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14有仇报仇,没仇仇富
    这些沙俄百姓在疑惑的时候,沙俄宫(殿dian)内,李定国却正在听取手下的禀告。狂沙文学网

    “报大帅,沙皇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罗曼诺夫已被活捉!”

    “报大帅,王宫中搜出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国王瓦迪斯瓦夫四世·瓦萨的使者,说他们增援的大军已经赶来,但需要沙俄提供军需!”

    “报大帅,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阿道夫的使者也被我抓获,其派出的增援大军也已在路上,向沙俄提出的条件是割让领土。“

    “……”

    李定国波澜不惊地听着,或者是事关重大的原因,他在听完之后,又下令亲自提审附近几国的使者,而后才通过临时聊天群向主帅杨嗣昌禀告,并提出建议道:”末将以为,趁敌人未掌握我军详细军(情qing)之前,以雷霆之势主动迎接敌军。“

    有聊天群就有这个好处,遇到重大(情qing)况,能及时向决策者禀告。

    在这个聊天群中,不但杨嗣昌在,满桂也在,甚至连京师中的大佬都在,包括兵部尚书卢象升,都察院左都御史洪承畴等真正知兵的这些大臣,当然了,也少不了崇祯皇帝了。

    作为战事的主帅,杨嗣昌首先发言道:“你部千里奔袭,刚拿下莫斯科,不可……可是要休整几(日ri)?”

    他原本是想命令李定国按照原定计划执行的,可一想起李定国的能力,想想群中还有其他大佬,特别是看重李定国的崇祯皇帝也在,就又改口,尊重李定国的建议,关心地问道。

    “末将所部拿下莫斯科,不费吹灰之力,士气正高!”李定国立刻回复道,“且兵贵神速,抓住战机,末将有把握破敌!”

    杨嗣昌没有马上回答,反而是崇祯皇帝开口说了:“你认为对的,就去做,狠狠地收拾一顿西夷。任何胆敢和我大明为敌者,严惩不贷!”

    “末将遵命!”李定国一听,很是欣喜,立刻回应道。

    这时,卢象升跟着开口说道:“骑军之长就在于机动,西夷对于我西征之军了解不多,正是其不明敌(情qing)之时,你部既然掌握对方军队之虚实,出击也是无妨。不过一定要记住,你要发挥骑军之长处,不动则已,动若脱兔,势如猛虎,一击毙命,不中则迅速脱离,若即若离,扰敌之困,乱其军心,复再击之。如若无机可乘,则迅速离去,主动权在你!”

    临时聊天群中,洪承畴听得点点头,对卢象升的军事才能,他还是佩服的。不说这些,光是他以前领所部骑军给建虏造成的打击,就符合他刚才所说这些骑军运用之精要。

    而杨嗣昌,则听了苦笑。要说起来,他才是主帅。可是没办法,那几位的官位比他高,领兵作战的战绩也比他高,基本上,是什么都比他高,又有皇上在场看着,就当没听到了。

    满桂就更是没资格说话了,心中唯有羡慕李定国能肆无忌惮地在西夷的国土上纵横驰骋,为所(欲yu)为!不过,最终他也收到命令,要前移做策应。

    而众人之中,就崇祯皇帝对西方的(情qing)况了解更多,因此,崇祯皇帝又对李定国叮嘱了一番之后,才算结束了这次议事。

    李定国在退出聊天群之后,立刻下达命令,把莫斯科城内所有抄家出来的财物,全部一分为二,容易带走的,军队所需的归于明军补充物资之用。另外,则集结城内城外的所有沙俄普通百姓、农奴等底层的那些人。

    王宫门口的广场上,大明军卒林立,一个个昂首(挺ting)(胸xiong),气宇轩扬地盯着广场上的人群。

    而集中起来的人群,则都是战战兢兢地,就怕下一刻,这些来自东方的“恶魔”就会亮出屠刀,来屠杀他们。虽然没有人敢大声说话,可低声压抑地哭泣声,却在此起彼伏地响起。

    在他们的惶恐声中,李定国率领手下将领大步而出王宫,上了一个临时搭建的高台。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顿时就紧张了。人群不约而同地往中间挤,似乎只有互相挤在一起,才会有一点安全感。

    李定国也不管这些,往台前一站,大声喝道:“敢犯大明者,虽远必诛!沙皇派军屠杀我卫拉特部子民,在东方犯下滔天罪行。本将奉皇命前来讨伐,与尔等普通百姓无关!”

    他说完之后,自然有人会翻译过去。

    广场上的人群一听这话,顿时都楞了下,有点不相信。不过虽然如此,却也都停止了哭泣,开始有点好奇地打量台上那些英姿勃勃地将领。

    “我大明皇上知道尔等普通百姓被沙皇等贵族欺压,(日ri)子过得很苦。因此有旨意,让本将为尔等做主,把尔等辛苦所得还给尔等。另,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李定国说完之后,把手一挥,顿时,从王宫大门处,一队队地明军将士,把缴获地财物都抬了出来。当然了,这些财物只是之前分出来的那一部分而已。

    广场上的人群就更是好奇了,他们不敢相信听到的话,只是又少了一分害怕,多了一分好奇,盯着明军的一举一动,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qing)况?

    财物就堆积在台前,高高地,满满地,吸引了人的眼睛,根本就挪不开。

    就在这时,王宫大门处,又有动静。只见明军将士两个人一组,拖着人出来,同样来到了台前。

    人群定睛看去,顿时(骚sao)动了起来,不少人低呼出声。

    “天哪,是国王陛下!”

    “看,那个不是大公阁下么?”

    “……”

    没错,这些拖出来的人,就是莫斯科城里俘获的沙俄贵族,包括沙皇在内的一群人。

    李定国脸色不变,始终沉稳如一,又大声宣布道:“这些都是屠杀我大明百姓的罪魁祸首,本将奉令,要将他们处于极刑。尔等有什么被他们欺压之处,亦可上前控诉,本将给你们一个亲手讨还的机会!”

    这个话翻译了之后,广场上立刻又安静了下来,这些沙俄底层百姓什么时候见过这些,一下都有点傻了,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情qing)况!

    不过这没关系,明军这边早就考虑过这种(情qing)况了。只见有明军将士用眼神示意之后,站在台前的一名农奴忽然上前,冲到一名贵族面前,指着他大声控诉道:“他抢了我女儿,还杀了她,我那可怜的女儿啊!呜呜呜……”

    所有广场上的人都看着这个农奴,全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那么做又会引来什么(情qing)况?

    就见那农奴哭了一下后,花痛苦为悲愤,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突然之间,伸手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那名贵族的脸上,发出清脆地“啪”地一声。

    这一巴掌,顿时打呆了广场上所有的沙俄百姓。这是翻天了么,一个农奴,竟然敢打贵族老爷!

    然而,让他们更加大跌眼镜的事(情qing),又出现了。

    只见两名明军将士在他连续打了几巴掌之后,拉住了那名农奴,而后带着他来到那些财物面前,分了一些财物给他,宣布这是他原本的辛苦所得,被那些贵族拿走,如今由明军做主,还给他。

    看着这一幕,所有的沙俄百姓感激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反正很多观,就在这一刻,突然破碎了!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为他们做主的好事,好人?这……这是来自东方的恶魔么?

    然而,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俗话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些底层百姓,特别是那些农奴,平(日ri)里就是被贵族欺压死的,此时竟然有这么好的机会,顿时都冲动了起来,纷纷有样学样起来,不管怎么样,有仇报仇,没仇仇富,先干了再说。反正现在莫斯科是明军做主,而且他们还说了,这些贵族都会被处死的!

    顿时,台前就(热re)闹了。

    台上的李定国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由得感慨,有的时候,托的示范作用,还真是好用。皇上的这一招,必定能让大明收获这些西夷的民心。

    皇上的旨意,杀掉所有西夷中的贵族(对大明表现出明显善意的之外),团结西夷中的底层百姓,就能让大明在西方站稳脚跟!

    虽然才开始实施皇上的这份旨意,可是李定国却隐隐能感觉到,这一招绝对有用!

    虽然他才占领这里,可刚才之前通过了解,他已经有所知道,西夷中的普通人,其实(日ri)子过得也非常苦的,不少人,甚至还不如以前的大明百姓。

    有了开头之后,李定国便不管这里了,自然由军中的监军接管这一切,继续这个收买西夷百姓人心的举措。而他自己,则开始安排手下将士休息。第二天一早,便领着八千骑军,又如同旋风般离开了莫斯科。

    昨(日ri)明军攻占莫斯科的时候,城外多少是有人逃离的。他们在逃离的同时,自然把明军攻打莫斯科的消息传播了出去。

    在波兰通往莫斯科的路上,三千翼骑兵,八千步军正在行军赶路,领军者,就是他们的国王瓦迪斯瓦夫四世。这个瓦迪斯瓦夫四世,还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刚继位之时,就打赢了入侵的沙俄军队,他的野心也不小,还想着夺取瑞典的王位,去征服奥斯曼帝国以获取足够的声望,去加强国王的权力,实施他想要的改革。

    如今,远东的明军入侵,正好给了他一个博取声望的机会。因此,他亲自带兵赶来支援。让他有点遗憾的是,国内的制衡一如以往。他想要集结更多的军队而不得,因为没钱。就算他能说服那些贵族,可要通过增收赋税的律法,再征收赋税,再征集兵马,耗时也太长了。也是如此,他才不得不派使者和沙皇沟通,要求沙俄这边提供军需。

    此时的他,凑了尽可能多的这一万一千军队往莫斯科赶去。就是想先补充军需再开往萨马拉堡那边。他也不怕沙俄不给军需,毕竟他是来增援的,是沙俄有求于他,而不是他有求于沙俄,再者说了,难道他手里的军队是吃素的,到了莫斯科,沙皇敢不给?

    就是基于这样的心理,他是吃定了沙俄。

    正当他在想着借这次机会,好好刷刷自己的声望时,前方斥候飞马来报:“(殿dian)下,不好了,前面遇到逃出来的沙俄人,说几万明军突袭莫斯科,而且都是骑军。”

    “什么?你再说一遍?”瓦迪斯瓦夫四世一听,顿时就大惊失色了,菲拉列特大牧首不是领军去东方了么?这才多少时间,怎么明军就突然出现在莫斯科了?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竟然有几万骑军?

    他当然也知道一点,有的时候,传言会比较夸张,因此,就想要再确认一遍。

    再确认一遍的结果还是一样,不过有的东西他不确认,但有一点他是能肯定的,莫斯科那里绝对有不少明国骑军。

    这么一来,他立刻下令停止前进,一边再派伺候前去打听消息,同时召开军事会议,把(情qing)况向手下做了通报。

    他的手下一听,也都大吃一惊,立刻你一言,我一语地建言献策。

    “(殿dian)下,万不可轻举妄动,敌人全是骑军,行动迅疾,就算没有几万,可数目也绝对不会小,一定要谨慎为上啊!”

    “(殿dian)下,不如就地驻扎,做好防御,探知莫斯科(情qing)况,如果还没有打下来,我们再行增援!”

    “(殿dian)下,我们要不联系下瑞典那边,他们的军队也开往莫斯科。我们两家联手,兵力大增,就能多些把握了!”

    “……”

    敌(情qing)不明,让这些波兰人都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虽然他们还没看见明军,从来没有和明军交过手,可光是这突然出现的消息,就足以让他们这些人警惕了。

    瓦迪斯瓦夫四世也不是莽夫,就算再想刷声望,也不会拿自己的(性xing)命开玩笑,听取众将的建议之后,立刻下令就地驻扎,就按照防御阵势扎营,以防万一。不过他没有派人去联络瑞典军队,在他看来,敌(情qing)不明的(情qing)况下,就慌里慌乱地去联系瑞典那边,估计会被那小妞给笑死!那样一来,以后还哪来的威信去当瑞典的国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