢相信,难以置信!

    看到媳妇跑出来了,钱掌柜便想把孙子递给她。但却没想到,钱富贵他娘却没接孙子,而是直接跑到了钱富贵面前,带着点惊疑打量,同时激动地问道:“富贵?”

    “娘,不孝儿回来了!”钱富贵看着他娘,同样激动地道。

    多少年了,魂牵梦绕的父母,终于见到了,平平安安地,真好!

    钱富贵这一开口,他娘就立刻确认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一把抱住儿子的脑袋,哭开了:“儿啊,娘的心肝,你怎么才回来啊,娘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周围的人,包括冲出来看热闹的邻居,看到这一幕,全都静然无声,甚至有几个婆娘,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都忍不住有点流泪的感觉,连忙自己暗地里擦擦。

    钱掌柜抱着孙子看了一会,很快就回过神来,连忙把孙子给了儿媳妇,自己上前扯开钱富贵他娘,同时道:“好了,好了,富贵不是已经回来了么!他如今都是当官的了,要注意点形象……”

    听到这话,钱富贵他娘回过神来,连忙把儿子扶起来,同时擦擦自己的眼泪道:“回来就好了,回来就好了!”

    而周围的邻居听到,都一个个不约而同地笑了。这个笑,都很真诚,是那种会心地笑。

    钱掌柜在这一刻,腰是格外的直,嗓门也大,一开始地激动,多少缓冲了下,已经好了不少了。看到那么多乡亲在看着,他便大声地问道:“富贵啊,你好歹是锦衣卫百户,自己要注意身份,不要失态了!周围都是街坊邻居,你应该也还都认得吧?你在外面怎么样,也给大伙。”

    完话的时候,他还特意瞅了一眼老王头。很显然,如今的他,扬眉吐气,想好好地显摆一下儿子的能耐了。不管怎么样,锦衣卫百户,这里谁家有出过?

    听到这话,所有邻居都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钱富贵是锦衣卫百户,顿时,他们一个个都变得有点拘束,同时也有点好奇。他们的心中,都想知道,以前那样的钱富贵,怎么就混到了锦衣卫百户的身份了呢?

    钱富贵听到他爹的吩咐,也没法去和媳妇话,一对眼间,一切尽在不言中。而后,他抱拳向周围乡亲,还没话时,他身后一直旁观着的几个手下中一个,忽然大声道:”我家老爷已经是侯爷,最近朝廷所封的民侯,就是我家老爷!“

    一听这话,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那个钱富贵应该是个同名同姓的人而已,没想到,能有办法预防天花,再也不用担心天花的那个人,竟然就是他们认识的这个钱富贵,而且还成了侯爷……

    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地盯着钱富贵,就那么直愣愣的,现场非常地安静。

    “没事,我虽然已经封爵,可大家还是我钱富贵的街坊邻居!”钱富贵见了,抱拳笑着道,“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看在乡亲的份上,尽管来找我!”

    如果换了以前的话,他那吝啬的习惯,才不会出这么大的话来。但谁让他经历地多了,见识多了,眼界开了,为人处世自然也成熟了,出话来,让周围所有人都不由得心中一暖,不由得连忙客气起来。

    “呀,我就知道,我们这边人中,就富贵以后最有出息,看看,果然如此吧!”

    “我也一早就看出来了,富贵以后肯定不是凡人。你们看,他的头上有贵气!”

    “……”

    这些人,一个个在夸着钱富贵,却浑然忘记了他们以前到底是什么个看法了。

    钱富贵也无所谓,都不在一个层次了,就见他转身对钱掌柜道:“爹,我日夜兼程赶回来,有点累了!”

    “对对对,我的儿,赶紧进去休息了。”钱富贵他娘一听,连忙抢着回应,同时拉着儿子的手道,“你好好休息下,娘马上就包好饺子了!”

    钱掌柜倒是见过世面一点,没有急着回,而是招呼钱富贵的手下一起进去。钱家一家人,顿时格外的喜气。

    街坊邻居看到他们都进去了,才感慨地各自散去。

    也是钱掌柜的耳朵尖,他就听到了隔壁院子里老王头的声音,在数落他的儿子:“你看看你,这么大了还一无是处,看看人家富贵,出门一趟,都已经是侯爷了……”

    听到这话,他不由得咧开嘴,无声地笑了。

    正在这时,钱富贵却转身过来问他道:“爹,你们怎么还住在这个房子里?”

    送老婆儿子回来的时候,也是有钱财带回来了,再不济,也应该能买一套大的房子,几进几出的那种。更不用他还是锦衣卫百户的身份,在这里更有各种优待了。

    如今这个房子,根本就安置不下他的手下。

    他自己的侯府,倒是在京师,皇上赏赐给他的。

    钱富贵他娘听了,又抢着回答,不过这次是笑呵呵地,看着似乎都年轻了不少:“就是怕你找不到家,我们觉得,在这里一直住着也挺好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崇祯聊天群》,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