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800 多尔衮的未雨绸缪
    “有什么不可能的?”多尔衮闻言,转头看着多铎,严肃地说道,“盖州那支明军,就是在金朴镇埋伏你的那支明军!”

    他并没说这名心腹的禀告肯定不会有问题,而是直接点明了那支明军的来历,这似乎更有说服力,多铎一听,顿时愣住了,好一会才道:“真是那支明军?”

    还是多尔衮回答了他的话道:“那支明军出城抢夺土山时所摆的军阵,和我大清将士厮杀时的作战风格,特别是互相之间的配合,和你之前所说的差不多一样!从时间上估算,估计就是那支明军了。否则的话,大清……”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显然后面没说得话难以开口。

    多铎自然明白多尔衮所虑,那支明军的配合确实非常厉害,虽然在金朴镇一战中,自己的手下是先被引诱处于一团乱,还被火炮轰击了的情况下,可双方的接触战,自己还是看到的,那支明军配合默契,长短兵器招呼下,自己的手下几乎都是一打多,完全就没有还手之力,哪怕个人再勇武都没用!

    这样的军队,多铎承认是强军,大清唯有非常重视,小心翼翼地应付,甚至集中兵力,制造尽可能多的决战条件,才有可能打赢这样的军队。

    如果明国有不止一支这样的军队,一旦数量超过了大清能承受的范围,那只要一次战事失败,就可能是大败,而大清还能经受多少败仗?

    兵战凶危这个词,要说多铎以前并不怎么在意的话,经过金朴镇一战,他是彻底认识到了。大清遇到那样的强军,是不可能一直赢的。

    多尔衮叹完气之后,示意那名心腹继续说辽东的事情。当他听到金州那边的东江军又出兵骚扰,摆明了是要牵制策应盖州那边;还有草原上,也有关宁骑军的踪影,骚扰蒙古人的后方等等时,多尔衮脸色变得非常严峻,立刻让人拿出地图,查看起辽东那边战事的整个概括起来。

    过了好一会后,他的脸色异常难看,喃喃自语,似乎很不愿相信道:“为何会如此?三路大军配合竟然如此默契,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边上跟着他看的多铎也很惊讶,有点不确信地回答道:“该不会是事先约定好的吧?”

    “不可能!”多尔衮听了,立刻摇头道,“战事一开始时,说不定是约定好的,但明军难道未卜先知,战事打到什么程度了都知道?你再仔细回想下,三支明军互相配合,每次都能让皇上头疼。还有,你再想想以前,就只是今年,东江军和关宁军相隔那么远,却也能配合。如今回想起来,当初草原上关宁军能接应到逃回去的东江军,似乎也太巧了!”

    听他这么一分析,多铎就无奈地说道:“要不是事先约定,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的?派人联系?这不可能!”

    多尔衮没法回答,感觉自己推导出了一个互相矛盾的结论。他怎么都不可能想到,

    这个时代,竟然有聊天群这样的东西存在。要是知道崇祯皇帝有这个金手指的话,估计掀桌子不玩了,作弊还玩啥!

    多尔衮和多铎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继续听心腹的禀告。当他听到沈阳城内的那些谣言时,脸色不由得又难看了几分。倒是多铎,听了呵呵笑道:“说得还真有道理,这下看他怎么应对!”

    话语之间,充满了幸灾乐祸。

    多尔衮听完之后,便挥手让心腹退下,他的心情异常沉重,叹口气说道:“其实,不管现在如何,有一点必须要承认,我们这些兄弟之间,他的能耐最高。只是如今这个局势,并不是他无能,更不是改变了父汗所留的那些,而是明国这个之前一直在瞌睡的巨人,已经醒过来了。”

    一听这话,多铎就不高兴了:“哥,你怎么还替他说话?”

    多尔衮听到,看了他一眼,耐心地说道:“那我问你,你有没有魄力能拿举族兵力,绕过山海关攻击明国京畿之地?之后的朝鲜战事,一次次的失败,可是他的原因?晋商被灭,我们没了物资输送渠道,你可会做出把朝鲜整个征服,使之成为大清的粮仓……”

    从事后看,多尔衮不认为其他兄弟能有皇太极的能耐,一直在努力改变大清的困境。只是感觉忽然换了一个对手,明国突然应对得更为厉害,不再有丝毫出错。双方的国力相差如此之大的情况下,大清的未来,实在是难啊!

    多铎回想着,要不是阿敏的轻敌,要不是自己的轻敌,那从朝鲜征集的物资,完全可以保证辽东那边的要求。这个冬天,也不会如此束手束脚。现在倒好,那些物资都便宜了明军,这一增一减之下,实力改变实在太多了!这么想着,他就沉默了。

    多尔衮没再理多铎,只是紧皱着眉头,在喃喃自语道:“他领败军回沈阳,有人竟然还以为可以趁机夺他权,真是忘记了他是怎么坐到那位置上的。沈阳那边,血雨腥风啊!”

    这两兄弟对于这点,是有深刻感受的。也是意识到皇太极的厉害,他们才一直装着孙子。此时多铎听到多尔衮的话,不由得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多尔衮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低头沉思了好长一会时间后,才有了决断道:“回报沈阳那边,就说确实粮草奇缺,不过皇上有旨,我们必定会在大海解冻之前赶到金州。”

    “什么?”多铎听了,立刻诧异地问道,“他这是把我们当枪使啊,又不给拨一点粮食,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多尔衮伸手按了下,示意他稍安勿躁,而后才解释道:“现在离大海解冻还早,先安抚住他,等着看沈阳那边。他肯定会有动静,先看看再说!”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忽然多了一丝决然,声音不高却带着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辽东困局,要破实在太难了。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找出一条退路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