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792
    走在最前面的,看他们的装束,一看就知道是异族人。大部分人能认出来,那些应该是蒙古人。

    于是,王坤等人都奇怪了,怎么是蒙古人?

    略微一想,再仔细瞧瞧,还是刘老三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这些是西部蒙古来我明国朝贡的使者!”

    说着,他甚至用手指着,对边上的王坤说道:“看到没,那个人我认出来了,是和硕特部的使者,好像还是下一个卫拉特蒙古汗王的继位者,叫……叫鄂齐尔图!”

    虽然这和刘老三自己想象得有点差距,不过好歹也算是有权有势的范畴内。眼看着打赌要赢,不但有面子,还能去红月楼吃上一顿,他心中很是高兴!

    王坤也意识到了,不过他也不在意,否则的话,他肯定会反驳说,万一这个什么鄂齐尔图是买来的位置呢?此时的他,比较在意地观察着那个年轻人,算是认识了一下西部蒙古的人物。

    看了一下后,他忽然惊讶地问道:“咦,这些个蒙古使者怎么都被引到哪些位置去了?”

    刘老三一瞧,他也纳闷了,按理来说,像鄂齐尔图这样的身份,已经算是高贵了,却只是被引到那块区域最差的位置上去而已。难道其他人的地位更高,来头更大?

    这么想着,刘老三等人就又转头去看第二批被五城兵马司的兵卒所迎过去的那群人。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有点傻眼了。

    就见这些人中,男女老少都有。这还不是让他们傻眼的地方,毕竟有权有势的人中,照样有男女老少的。

    可如今问题的关键是,以他们这些人的眼光,一眼就看出那些男女老少穿得都不咋样,不说在这么隆重的日子中穿新衣服了,甚至有几个人,在不显眼的地方都还有补丁。

    就算是眼光最差的人,也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人绝非是有权有势的人,更不像是有钱的人。可偏偏是这样的人,看他们最终就坐的,却是那些位置中相对好的地方,至少要比鄂齐尔图等蒙古使者坐得位置都要好!

    “刘贤弟,这是怎么回事?”王坤回过神来,有点搞不明白了,只好问京师的本地人氏道。

    刘老三一听,心中想着你问我,我问谁去?这些人什么来头,我也不知道啊!

    他们正搞不明白着,忽然站他们不远处,有一人惊呼出声道:“钱婆婆,那是钱婆婆,我认得她,是住我那条街上的钱婆婆!”

    钱……婆婆?王坤一听,心想什么来头,他连忙转头看去,边上的刘老三也不例外,同样好奇,转头看去,想要一个答案。

    不止是他们,其他人也是同样心态,已经有人替他们俩问了。那人挺激动地,回答的声音大了些,让王坤和刘老三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钱婆婆就是一寡妇,唯一的儿子在去年末的京师保卫战中战死了。什么?你不信?不信拉倒!她家祖宗十八代我都清清楚楚,绝对没有什么来头,就这么简单!”

    这个人说完之后

    ,另外一处地方,也有人惊呼了起来:“那个我认识,是隔壁那条街的老孙头,他儿子也是战死了,忠烈堂中都有他儿子的灵位呢!”

    “……”

    陆续冒出了好几个类似的人,都认出了那些人中的几个。于是,一个共同点就出来了,就是那些人中,都有亲人供奉在忠烈堂内。换句话说,那些人都是大明忠烈的家属!

    搞明白了这点,奉天门广场上,虽然之前都有窃窃私语,可此时此刻,他们都沉默了。

    他们从未见过普通老百姓,或者说是为大明战死家属的待遇竟然会如此之高!君不见,朝廷把他们的位置都安排得比蒙古使者的位置还要好!这在以前,可曾有过?

    所有人几乎在第一时间都想到了,这绝对是当今天子的意思!因为朝廷中的那些人,绝对不会有这个心意。只有当今天子,坚持着修建了大明忠烈堂;坚持着把大明忠烈供奉在这里,与国同存;坚持着提高大明忠烈堂的级别,不但首辅或太子要祭拜忠烈堂,如今连皇帝都亲身实践诺言,要祭拜忠烈堂了!

    士为知己者死!皇上如此礼遇,大明忠烈可瞑目也!

    鄂齐尔图那边,原本他们被安排进这片最佳观礼区域后,心中还是很满意的。抬头看看广场上人山人海的,心中暗自惊叹的同时,也有着一丝优越感。看看,毕竟西部蒙古的实力摆在那,如今主动来大明朝贡,这待遇就是要不一般。

    可他们还没优越多久,就看到那些好位置上陆续有人坐了。鄂齐尔图等人也挺好奇的,不知道那些位置是什么权贵坐的,转头看去,仔细打量之后。从各个方面推测论断,最终得到的结论,发现那些坐着比他们好位置的人,应该是大明的普通老百姓,这一下,鄂齐尔图就恼了!

    不止是他,包括准葛尔部的使者也一样,甚至闹了起来,质问为什么他们坐得位置竟然比那些普通老百姓还差,这是什么意思?

    五城兵马司的兵卒只是奉上官命令行事,他们也给不出答案。正在闹腾着。就看到奉天门那边,锦衣亲军列队而出,一时之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是个人都知道,大明文武百官以及大明皇帝快要出来了。

    锦衣卫们穿着有名的飞鱼服,腰佩绣春刀,威风凛凛地列队而出,在大明忠烈堂周边开始警戒。看到观礼台这边似乎有动静,一名锦衣卫千户便快步走过去,冷声喝问缘由。

    准葛尔部使者一见,昂着头,大声地说明了原因,质问那名锦衣卫千户道:“我们卫拉特部的使者为何只是坐在偏角,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正当的理由,我等回报部族,到时候怕是有不好的影响!这个后果,你们负担得起么?”

    五城兵马司的兵卒都听得有点惶恐,按照他们的印象,朝廷一般处理这样的事情时,都是有先例可靠的,这位锦衣卫千户,怕是要好好解释一番,或者去调查是否搞错了?

    可谁知,那锦衣卫千户听了,却冷声回答道:“今日他们才是主角,皇上都要向他们行礼。你们算什么?你们坐中间,能承受得了我大明皇帝之礼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