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211章 原来……她在怕他
    蔚稞从未有过这样炽烈的愿望,她多希望自己能患上失忆症,忘记这几年来发生过的一切,仅仅记得她叫蔚稞,他叫夜亦枝,而蔚稞深深爱着夜亦枝,这就足够了。

    夜亦枝难得的自控了一回,只要了蔚稞两次就抱着她进了浴室。

    有了上次极其不愉快的经历,夜亦枝再也不敢在蔚稞身上胡闹。他替她清洗下面,抱着她泡进温热的水里。

    “蔚稞,你好像更瘦了,有好好吃饭吗?”

    夜亦枝吻了吻她的鬓角,说话的语气很是温柔。

    “吃了,虽然吃的不多。”

    “是不是厨子做的菜不和你胃口?”

    蔚稞愣了愣。

    夜亦枝说的话倒是提醒了她,一个月前季潇潇似乎换走了她的厨子,虽然新的厨子手艺也不错,可做菜的口味偏重,蔚稞确实不太喜欢。

    她张了张嘴,本想和夜亦枝提及此事,可想起席间季潇潇失魂落魄地样子,实在不忍再和她计较。

    “厨子的手艺很好,是我的胃口小。”

    “嗯……正餐吃不了多少,就多吃些点心和水果,我看这里都比从前小了。”

    夜亦枝说着,大手就覆在了蔚稞的胸口上,肆意地揉了两下。

    蔚稞反射性地拍掉他的手,接着就开始后怕起来。

    夜亦枝从来都不是个温柔的人,就算偶尔流露出半点柔情,那也是寒冬里的烟火,转瞬即逝。

    男人敏锐地察觉到了蔚稞神色的变化。

    原来……她在怕他。

    夜亦枝虽然得出一个几乎让自己出离愤怒的结论,可至少是得出了一个结论,总比之前对蔚稞束手无策来得好。

    其实发生了这么多事,小女人会怕他在也情理之中。

    夜亦枝想起自己对蔚稞做过的种种,忍不住就想打自己两拳。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舍得把蔚稞送到别人的床上,才会不知自控地害死他们的孩子。

    可事到如今,已经发生的事都无法改变,只能想方设法去弥补蔚稞。

    夜亦枝这样想着,把怀里的女人抱得更紧了。

    蔚稞的下面有些算账,她动了动腿,正巧蹭在某人下面高耸的部位上。

    女人瞬间定住,再也不敢乱动。

    夜亦枝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好笑,随即把下巴搁在蔚稞的肩膀上,淡淡地说了一句。

    “蔚稞,我们结婚吧。”

    他没有用疑问句的语气,更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夜亦枝可能没想到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深意,可对蔚稞来说,这无异于在她的脑子里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结……婚?”

    “嗯,结婚。明天我们就搬出去,我在叶城还有几栋别墅,你喜欢那个我们就住哪个,然后就去民政局领证。婚礼可以补办,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我都满足你,好吗?”

    蔚稞险些就笑出声来。

    “你以为婚姻是什么?和一个已经玩腻的玩具结婚,很有意思吗?”

    蔚稞仰着头,毫不退缩地直视着夜亦枝的眼睛。

    夜亦枝不知道蔚稞怎么会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他捏住蔚稞的下巴,看着她白净的小脸,不解地问了一句。

    “你以为对我来说,自己只是一个玩具吗?”

    “难道不是吗?”

    夜亦枝苦笑一声,松开禁锢她的手。

    “我倒是希望你只是一个玩具,坏了可以修,丢了可以再买,可你不是,世界上只有一个蔚稞。如果你愿意,我会和你共享我的一切,我的财富和地位都会属于你,你难道不想拥有这一切吗?”

    蔚稞茫然地看着他的脸。

    刚刚沾染过欲望的夜亦枝就像一株致命的罂粟花,迷人却带着毒性。

    蔚稞没有灵丹妙药可以解毒,她只想保命,所以一定不能沾染。

    她从夜亦枝怀里站起来,光着脚踩在浴室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夜亦枝,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并不属于你。你忘了吗?”

    夜亦枝愣在当场,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蔚稞就在他诧异的眼神里推开了浴室的玻璃门,独自离开了。

    她披着浴袍,赤着脚走回自己的卧室,然后颓然地仰躺在床上。

    月光透过窗帘,镀在她白玉般的肌肤上。红紫色的暧昧痕迹暗示着刚刚的一场欢爱有多么的激烈。

    可热情亦逝,美梦转瞬成空。

    当蔚稞脱离了欲望,重回到现实之中的时候,她才看清自己和夜亦枝的差距有多大。

    日月永世不得见,她和他便是如此。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蔚稞说完这句话,一股巨大的疲惫感突然席卷过来,将她的身体碾压得粉碎,就连心脏的跳动似乎都变得异常艰辛。

    她匍匐在床上,手指紧紧攥着床单。剧烈的痛楚从她心口蔓延,很快遍布她的四肢百骸。

    蔚稞的眼皮变得异常沉重,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看见夜亦枝焦急地飞奔过来,一张俊俏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

    她很想伸出手,摸一摸他的脸颊,可手指在触到他的一瞬间彻底失去了力气。

    她就此遁入无边黑暗,失去了最后一丝意识……

    夜亦枝清楚地记得这是自己第三次把蔚稞送进急救室了。

    第一次因为他,她中了裴楚然一枪,险些丧命。

    第二次因为他,她失去了孩子,流血过多,险些再也无法生育。

    第三次……

    夜亦枝还不知道她这一次为什么会晕倒,可直觉告诉他,跟自己脱不了关系。

    急救室的灯还亮着,救治蔚稞的医生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夜亦枝独自坐在走廊里等着,紧张到无法顺利呼吸。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直到了凌晨两点,给蔚稞进行急救的医生总算出现了。

    夜亦枝踉跄着跑过去。

    “医生,蔚稞怎么样?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晕倒?”

    医生摘下口罩,一脸严肃。

    “她会晕倒是因为心脏病发,好在抢救及时,人算是救回来了。”

    “救回来了?就是说她会继续活下去?”

    夜亦枝急促的呼吸总算是平稳了一些。

    “是的,可人什么时候能苏醒,就要看她的求生欲和身体素质了。”

    “求生欲……”

    又是这个该死的词语!

    “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我们给她做了血检,发现她的某些指数偏高,现在我们还查不出原因,请你给我们一点时间,或许能查出她心脏病发的原因。”

    “好,有劳了。”

    蔚稞还在隔离病房没有出来,夜亦枝没法见到她,干脆就在病房门口睡了一晚上。

    助理赶到的时候,他正靠坐在墙角睡着。看着自家老板睡在地板上,助理险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昨夜蔚稞昏倒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夜亦枝抱着她赶到医院,没有让任何人跟着。他知道蔚稞晕倒的事很蹊跷,少一个人跟着就少一个眼线。

    刚刚赶到的助理是夜亦枝的亲信,年纪轻轻可为人稳重,说直白点就是做事靠谱。

    夜亦枝很信任他,至少目前如此。

    “程墨,通知k,我要他立刻去调查别墅内近两个月的人事调动,务必详实。”

    “好,老板,那医院这边……”

    “蔚稞很快就会调到普通病房,我会在这儿陪着她,至于生意上的事就暂时交给你处理把。”

    程墨再次点头,往病房的方向望了一眼。

    他刚刚回国,对蔚稞还不熟悉,但是他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有这种本事,能收服夜亦枝这头猛兽。

    要是蔚稞能平安苏醒,他一定要找机会跟她取取经。

    程墨挑起一抹笑,遵照夜亦枝的吩咐离开了医院。

    蔚稞很快转到了普通病房,可人一直昏迷着,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夜亦枝叫人送来了洗漱用品,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毕竟蔚稞每一次住院都是半个月打底。

    他在医院里打点好了一切,可别墅里此刻同样热闹。

    季潇潇亲眼看着夜亦枝疯了一样抱着蔚稞冲了出去,就想到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她没急着沾沾自喜,而是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事情成了,带着你的家眷立刻离开,余下的钱我会马上打给你。”

    简单一句话后,季潇潇赶紧挂断了电话,随即弯下腰,痛痛快快地笑了出来。

    她没给蔚稞下毒,只是在她的饭菜里加了一点刺激心脏的小东西,这东西对于寻常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即使是长期服用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吃进蔚稞的肚子里那就不一样了。

    谁叫她赶时髦,偏偏得了什么先天性的心脏病呢?她的心脏本来就虚弱,体质又很差,季潇潇本以为她能挺到搬离别墅的时候,还打算把那个厨子送进他们的新别墅,没想到蔚稞根本不想让自己多费心,提早就发病了。

    季潇潇的心情无比畅快。

    经过这次的折腾,蔚稞就算是不死也会没了半条命,以后还能拿什么跟她斗昨天她还假惺惺地让自己给孩子许愿,季潇潇确实是许愿了,她许愿让季潇潇和夜亦枝得不到什么好下场,这不,马上就应验了!

    就在季潇潇笑得无法自控的时候,育儿嫂推门进来,说孩子又吐奶了,让季潇潇去看看。

    季潇潇厌恶地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

    “吐了就再喂一遍,你找我有什么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