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807章 国士
    就听孙传庭很严肃地说道:“大人,下官以为,开海国策,最大的困难乃是要完成皇上所期望之税收。等海坡平,陆上宁,收税之时,才是压力最大之时,无可靠用心之手下,断然不可能完成皇上之嘱托。下官既然在皇上面前做了保证,必然不畏前路之风险,亦得早做准备。”

    何乔远听完之后,怔怔地看着他,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作为大明文官中的一员,他自然明白孙传庭所说是对的。其实大明如今之状况,最大的原因就是收不上税。而皇上对于开海所带来的税收之期望,也远高于何乔远本人的预估。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势必于以前不交税的那些人相冲突。

    那个群体的庞大,实在是想想都让人感到恐惧。也因此,当初何乔远上开海禁的奏章时,压根就没想过这个,所以在奏章中他只预估了每年多两万税银。如今想来,和皇上后来预期的目标一比,还真是难以启齿。

    想了一会,他再打量孙传庭时,忽然发现,皇上最终是派了眼前站着的这位北人南来,似乎是再英明不过的决断。眼前这人,未雨绸缪,遇事果断,甚至铁血无情,早就做好了得罪所有人的决心。或者也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能完成皇上的预期吧?一般的人,还真没法做,或者也不敢去做!

    这么想着,何乔远便点了点头,不再有劝说之意。在沉吟片刻之后,脸上带着一丝诚恳,对孙传庭说道:“既然你心中已有决断,那老夫就不多说此事了。不过你是北人,或者还不熟悉沿海之贼寇。老夫必须提醒你,有一点你必须要注意的。”

    孙传庭一听,知道总督大人不再插手自己的事情,心中不由得微微感激。对于总督大人的一番好意,他也露出洗耳恭听之态势,认真地说道:“下官敬听大人教诲!”

    “海贼之所以能横行海上而无往不利,原因之一是海陆勾结。或者是他在岸上有细作,帮其打听官府之动静,探知各地之富庶繁华。而海贼在海上抢得之赃物,亦会通过岸上之人卖掉。其海上补给之物,亦是通过岸上之人才能获取。”何乔远说到这里,似乎生怕孙传庭这个北人还是会不明白,就索性开门见山道,“这岸上的人,须得有一定势力,才能做到这些事情。你明白么?”

    孙传庭其实也知道这点,他所抓获的那些贼人,使得刘香不惜威胁也要救,他就知道这些贼人肯定是刘香在岸上的心腹。不过有一点他也是听何乔远这么解释之后,才认识到岸上的地方豪强中,很可能还有和刘香勾结的人。

    何乔远说了那么多,而孙传庭又是他开海的左膀右臂,因此索性就又补充道:“海贼势力越大,对应起岸上勾结之人的势力必然也是更大!如今刘香能做到沿海最大之海贼头子,你千万不可小觑。老夫怕你在巡抚衙门大堂所定之策,很可能会传到他耳朵里。如此一来,你派去的几个人,危险很大啊!”

    听到这话,孙传庭是真得吃了一惊。要知道,他召集开会的那些人,可都是大明地方上的高官。如果这样都会泄露消息给海贼的话,那岂不是说明,这些高官中有贼人之同伙?

    见到他楞在那里,何乔远便知道他可能没想到这么深。不过也难怪,他是北人,对于沿海之事肯定不熟悉。

    于是,何乔远就又微笑着对孙传庭说道:“康承祖乃是老夫的学生之一,是他来告知老夫此事。但如今老夫已知你的用意,自然不会劝阻。你且放心去做,老夫是支持你的。不过此事后果如何,最好还是三思而后行!”

    孙传庭一听,不由得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康承祖在背后做这些小动作。他心中有数之后,表面却也不动声色。见何乔远已无其他事情,便站起来告辞而去。

    回到巡抚府,孙传庭静坐好长一会时间后,终于进入了聊天群。

    其实,按他的本意,是要做出了成绩,这样才好向皇上联系。此时向皇上联系,又算个什么事情?不过何总督都如此提醒了,他也不是莽夫,只好给皇帝发私聊了。

    “陛下,臣福建巡抚孙传庭有本要奏……”

    虽然他已经把大概事情和他自己的打算尽量做了简短禀告,可内容还是有点长。让他没想到的是,并没等多长时间,崇祯皇帝就回复他了:“卿是为朕去办大事的,朕自然会支持卿。一切就按卿自己的章程办事,如有什么事情,朕都会给卿挡着!”

    一见这条回复,孙传庭顿时心中涌起一股激动之情。对于皇上的这种信任和支持,他不由得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君王以国士待之,某必以国士回报之!

    大年三十,官府这边和刘香海贼那里联系上了,也说了招抚一事,据说刘香也是同意,于是,为示诚意,洪云蒸等人就要前往刘香海贼的船上去谈判招安一事。

    康承祖一听这结果,顿时,原本已经淡定下来的心就又急了,立刻再次跑去总督府,向他的老师何乔远禀告这个消息,末了还看似真心实意地表态道:“孙中丞如此一意孤行,下官倒没什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已,可孙中丞才刚来闽地,大好局面才刚刚开始,要是为此贬官去职,实在是我闽人的一大憾事,恩师也会少一大臂膀!”

    何乔远很长一会时间没有说话,他没想到,自己说了那么多,个中厉害关系都说清楚了。但孙传庭竟然并为改变初衷,看来他的性格还真是执拗,也有点冷血。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不惜让手下去冒大风险。这方面,自己是不及他。或许皇上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把他放过来,倒真有可能完成皇上的预期!

    他自然不知道,正是有了皇上的支持,孙传庭才能顶住压力继续按自己的想法行事!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