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805章 弄巧成拙
    另外,刘大能所带来的军队,也多出现水土不服之迹象,减员比较严重,也影响了战斗力。据本地人讲,北人在南,春夏两季更难适应,特别是所谓回南天季节,空气之潮湿,更多犯病者。

    对于这点,刘大能没办法,孙传庭自己也没办法。只能把实在没法适应南方气候的兵卒遣返北方,另外再从本地人中征集军卒了。当然,之所以能有这个待遇,还是在于这些军卒都是刘大能带来的,也算是孙传庭的可靠手下。否则的话,军籍到了南方,除非当逃兵,否则休想再回北方。

    原本来说,孙传庭其实也可以不用理会贼首刘香的要挟,有本事就上岸来试试,猫和老鼠之间,除了损坏一些东西之外,到底谁能胜谁?就算有州县被袭,只要县城之类能守住,对于南方沿海来说,并不算大的损失。好歹等到水师归来,到时候自然就能用兵海上了!

    可是,孙传庭自身也有压力。不是说崇祯皇帝那边没法交代,他相信自己是聊天群中的一员,崇祯皇帝那边,只要不是大过,便不会有事!这毕竟是上天选中的他,让他有和皇帝直接沟通的机会。

    他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他的雄心壮志。想着半年多前,和当时的延绥巡抚洪中丞煮酒论英雄,结果如今人家已经是归化总督了,而自己呢,却还未出什么成绩!

    因此,孙传庭在听到洪承畴的消息之后,就严格地要求自己,期望自己能用出众的政绩证明自己!但他身在大明最南方这边,要再想开疆扩土已是不可能,就唯有从其他方面着手想办法了。

    此时,他听到洪云蒸等人的建议之后,稍微一沉吟,便脸色严肃地问道:“既是如此,尔等愿去招抚否?”

    一听这话,洪云蒸等人不由得一愣。他们没想到,孙中丞竟然直接提出了这个要求。要去的话,这事显然是有风险,搞不好都有生命危险。不过如果自己提出的人都不去,那这个提议显然不好,是乱糊弄人了!

    这么想着,洪云蒸便没有犹豫,立刻抱拳应道:“下官愿往,相信以下官的身份,那刘香也必然会相信官府之诚意!”

    其他人听了松了口气,参政能应下来,这就最好了。

    可谁知,孙传庭在点头肯定了下洪云蒸之后,又立刻说道:“好,本官令你为大使,康承祖为副使,参将夏之本、张一杰护卫,如此阵容,当更足以表明本官之诚意,使尔等能更好地完成此次事情!”

    一听这话,康承祖、夏之本、张一杰等人不由得傻眼了,他们没想到,为了在中丞大人面前表现一下,附和了洪云蒸的提议,结果却被中丞大人直接点名,要跟着去刘香那里,这……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孙传庭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到了闽地之后为了立威,又是铁血作风。如今他说话之时,也是一贯的冷脸,让这几个人也生不起推托之心,或者说不敢有推托之心。在孙传庭目光的注视之下,只好一个个无奈地领命。

    坐在上面的孙传庭,又岂会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要真说得话,派出洪云蒸这个参政,已经算是足够级别的了,按理来说也够了。可他孙传庭就是要把这几个人都派出去,目的其实并不是如同他说得那样,让刘香那边更能相信官府的诚意,而是他要表明一种态度,在他手下做事,就得言行合一,任何人想要投机取巧,糊弄于他的人,都不会得逞!他孙传庭,就是要能真正干实事的人!

    于是,就出现了和原本历史上类似的一幕。

    只是在原本历史上,崇祯五年时,时任福建巡抚熊文灿无力讨伐刘香,就用他的老招数,用招抚的办法想招降刘香。结果刘香和郑芝龙不一样,人家就不想被招安,只是假装答应受招抚,结果熊文灿也是派了参政洪云蒸、副使康承祖、参将夏之本、张一杰等人,到海上刘香的船上宣谕招抚,最终被刘香把这些人执缚起来,当作了人质。

    更让人可悲的是,出了这样的事情,熊文灿却是立刻推卸责任,上奏朝廷说,是洪云蒸等人轻信刘香,以致自陷。熊文灿最终的结果,也是几年后又想用招抚这招来平定流贼之乱,最终死在了招抚这一招上。

    此时,巡抚大堂内,其他高级文官武将都不由得凛然。他们心中同情这几个同僚的同时,再次领教到了这位晋人不同于以往巡抚的作风。不约而同地,他们心中都暗自告诫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可千万不要乱说,说出的话,要随时承担后果。否则的话,很容易弄巧成拙!看来在这位孙中丞面前,要想有所表现,让中丞大人赏识的话,必须得十分小心才行了!

    孙传庭看着底下这些人,冷声说道:“开海乃是国策,是陛下重点关注,首辅亲自在抓的大事。任何敢阻扰此事者,本官绝不会姑息,朝廷也不会轻饶!但诸位只要在这事上用心了,本官自会看在眼里,也会为他上奏请功。诸位,可记在心里了?”

    “下官(末将)记住了!”底下文官武将,不敢怠慢,自觉出列,大声回应道。

    等出了巡抚衙门,洪云蒸便招呼康承祖等人道:“诸位,去本官府上聊聊招抚之事如何?”

    他的官最大,按理来说,这些同僚都会听他的。事实确实也是这样,参将夏之本、张一杰两人都点头应下。但康承祖却是摇摇头,叹了口气后道:“下官家有急事,须得及时赶回去,还请洪大人见谅!”

    说完之后,他的兴致很低,匆匆走了。洪云蒸见了,脸色有点不好看,家里有急事?议事之前,就没听他说过,而且看他之前的样子也不像有事的样子。如今刚议事完了,却说这话,这种借口谁信?

    不过虽是这样想,他也不好戳破,就领着两名武将走了。

    再说康承祖匆匆回家之后,就赶紧挑选了些文雅的礼物,又匆匆出门而去。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