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836 小目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于大黑山这一仗,大清好不容易把握了情况,有了打胜仗的希望,皇太极又岂能甘心眼睁睁地看着曹文诏溜走而错失一场大胜的机会!

    于是,会议的重点,就是讨论如何赶时间,防止曹文诏溜回锦州。一旦被他缩在城里,大清目前的实力,是没法去攻城的。

    这些建虏都是打仗的老手,看着地形,把握敌我动态,立刻就有了一个主意。就听到阿济格先嚷嚷道:“陛下,可以让海州那边出兵,只要能堵住曹文诏那厮逃回锦州,就一定能歼灭他们!”

    如果从海州出兵的话,就能直插大黑山和锦州之间,路程比沈阳这边出发要缩短一倍以上,而且不用翻山越岭,走得是以前大清进攻宁锦的大路。从时间上看,如果曹文诏真得是按他自己所说,三天后撤军的话,就完全来得及。

    但阿济格这个主意一提出来,范文程就立刻反对道:“不可,海州乃辽阳门户,又有盖州强敌虎视眈眈,那里的兵力可不能抽调!”

    “你这条汉狗,有你说话的份么?”阿济格一听,横眉冷对,一脸鄙视。似乎是把明国带给建虏的郁闷,全转移到他身上来了。

    范文程被他这么一训,脸色一红,可他没胆子驳回去,只好低下头去。

    “怎么说话的?”皇太极看不下去了,有点不高兴地训斥阿济格道,“范卿乃朕的臣子,是个文武双全的好奴才,你要有他一半聪明,朕都会很高兴!”

    阿济格被他一训,没敢再说话,只是瞅了一眼范文程的时候,眼神中带着一丝恨意。

    这时候,代善不得不开口,转移开这个有点让人难堪的话题道:“海州之兵力,确实不宜乱动,还是应当谨慎一点为好!”

    他这话说完,他的儿子岳托却提了反对意见道:“之前的时候,不是有说盖州明军兵力有限,不敢离城太远。只是探马巡视盖州附近,明军就不敢出城么?”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皇太极,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便继续说道:“或者可以让海州那边派出精锐骑军,只要堵住曹文诏一日,我军就能赶到,一举歼灭关宁骑军,而后迅速返回,大概也就两天到三天时间而已,不会超过四天。这短短几天时间内,盖州明军又怎么可能如此凑巧,刚好来攻?“

    “就算他们去打海州,有探马警惕,海州也不会有什么事!”阿济格听着,连忙补充道。

    岳托一听,灵光闪动,又立刻接着道:“要是盖州明军还真敢来攻海州的,到时候大军刚好回师,就能把盖州明军堵在海州城外,又能歼灭盖州之明军!”

    ……

    这几个建虏头目,按照他们自己的思路说下去,越说越兴奋,就好像能一下解决辽东明军,说什么克服盖州,而后兵发金州,定能打下金州。还有什么关宁骑军覆灭,东江军覆灭,建虏又能过上从前纵横无敌的好日子了。

    倒是皇太极没有被他们的描述冲昏头脑,但情绪还是有点乐观的,点头说道:“不要说那么多,先定一个小目标,就是歼灭曹文诏所领的关宁骑军。这战,朕势在必得,一定要赢!”

    既然他有了这个结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海州那边出兵了。就见皇太极对范文程微笑着说道:“打仗原本就没有一定能赢的道理,但只要战事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就可以搏上一搏了,更何况这次的战事,朕以为至少有九成的把握。盖州明军那边,让探马严密监视,并破坏道路,没有火炮可用,明军想要短时间内攻下海州,那也是做梦的事情而已!范卿以为如何?”

    还能以为如何?范文程露出一脸受教的样子,恭声奏道:“陛下英明,奴才不及也!”

    这些都是打惯了战的人,他们的分析,范文程也找不出错来,提出过质疑后,也就随大流了。

    于是,为了争取时间,皇太极一边向海州那边的济尔哈朗发出旨意,一边集结兵力,由岳托和阿济格领兵,快速赶往大黑山那边。

    蹄声隆隆,人喊马嘶,对于沈阳城来说,是久违的热闹。一时之间,都让人忘记了之前的白色恐怖,都在讨论这次出兵,到底是去打哪里,会不会赢的问题。

    这么大的事情,自然瞒不过有心的钱富贵,他立刻进入聊天群,点了普渡众生的图标,私聊禀告道:“群主,沈阳发兵了,大概六千左右的骑军,由岳托、阿济格领军,往草原方向去了。“

    ……

    大黑山的山顶,明军的帐篷四散而扎,不少明军兵卒都在砍伐树木,做滚木礌石,动静很大。而在其中一处帐篷外面,却坐着一名矮个兵卒,无所事事的,东看看西看看地,似乎有点不安。边上有一名比他个子高的,似乎是他的随从一般,就陪伴在左右,也有点不安的样子。

    在不远处的悬崖边,曹文诏放下望远镜,不再观察山谷里的动静,转身返回,看到那名矮个兵卒的动静,不由得笑道:“放心,没事的,陛下此策乃计中计,套中套,以建虏的性子,绝对会上当的。等我们返回时,本帅只会让人护送你们回宁远的。”

    这名矮个兵卒其实就是刘王氏,没法子,缺少”人肉发报机“,只能让刘王氏过来了。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丈夫,略微有点尴尬地回答道:”以前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让大帅见笑了。“

    刘衙役也有点尴尬,陪着笑笑。说句实话,他也有点害怕,这种两军厮杀的事情,他也同样没经历过。就算是之前的昌黎之战,好歹是据城而守,心中有个依仗的。

    曹文诏可不敢笑话刘王氏,客套了几句,便转身准备离去。可他刚走几步,就听到刘王氏在他身后突然出声道:“大帅,陛下有旨意,说沈阳建虏出兵了。”

    一听这话,曹文诏立刻转身,点了点头道:“好,还有消息,立刻禀告给本帅!”

    说完之后,他立刻开始传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