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04 有天大的事
    李定国在事先发布的命令中,就有要求,攻入营地,造成混乱之后,一定要重点攻击那些大的蒙古包,位置靠中间的蒙古包。而王帐所在,更是他亲自领军直袭。

    月光之下,看到有一大堆人围在那边,原本阻击自己的那些喀尔喀族人也纷纷往那边聚集,李定国便当机立断,大声喊道:“集火攻击!”

    这个术语,是在新军营中学来的。

    只见他快速点燃一支火箭,迅速往那人群聚集地射了过去。一道火光飞起,明亮的弧线,很是吸引人的注意。

    在附近的所有明军将士,一见之下,顿时纷纷往那边抛射箭支。连珠箭般地发射,而后又迅速拿出早已填好火药的燧发短枪,不用瞄准,只管对着那边的人堆开枪。

    “呯呯呯”地声音,终于在这营地内响起,让人一听,就知道火枪开枪的声音。这个声音,无不证明这是噩梦中让他们恐惧的明军,顿时,枪声更加加剧了喀尔喀族人的溃散。

    有的人从蒙古包里钻出来,压根就没有带武器就跑,甚至有的人,连衣服都还没穿完整,只想着先逃命要紧。有的人,运气好的,抢到了一匹马,立刻骑马逃走;而有的人,压根就没法及时找到马,只能撒开脚丫子,靠着两条腿跑路,就只想着尽快逃离这里。

    而李定国这边,在集火以后,他便看到那一群人已经没几个还能站着了。不过他还不肯放过,立刻握着骑枪,带着手下往那边冲了过去。接着,他又冲向下一个人群聚集地,再下一个人群集聚地……

    凡事有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是他们冲击的目标,他要的,就是再无敌人在聚集。

    等到李定国领着手下展开追杀溃散之兵时,天边发亮,新的一天到了。

    不过在这块地方,却是一片狼藉。有的蒙古包还在火光冲天,而有的,则是烧完了,只有余烟升天。地上,躺满了尸体,血流成河;还有无数牛马羊,逃出了栅栏,散布在营地这一片区域,当然,也有的逃得更远。

    在这些牛羊之中,有不少牛羊身上,竟然还绑着火把,引得周围的牛羊纷纷侧目,不敢靠近。

    这些牛羊,其实就是李定国之前遇到的那处牛羊,他当时下令,八百夜不收精锐围起来,没有放跑一个喀尔喀族人,而后就收集,现做足够的简易火把,帮在牛羊身上。并且留下一百骑军,约定战事一起,敌营所在的火光就是信号,留下的这一把骑军就点亮这些火把,并驱赶这些牛羊往营地方向,造成夜幕之下大军向营地进发的假象。

    从事后的效果看,这一招的效果很好,是最终迫使喀尔喀族人溃散的最主要原因,也是这次战事胜利的最大保证!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散开追击的百人为一组的明军,都按约定返回了营地所在。忙碌战斗了一夜一天,就算铁打的身子,都是有些疲惫了。

    但是,明军将士们,却一个个地都非常兴奋,互相之间看到了,都是大声问情况,语气中无不洋溢着兴高采烈。

    在昨晚集火的地方,李定国就在这里,也是同样兴奋地,听着幸存的喀尔喀俘虏,指认出了其中一个身上插满箭的尸体,就是他们的大汗诺尔布。很显然,昨晚他被围在中间,刚好是明军将士们最为重点照顾的地方,就落了个如此倒霉的下场。

    确认击毙了诺尔布,就是这次战事的最大胜利。至于其他,返回的各组明军,也都纷纷在向李定国禀告。此时此刻,他们一个个都对李定国佩服之极!果然是皇上看重的人,能明锐地抓住这个战机,并带领他们八百人就打败了上万敌人!这样的本事,真是可以比得上千古流传的名将,汉时的骠骑大将军了!

    战果大概得到了确认,六组追击出去的明军,分不同的方向,都杀了个血流成河,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看着眼前营地的狼藉,李定国又抬头看看一点都不暖和的太阳,一脸从容,和他的年龄显得有点不服,沉稳地说道:“那些没有战马溃散出去的喀尔喀族人,被我们驱赶地足够远,没吃没穿的,在这种天气,估计也很难活下来了。这一仗之后,这支喀尔喀部族算是完了。我们这次……“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振臂大喊道:“大胜!”

    “大胜!”围在他身边的明军将士们一听,顿时都一个个跟着大喊起来,同样振臂高呼,释放着他们心中的振奋,“大胜,大胜……”

    八百骑军而已,对上上万草原对手,还都是壮年男人的部族,虽然事先在李定国鼓励下,觉得这仗可以打,有赢得可能。在军令之下,在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的刺激下,提着脑袋干了。

    如今尘埃落定,大胜!一颗心放下的同时,自然都是非常高兴。他们就算读书不多,甚至有不少人都还没有听监军授课过的,可所有人都知道,这一仗,必定会名垂青史!几乎能和骠骑大将军最为得意之战所取得的战果相提并论,估计回去之后,同袍们全都会羡慕死!

    这一仗,值了!从军经历中有这么一仗,回去都可以自豪一辈子了!

    而这一刻,那些卫拉特蒙古籍的夜不收,除此之外,还另有欣慰:最后的喀尔喀族仇敌,就这样被他们这八百人给击垮了,也算是给那些死去的亲人、族人报了一部分仇了。

    看着不管是总旗,还是普通军卒,都在高兴的欢呼,李定国年纪小,却第一个恢复了正常。他立刻又问起了己方的伤亡情况。一统计下来,战死二十三人,受伤七十八人!这些伤亡,多是刚开始冲击喀尔喀族营地,直到敌人溃散之前的伤亡。

    李定国听闻,便去给那些战死的将士处理身后事,又查看了那些伤员,亲自加以慰问,甚至看到有伤员的包扎让他不满意,就又亲自解开给他们重新包扎,全部都要他满意为止。

    1304 有天大的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李定国听闻,便去给那些战死的将士处理身后事,又查看了那些伤员,亲自加以慰问,甚至看到有伤员的包扎让他不满意,就又亲自解开给他们重新包扎,全部都要他满意为止。

    看着李定国的一举一动,明军夜不收们,对他无不心服口服!此时此刻起,在他们的内心,不再是因为李定国的过往而遵崇他。如果这时候的李定国,再对他们发布任何命令,都已不需要再讲他曾经的经历了。

    忙碌了一阵之后,烧毁了所有能烧毁的东西,明军将士们才奉李定国之命,驱赶着缴获的牛马羊,带着同袍的遗体,真正往东撤军。在离去之前,李定国才用聊天群的拍照功能,把眼前的一切拍了很多照片,传给了天省那边,并且附加了战事的简单经过和结果。

    而此时,杨嗣昌正在和满桂商议来年的战事,感觉有点棘手。就听他对满桂说道:“西边,实在太远了点,我们对那边的情况,了解得并不多。可是,那边却有熟悉我们大明的存在,至少喀尔喀部族的人,对我们大明的了解就比较多。按照皇上的意思,明年就要出征,你可有把握?”

    “大人放心,我大明之强大,前所未有。”满桂倒是有信心地回答道,“末将从小兵干起,军中什么情况没见过。如今我们大明军队的士气、装备和奖惩,管他什么样的敌人,末将都相信,不会是我大明的对手!”

    听他这么一说,杨嗣昌的担心,便稍微好了一点。毕竟满桂确实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从小兵一路升到总兵,再封伯爵,他的功劳,都是实打实地军功来的。

    他正想着,满桂却是眉头一皱又道:“不过大人所说也是有理,敌情不明,多少对我军明年的攻势会有影响!之前派出的夜不收,应该能带回来一些消息!”

    杨嗣昌听到这个,不由得摇头说道:“本官都想不明白,为何皇上如此看重那个李定国,竟然要本官好好培养他!这次西探军情,不知道能不能获得预想的消息!”

    说到这里,他甚至都想着,该不会李定国是皇上在外面的私生子吧?但是,想想两个人的年龄,却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不管如何,反正皇上如此重视这个李定国,让他心中都有点嫉妒了。

    满桂听了,倒是直爽地回答道:“这个小家伙也是个厉害的,对于打仗方面的事情,样样都能说得头头是道。要是光说说的话,反正末将是说不过他的。等以后他多经历一些,年纪再大一些,我倒相信他将会是我大明的名将!”

    “呀,就怕他只是个夸夸其谈的赵括而已!”杨嗣昌点评了一句,又皱眉叹道,“他能有消息直接禀告过来,可是,这些天来却是没有任何动静,让本官有点担心啊!”

    说完之后,他便顺便进入聊天群去看看消息。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就刚好看到了李定国传回的消息。意料未及之下,一下愣在了那里。

    这让一直看着他的满桂有点奇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担心的神色,连忙叫道:“大人,怎么了?大人,该不会是派出去的夜不收都出事了吧?有几天没消息了?”

    一连问了好几句,杨嗣昌才退出聊天群,一脸震惊地看着满桂道:“李定国有消息了!”

    “没事吧?”满桂一见,有点担心地问了一句。

    “有事,有天大的事!”杨嗣昌依旧满脸震惊之中,回答满桂的问话道,“没想到他的胆子竟然那么大,就他那八百骑而已,就主动进攻喀尔喀族的上万多部族……”

    “什么?”满桂一听,吓了一跳,大声道,“怎么这么莽撞?比我还胆大包天!那怎么样?逃出来没有?”

    杨嗣昌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不过也亏了是有图片,他再三确认是真的,可还是难以置信地回答道:“不用逃,他是打赢了。自伪汗诺尔布一下,一共三千多首级,其余喀尔喀族人,四散逃入荒原,也活不过几天。从此以后,就再无喀尔喀部族了。”

    “什么?”满桂一听,又是吓了一大跳,简直不敢相信,重复说道:“李定国以八百骑军,竟然打败了诺尔布那剩下的一万多人马?这……这是真的么?”

    “千真万确!他如今已带着诺尔布的首级,赶着缴获的牛马羊凯旋了。估计半个月之后,就能见到了。”杨嗣昌仿佛到了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说出的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一样。

    说完之后,又不得不感慨道:“都是十七岁而已,同样八百骑,一个破袭王庭,一个灭亡敌族,战果皆是辉煌,耀眼之极!真乃明之骠骑大将军,皇上慧眼如炬,本官不及也!”

    此时此刻,杨嗣昌对崇祯皇帝的眼光,那是心服口服了。要知道,就连满桂这种从小兵升上来的大明将领,都没想过会有这事,或者说,这样的战果,就明一朝,又有谁能有?可是,皇上却相信李定国,有意培养他。正是因为有皇帝的这番栽培提拔,才十七岁的李定国,才能有机会,创造出大明对敌的伟大战绩。从此以后,后人提起骠骑大将军,怕也不会少了李定国的名字!

    满桂听杨嗣昌确认的话后,同样非常地震惊,他稍微一想,便立刻抱拳向杨嗣昌请命道:“大人,末将愿领军西去接应!”

    他坐不住了,恨不得此时就已经去到西边,见到李定国,问问他,这一仗到底是怎么打的,你年纪才这么一点,怎么就这么厉害?

    经过这段时间的缓冲,杨嗣昌也稍微恢复了一点。听到满桂的请命,他稍微一想,便点点头说道:“此战对我大明来年西征,将有重大的意义。如今即将天寒地冻,又要驱赶缴获的牛马羊,确实不容易。那就由你去接应一下,也免得出什么意外。这场战事,一定要全须全尾地告终!”

    满桂一听,立刻大声领命,然后,转身大步离去,风风火火地样子,似乎是一刻都不想等了。

    杨嗣昌也没在意,而是立刻进入聊天群,他要向皇上恭喜。这个事情,不管怎么样,都是他麾下的大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