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16 瑞典名将
    这些波兰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明军外围地轻骑兵已经冲过来了。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不过没有冲阵,而是专门逮着还没有集结完成的步兵方阵冲击骚扰,弓箭、火枪什么的,呼啸而来,又在步军反应过来之前,呼啸而去。

    如此一来,波兰步兵原本就因为翼骑兵的溃败而心慌慌,再如此一牵制,集结的速度就更慢了。或者说,在巨大的压力下,有点乱了。

    没有骑兵掩护的步军,基本上就是待宰的羔羊。久经战阵的人,基本上都明白这点。

    瓦迪斯瓦夫四世身边的人,焦急地对他说道:“殿下,快跑,否则来不及了!”

    可瓦迪斯瓦夫四世看着正在集结的步军,心中非常地不甘心。要是他都跑了,对步军的士气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那就真是十死无生。而且抛下忠诚自己的军队逃跑,那他的那些梦想就都将只是梦想而已了。

    这么想着,他就有点犹豫了。要是不跑的话,万一被明军俘虏,或者战死在这里了怎么办?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明军的攻势,就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毫无阻拦地蔓延过来。其中轻骑还在包抄中,而重甲骑兵已经凿透了翼骑兵阵势,滚滚向前,直向军队的本阵扑过来。

    “殿下,再不跑,就真来不及了!”有侍卫急了,大声向他的国王吼道。

    瓦迪斯瓦夫四世闻声看了下明军的攻势,再看了下自己的步军阵营,七八个方阵中,在外围的那几个方阵,因为明军轻骑兵的干扰,根本无法有效集结,面对骑军如山地攻势,已经有兵卒逃跑的迹象了。

    明军的骑军兵种配合太默契,步军怕是完了!瓦迪斯瓦夫四世心中悲哀地想着,便不再犹豫,调转马头逃命了!

    跑出一段路时,他伏在马背上转头看去,却见自己的步军,不管有没有被狂驰而来的明军冲击,在他逃跑之后,都已经溃散了。

    这些波兰步军兵卒明知在骑军的冲锋下,唯有集结应对才有可能活命,可此时,却都已经四散逃命了,实在是国王已逃,他们没法面对那如山的骑军冲锋的压力。

    见此情况,瓦迪斯瓦夫四世痛苦地闭上眼睛。早知道会败得这么惨,就不该答应沙俄的请求出兵了。就算要出兵,也应该带足兵马才好!如今不但带出来的这些直属的兵力要完,连自己之前好不容易获得地声誉,也将随着这一败而荡然无存!

    瓦迪斯瓦夫四世正懊恼地想着,忽然眼角看到他身边的一名侍卫翻身落马,顿时吓了他一跳,连忙回过神来侧头看去。只见就在他们的不远处,有一百来骑明军正紧咬着他们,不时弓箭火枪地在射击。

    明军不是还在冲击步军方阵么,怎么就咬上来了?瓦迪斯瓦夫四世的脑海中闪过这个疑惑,不过再仔细看去时,却被他认出来了,是之前追击己方斥候的那些明军骑军。难怪!之前一直把他们给忽视了。

    想明白这点,瓦迪斯瓦夫四世还是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再加速逃跑。因为他这边,就只有二十来骑,而追兵,却有一百来骑。

    然而,那些明军夜不收,乃是骑军中的精锐,他们都知道,前面逃跑着的,乃是这支波兰军队中的大鱼,军功的刺激之下,又怎么可能让这大鱼给跑了。

    由此,一方拼命逃,一方使劲追,各显神通,没多久,就跑得没影了。

    另一头,明军将士们,已经是在追杀四处溃散的波兰军卒。除了极少数翼骑兵逃走之外,其他的全都在明军的包围圈中,连鸟都不可能逃出去,更不用说这些波兰军卒了。

    在杀了一大半之后,大约还有一千多名垂头丧气的波兰军卒,带着惶恐,被骑在马上的明军将士押解着来到主帅旗下。

    李定国虽然年纪轻轻,却是很果断,他只是打量了下这些军卒之后,便立刻判断出这些是西夷中的常备军。因此,他毫不犹豫地下令道:“就地处决,垒京观,警告西夷,胆敢和大明为敌者,便是如此下场!”

    这些波兰军卒虽然听不懂大明官话,可他们看到周围围着的那些明军端起火枪开始瞄准他们时,就知道自己难逃一死,顿时,就骚乱了起来。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做,都难逃一死。随后首级被割下,垒成京观,这也是明军来到西方之后的第一座京观,近万人的规模,算是对西夷的第一个严重警告了。

    正当这边处理完这些的时候,追击出去的明军夜不收回来了。

    其中一人,拍马来到中军旗下,带着兴奋向李定国禀告道:“报大帅,活捉波兰国国王!”

    李定国一听,有点意外。这一仗,没想到竟然还能活捉波兰国的国王,那确实不错,震慑西夷的力度又大了一点。怎么处理他,李定国不敢自己做主,便去聊天群中请示。

    杨嗣昌见了,很是高兴,好歹是真正的西夷国家的国王,不是沙皇那个傀儡,如果押解回京师献俘的话,也能让国内知道自己在极西之地大胜了一场。

    这么想着,他正想吩咐李定国押他回去时,崇祯皇帝却突然冒泡了:“一个西夷国王而已,屁大的地方,就地处决,直接震慑西夷更有用。京师这边,已经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来宣扬大明的强大了!”

    杨嗣昌一听,心道好吧,大明确实已经不同以往,如今的大明国内,人人都知道,大明开疆扩土之势,任何一个朝代都无法相比。这个什么波兰的国家,都还没有大明的一个省大,土皇帝而已,确实不值得炫耀。

    就这样,瓦迪斯瓦夫四世失魂落魄地被押解回来,看到他手下的首级被垒成京观,还没来得及吓晕,就被明军将士“咔嚓”一刀,落了和其他人一样的下场。

    就这样,这位瓦迪斯瓦夫四世,拥有最长头衔,为波兰国王,立陶宛、鲁塞尼亚、普鲁士、马佐夫舍、萨莫吉希亚、利沃尼亚大公,与瑞典人、哥特人和汪达尔人的世袭国王,莫斯科的当选大公,就这么当了大明在欧洲的第一座京观中的一个显眼的组成部分。

    此次遭遇战,八千明国骑军对阵三千翼骑兵和八千步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全歼敌军,包括其领军的国王瓦迪斯瓦夫四世,而明军这边,战死一百四十六人,伤八十七人而已,可谓是一场大捷!而这,也是李定国在欧洲战场上的第一次真正的战事。(莫斯科战事,其实压根就不能算战事!)

    打扫完了战场,李定国一声令下,又立刻转移,往东北方向而去。

    在西边的沙俄境内,太阳底下,一处镇子,冒着浓烟,这不是在生火做饭,而是房子全烧着了。当然了,这个并不是走水,而是人为纵火。

    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万五千多人,有步军,也有骑军,还有炮兵,从这镇子开出来,就犹如蝗虫一般,刚从这个镇子一扫而过,很多人的手中都有抢来的财物,彼此哈哈大笑,但也有一部分人没有抢到,一边走着一边在骂骂咧咧的。

    “他娘的,你们下手也太快了!”

    “手快有,手慢无,难道你没听说过么?”

    “对啊,跟着我们敬爱的元帅出来,就是要来发财的啊,动作怎么能慢!”

    “以后记住哦,只要遵从元帅号令,我们这一路上,还有的是机会!”

    “……”

    而在镇子的郊外,散落着的沙俄百姓,默默地注视着这支军队,眼睛中充满了仇恨。可是,这是瑞典明将所率领的军队,他的作风一贯如此,臭名昭著,却是沙皇邀请过来的,已经发生的悲剧,估计压根不会有人给他们做主,这让他们都感到了绝望。

    其实,瑞典军队以前不是这样的,在古斯塔二世还活着的时候,军纪严明,是欧洲战场上纪律最好的部队,这也使得瑞典军队在欧洲战场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是,自从古斯塔二世在前些年战死之后,他麾下同样战功赫赫的名将,被后世誉为“野战炮之父”的伦纳特·托尔斯藤森,却一改这种作风。

    这位名将成为瑞典元帅后,就停止给手下人发饷,纵容士兵抢掠,使抢劫行为逐渐合法化,几乎与欧洲战场上另外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将瓦伦斯坦完全一样了,都是“以战养战”作风。

    他这个行为,致使古斯塔夫时代的军风、军纪荡然无存。军队的成份亦发生改变,士兵不再单纯是瑞典的自由农民,一些流氓、恶棍、无赖等纷纷投到他的门下,成为军人。而他们当兵入伍的目的,也不再是追求荣誉,保家卫国,捍卫信仰什么的,而是为了在战争中打家劫舍。

    当然了,他既然是名将,自然也知道军纪的重要性。不过他的军纪,主要靠体罚、毒打、酷刑和绞杀来维护“军纪”的“严肃性”。他对部下“一视同仁”,无论军功多高,一概严加惩罚。

    这一次,瑞典收到沙俄的求救信使时,此时有名的克里斯蒂娜女王还小,掌权的是瑞典的宰相阿克塞尔·乌克森谢纳。说起来,这人也是欧洲的名人,有贤相之称。其口碑,就类似中国历史上的诸葛亮。因此,他收到求援信之后,便立刻意识到了这是染指沙俄领土的好机会,毫不犹豫地把伦纳特·托尔斯藤森这条疯狗派了出来。

    毕竟伦纳特·托尔斯藤森可以说是此时瑞典最为厉害的军事将领,其作风,在沙俄领土上也是合适的。这次过去,就算没有机会打败远道而来的明军,也可以让沙俄元气大伤。

    当然了,沙俄是知道明军的厉害,可他们再怎么形容,瑞典这边可不会意识到明军有多强大。在他们看来,就算以前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人再打过来,他们此时的军力也能教那些蒙古人怎么做人!

    这可不是夸张,古斯塔时代的军队改革,让瑞典成为了威震欧洲的军事强国,如今刚好又是在欧洲战场上的三十年战争,瑞典军队打败这边参战的蒙古人,一点压力都没有。在伦纳特·托尔斯藤森看来,蒙古人的打法已经落后,如今,已经是火器的天下了。

    不过此时的他,正在中军听取一名斥候的禀告,神情还是很认真的。

    “你说什么,明军全是骑军,突然就出现在了莫斯科?”托尔斯藤森很是有点惊讶地问道,“这明军竟然这么快?看来菲拉列特大牧首预估不及,被坑了啊!”

    “元帅英明,据消息说,菲拉列特大牧首还在萨马拉堡抵御明军,可这支骑军却绕过了萨马拉堡,突然出现在了莫斯科。根据逃出来的人说法,莫斯科估计要被明军打下了。”

    托尔斯藤森听得点点头,这让他的脸色变得认真了一点,也稍微严肃了一点道:“没想到,这明军的速度,还真是快啊!”

    “呵呵,那也不及元帅厉害啊!”他身边的将领听了,立刻奉承道。

    不过,这话倒也不是完全是拍马屁,这位瑞典名将,还有另外一个后世人给的封号,就是“闪电战”之父。他的作战风格,也是强调机动性的。在欧洲三十年战争中,常常出其不意攻敌不备,并因此拿下了很多战事的胜利。

    托尔斯藤森听了,心中受用,这机动性原本就是他的得意之作。不过他对明军的机动性,也就吃惊了一下下而已,毕竟以前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人,因为也是骑军,没有机动性就怪了,因此,他稍微感慨了一下之后,便把手一挥道:“这里离莫斯科还远着呢!我们就算想遇到明军,恐怕也是不可能。按照之前的消息,明军如果要主动攻击我军,怕是要先和波兰军队打上一仗才行!”

    “元帅英明,波兰军队是瓦迪斯瓦夫四世亲自领军,其麾下可是带了精锐的翼骑兵,就算不能打败明军,也够明军喝一壶了!”

    “要属下说啊,明军占领了莫斯科之后,要是知道元帅领军来了,再多少加上波兰的翼骑兵,估计早就吓得往东方逃回去了!”

    “哈哈哈……”

    肆无忌惮地笑声,在这片刚被他们蹂躏过的土地上空响了起来。

    这其中,也包括了托尔斯藤森。虽然在之前的时候,他也听说了明军曾以八百人打败了上万敌人。可他自己就是军事行家,在仔细打听了那场战事之后,心中也就了然了。

    那一次的战事,并不是明军有多强大,而是使诈,把原本就吓破了胆的蒙古人给骗了而已。

    这么想着,托尔斯藤森的心中,却有了一份期待:等自己把来犯的明军打败,那声望就肯定如日中天,会更上一层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