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09 亮相
    人去楼空,只剩下那几个明人妇女在收拾残局。她们几个人互相看看,都是一脸的悲容,连已经逃出去的魏思明他们,都要遭了刘香等人的毒手,这日子,真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熬到头?

    她们几个,迫于刘香的淫威,还真不敢讨论这事,最多回家之后和自己家里人偷偷说下。此时,她们能做的,也就是暗地祷告满天神佛,保佑魏思明不被刘香等人抓到了。

    再说刘香等人,这次出城来的,大概有三十来个人,算是牛刀杀鸡了。刘香打得主意,就是要多备点人手,不能再让魏思明等人跑了。

    他们出城之后,在报信人的带领下,匆匆赶到城外郊区的一座小山底下,而后那报信人就对刘香说道:“大当家的,翻过这小山,那边有一条小河,拐弯那边搭着几个茅草屋,那魏思明等人,就躲在那里。”

    “好,等过了这山之后,兄弟们分两拨,从河上下合围,这次记住,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刘香恶狠狠地交代道,“老子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要他们死,他们就必须要死,懂不?”

    “大当家的放心,这次我们悄悄摸过去,他们肯定跑不了了!”他的手下纷纷回应保证道。

    于是,刘香也不再废话了,都是用惯了的手下,有着默契,提着刀枪,沿着小道爬到小山顶时,果然透过树林的缝隙,能隐约看到山下有条小河蜿蜒而过。在报信人的指点之下,大概也能看到河道弯曲的地方确实有几个茅草屋在那里。

    “呸”地一声,刘香朝山下吐了口口水,当即招招手,分成两路下山而去。

    他们却不知道,就在离他们不远地一棵树上,隐藏着一个人,几乎和树一个颜色,不盯着看根本没法发现。在刘香等人走了之后,几声鸟叫声响起,然后,边上忽然又有几个人动了起来,展开了行动。

    再说刘香等人,偷偷地从上下游摸近那几个茅草房之后,果然看到有个人在门前那摆弄渔网,仔细瞧去,认得就是当年逃走的那个魏思明。

    这一下,刘香等人都是大喜。看看已经围住了茅草房,刘香便也不躲了,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同时大声说道:“小兔崽子,有本事再跑啊!”

    魏思明听到,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抬起头,看着周围不断地冒出来的海贼,也不慌乱,反而对刘香大声说道:“刘香你这狗贼,恶事做多了就不怕报应么?”

    不知道为什么,刘香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可他一时之间也没想明白,这种不好的感觉来自哪里,此时听到魏思明的喝骂,输人不输阵,便冷笑一声回答道:“老子混道上的,还会怕报应?真是幼稚!”

    他的手下听了,也都哈哈大笑。可笑这个魏思明,被围住了逃不了了,却用报应来喝斥,出来混的,谁还怕报应不报应的,真要信这个,就不会干这一行了!

    他们纷纷指着魏思明,犹如猫戏老鼠般喝斥了起来。

    “你管好你自己吧,在我们受报应前,我们先报应了你!“

    “对,这次没得跑了吧,自己说吧,想怎么死,老子成全你!”

    “……”

    听着同伙的喝斥,看着魏思明一点都不慌乱的样子,刘香终于知道他的不安来自哪里了!看魏思明的样子,好像他并不害怕,而是有所依仗的样子!

    可是,刘香却想不明白,他魏思明有什么可以依仗的?在这墨西哥,老大就是西班牙人,而西班牙人,显然不可能成为魏思明的依仗!那还能有谁?土著?也不可能啊!

    他怎么样都没想过,魏思明的依仗,会是他最害怕的那些。不过,他心中隐约有些不安,便有点烦躁起来,一挥手大声喝道:“不要啰嗦了,把他和其他老家伙都逮了,老子要扒了他的皮,不好好收拾收拾他,老子就不姓刘了!”

    听他这么一说,他的手下便不再啰嗦,犹如看着死人一般,朝魏思明围了过去,准备出手了。

    魏思明缓缓地后退,一直退到茅草房前,脸上带着冷笑,看着围过来的人,他的眼神中,似乎有着一种猫戏老鼠,在玩的感觉。

    刘香见此,有点惊疑了起来。不过他还没来及反应,就见那几个茅草房忽然一下被人从里面推倒,而后每个茅草房里都露出了一大窝子的人。

    只见这些人身穿皮甲,每个人的手中都端着弩箭,已经上了弦,弩箭的闪着寒光地箭头,对准了围过去的那些海贼。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真是不可思议,出乎意料之外,顿时,围上去的海贼们,不敢再前进一步,甚至都不敢动一下。他们可是明白,那弩箭可是杀人利器。他们动作再快,在这么近距离之下也不可能快过弩箭的速度。

    刘香站在后面,一见之下,下意识地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准备逃跑。可是,他才一转身,就发现身后无声无息地,竟然围上了很多人。这后面的人更怪,身上的披风就和树林的颜色差不多,像鬼一样的出现,一点声音都没有,顿时又吓了他一大跳。

    这围上来的人,手中同样有弩箭,闪闪发光的箭头,无声地展现着威胁,让刘香等在外围一点的人,不敢再动一下。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刘香强制镇定,可结巴地声音,还是暴露了他心中的恐惧,“有话好商量,你们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我都能给。我不知道魏思明是你们的人,我错了,要怎么赔都行!”

    一根筋的人,如果出来混的,早就见阎王去了。能屈能伸,厚脸皮,才是出来混的基本条件。不要看刘香是海贼头子,可遇到弱势的时候,装孙子也没有任何犹豫。

    不过,这一次,再怎么装孙子都没用了。

    就听到这些精悍的人之中,有一个似乎为首的人开口回答他,一口的大明官话:“我们是大明海军陆战队的,刘香贼子,这次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虽然刘香搞不懂海军陆战队是什么意思,可这不妨碍他听懂了,眼前这些要命的阎王,是朝廷官军来的。

    一明白了这点,刘香就再也站不住,腿一软,跌坐在地。他知道,他落到明军手中,那肯定没法活命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为什么自己跑了那么远,明军竟然锲而不舍地追过来,有必要么?

    不止是刘香,包括他的手下,当他们听到这些人是朝廷官军时,一个个地都绝望了。

    对于这个话,他们相信。因为这些人都是统一着装,每个人都有弩箭,这还只是端在手里的。不过这些就已经足够了,在这太平洋的彼岸,如此精良的装备,没有其他势力能拥有这些。

    他们再也没有想到,想着出来抓人的,如今却是被人抓了。想着要人死的,如今却是自己要死了。

    天道报应,出来混的,果然都是要还的么?

    1309 亮相-->>(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道报应,出来混的,果然都是要还的么?

    有人绝望之下,发了疯一般,想着杀一个够本的念头,就想拼命。

    可他们才一动手,一支支地弩箭便“嗖嗖”地射了出来,电光火石之间,就钉在了妄动人的身体内,根本就没有他们能反抗的余地。

    刘香知道自己必死,他也动了,不过他不是拼命,而是想逃跑。但是,几支弩箭,就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直接咬上了他的两条腿。“噗通”一声,双腿巨疼之下,跌了个狗吃屎!

    为首的明军军官一声令下,剩下的都被捆了。至于刘香,则直接拖死狗一样地拖到一棵树下,绑在了树上。

    魏思明此时,终于得到允许,走了过来,到了刘香面前,一个巴掌甩了出去,“啪”地一声,同时大声问道:“不怕报应是不是?给你报应!”

    说着话,反手又是一个耳光过去,再给一个报应。

    明军将士看着他在打,就当没见到,该干什么还在干什么。

    这边的动静有点大,刘香被打地迷迷糊糊地,又发现从外围过来不少朝廷官军,只听有一个人鄙视着说道:“真以为这个海贼那么能跑,还特意去断后,没想到被你们一窝端了,一个都没跑回去,害得我们白忙活了!”

    “呵呵,谨慎点好,这厮是真能跑的,跑到了南洋,又跑来这美洲。”另外有人在对话道,“作恶多端的钦犯,终于被我们抓到了,不会让皇上失望,我们辛苦点没什么。”

    这支先遣小分队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趁着大战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奉旨先一步抓住刘香,不能让他跑了。否则就很有可能像南洋一样,大战一开始,说不定这厮就又跑路了。

    刘香听得心中苦闷不堪,你堂堂一个大明的皇帝,为什么一直惦记着我这个小小的海盗,竟然不远万里,横跨太平洋跑来抓我,有必要么?何必呢?

    他心中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和朝廷作对,否则皇帝也不会发狠,自己跑天涯海角都被他派人来抓了。

    那几个明军将士还在谈话,不过刘香听不到了,因为他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活活打晕过去了。

    用了一天的时间,这支先遣小分队在完成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清理墨西哥城外的闲杂人等,为大军偷城做好准备。

    其实,出城劳作的,一般都是印第安人土著和明人等被压迫的那些,有魏思明作为向导和沟通桥梁,基本上被控制的人都很配合。

    “我们是大明海军,前来救你们的!”

    就这么一句话,如果对象是明人的话,那是喜出望外。不管以前他们对朝廷官军的印象如何,如今远在美洲这块地方见到朝廷官军,那是一万个亲切。更不用说,他们不是在这里享福,而是过着暗无天日的被压迫日子。于是,他们甚至主动配合明军将士,帮明军将士打好下手。

    而对象如果是那些出来劳作的印第安人,则在魏思明等人的沟通下,明白这是一支文明之师,是一支救苦救难的菩萨之师,是来打败西班牙人,给他们好日子过的,他们就也是高兴,并没有多少人表现得不配合。

    在这块美洲大陆上,大明军队所奉旨意,就是打倒西夷和那些为西夷做事的土著首领,团结明人和被压迫的低层土著。这样的政策方针,对于来自后世的崇祯皇帝来说,是最容易想到的一个低成本占领美洲的政策。

    第三天一早的时候,吴三桂带着大明美洲陆军赶到的时候,外围已经清空,城里的西班牙人还蒙在鼓里,他们才不会在意有多少明人和印第安人不见了。

    在天刚亮之时,魏思明就带着一群海军陆战队的将士冒充了刘香的人,骂骂咧咧地训着假装被抓的魏思明,靠近了城门。

    当然了,最大的原因是,墨西哥城里不管是谁,西班牙人也好,明人也罢,又或者是土著,谁也没有想过,明军,或者说有一支大势力的东方队伍会突然出现在这墨西哥,要夺取墨西哥城。

    因此,明军将士一靠近城下,立刻迅速解决了守门的军卒。看着弩箭钉在自己的胸膛,这些军卒都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杀人了,明人杀了西班牙人了!”

    “明人发疯了,造反了,杀总督府的人了!”

    “……”

    城门口看到这一幕的普通百姓都吓呆了,反应过来之后,他们下意识地转身就跑,同时疯狂乱喊。就连明人百姓也都吓呆了,西班牙老爷都杀,这胆子从哪里来的,还要不要活命了?

    而明军将士们没管这些人,事实上,也没法管,只是迅速控制城门而已。当城外的大军通过城门进城时,不管西班牙人有何反应,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也直到这时候,明人才知道,竟然是朝廷大军打了过来,看着明军队伍中的魏思明,他们一个个犹如离家已久的孩子,看到故乡人的那一刻,一个个都哭得稀里哗啦,幸福地哭着。特别是刘香等人被当众公审,更是让他们对朝廷官军充满了好感。

    于是,在明军接管墨西哥城的这段时间内,城内的明人配合地最为积极。西班牙人能逃走的很少,作为明显目标的西班牙总督自然不可能逃走,落得和刘香一样的公审下场,而这一处置方式,也极大地获取了底层印第安人的好感。

    明军将士在墨西哥城站稳脚跟,几乎就不费什么事情。

    而在巴拿马城那边,明军则是强攻的,不过同样事发突然,加上西班牙人又和明军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根本来不及反应,也反应不出什么,明军没有花费多少代价就拿下了。

    同样,在巴拿马城这边,虽然没有明人配合,可公审西班牙人和那些为虎作伥的印第安人,同样为大明凝聚普通印第安人心做出了贡献。

    在很短的时间内,大明便以强硬的姿态在美洲大陆上登陆,并且站稳了脚跟,同时,大明海军开始沿着海岸线巡查,遇到西夷的战舰,全部消灭之。

    反正在美洲这块大陆沿海,大明海军的数量,都是西夷的几倍,加上大明海军装备了不少线膛炮,在经过几次小规模海战之后,不管是西班牙人也好,还是葡萄牙或者荷兰人,全都不敢出海,很多在美洲作福作威的西夷,甚至都想着坐船从美洲东海岸逃回欧洲去了。而那些土著,则听到了明军的事迹之后,开始盼望明军能去解救他们。

    大明军队在美洲的动作,也慢慢地传回了欧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