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18 赖皮战术
    对于明军的动作,瑞典军队这边,都感觉到莫名其妙。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包括托尔斯藤森,也是看不明白。

    就三四百骑军而已,这就敢上来,是来送人头的么?

    如果没有之前看到过波兰军队的京观,托尔斯藤森说不定就真要轻视明军,觉得这些对手就是乌合之众!不过,如今的他,虽然搞不明白,却还是一脸认真地盯着。他心中估计,明军的将领很可能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视手下的性命于不顾,派那些人来试探己方军阵的弱点。

    对此,托尔斯藤森立刻下令,前排的火枪手准备。至于他最引以为豪的杀手锏,也就是炮兵部队,他不打算立刻使用。

    然而,李定国是心狠手辣的人么?显然不是!

    只见那三四百骑军迫近瑞典军阵后,不但没有提速冲锋,反而翻身下马,丢了战马往瑞典军阵而来。而他们身后接应的那支两千人左右的骑军,虽然也是停住了,可看那架势,似乎随时准备发起冲锋一般。

    事出反常必有妖,托尔斯藤森莫名其妙地有点紧张起来了,他当即大声下令,火枪手准备,未得命令,不准开火。

    很显然,他是要把明军放到足够近的距离,然后用排队枪毙的数量优势,给明军一个痛击。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情况,显然又出乎了托尔斯藤森的意料。

    只见那三四百下马了的明军,竟然散落开来,三三两两地,东一处,西一处的,看着就好像没有章法,就这么着,慢慢地迫近瑞典方阵。

    托尔斯藤森看得直皱眉头,他也发现了,这些迫近的明军手中,都是拿着火枪的。可火枪的威力,因为准确度和射程的原因,只有靠到足够近之后,依靠量的优势来补足射击精度的缺陷。就这些明军这么散落开来,到底是来打仗的还是来打鸟的?

    他琢磨不透这些明军到底是不是来送死的,也就不管这个了。反正自己这边火枪手都已经严阵以待,想过来找死,就来吧。

    双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很快,估摸着快要进入火枪的有效射程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明军竟然又出幺蛾子了。

    只见这三四百明军兵卒竟然噗通一下,直接趴在了地上,然后托着火枪开始瞄准了起来。

    “……”托尔斯藤森看得实在无语了,就火枪的射击精度,这么远的距离,完全是指东打西地节奏,能打中目标就怪了!

    不止是他,那些列队站着的瑞典火枪军卒也看得有点傻了,不少人不顾军纪,竟然笑出了声。明军这是来干嘛,是来阵前逗乐的么?不说距离那么远,还趴地上去,真是搞笑!

    托尔斯藤森看到,不由得皱了眉头,正要下令不得喧哗时,就听到“呯呯呯”地枪声响了起来。

    不用说,这肯定是那些明军的火枪开始射击了,这算是怕死吧,这么远就开枪,能打中鬼的目标!

    然而,当他定睛看去时,顿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只见他手下的方阵中,站在前排的不少军卒,一个个捂着身上的血洞,带着满脸不可思议地神情倒了下去。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那还可以说是瞎猫碰见了死耗子,就这几个中弹的倒霉。但是,托尔斯藤森看到的,是很多军卒中弹倒下了。只是第一波枪声,目测估计,最前面的军卒,至少倒了五十多个。

    托尔斯藤森才不信,会有这么多手下凑巧中弹的。他凭着自己对军事上的敏感,立刻转头看去,只见那些趴地上的明军,打完枪的,就坐在那里装填弹药,而他身边的另外一人,又开始趴下瞄准。随后,明军这边,又响起了“呯呯呯”地声音。

    托尔斯藤森立刻转头又看向自己这边,他愕然发现,方阵中又倒下了四五十人。这一下,他立刻可以肯定,明军手中的火枪,不管是射程,还是精度,都要远超自己手下的火枪。

    果然,他接着就发现了异常。那些在装填的明军军卒,竟然还用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木槌在锤击,似乎那铅弹太大,必须这样才能塞到枪管底部。

    在这一会的时候,他又有一个新发现。就是那三四百明军兵卒,其实是三个或者四个一伙,一人打完之后,轮到下一个开枪。射速虽然不快,却能刚好轮流着不间断太长时间射击。每一次射击,自己的手下都会被打倒四五十人。

    排队枪毙的胆子,毋庸置疑是很大的,又或者是有严酷的军纪约束。可是,如今这场面,却只能是光挨打不动手。这种情况下,就算军纪再严,胆子再大,也没有多少人受得了。

    很快,那些挨打的方阵中,就有军卒慌了,或者开枪还击,或者往后退去。这一刻,这些军卒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明军后面的两千多骑军看到瑞典方阵似乎有松动,就有向前靠近的趋势。好像是等到了机会,就会迅猛地扑过去一般。

    托尔斯藤森看到这情况,额头有汗冒了出来,不过他似乎不知道,立刻大声下令,厉声喊道:“未得军令擅动者,死!”

    也亏了他平时的军纪严酷,一声令下后,骚动很快就没有了。重新静止不动的方阵,靠近前面的那几个,阵前已经倒了不少同伙了。

    “呯呯呯”地声音,再次响起,犹如追魂夺命的声音,瑞典军卒,又倒下了四十来人左右。

    虽然已经伤亡的这点人数,对于将近两万的军队来说,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托尔斯藤森却知道,如果这么一直下去的话,对己方军队士气的打击太严重,搞不好,都会让军阵崩溃的!

    不能光挨打,不还手!

    可是,明军所在的距离,却不是瑞典军队火枪手的有效射程,更不要说,那些明军非常奸诈,不但散开着,甚至不是卧就是坐,就算瞎猫碰死老鼠,难度也太大。

    一旦这边开火,排枪射击之后打不中敌人,那样同样会对士气造成严重打击。

    这么想着,托尔斯藤森额头的汗就更多了,他想下令炮兵开炮,但是,就这个距离,开花弹等对步军杀伤力大的,射程够不着,实心弹的话,就明军这散落的分布,一炮过去,能不能打中人都难说。

    听着“呯呯呯”地声音在持续响起,手下军卒一个接一个地倒地,方阵似乎又有不稳情况。托尔斯藤森额头的汗已经滴答地往下流了。他如今遇到的情况,是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没有其他方法可想,托尔斯藤森倒也果断,他立刻发布了命令。

    于是,临近明军火枪手的几个方阵,开始齐步往前走。很显然,是想迫近足够距离,到达他们那火枪的射程之后,给予明军杀伤。

    看到这个情况,那些没有完成装填的明军开始后撤了,而装填完成的明军,则还趴在那里射击完了才撤退。

    瑞典方阵前进的速度并不快,毕竟是要保持阵型的,那些明军军卒也就撤退地从容。反正就是和瑞典方阵保持足够的距离,你不停,我不停。你想停下开枪,距离不够。

    就这么着,几个方阵往前,迫使那些明军不得不退走。可是,当这几个方阵离本阵远了些后,托尔斯藤森就发现,明军那些伺机而动的骑军,开始动起来了。向两边分开,似乎是要插入移动方阵的后方,切断和后方的联系。

    看到这个情况,托尔斯藤森不得不下令前移的方阵停止前进,并慢慢回撤,回归本阵。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又让他感到愤怒,同时也很无奈。

    只见那三四百明军在装填完毕弹药之后,竟然又开始逼近方阵,一如之前那样,又开始远距离射击,“呯呯呯”地枪声响起,顿时,瑞典军卒又倒了一片。

    托尔斯藤森看到这个情况,立刻就明白过来了。明军就是要利用他们火枪上的射击精度和射程的优势,来消耗自己的兵力,打击自己的士气。一旦军阵不再严密,不再几个兵种能协同,后面那些伺机而动的骑军便会犹如饿狼一般扑过来。

    想到这些,他额头的汗已经一个劲地往下流了,带兵打仗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对于从远东而来的明军,此时的他,已经有深刻的认识。如此狡诈,装备又如此精良,难怪波兰国王所领军队会全军覆没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传来骑军将领,命令他道:“骑军突袭,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那些明军!”

    那骑军将领听了,没有像以前那样马上答应下来,而是犹豫地提醒道:“元帅阁下,就算干掉了那些明军,可要是再来一批明军怎么办?”

    “不会!”托尔斯藤森断然否决道,“明军应该没有那么多精良枪械,否则大规模地上,我军早就崩溃了。只要干掉如今那些明军,相信就可以了。还有一点,一定要抢些枪回来看看,明白么?”

    不愧是欧洲战场上的名将,他已经看出来了,明军中拥有线膛燧发枪的数量应该就这么多。

    不过,这名骑军将领显然还是有点犹豫,他转头看看那些明军后面严阵以待的明国骑军,很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此时,托尔斯藤森已经严厉地喝道:“军令已下,难道你想抗命么?”

    他手下要是敢抗命,那下场是非常惨的。骑军将领一听,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应下,转身就走了。

    不过,骑军将领的担忧,很显然是真实存在的。他领着瑞典军队中的骑军一动,明军那些严阵以待的骑军也立刻动了起来。很显然,他之前没有看错,那些骑军有两个作用。

    一是等待着,如果看到瑞典军阵出现破绽,混乱的话,就会立刻一扑而上,快速而致命地打击对手。

    二是就在射击明军的身后,带有保护作用。

    当瑞典骑军离开本阵开始慢慢提速冲锋的时候,明国骑军果然也开始提速,做出了迎击的准备。而那些射击明军在打完弹药之后,也往后方安全地带撤去,继续装填弹药。

    在更后方,看到瑞典骑军出动了,那些休整中的明军也随即纷纷上马,似乎也准备出击了。

    瑞典骑军一共也就三千左右的兵力,可是,他们要面对的,很可能是上万骑军,就算只是实现托尔斯藤森交代的目的,也必须去多了才可以。毕竟护着那些射击明军的骑军,至少有两千人。

    可是,庞大的瑞典方阵,因为大部分骑军被抽调,侧翼的掩护就薄弱了。明军很显然也看到了这个情况,那些休整中的骑军,立刻分出了几千骑开始包围侧翼,要伺机而动。

    这骑军的交锋还没有开始,托尔斯藤森就头疼了。这明军就属狼的,自己这边只要稍微露出破绽,那边就能嗅到并相应而动。这一仗,真是太难打了!

    可是,还不至于此,托尔斯藤森看到两军阵前,自己一方的骑军开始减速准备射击,可明军那方的骑军却还在加速,似乎不准备减速的样子,让他不由得立刻想到了欧洲战场上的王牌骑军作风,即波兰翼骑兵的冲锋。

    托尔斯藤森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支骑军一旦交手,自己这边很可能会被冲垮。最为关键的是,那些败了的骑军,又很可能在败退的时候会影响本阵,明国骑军很可能会趁机发起总攻。

    而且此时,那些射击明军已经躲到了骑军的身后,处于安全区域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又立刻传下军令,让手下那支骑军赶紧从两翼撤回,继续去保护两翼。

    也亏了他发布的命令够快,两支骑军还没交战,还有点距离,得以让瑞典骑军能撤回本阵。那些明国骑军也非常地狡诈,真得和狼一个样,看到这个情况,并没有仗着血勇冲锋,而是也转了个弯,也撤回去了。

    接下来,之前的一幕又开始重复。那些装填完成的射击明军,又再度开始迫近瑞典军阵。

    看到这一幕,不但托尔斯藤森,包括他的手下军卒,特别是前排的那些,都有点绝望了!

    对明军的赖皮战术,束手无策,该怎么办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