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巅峰狂少〕〔穿梁祝做女夫子〕〔七零甜妻撩夫记〕〔九极战神〕〔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吞海〕〔近战狂兵〕〔反穿第一妖女〕〔娇媛〕〔郓城法医打包走〕〔光头武僧在都市〕〔恋爱吗竹马先生〕〔我是勤行第一人〕〔女总裁的上门狂婿〕〔实习阴差〕〔山河警事〕〔全职国医〕〔都市古仙医〕〔你好,海狸先生〕〔骄阳灼我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零开始的修行文明 第十九章 震泽的黑历史
    “咚咚咚——”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将夏承越惊醒,原来道观里晚课已经结束,李老道让徒弟来喊他吃晚饭,夏承越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精神竟无比的疲劳,强忍着困意,吃完饭直接倒头就睡,原本还想问问李老道关于吴县内震泽制药厂的事,结果给忘在脑后了。

    第二天一早,夏承越又神采奕奕地醒了过来,感觉整个人都焕然一新,连忙查看真气,没想到真气明显比昨天增加了一些,虽然还是不多,但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而且最重要的是,真气的运转速度加快了,尽管还是不能控制,但是等到养神有成想必就不难控制了。再观察了下原界,还是老样子,不急不缓地成长着,空间倒是很大,存于虚空的微型大陆也增加到4平方公里左右,一座别墅孤零零地立在大陆中央,看来还是要抽空搞点建设。

    现在原界的作用还不明显,只能当做最后的庇护所,但是等到夏承越开辟出其他人可行的修行之路时,就能发挥巨大作用了,对此夏承越早有计划。

    用过早餐,夏承越向李道长询问关于震泽制药厂的事,没想到李道长神情一下子就暗淡下来,隔了好久才开口:“几年前山下有几位居士曾经上山求我救人,但是癌症这东西耽误了救治,到了晚期就药石罔效了,震泽药厂真是造了好大的孽啊!”

    “能详细吗?”

    “出家人就不过多涉足世俗之事了,居士你要问的问题,可以去山下的吴老汉家里问问,我会让志明带你去的。”完便独自返回东边的偏殿了。

    ……

    接着,道长的徒弟——也就是担任知客道人的志明,带着夏承越下山,在路上志明道人颇有些不好意思:“实在抱歉啊,师父他老人家不是不想帮你,现在一想起那些事就难过,当初师父也通过同道向上面反映过,只是人家势大,各方面都处理得滴水不漏,县里多次派人来劝师父莫管闲事,而那几家人最后也都放弃了,你师父能怎么办?”

    到最后志明都有点哽咽了,夏承越不再言语,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

    吴老汉家就在山脚下不远处,是离乾坤观最近的一户人家,远远望去只是一座普通的农家院,院前只有几棵枯树,当夏承越两人来到院前时,吴老汉正在井边打水,看样子是准备做早饭,看到志明过来,连忙擦擦手将两人迎了进来,“志明道长怎么有空到老汉家来的,快进来坐坐。”

    志明摆了摆手,道:“不了,吴老,山上还有事要办,这位居士有些事找你询问一下,你跟他实就可以了,我先回去了。”完向夏承越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看到志明离去,吴老汉搓了搓手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夏承越,夏承越直接便问出了关于震泽制药厂的事,吴老汉闻言脸色顿时一变:

    “你们还不放过我家吗?我没有上访了,我儿子都没了,上访还有什么意义呢?你给我出去,我家里不欢迎你!”着便要推夏承越出去。

    夏承越知道他有所误会,连忙喊道:“吴老等下,我不是震泽的人,我来只是了解下发生过什么事。我没有恶意!我跟震泽也有仇!”

    吴老汉迟疑了一下,问:”真的?你真的不是震泽厂的人?”

    “真不是,您就把我当做记者,来采访您的,我跟震泽也有仇,咱们是战友啊,再志明师傅也不会带震泽的人来见您,对吧。”最后还是搬出了志明的名头。

    听了这话,吴老汉这才神情缓和了下来,“不好意思啊,我有些太敏感了,到屋里坐吧,想问什么我全都告诉你,你一定要帮我讨个公道!”

    “会的!”

    于是吴老汉早饭也不做了,将夏承越请到屋内,倒了碗水,便开始讲述发生在他儿子身上的悲剧。

    “四年前,我儿子原本是外地打工的,听人在吴县震泽制药厂工作比在外地打工要赚得多,离家又近,我儿子想着又能赚钱离家近又方便照顾老汉我,就跟人进了震泽厂,谁知道——谁知道送回来就成了那个样子。”到这里吴老汉不禁老泪纵横。

    “你不知道啊,我儿子被送回来的时候瘦得跟皮包骨似的,手臂上全是针眼子,戳眼睛啊,要知道进厂之前他能抗200斤大包。再医院一看,竟然还得了癌症,都到了晚期了,该死的震泽厂才赔了五万块钱,连医药费都不够,一条人命在他们眼里就只值五万块吗我可怜的儿子啊!”

    夏承越想到前世被震泽关在秘密实验室,每天都要打针、抽血,手臂上密密麻麻全是针孔,让人不寒而栗。尽管对吴老汉儿子的遭遇深感同情,但还是继续问道:“后来怎么样了呢?”

    “后来,我儿子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就想告他们,但是县里那帮人跟他们是一伙的,推三阻四,是我儿子是自愿试药的,震泽已经赔偿了,我再告就是违法,老汉我哪知道什么法,还不是他们当官的了算!”

    “再后来听人可以到京城上访,哪知道刚到车站就被震泽的人带警察拦住了,把我关在县城的招待所里,不让我睡觉,但我就是不放弃。”

    “那为什么——”

    吴老汉知道夏承越想问什么,直接就了:“那为什么后来又放弃了,呵呵,震泽厂里的人拿我孙子威胁我,我不想让我吴家绝后啊,可怜我孙子年纪就没了爹啊,我怎么能让他再受到伤害,我不会自己考虑也要为孙子考虑啊,而且后来县里为我儿媳妇安排了工作,在水利局上班,孙子也办了城镇户口。”

    “人已经没了,活着的还要继续生活啊!可我就是恨,凭什么不把人命当回事!”

    夏承越听了有些难受,吴老汉的选择并没有错,他只是一个人物,他要为孙子考虑,真正有错的是震泽,一切都源头就是震泽,于是又问道:“吴老还知道哪些关于震泽的事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从零开始的修行文明》,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