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324 风雨欲来
    就在赫梅利尼茨基带着忐忑的心情,感觉越来越难熬,时间过得怎么那么慢的时候,就见满桂回过神来,胡子拉渣的脸,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大声嗓门说道:“你可以带着哥萨克部族投奔我大明,只要入了我大明,哥萨克部族受到欺负,那就是犯我大明。我大明有誓言,敢犯大明者,虽远必诛!沙俄就是例子!”

    边上的翻译,立刻把这话翻译了过去。赫梅利尼茨基听了,脸上不由得露出狂喜之色,他来投奔大明,就是想要有保证!

    不过他还没有高兴完,满桂就又接着说道:“刚皇上有旨意,你们哥萨克部投奔我大明,可以仿卫拉特部。部族首领,接受朝廷册封,前往京师享受荣华富贵,但部族就要接受大明整编,普通百姓能在大明有效控制地方生活,如若为军卒,则和大明军卒一样,可靠军功升迁。你可有疑问?”

    赫梅利尼茨基听完翻译的话,那脸上的狂喜之色,顿时就减轻了好多,带着隐忧,试探着问道:“大帅,能不能不去京师?那么远的地方,我和其他一些部族首领怕是会过不惯。您看……”

    满桂一听,立刻便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就嘴巴一裂,先是笑了下,而后才对他说道:“我是蒙古族出身,在大明从小兵干起,如今已是伯爵并领大军在外!卫拉特部鄂齐尔图汗被封为公爵,在京师居住。你看我军中,如今大多数将士,其实就是卫拉特部的牧民出身。你应该能看到,他们如何?我告诉你,只要对大明忠诚,我大明便会一视同仁……”

    说到这里,他又带着一点自傲道:“告诉你,我大明南北京师,乃是全天下最为繁华的都城,你们这些西夷要是去了,肯定是乐不思蜀,都不想回来了,还用担心过不惯?”

    听到这话,赫梅利尼茨基连忙否认道:“大帅,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恨波兰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

    “是不是这个意思,你心里明白!”满桂不傻,不过不在乎地说道,“你就算领哥萨克族投奔我大明,功劳也不及鄂齐尔图汗,因此,你能封什么,还真不好说。如果你留在这里立下军功的话,回头封赏倒也可以多点盼望。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们留不留下,哥萨克族必须要接受整编,按我大明军制来训练。”

    他说到这里,脸上带了一点轻视道:“不是我说话难听,就凭你们眼下的战力,我大明根本就看不上。军队,只有通过我大明军队的训练之后,才能上战场,那样也能多活一下人,对不对?”

    “对对对!”科涅茨波尔斯基听了,唯有笑着连连点头,不过这个事情太大,他没法一口答应下来,便带着点为难之色说道,“大帅,我自己肯定是愿意,但其他人,我还得回去和他们说清楚。您看这样可以么?”

    满桂听了无所谓,一挥手道:“实话告诉你,我压根不在意你们投靠不投靠大明。如果和大明为敌的话,刚好给我儿郎们增添一笔战功!”

    说完之后,他站了起来,略微一犹豫后又补充道:“不过我们大明皇帝怜悯你们被西夷一直欺压,一如那些农奴一般,因此,便有恻隐之心,同意你们可以投奔我大明!”

    满桂说到这里,便走到科涅茨波尔斯基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吧!”

    而后,他便让人送客,自己转回后堂去了。

    科涅茨波尔斯基也确实感觉到了满桂似乎还真对哥萨克部族有点无所谓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失落,回过神来后,又稍微有些愤怒,觉得哥萨克部族的实力被明军小瞧了。

    为此,他心中憋着气,虽然唯唯诺诺出了衙门,准备出城而去,心中却终归不服气的。

    当科涅茨波尔斯基初了明威堡,正要上马离开时,忽然,远处有骑军狂飙而来。远远望去,便看到一片红色的海洋。他就知道,是有明军回来了。

    他感觉要撞上,就连忙避开一侧,而后站在那里观察。

    他本人是没有对上过明军,来到明威堡之后,也没机会看到明军的行动。因此,他有心想看看这支过来的明军到底厉害不厉害?他相信以他自己从军多年的经验,一支军队好不好,他绝对能看出来。

    没有多久,那支明军便如风卷残云一般,从远处席卷而来,很快就到了明威堡前。

    定睛细看的科涅茨波尔斯基,只看了一会的功夫,就立刻大吃一惊。他的眼光确实不错,一下就看出了很多东西。

    第一,明军的装备精良,全部统一军服,战马优良,装备精良,甚至每个人都装备了火器。

    第二,明军将士,每个人都有一股高昂地精气神。他能看出来,虽然不少人似乎有点疲惫,可精神却相当不错,没有一个人是萎靡厌倦的。他能感觉出来,如果这支明军立刻投入战斗,那点疲惫之色便会立刻消失。

    第三,这支军队的纪律严明,训练有数。临到堡前,立刻收势,阵型丝毫不乱。军卒之间,无人有彼此聊天之举。为首那名年轻的将领,没有吩咐,直往堡中而来,军队也丝毫不乱,一如他在一般。

    第四,为首这位年轻将领非常年轻,可却有一股锐气,举手投足之间,从容自信,让人一看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对,就是信任感!

    ……

    一直看着军队归营,那名年轻将领进入明威堡内,科涅茨波尔斯基才回过神来,他不由得转头问翻译道:“这位将军是谁?”

    “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的!”翻译一听,心中骄傲,当即昂着头,带着一点崇敬之色回答道:“他就是我大明明威伯啊,八百骑军灭万余喀尔喀部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莫斯科,一战灭波兰军队,斩其国王,二战灭瑞典军队,其主帅只身逃回瑞典……“

    他的话还没说完,科涅茨波尔斯基就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用非常夸张地神情说道:“他就是那位闪电将军啊?太厉害了!好年轻啊!”

    可以说,明军在欧洲的威名,基本上是李定国打下来的。因此,李定国的名声,在欧洲人耳中,已经是如雷贯耳了。

    听到他的惊叹声,翻译的头昂得更高了,充满了自豪。

    1324 风雨欲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到他的惊叹声,翻译的头昂得更高了,充满了自豪。

    经过这么一打岔,科涅茨波尔斯基再度离去的时候,心中却已经没有了刚之前的怒气,反而在考虑着,怎么说服其他部族的首领。

    因为他相信,明军无敌!

    李定国自然不知道,自己出征归来,不知觉间就影响了一个部族的命运。此时的他,自然是到衙门去见满桂了。

    满桂对于李定国,虽然级别高了一级,却一点都不托大。不说在皇帝面前如何,光是李定国比他年轻,就靠自己的战功封爵这点,就足够从小兵干起的他佩服了。

    双方见面,都是军人,也就不会客套半天,直接有事说事。

    李定国告诉满桂,西夷中的底层百姓,日子相当不好过。很多百姓,感觉这个冬天熬不过去,因此,纷纷在赶来明威堡的路上。虽然各地的贵族拦截他们,甚至杀人示威,可还是有很多百姓往这边赶。这个冬天,可能后勤压力会比较大一点。

    末了,他对满桂道:“要不,我拖几门炮去,打下几个富裕点的城池如何?”

    满桂听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哥萨克部族的事情讲了一下。他觉得,接下来怎么行动,最好等哥萨克人做出选择后由皇上那边定夺。

    李定国听了,倒没有什么意见道:“这样也行,回头再看吧。”

    说到这里,他忽然兴奋了一点,露出一丝少年该有的神情道:“满大哥看了照片没有,飞艇已经试验成功了。皇上说,会派几艘飞艇过来我们这里,帮助我们攻城。到时候,从天上往下丢火油瓶,攻城就更容易了!”

    “呵呵,我就是知道这个,所以才不急攻城。”满桂笑着说道,“如今西夷他们自己之间常年征战,坚固的城池也有不少,不像明威堡的前身,刚修筑没多久,而且只是防备游牧民族,倒是便宜了我们。但我们要是去攻打那些西夷的坚城,哪怕火炮比他们厉害,估计也难免损失一些。如果有飞艇相助,呵呵……”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乐呵地笑起来了。他的脸上,露出非常期待的神情,从天上打别人,想想都带劲!

    李定国也笑了,同样露出非常期待的脸色道:“皇上说过,我们大明的三军,是陆军,海军,空军。如今,算是凑齐了!”

    在他们聊天的这会儿,四川石柱,忠烈侯秦良玉虽然已经六十四岁了,可精神非常好,正在伏笔批阅着公文。如今的她,负责西南地区的军队训练,也是很忙的。

    可忽然,门口传来动静,她不用抬头,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儿子进来了,头也不抬就问道:“娘正在忙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问出话之后,过了一会,还没听到动静,秦良玉有点奇怪,不由得抬头看去,却见自己的儿子果然站在那里,不过他有点犹豫,似乎想说什么而没有说。

    知子莫如母,秦良玉大概猜到了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过来干什么,便放下毛笔,看着儿子,慈爱地说道:“是不是想去打仗赚军功了?”

    “母亲明鉴!”马祥麟一听,立刻接着话,稍微带着一点激动道,“孩儿都已近不惑之年,可始终未曾封爵。想那李定国,小小年纪便扬威异域,得以封爵。还有满桂,当年因为勤王之功而封爵,如今也在异国他乡扬我大明国威,估计等回国之时,也会受封侯爵了。还有郑芝龙,以前只是一海盗,可如今也封为南洋伯了。”

    说到这里,他又不自觉间靠近了秦良玉一步,似乎生怕他娘不同意,激动地补充说道:“孩儿自持勇力超人,行军打仗,在娘的教导之下,也不逊他人。如果孩儿能再立军功的话,孩儿觉得封爵也是有望的。”

    很显然,马祥麟是过滤了,只见秦良玉微笑着说道:“我的儿,征战沙场,忠君报国,本是我武人的本份。你有这份心意,娘当然不会拦你……”

    听到这话,马祥麟不由得大喜,不过他还没有说什么,秦良玉已经又说道:“娘接到朝廷调令,要往孟加拉调兵,就知道你会来找娘了。你且放心去吧,替娘狠狠地教训莫卧儿人。你的儿子,是娘的孙儿,娘会看顾好的。”

    “孩儿……孩儿多谢娘成全!”马祥麟听完,欢喜万分地说道,”孩儿一定争气,不立下大大地军功,绝不回来!“

    秦良玉听了点点头,不过又交代他道:“你且去准备,孟加拉那边,根据消息,应该也快了,你也要尽快启程。你先去准备吧,把你媳妇叫来,娘有话对她说。”

    马祥麟一听,隐约知道娘要交代什么,便挠了挠头道:“娘放心好了,孩儿都这把年纪了,非是莽撞之人!”

    “娘还是不放心,你这头牛,疯起来是不管不顾的,必须要让你媳妇拉着你的牛绳才好!”秦良玉笑着说道,“快去准备,把你媳妇叫来,休得啰嗦!”

    马祥麟听了,就不再废话了,兴奋地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儿子风风火火地样子,秦良玉不由得有点无奈地摇摇头。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其实也是希望儿子能封爵的。一门两爵,那也是相当荣耀了。

    其实,之前的洞吾战事,要是自己不去的话,领军主帅就是儿子,凭借着那份功劳,说不定儿子也已经封爵了。

    想到这里,秦良玉摇摇头,心中知道,还是自己挡住了儿子的前程。也是时候,该让儿子独自飞翔了。

    崇祯十一年十一月,根据锦衣卫获悉有关莫卧儿的消息,有聊天群的消息传递,在莫卧儿帝国开始调兵遣将的时候,大明也随即展开针对性的调兵遣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