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786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者是在驿馆混的人都是口才比较好的,又或者是建虏真得很厉害,鄂齐尔图听得那是暗暗心惊。他没想到,这建州女真还真是厉害,从一开始和其他各部族打,先是统一了女真各部,然后又打跑了辽东的明军,打服了东部蒙古各部,连林丹汗都望风而逃!

    鄂齐尔图把建州女真的情况代入自己的和硕特部,他有点难堪地发现,好像和硕特部不如建州女真,难怪战无不胜的叔汗,竟然都会对建州女真比较忌惮。

    他不不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上,也是皇太极领军攻占了归化城,打跑了林丹汗后,固始汗就遣使向满清臣服了。只是在这个位面上,由于崇祯皇帝这个蝴蝶翅膀的扇动,历史已经改变不少。不过固始汗向强者臣服的心思未变,只是对象变了而已。

    鄂齐尔图听到了建州女真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竟然攻入了明国的京畿之地。那个时候,建州女真围城,还差点攻下京师时,他对建州女真的惊讶和钦佩就达到了顶点。

    当然了,理所当然地,年轻的鄂齐尔图,不可避免地对明国表露出了一种鄙视。此时的他,都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坚持,不再劝劝叔汗,这下好了,明国原来这么弱,连都城都差点保不住。真要臣服的话,也应该去向建州女真臣服才对!

    那驿馆的人看到鄂齐尔图的神态,心中明白他心中大概在想什么,他也不以为意,话锋一转,跟着说道:“您可能不知道,国事如此,我大明皇帝勃然大怒,在城头,面对着奴酋,面对着两军将士,面对着无数的人当众发下誓言。”

    “哦?什么誓言?”鄂齐尔图一听,有点好奇,竟然当着那么多人发下誓言,这要是做不到的话,普通人都丢脸,更何况一国之皇帝呢!

    这个驿馆的人此时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模仿着当时崇祯皇帝的语气说道:“朕向天发誓,只要朕有一口气,就定会为朕的子民主持公道,他日必御驾亲征,要尔等强盗血债血偿,以祭那些死在你们手中的亡灵,解救被你们奴役着的子民!”

    鄂齐尔图听了,有点愣神。说起来,他也是和硕特部最顶层的几个人之一,知道明国皇帝这番话,在当时当地说出来,肯定是要莫大的勇气和无比的气概。换作是他,换作是他熟悉的叔汗,他都能肯定,绝对不可能在两军阵前,当着无数人的面,发下这个誓言!

    他那年轻血液中所蕴含的热血、冲动等年轻人特有的因素,在这一刻份外的活跃起来,不由得为崇祯皇帝的气势所折服,有了一种非常想立刻见一见明国皇帝的冲动。

    不过,他很快想起建州女真的强大,心中不由得又为明国皇帝惋惜。听说明国皇帝也是一个年轻人,有这个心是好的,没有去当昏君,有一颗立志图强的心。可建州女真还是太强大了,明国这位年轻的皇帝怕是要吃这一次教训,以后明白不能随便发下誓言!

    不知不觉间,他忽然同情起明国皇帝,没了先前感觉被冷落的不平,随口对那驿馆的人说道:“幸好皇帝陛下没有许下具体的日期,否则怕是有点……那个了!”

    他顿了下,当着明国人的面,说明国皇帝会难堪,有点不妥当!谁知,他没有说出的话,却被这个明国人说出来了。

    “难堪?”这个驿馆的人一听,笑着说道,“怎么可能会难堪!我们大明皇帝……”

    然而,他还没来及说完话,忽然就听到隔壁院子传来动静,他转头看看,似乎有点担心,当即向鄂齐尔图告罪道:“怕是又有人入住驿馆了,小人得先去听差才行!”

    鄂齐尔图正听得兴致正浓,忽然被这么打断,就如同某些断章狗一般,关键剧情时忽然没了,让他很是难受。

    不过他也被转移了注意,不由得问道:“难道说最近有不少人入住驿馆?”

    明国都这个样子了,连都城都差点被建州女真攻下,驿馆还会来多少人?毕竟这处驿馆似乎是鸿胪寺管着,应该是招待他国的人!

    那驿馆的人都转身准备走了,听到他这么问,就只好转回身子,笑着回答道:“就昨天傍晚,东部蒙古巴特部族的族长住进来了,小人估计,这肯定又是东部蒙古另外的部族族长跑来我大明了!”

    回答完之后,他便匆忙离开了。

    他不回答还好,这么一回答,鄂齐尔图就又纳闷了。东部蒙古部族的族长,这个时候来明国京师干什么?他们不都被建州女真打服了么?

    鄂齐尔图仰头看天,心中呐喊:到底什么情况?谁来告诉一下?

    他正打算是否溜达过去看看情况时,手下有人回来了。看那样子,一脸惊讶、兴奋的,这又让他有点不解,刚好心中正纳闷不爽着,就训斥道:“你是堂堂和硕特部的人,成这个样子,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我们和硕特部从来没见过世面的人,注意影响懂不懂?”

    那人被他这么迎头一棍,先是一懵,随后也不在意,继续带着吃惊之色禀告道:“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您快去看看,刚才进来的是东部蒙古奈曼部的族长!”

    鄂齐尔图被他搞得一楞,随后皱着眉头问道:“你说什么竟然是真的?”

    “东部蒙古各部投降大明的事啊!”他的手下立刻回答了一句后,才想起鄂齐尔图是没出去,没有听到街头巷尾的传言,就立刻补充道,“明国连战连捷,攻下了辽东的金州、盖州等地,更是打得清国皇帝……就是以前的金国大汗当场吐血。东部蒙古部族纷纷和清国分道扬镳,他们如今只剩下投降明国一条路才可能活下去了!”

    鄂齐尔图听得目瞪口呆,建州女真不是很强大么,去年都才攻到京师城外的,怎么一转眼就说金国大汗都被打得当场吐血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