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02 光宗耀祖的好机会
    逃进热带雨林的那些外来人,又有当地土著为向导进行追捕,下场可想而知,虽然没有抓到施维拉,可这应该是迟早的事情。wwΔw.『ksnhu『.la梁晓珍把这个情况通过聊天群向崇祯皇帝做了禀告,请旨对果阿也发动攻击。

    狮子国这边,因为葡萄牙人殖民者的残暴,明军有土著的帮助,攻势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这让崇祯皇帝很满意,便批准了梁晓珍的请求,开始对果阿也发动攻击。

    对于科伦坡,崇祯皇帝不打算分封藩王了,就作为大明的一个省,准备直接派官员进行管理。

    如今拿下了狮子国,大明海军的兵锋,便能直达阿拉伯海,甚至红海也能去逛逛了。回头对付莫卧儿王朝的时候,要不要拍军队在孟买登陆,配合孟加拉这边,两边夹击呢?反正有聊天群系统在,不管多远,要配合作战,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崇祯皇帝在考虑这个的时候,札萨克图汗诺尔布也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沙俄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但总算有给了他回复。

    这个时候的沙俄,他们的主要敌人,其实他们西面的波兰,瑞典等国,瑞典封锁了沙俄的出海口,而波兰,更是厉害,对沙皇位置,指手画脚,甚至派军队进行干涉。

    就在前些年,双方还大打了一仗,最后两国签订了为期十四年的合约,沙俄割让给波兰大片领土,但波兰同时承认米哈伊尔是沙皇。

    也是因为这份协议的签订,波兰才释放了沙皇米哈伊尔的父亲,就是菲拉列特大牧首。而他一回国就成了沙俄的实际掌控者,以铁腕手段开始对沙俄实行统治。也就在这个时候,沙俄才在实际上结束了自伊凡雷帝之后开始的“混乱时代“。

    菲拉列特大牧首要振兴沙俄,西边的几个国家是强敌,他暂时没有办法,因此才大规模地从西伯利亚掠夺物资,以充实国力。只是没想到,东方的大国竟然也派出了军队宣誓西伯利亚的主权,把他派出的军队灭得灭,赶跑的赶跑。

    原本对于遥远的西伯利亚,他还真是没办法和东方大国竞争,属于有心无力的那种。可没想到,卫拉特蒙古崛起,又给了沙俄一刀。不要说远东了,再近些的地方也没法再去掠夺物资,或者掠夺到的物资,白白地便宜了卫拉特蒙古。

    这就等于真正地断了沙俄振兴的命脉,这让菲拉列特大牧首如何能忍!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沙俄才和漠北蒙古联合起来,一起突袭卫拉特蒙古。结果还是让菲拉列特大牧首满意的,劫掠来了不少物资。只是他没想到,东边的大国竟然又派兵干涉这事,甚至还把漠北蒙古都灭了。

    这个事情,让他的心中略微有了一点小阴影。不过他有一点却是能肯定,沙俄离东方大国实在太远了,远到东方大国要派兵过来攻打沙俄的话,代价太大,历史上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因此,他才不相信东方大国会来报复沙俄,也就没管了。

    但是,这一次,菲拉列特大牧首收到诺尔布派人过去的通知,说竟然在他的领地发现了明军夜不收。这一下,他也有点慌了。那东方大国竟然疯了,这么远还打来?

    他自然不知道,大明皇帝曾说过:“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对于东方大国的事,菲拉列特大牧首还是非常重视的。诺尔布的残兵好歹还有上万人,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军队,因此,他连忙派人回复诺尔布,稳住诺尔布,准备再次联手对付有可能的东方大国。

    之所以是说有可能,只是因为目前收到的消息,只是东方大国派出了夜不收而已,这最多只是骚扰,还远远构不成威胁。眼看着寒冬马上来临,反正这时候也不可能打大的战事了。

    也是这个认知,让诺尔布心中真正松了口气。他开始下令停下迁移,先过冬了再说。对于人心惶惶地部族,他安抚道:“明军要是打过来,沙俄会出兵的。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大牧首说他还派了使者去劝说南方的克里木汗国和土耳其,如果明国真得打过来,让他们也出兵,几个国家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明军,就不信,这样还能打不赢明军!”

    说起来,沙俄和克里木汗国以及土耳其的关系,都是还可以的。之前对付波兰的时候,沙俄就这么干过,不过这个计划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实现而已。

    听到大汗的安抚,他的部族也安心了。等来年明军要是再敢追过来的话,能过来的兵力肯定不是很多,而这边却是几个国家联合起来,真不信会打不过他们!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一个事实,或者说,未来的名将,这个时候还没有被人所知,因此,他们才放心地开始驻扎,准备过冬的事情。

    离他们一百多里远的地方,明军的夜不收也开始汇合。各方向向西探听消息的夜不收队伍,聚集在一起时,也有八百骑了。为首的几个总旗聚在一起,却以一个年轻人为首。这个年轻人,可以说是异常的年轻,十足年龄还不到十七岁,但是,却已经有七年的从军经历。

    不但如此,他的经历还非常丰富,参与过大明对河套土默特部族之战,消灭了林丹汗;参与了大明对辽东的反攻之战以及灭国之战等等。在京师初级武备堂,高级武备堂都进修过。在新军中也训练过,成绩全都非常出色。而且还在大明封疆大吏洪承畴的身边耳听目染过,最让人不能忽视的是,他是崇祯皇帝非常看重的人。

    不管是谁,都知道他的未来,不可限量。他,就是李定国。

    一名年纪大的汉族总旗对李定国说道:“李总旗,我们情况都探听地差不多了,如今严寒即将到来,是该回去了吧?”

    “再过些天,就很可能会下雪的。天气会很恶劣!”另外一名卫拉特部族的总旗也附和,说明情况道。

    李定国却没有马上说话,显得和年龄有点不相符,很是有点老成的样子,只是在低头沉思。

    其他几个人见了,都知道他有想法,便没有说话,等待他的决定。

    他们都知道,李定国要不是因为年龄的限制,以他的经历和功劳,早已是游击以上军职了。也是因此,这次的几个总旗,在出发前,就奉有军令,一切以李定国为首,由他择机行事。

    其实,天省总督府杨嗣昌觉得李定国的年龄还是太小了点,原本是不会下这道军令的。听说是皇上直接下旨,总督大人才不得不遵从的。

    静待了片刻,李定国忽然抬起头来,稚嫩的脸上带着坚定之色,对围在他身边的几个总旗说道:“诺尔布那边觉得严寒要来了,停下来准备过冬;你们也觉得严寒要来了,我们应该回去休整。对不对?”

    “是啊,是啊!”其他几个人听了,都下意识地点点头。不过回过神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微皱了眉头。

    李定国却仿佛没看到他们脸上的反应,而是继续说道:“我们跟踪尾追他们的这段时间内,可知他们部族压根就没有士气,可对?”

    这一点,在场的这些人能被选拔出来,自然都是经验丰富的夜不收。因此,他们再次点点头回应道:“确实,军无士气,要不然,也不会看到我们,就几万人马,就开始迁徙了!”

    李定国听了,便决断道:“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让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只是夜不收,严寒来临,就要回去休整的念头中,给他们狠狠地一击!立下一番功劳再回去,也能为我大军西征之日造势。诸位意下如何?”

    听到这话,几个总旗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而后还是由年纪大点的那名汉族总旗谏言道:“李总旗,我们才八百骑军而已,敌人可是有一两万人马,就算不算妇孺,那也有一万左右吧,差距如此悬殊,如何能打?”

    其他几个总旗都是跟着点头,这数目实在相差太大,有点不现实。

    倒是其中一名卫拉特部族的总旗,听了后顿时就红了眼睛,咬牙点点头道:“李总旗要打,我这旗奉陪,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不用说,他的亲人肯定在几年前的偷袭中,被漠北各族杀害了。

    李定国瞧了他一眼,点点头,而后看向其他几人,也不恼怒,只是沉稳地说道:“西汉元朔六年,骠骑大将军霍去病霍将军,时年十七岁,却只领八百轻骑,千里突袭,斩获敌人两千零二十八人,其中包括匈奴相国、当户的官员,同时也斩杀了单于的祖父辈籍若侯产,并且俘虏了单于的叔父罗姑比,功冠全军。”

    说到这里,他盯着几个人的眼睛道:“如今我们也有八百骑,还是夜不收精锐,对面的敌人却只是一群败军之犬,毫无士气。当年骠骑大将军能做,我们为何要怕了区区万把人?”

    其他总旗虽然没有像李定国一样读书,可骠骑大将军的当年事迹,他们多少都是能听说过一些的。此时,再次听到李定国详细介绍,想象当年的骠骑大将军以弱冠之身,领八百轻骑突进千里,捣毁匈奴王庭。相比起这样的丰功伟绩,确实,如今他们要面对的局面,虽然相似,难度却要低不少的。

    他们正想着,李定国却提高了声音,大声喝问道:“建功立业正当时,光宗耀祖在当下,男儿大丈夫,如此好机会,为何还犹豫之?”

    听到这话,几个总旗明显激动了起来,原本就有军令,要以李定国马首是瞻的,如今又知道很可能有一个立大功的机会,便不再犹豫,一个个严肃了起来,回应李定国道:“李总旗,听你的,干了!”

    “对,李总旗,你就说怎么做吧?”

    “……”

    如果李定国强行命令他们的话,因为事先有军令,自然也可以。但是,这种以少打多的战事,就算再有利,己方将士能不能有个高昂士气,有主观能动性,对于战局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因此,李定国才说了那么多话来说服他们。

    如今,已经说服了总旗,李定国便召集全军,扫视八百精锐的大明夜不收,严肃地对他们说道:“我十岁从军,如今已有七年。林丹汗的王宫,我去过;他的尸体,我见过;当年的河套一战,我就亲身参与了……“

    听到他忽然说这话,明军将士们不由得有点纳闷,好好地,准备回去了,说着干什么?

    就连那几个总旗,也是心中纳闷,不是已经有决定了,怎么忽然说起这个来了?他们也同样搞不明白,李定国为什么要说他的经历。

    “……我大明之精锐,首为新军!”李定国不管,还在继续说道,“新军营内,我也曾一起参与训练,各项考核,皆为优等;京师初级武备堂,别人一年所学,我三个月就已经学完,并且考核通过……”

    对于李定国的经历,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此时,不管知道不知道的人,听着的时候,都不由得露出钦佩之意。因为他们知道,李定国这些成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我从新军营出来后,就参与了大明反击建虏之战的海州战事。当时我军在大黑山虚晃一枪,成功调动建虏离巢,一举拿下海州。随后皇上御驾亲征,我也随驾左右,参与建虏灭国之战……”

    听着李定国在说这些往事,此时此刻,这些精锐的夜不收,都忘记了眼前说话的,其实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而已。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李定国的钦佩和羡慕。

    而李定国,在说完了自己的经历之后,忽然提高了嗓门,大声说道:“今次,我发现了一个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的好机会,尔等大明精锐们,可愿随我取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