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01 闻风丧胆
    一边的魏思明已经忍不住了,他对这位监军强烈要求道:“大人,你们是不是要打墨西哥,请一定收下我,我要从军,我要打墨西哥,我要打西班牙人,我要杀了刘香!”

    听到这话,监军不由得笑了,之前他都邀请过一次,此时听到,自然点头。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都不用说,海外的明人,不管是南洋也好,还是美洲也好,都收到西夷的压迫。既然有压迫,自然有反抗了。以前的温顺,只是没有那个能力反抗。如今有机会了,谁也不会错过。

    上了岸之上,刘老他们还惊讶地发现,竟然有不少印第安人在为大明服务,看他们和大明军卒打交道的时候,那兴高采烈地样子,就知道他们很乐意。

    稍微一了解,就知道大明和西夷对待印第安人的手段方式并不一样。西夷更多的是杀,抢了地盘。但是,大明是用粮食物资,衣服瓷器等物品来诱惑,让他们甘心为大明所用,羡慕大明!

    说起来,在北美洲这一边,大明登陆的这一片沿海,居住的印第安人主要是特令基特人、海德人及其周围部落,主要依靠渔业为生。一天到晚地就只有吃鱼,吃鱼,还是吃鱼;

    就算再往南一点的加利福尼亚的印第安人,则是靠采集野生果实为生,达科他人靠猎取野牛为生。不管那个部族,都很少和其他部族联系,交换食物,因此,他们的食谱非常单一,更别用说有多好吃了。

    因此,当明军到达之后,用吃的,用的东西开路,稍微一沟通,就有了刘老等人看到的一幕了。

    当然了,印第安人也有从事农业的,但只有在北美洲西南部和东南部一带地区。不过在拉丁美洲区域,特别是墨西哥,中美洲和迷路等地的印第安人,不但从事农业,而且还出现了城市、商业和各种较复杂的社会生活方式,是整个美洲印第安人的经济文化发展的高峰。

    其实也是,西夷的脑子里,就知道抢夺,因此,他们最觊觎有一定基础的地方,比如,墨西哥,秘鲁等地,而他们也没有大明富裕,更没有大明的文明,因此,对待比他们弱小的人,都是以枪炮来解决。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欧洲各国,他们出海的人里面,更多的是亡命之徒。这些人,又怎么可能善待土著!也只有大明这边,是以国家力量出发,主要目标是西夷,对于当地的印第安人,拥有足够文明的明人,就知道怎么样让印第安人,心甘情愿地为大明所用。

    想想也是,连约翰等西班牙人,在见识了大明的富饶,都渴望成为大明的一员,就更不用说原始的印第安人了。

    而美洲的资源丰富,也让明军开了眼界,想想看,有部族能只靠野果就能延续下去,还有的部族,靠着猎杀野牛就能活,由此可见一斑了。对于懂得利用土地的大明人来说,这美洲也是一块宝地。

    崇祯皇帝因为有聊天群,美洲的一切,他都能即时知道。因此,在魏思明等人救获之后,他也很快就知道了海盗刘香,竟然跑去了墨西哥祸害当地明人。

    不用说了,对于这种人渣,那是一定要绳之於法的。不过不是现在,美洲那边,援军到达不容易,大明还需要积蓄力量。

    反正倭国已经搞定,并且倭国搞定地太容易,以至于大明将士并没有获得多少军功,真要说起来,还是粮食获得军功最大。因此,倭国这边的大明将士,都能一批一批地派往美洲。到时候,等到力量足够了,就能以雷霆之势,横扫美洲,让欧洲那些殖民者没有反应时间,根本没法获得欧洲的支援,这种方式就会是大明占领美洲最简单直接的了。

    崇祯十年九月初一,崇祯皇帝登陆聊天群,看到了孟加拉那边发过来的消息,说葡萄牙人已经在十天之前攻破了狮子国都城,现在的狮子国,几乎已经是处于亡国状态,葡萄牙人和他们的仆从军正在四处杀戮。

    崇祯皇帝看到这个消息,便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当即下旨给梁晓珍,以逃出来的狮子国百姓为向导,孟加拉海军开往狮子国。

    这个时候,葡萄牙总督施维拉,却在狮子国都城的王宫中,志得意满,感觉自己是走到了人生的巅峰。看看眼前搜罗出来的无数金银珠宝,再想想以前在濠镜澳时的憋屈,不由得就得到一个真理:不管明国多富有,可不好欺负,那边的总督就当得窝囊;不管地方有多穷,可要是能随便蹂躏,那绝对会非常地舒服。

    忽然,他用手指着一名正在往里搬运财物的葡萄牙军卒道:“别搞乱了,这里这里,要分门别类,放到这里来!”

    他的手下都撒出去劫掠,不过所有抢到的财物,都要交出一半来。也是因为能留一半,因此他的手下都疯狂出去劫掠,积极性非常高。反正在这个狮子国,已经没有任何成建制的对手了。

    对此,施维拉也是乐呵,毕竟他的手下抢得越多,他就能分得越多,还能往国内运去更多,这可是他实打实地功劳来的。

    这一天,在狮子国的海边附近,一群葡萄牙人,领着大量仆从军,正在这边围杀当地土著。其实,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土著大都往海边逃,他们也就随着杀向海边。

    每个葡萄牙人的身上,都背着大量财物,他们笑呵呵地看着仆从军在驱赶,杀戮土著,感觉这样的日子,真是不要太爽了。

    “要是早让施维拉爵士来当总督,我们早就享福了!”

    “对啊,像我们如今这样的日子,听说也只有几十年前就有了。你们知道么,当初我之所以出来,就是听说在外边很爽,看到财物可以抢,看到女人可以抢,看到不爽的可以烧,可以杀,为所欲为,如今,总算是体验到了!”

    “对,只要我们拥有强大的武力,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

    聊着天的时候,有人看到一群土著被围在中间,就来了兴致,吩咐仆从军把这些人都绑了起来,然后他们开始用抢来的财物打赌。

    “五十步,怎么样,打脑袋,赌一把,来不来?”

    “来就来,我就不信你能打中!”

    “……”

    嘻嘻哈哈声中,完全无视了那些土著的绝望,可怜。其实也是,在他们这种殖民者的眼中,又何曾把土著当人看待过。

    他们正玩得开心,忽然,高处山岗上,有仆从军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过来禀告说,海上来了很多船队。

    听到这话,葡萄牙人觉得有点奇怪,这里大局已定,难道还在往这里运人?

    不过认真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土著都杀了,自然要从别的殖民地迁移人口过来干活的。

    他们有点不在意的时候,山上又有人大喊大叫起来,一听声音,就能听出来,似乎很是惶恐。

    这一下,葡萄牙人就奇怪了,收了他们的嘻嘻哈哈,不过还没做出反应,报信的又来了,说有别国的舰队过来了,好多好多,多到数不清……

    葡萄牙人一听,也都有点慌了,连忙爬上山岗去看。果然,海面上,有无数的船,仿佛看不到尽头,正在靠岸。战舰上飘扬的旗帜,有的人不认识,可那些到过大明的葡萄牙人,却是一下就认出来了。

    顿时,认出的葡萄牙人便大惊失色道:“明军,是明军杀过来了!”

    他们没有想过要抵抗什么的,第一念头,就是撒开脚丫子先跑了。仆从军搞不清楚情况,可海上那无数的战船,却已经能说明问题了。他们也不傻,都连忙撒丫子跟着主子跑路。

    最先登陆的是被明军收留的狮子国土著,他们一上岸,就看到被残害的族人,救下幸存族人的同时,也叽里咕噜地把情况做了说明。于是,这些救下来的土著,立刻带着上岸的明军将士,开始反过来追杀那些屠杀他们,给他们造成无尽灾难的恶魔。

    但凡有抵抗的,明军将士用精良的燧发枪教他们做人;被明军追上的,明军都没来得及处理,就会被土著一拥而上,各种击打致死。

    一开始,明军还想着要俘虏当苦力的,可他们看到满目疮痍,满地尸骨时,也就没这个想法,就让土著复仇了。

    从明军一登陆开始,就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之所以如此,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明军都是常备军,为了征战这边都时常有训练;相对来说,葡萄牙人这边,却没有多少正规军,更多的是仆从军而已。仆从军的战力,也就能打打顺风仗而已。

    另外,就算再有战力的军队,一旦化身为强盗,并且抢到了很多财物,就不会再有光棍般的决死之心。遇到精锐的强敌,就更难发挥出他们原有的战力。

    更不用说,此时明军装备的精锐,已经超过了葡萄牙热人了。

    施维拉还在做着美梦,让人装箱准备把财物运往科伦坡,然后再运回国内。可是,他还没有把全部财物都装好,就有手下冲进来禀告说:“总督阁下,不好了,明军打来了,很多很多明军,追过来了,快跑吧!”

    如果说,施维拉最不想听到的词是什么,那“明军”两字,绝对是其中之一来的。一听手下的禀告,施维拉大惊失色,也来不及装财物了,连忙问具体情况。

    可是,这名手下还没来得及把情况说完,就又有手下跑来禀告说,明军来了……

    短短一个时辰内,各个方向,不同地方的手下都有来禀告,说明军来了。

    这一下,施维拉是真得吓到了,从他目前所掌握的消息看,明军的动作非常快,快到他难以想象的地步,分为好多路,直扑他这边而来。

    他也同样没想过抵抗,连忙让人抢着收拾财物,赶紧跑路。

    之前他们追着土著跑,如今,他们是躲着明军跑,速度同样迅捷。

    但是,明军有土著带路,经常能抄近道,因此,虽然施维拉等人早就开始逃了,可不管怎么样,都没法甩掉明军的追击。

    这还没什么,等他一路逃到科伦坡附近,精疲力竭的时候,又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

    只见科伦坡的城头上,已经飘扬着大明的旗帜。满眼望去,都是一个个身穿红色军服的明军军卒。还有那港口,无数的船只靠岸,正在卸人卸物。

    在施维拉看到明军的同时,明军也看到这支败军了,立刻,由少量骑军和大量步卒组成的明军,就立刻向他们迎了过去。

    施维拉心中知道,这一次,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了。这里只是一个大的海岛而已,如果没有船,就只有躲进山里了。可是,他这辈子,就没有躲进过这种热带雨林。

    然而,就算没躲过,他也没办法,实在是没那个勇气,去和精锐的明军作战,至少如今的他,心态已经全坏了,不可能和明军去打仗。

    最后,施维拉带着手下,也学之前的土著一样,开始钻山林了。他们寄希望,明军没有到过这么南边的地方,对于热带雨林不熟悉,不敢追进去。

    但是,有一点,他们没想到,那些没有被杀绝的土著,和他们有着血海深仇。如今,有明军能为他们做主,就算是追到死也是要追他们的。

    几乎所有的土著,都积极地当了明军的向导,紧咬着雨林中的仇敌,根本就不可能追丢。

    对于明军来说,狮子国的战事,都压根不能叫战事。真要说得话,也只有科伦坡的战事了。海军战舰,实施一轮轮地炮击,至少有这么一个响动,轻松地打下了已经没有多少人驻守的科伦坡。

    整个战事,让明军将士根本兴奋不起来。明军将士之间,经常有这样的感慨:“以前的时候,总是畏惧打仗,听说有边军要去打建虏,半途就能溃散的!可如今,这打仗地轻松,简直让人感觉不到是来打仗的!我们大明,不知不觉竟然能让敌人闻风丧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