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299 绝望
    诺尔布重新落荒而逃的时候,另外一名大明通缉的要犯,却过得很滋润,或者,是混得风生水起,有重新崛起之势,他就是刘香。

    他带着仅剩下的一船手下在墨西哥登陆之后,靠着他和西夷有多年打交道的经验,知道西夷会喜欢什么。因此,他到了之后,就利用他的势力在华人之中搞风搞雨,作福作威。

    原本在墨西哥的华人,就是弱势群体,是被欺压的群体。而刘香他们的到来,又再次欺压他们,让他们苦不堪言,却又没有人可以替他们做主。最终实在觉得受不了了,便推了几个人,去总督府哀求。

    于是,刘香奉令到了西班牙人的总督府,得到墨西哥总督的召见:”你就是明人的首领?“

    墨西哥总督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冷着一张脸。

    “人就是所有明人的头!”刘香大言不惭,一口就应了下来,脸上堆满了笑,随后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双手奉上,“这是人给总督大人的一点心意,还请总督大人千万笑纳!”

    墨西哥总督一见,不由得眉毛一扬,顺手打开一看,就见盒子里装着一盒子银锭,不由得眉毛一挑,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

    刘香见了,就知道西夷都是一丘之貉,心中很是淡定,就继续卑躬屈膝地媚笑道:“总督大人,人不才,愿意帮总督大人管好那些明人。不但可以帮总督大人收缴每年的税收,还能给总督大人本人再额外在上缴税收的一成。”

    墨西哥总督一听,当即哈哈地笑了起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步到刘香面前。

    原本刘香要比这墨西哥总督高一些,可此时,他看到墨西哥总督走到面前,就腰一弯,自动矮了一截,脸上保持着媚笑不变。

    墨西哥总督一见,心中不由得更加满意,当即伸手拍拍刘香的肩膀,笑着道:“很好,我对你很满意。这样,以后墨西哥这边的明人,都归你来管。不过你要记住你的承诺!”

    明人在墨西哥其实也有不少,而且和其他地方的明人差不多,勤劳能干,是明人的标签,为此,不管到了那里,都能慢慢地积累起财富,被当地人所眼红压榨。

    如今刘香来到了墨西哥,又利用自己的势力,肆意欺压同胞,主动为西夷卖命,一下便博得了西夷的好感。

    “总督大人放心,人有了总督大人的支持,叫那些人干什么,他们就绝对干什么,否则我还收拾不了他们!”刘香点头哈腰,得话却带着一丝凶狠,“我们明国有一句俗话,自己人了解自己人,有人在,就不怕那些人翻了天去,也休想骗得了我,人绝对把他们吃得死死的!”

    墨西哥总督一听,当即哈哈大笑起来,对刘香愈加地满意,便又开口承诺道:“不错,不错,这样,我给你一个组建巡逻队的权力,你来帮我看好那些明人!”

    “人遵命!”刘香一听,当即大喜,连忙答应道。

    总督府门口,有两群明人在对持,其中一伙,虽然人数少一点,却很凶悍地盯着对面那些人。就他们这个表情,似乎要不是顾忌门口站岗的西班牙卫兵,都想冲上去教训对面的人了。

    而对面的人,以一些年纪大的人为主,只有两个年轻伙子。都是脸有忧色。其中一个老人看着自己这边有点弱势,有点害怕的样子,便低声对自己的同伴道:“别担心,总督大人听了我们的诉求,把刘香那贼给传了进去,定然会警告他,我们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的。”

    “刘老得对,好歹我们在这里这么多年,给西班牙人上供了这么多年。”另外一名中年人低声附和道,“他们才新来的,又不找活干,西班牙人肯定不喜欢他们这样的人,总督大人会帮我们的!”

    听到他们两人先后话,这些人的脸色都好看了一点。那几个年轻伙子,甚至有了胆气,敢于和对面那些贼人对视,怒目瞪了回去。

    就在这样的对峙之下,里面传来动静,就见刘香在一名西班牙人的陪同下,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只这一见,那些海贼顿时高兴了起来,纷纷兴奋地喊道:“大哥,大哥……”

    而刘老这一群人,不由得都心中一沉,感觉有点不妙。

    刘香到了门口,又卑躬屈膝地对那西班牙人道:“还请大人留步,大人事情繁忙,剩下的事情,人只会料理!”

    那西班牙人听了,很是享受刘香的奉承,当即点点头,又对门口的卫兵叽里咕噜几句,便看都不看刘老那一伙人,转身走回去了。

    刘香躬身相送,等他走远了,腰就直了起来,转过身子时,脸上已经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当即对他的手下大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这群刁民竟然敢来总督府告我们,还不动手?”

    那的手下一听,顿时一个个都是大喜。他们这一伙人,都是亡命之徒,在海上干得买卖,对这事最是在行。纷纷拔出刀子冲过去,一下就把那些压根没有带武器的刘老一伙人给逼住,然后就在总督府前,下重手往死里打,一直打到所有人,不管年轻人还是老人,再也没有一个站着,才算是收了手。

    刘香背着手走到他们面前,低头俯视着躺满一地的明人,丝毫不在乎他们那痛苦的呻吟,冷冷地喝道:“总督大人了,以后墨西哥这里的明人,全都归我管。谁要是不服,老子就打得他服为止!”

    完之后,他把手一挥,趾高气昂地道:“走!”

    没有管地上这些,就这样,刘香带着他的手下扬长而去。

    总督府门口的那些西班牙卫兵,看到这个情况,不但没有加以干涉,反而就站在那里指指点点,笑嘻嘻地,就当在看猴戏。

    年轻人虽然挨打最重,不过终归血气旺盛,先一步爬了起来,再把老人扶了起来。

    互相看看,都是鼻青脸肿,身上多处伤痕。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绝望。打,打不过这些海盗出身的亡命之徒,求官府老爷做主,可很明显,西班牙的官府老爷,就站在海盗那一边。

    这日子,还怎么过?

    他们互相扶持着回去,又给了等在那里的同胞一个打击。

    怎么办,未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原本不管何种原因,漂洋过海而来,在西班牙人的统治下,就已经过得很艰辛,如今再加上这些海盗的压榨,将来的日子,真是没法想象!

    “唉,我这一把老骨头了,看来得埋在这里了!”刘老一声叹息道。

    其他人都知道,刘老的心愿是落叶归根,就想着多存点银子,给西班牙人多交点钱,希望能带他回大明。可如今,几乎所有人的钱财都已经被刘香那伙海贼敲过一回了。

    这些同为明人的海贼,比西班牙人更狠,知道明人的习惯,压根就瞒不住他们,多少家底,都能被他们估出来。

    “刘大爷,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要不,我们自己坐船回去!”挨打的一名年轻人,忽然愤怒地道,“就算死在回家的海上,那也总有一线希望!”

    屋子里议事的这些人一听这话,都看向那年轻人。不过还是刘老叹了口气道:“思明啊,茫茫大海,我们又不知道航线,怎么回?再又了,我们也没有西班牙的那种风帆船,如果我们独自出海的话,十死无生啊!”

    其他人听了,都是点点头。思明,姓魏,听了后正想话,另外一个年纪大的也跟着先道:“思明你在这里出生,怕是不知道,其实大明那边的生活也不怎么样,官府的赋税很重,劳役也多。要不是活得艰难,也不会上当受骗,在这边的日子好!”

    “是啊,国内的日子也不是人过的,我就是逃劳役,躲在附近一个岛上过日子,结果就被西班牙人给撞见,掠来了。”另外一名年纪大点的跟着也道、

    魏思明一听,却是不管道:“我爹娘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就是想要我有朝一日能回大明去。不管怎么样,那边,至少都是我们黑头发黄皮肤的,不用见了西班牙人就要点头哈腰。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希望。我们在这里,有被他们当人看待么?”

    这也是事实,听到这话,屋子里的人不由得都沉默了。

    魏思明摸摸额头上的包,牙齿一咬,就决定了:“不管怎么样,就算死,我也宁可死在回国的大海上,绝不想被西夷和那群海盗欺压了!”

    刘老听了,叹了口气道:“其实就算九死一生能回到国内,官府不定也会把我们当隐户给抓起来。”

    到这里,他忽然话锋一转又道:“但我已经老了,落叶归根,不管回去怎么样,不管能不能回去,就这么定了吧,思明,我们一起走!”

    看到他们两人的态度都很坚决,其他人也有点动容了。最终,又有三四个年纪较大的人做出了决定,一起走。其他大部分人,则都是沉默以对。

    毕竟,在他们看来,回去的可能性极低。最大的可能,就是死在回家的大洋上,葬身海底。冒这样的风险,没几个人能有这胆子的。

    刘老见此,便对屋子里的人道:“那就这样吧,你们回去悄悄问问,如果有人愿意一起回去的,到时候就一起好了!”

    就这样,屋子里的人都带着对未来的绝望而散了。

    让魏思明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正在悄悄收拾东西的时候,忽然,有个同伴匆忙闯进了他的家,有点慌张地对他道:“思明哥,你快跑,有人告密了,你要逃,刘香那伙海贼来抓你了,要当众把你打死,杀鸡骇猴来的!”

    魏思明一听,顿时也慌了,那些人,他根本就打不过,拼命都难。于是,他东西也不收拾了,赶紧逃走。

    刘老等人,也得到了同胞的报信,和魏思明汇合起来,立刻钻进山林逃走。

    几天以后,他们一身疲惫地终于逃到了海边。在这里,有一艘比较大的渔船,也是因此,他们才有这个自己坐船回去的念头。要是没有船的话,想都不用想了。

    可是他们还没准备什么,刘香的人就追过来了,迫使他们不得不立刻开船出海。

    茫茫大海中,精疲力竭的他们,脸上全是绝望了。原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回程,如果准备地充分一点,不定还能多一份希望。可如今逃得这么匆忙,连淡水都不够几天用,铁定死在大海上的。

    刘老缓了口气之后,做出决定道:“我们先往北走一走吧,找个没人的地方再登陆,重新准备补给。”

    “我也看过地图,好像北边会比较窄一点,不定更容易返回大明!”另外一人,也是附和着道。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有残缺地世界地图,虽然不精确,但至少能有个概念了。

    其他人也没有意见,就往北而去。

    过了几天之后,他们觉得应该脱离西班牙人的控制地盘,这也就是,刘香那伙海贼应该不会追过来了,就往海岸边靠去。

    渔船上,刘老的状况不是很好。年纪大了,被刘香等人殴打的伤势还没有好,就匆忙没日没夜的跑路,身体吃不消,生病了。

    其实,其他人的身体也好不到那里去,几乎是一船子的伤病号。也就魏思明年轻,并没有大碍。

    此时,船上的人,每个人都没什么生气,死气沉沉地,气氛异常压抑。他们每个人的心中,其实都知道,就这样,根本不可能跨过大洋,回归故乡。

    就算魏思明也是意志消沉,只是控制着船往海岸边靠去。

    昏昏沉沉之间,魏思明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连忙打起精神一看,顿时吓得一激灵,只见一艘挂着西班牙国旗的风帆船已经离他们很近了。他甚至都能看到船头上,就有几个西夷站在那里看他们。

    顿时,所有人都慌了,想要逃走。可是,人家是风帆大船,压根就跑不了。这下,他们是真绝望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崇祯聊天群》,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