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806章 相信皇上
    大概天近傍晚时分,福建巡抚孙传庭忽然收到手下禀告,说总督府那边派人过来,说是何总督要见他。对于顶头上司何乔远的召见,孙传庭不敢怠慢,连忙赶往不远的总督府。

    对于何乔远,孙传庭是比较尊重的。

    一个是何乔远在福建的名声很好,特别是在士林之中,因为开书院的原因,学生很多,影响很大。

    二是正因为有何乔远持之以恒地上书,才有如今开海禁的事情。当然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只因为平定流贼的功劳,就从布衣复起,直接担任了福建巡抚一职。更是有迹象表明,如果在巡抚位置上能干好的话,等何乔远年老退下之后,就很可能是由他来接替,这将又是他的高升之路。

    当然了,何乔远对于朝廷把熊文灿给换了,调来孙传庭帮他开海禁的事,也是满意的。特别是孙传庭到任之后,整顿风纪,严查贼寇,安抚地方上所表现出来的强势,恰好是他年老而力不从心的方面。因此,何乔远也是颇为欣赏孙传庭,两人的关系也算融洽。

    这不,何乔远听到孙传庭到了之后,就在后堂接见了孙传庭。就犹如两位好友一样,笑呵呵地让仆人上茶招待。

    不过孙传庭心中牵挂着刘香的事情,又知何总督召见自己,肯定是有事,加上他的性子比较直来直去,耐着性子应付一下后,便放下茶杯,一脸正色地向何乔远说道:“不知大人召见下官,是为何事?”

    何乔远听了,忍不住笑呵呵地用手指着他说道:“你啊,还是这么个急性子,这都要过年了,老夫关心你在南方过得习惯与否,你都没有耐心听,真是枉费了老夫的一番好心!”

    孙传庭一听,脸上稍微露出一丝尴尬,转而又闪过感激之色,而后还是正色说道:“大人呵护之情,下官自是明白,心中也是感激。只是如今手中正有要事,因此心中急了一点,还望大人恕罪!”

    听到这话,何乔远终于是点了点头,同样放下茶杯,微笑着说道:“老夫知你操心开海一事,这确实是正事。你能把皇上交代的事情放在心中第一位,老夫也很欣赏!”

    话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忽然没了,替而代之的是严肃的表情,就听他认真地对孙传庭继续说道:“可开海乃是大事,万不可操之过急,一定要慎重待之!这一点,你务必记得!”

    “下官明白!”孙传庭听到这话,心中似乎隐约感觉到什么,连忙回应道。

    他的态度很好,何乔远的神情便又放松了一点,语气也和缓了不少,对孙传庭说道:“听说你今日决定要假意招抚海盗匪首刘香,甚至还要派几名高级文官武将一起前往安抚刘香?”

    孙传庭一听,心中暗道果然是为了这事!不过表面上,他不动声色,恭敬地回答道:“正是!”

    “不妥,不妥也!”何乔远一听,立刻摇头说道,“老夫对于沿海贼首多有了解,这个刘香,倨傲不逊。从天启六年开始,他就纵横海上,到处劫掠,上自福建长乐,及铜山、古雷、游澳,下至广东海丰一带,有时也上掠至浙江等地,到处都有他作恶之事。他这样的人,是很难招抚的。”

    他说到这里,看到孙传庭似乎想辩解,就用手一示意,让孙传庭稍安勿躁,而后他又继续说道:“老夫知道你想说这是假意招抚,并不是真要招安他。而且这注意乃是洪云蒸所出,只是为了让刘香能安份点,让我大明沿海百姓能安心过个年,等到郑芝龙领水师回来再做计较。这些都没错,老夫也同意你这为民之举。不过有一点,你却是做岔了!“

    “请大人赐教!”孙传庭一听,立刻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大声应道。

    见他如此严肃认真,何乔远反而更放松了些,伸手摆了几下,示意他道:“此乃后堂,老夫之话并非以总督身份在讲,无需如此严肃!”

    见此情况,孙传庭只好又坐了下去。不过态度依旧严肃,直着腰杆子,一副聆听上官垂询之态。

    何乔远见了,拿他没办法,就只好开口说道:“你不但派出了参政洪云蒸,甚至还一起派出了康承祖、夏之本、张一杰他们。你有想过没有,万一有事,这可是几名大明高级官员一起出事,这事你能承担后果么?”

    “能!”孙传庭一听,毫不犹豫地回答,让何乔远听得不由得一愣!过了好一会后,他才确认道:“你朝中有人?”

    这话也确实在后堂才能说说,从中也能看出,何乔远确实在心中把孙传庭看得比较重。要是在大堂上的话,他就不会问出这话了。

    “没有!”孙传庭立刻回答一声后,或者感觉到何乔远对他的好,便马上补充道:“下官相信首辅,相信皇上。既然坐在了这个位置上,便没其他想法,只要是为开海之事,出自巡抚府,下官自当承担一切后果!”

    听到这话,何乔远不由得楞了下。他当然不知道孙传庭最大的底牌,是他在聊天群中,有这个底牌在,不是天塌的事情,他相信不会有事。

    不过他看到何乔远的样子,就还是解释道:“大人,下官之所以这么做,其实还在于震慑那些办事的人,让他们在下官的面前,不敢夸夸其谈!下官要的是能做事的人,而不是只会嘴皮子的人。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必须要负责才行!”

    何乔远听了,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赞许之色。到这时,他已经明白,什么让刘香更相信朝廷什么的,都只是表面之言,刚才所说这话,才是真正的目的。

    想明白了这点,他又好心地提醒道:“既然这样,老夫就不再多言了。只是如此做的话,你却多了一些风险,有点不值得!”

    让何乔远没想到的是,孙传庭的心思竟然想得更远,说出的话,让他再无此想法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