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二次元飞升的强者〕〔中年危机电子游戏〕〔天后身后的男人〕〔流浪诸天的武神行〕〔总裁难挡霸气小妻〕〔桑旗〕〔顾念帝长川〕〔帝少,不知娇妻情〕〔一语成婚:千金太〕〔此生不负你情深〕〔替补新郎:总裁好〕〔流年不负笙情〕〔小肖的日常〕〔我有亿枚游戏币〕〔万界游戏之大佬降〕〔我有一块属性板〕〔江流华笙〕〔萧阳叶云舒免费阅〕〔生而为王萧阳叶云〕〔萧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183章 险些昏厥
    这一夜似乎过得很漫长。

    宁爵把井栀凉里里外外、彻彻底底吃了个够。看了看女人锁骨和胸口上大大小小的暧昧痕迹,男人觉得是该做点善后事宜了。

    他伸出手臂,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小玩具。

    这东西还是夜店里的狐朋狗友送给他的,没什么太大的用处,把这小东西用力按在皮肤上,等一两分钟取下来,就会留下紫红色的印记,和暧昧的吻痕一模一样。

    他既然说今夜是酒后乱性,那乱性的人不该只有自己啊,也该让井栀凉正视自己的心思了。

    宁爵在自己身上弄了一大片痕迹,然后抱着昏睡过去的井栀凉,自己也打算睡一会儿。

    他本来也是想做整整一夜的,可为了迎接接下来的战役,宁爵还得养精蓄锐才行。

    想想自己也真是不容易,为了追回自己的老婆孩子,什么卑鄙的手段都用上了。要是丢丢知道了这些事,只怕要在心里鄙视自己这个爸爸了。

    宁爵紧了紧手臂,默默在心里叹息。

    追妻之路,漫漫无期啊。

    井栀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她在宁爵这儿无事可做,作息时间就有些混乱了,睡到这个时候也是常事,可身上强烈的不适感却让井栀凉十分意外。

    腰酸背痛腿抽筋,浑身无力,下腹还胀胀的,有些酸楚。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昨夜喝多了,和谁打了一仗不成?

    井栀凉龇牙咧嘴地坐起来,下意识地侧了下脸。

    “……”

    栀凉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活像坐在了弹簧上。

    她本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自己抗打击的能力已经很强了,可当她看到自己身边睡着一个男人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兵荒马乱。

    尤其是当那个男人翻了个身,把脸对着自己的时候,井栀凉险些昏厥。

    宁爵!睡在她旁边的人是宁爵!那个她无论怎样都躲不掉,甩不开的男人!

    她脑子里的空白稍稍褪去,才想起用力掀开自己身上的羽绒被。

    一丝不挂,连内裤都不翼而飞。

    井栀凉脑中刚刚褪去的空白砰的一声又钻了回来。

    事情就摆在眼前,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的暧昧痕迹,更加验证了井栀凉的猜想。

    她和宁爵睡了。

    井栀凉使劲怕了拍自己的脸,很痛,不是在做梦。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她明明打定了主意要逃离他身边的,明明一遍一遍警告自己要拒绝他所有的好意,为什么如今竟会成了这样的局面?

    酒后乱性,都怪酒后乱性!

    井栀凉一向的精明沉稳统统都不见了,她的胸口激烈起伏着,指甲几乎都陷进了手肉里。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几年,井栀凉积累了很多社会经验。经验告诉她,无论如何都不要让自己重蹈覆辙,无论如何都不许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此时此刻,宁爵就是挡在她自由之路上最顽固的那块大石头!可偏偏,她依然深爱着这块顽石,对井栀凉来说,这才是最最致命的事!

    逃吧,趁着他还没睡醒,逃回自己的房间,就当做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或许宁爵昨晚喝多了,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说不定还以为自己是和别的女人搞了场一夜情。

    这个办法可行!

    井栀凉丝毫没有犹豫,翻身下床。

    宁爵早就醒了,一直在偷偷观察井栀凉的反应。她脸上的神色太过精彩,一会儿震惊,一会儿纠结,一定是在心里上演了一出好戏。

    女人纠结地绞着手指,忽然又跳下了床。

    宁爵猜到她会逃走,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井栀凉惊呼一声,颤颤巍巍地转过头。

    “你想去哪儿?睡了我就打算这样逃走吗?”

    “啥?我睡了……你?”

    宁爵挑起嘴角,暧昧地掀开被子。

    不看还好,井栀凉一眼探过去,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从宁爵精壮的胸肌到修长的脖颈,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吻痕,或深或浅,可每一片吻痕的位置都十分得当,绝对是他自己的嘴唇够不到的地方,根本做不了假。

    证据非常明朗,昨夜酒后乱性的或许是她,而不是一脸无辜的男人。

    井栀凉没有过多怀疑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自己的心思自己知晓,若不是对宁爵还有情,自己怎么肯乖乖待在这里这么久?怎么肯在晚宴上为他挡酒?

    她就是怕自己掩饰不住内心的真实想法,才会对宁爵百般抵触,可几杯酒下肚,井栀凉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宁爵侧躺在床上,白色床单只盖住了下半身,精壮的肌肉和完美的身材暴露无遗。

    他邪邪地笑着,满眼深情。

    井栀凉身体里的预警信号早就爆炸了,她满身戒备,防着宁爵也防着自己,身体不由地向后退,一直退到窗边。

    宁爵讨厌她这幅防备的样子,好像要把自己彻底赶出她的生活。

    “栀凉,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呢?要不是昨晚你喝多了,是不是到死都不会对我说那样的话?”

    井栀凉的大脑嗡得一声。

    “我……我说了什么?”

    宁爵知道她上钩了,就把昨夜井栀凉说过的醉话好好添油加醋一番。

    “你问我为什么要离开你,还说要跟我复婚,要是拒绝,你到死都会缠着我。”

    井栀凉用被子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脸上一副不堪打击的表情。

    “不……不会吧?”

    “什么不会?还没等我答应你,你就把我推倒了,你看我身上这些痕迹,难道还能有假?”

    井栀凉彻底没了侥幸心理,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宁爵不忍看她这幅样子,想过去抱抱她,可他刚坐起来,床都没下,井栀凉就一溜烟跑到了门口,戒备地看着他。

    男人的心头划过一丝落寞。

    “怎么?又要逃走吗?栀凉,你逃了三年了,还不够吗?”

    要是从前,井栀凉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没错,自己就是要逃走,逃到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可现在井栀凉浑身赤裸,连底裤都没穿,好像就没了什么底气一样。

    “宁爵,我们已经离婚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就当作一场意外,行吗?”

    井栀凉低声下气地恳求着,她从来没有这样卑微过。

    宁爵心里所有的计划都被井栀凉一句恳求给打乱了。

    他知道她爱着自己,可她不想再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了。

    井栀凉的翅膀硬了,不顾一切想要逃离,他一味追赶只会把人逼到绝境。

    宁爵叹了口气,捡起丢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戴整齐。

    “栀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排斥我,可我……已经中毒了,药石难救,所以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哪怕……只留住你的人!”

    栀凉性子倔强,他宁爵又何尝不是呢,更何况他现在已经确定了栀凉的心里还有他,她还爱着他,那自己就更加没有放手的理由了。

    这场漫长的战争,就看最后谁能耗过谁了。

    房门砰的一声合上,宁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栀凉觉得身子很冷,从墙边滑下去,跌坐在地上。

    不是没想过和宁爵复合。

    刚离婚那阵子,她几乎每晚都梦到自己和宁爵和好了,可梦里有多快乐,醒来就会有失落,这种巨大的反差折磨着她,逼得她险些做出傻事。

    生活不易,井栀凉只想好好养大丢丢,其他的再也不敢想。

    宁爵简单收拾了一下,开车离开了别墅,直奔齐霖订好的夜总会包厢,裴楚然也在等他。

    接到宁爵电话的时候,裴楚然就猜到事情进展得不顺利,临走之前和苏汀打了招呼,说自己会回来的很晚,不必等他。

    苏汀冷嗤一声,甩开头发就走了,一句话都没有跟他多说。

    裴楚然心里郁闷啊,再加上更郁闷的宁爵,两个人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周身萦绕着不和谐的气息。

    齐霖看着这两尊活菩萨,摇了摇头,把扑上来的莺莺燕燕都赶走了。

    他可不想让这两个臭男人把气发在无辜的小姐姐身上。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女人啊?”

    宁爵抱着手臂,眼神冷冷地落在齐霖身上。

    “女人。”

    两个人异口同声,几乎都有点咬牙切齿。

    齐霖噗嗤一声笑出来,又在他们几乎能杀人的眼神里忍住了笑。

    “我听说嫂子找到了?宁爵,这回你可不要再做混事,抓住机会啊!”

    裴楚然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放心,宁少自然能处理好自己的内务,毕竟他们已经有孩子了。哪像我?我家那位可是等着孩子出生,心心念念要跟我离婚呢!”

    宁爵也跟着冷哼。

    “活该!咎由自取!”

    裴楚然怒了,扯过宁爵的领子,一拳就要挥上去。

    齐霖见情况不妙,一手拎起一只酒瓶,淡定地走到两人中间,对着两颗黑漆漆的脑袋倒了下去。

    “怎么样?这酒好喝吗?两千一瓶,税后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