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代邪帝〕〔从今天开始捡属性〕〔弑神之王〕〔绝世神君〕〔暖婚100分:总裁,〕〔修罗战神〕〔我什么都懂〕〔韩三千苏迎夏全文〕〔文艺圈巨星〕〔巨星从影视学院开〕〔我的意识好神奇〕〔第一神婿〕〔捡宝〕〔亲爱的江先生〕〔非洲农场主〕〔狂探〕〔一夜强宠:禁欲总〕〔狂婿〕〔重生之都市魔尊〕〔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290章 你姐夫死不了
    事实上,井栀凉确实有些不舒服了。

    她虽然没有胃病,可两天没有进食,再加上每晚失眠,她的身体几乎已经到极限了。

    即便如此,宁爵依旧没有回来,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蔚稞因为担心她的状态,一直待在她的房间里陪她。

    井栀凉保持着趴在床边的姿势,就连蔚稞都觉得累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宁哥哥真的生气了……都是我不好……”

    宁……宁哥哥?

    蔚稞忽然觉得自己的牙根有点酸,可是又不敢明说。

    “姐,你的宁哥哥不会真的生气的,他可能真的只是在忙工作。”

    “不,不是的。”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宁爵了。

    其实在两个人重逢之前,宁爵的性子要比现在冷上很多。他骨子里是成熟稳重的,一直把自己当成不懂人事的小丫头。

    离婚之前,宁爵把井栀凉照顾得很好,虽然有时候自己也会埋怨他太过霸道,什么事都想由他做主,可绝大多数的时间里,井栀凉过得安逸而满足。

    复婚之后,井栀凉惊讶地发现,那个自己口中成熟稳重的宁哥哥突然就变了一副样子,他变得喜欢粘人,变得满嘴抹蜜,生活的重心也从工作变成了自己的家庭。

    井栀凉知道这是好事,可她和宁爵分离了太久,栀凉没法瞬间就把这段漫长的缺席给忘却,也没法瞬间就适应和从前截然不同的宁爵。

    事实上,她不太喜欢这样的他,或许是因为她太过留恋从前的那个宁爵。

    井栀凉一直在逃避内心的感受,所以把精力都放在了丢丢和蔚稞的身上,对宁爵的关注空前降低。

    其实这种僵局已经持续很久了,前两天发生的事只是一个导火索。

    当宁爵站在马路对面,用那种冰冷又陌生的眼神望着她的时候,井栀凉的心好像忽然就睡醒了。

    她似乎是有点恃宠而骄了,从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所以井栀凉想补偿宁爵,也想让宁爵消气,可几天下来,宁爵始终都对她无动于衷。

    井栀凉真的慌了,当他拿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要再一次土崩瓦解了。

    她夜不能寐,不思饮食,所想的一切都是如何把宁爵追回来。

    终于,在今天傍晚的时候,井栀凉在浴室里晕倒了。

    蔚稞原本坐在栀凉房间的沙发上看书,被巨大的闷响惊动,匆忙地闯进浴室,就发现井栀凉浑身赤裸地跌在浴缸旁边,更可怕的是,猩红的血液顺着她的额头涓涓地流下来。

    井栀凉被迅速送往医院手术,直到她因为麻药而昏昏欲睡的时候,宁爵一直都没有出现。

    就连夜亦枝都觉得奇怪,他明明已经联络过荀玉,宁爵出差的地方又离m国不远,按理说他早就该到了,可直到现在,别说是宁爵本人,就连他的手机都还是关机状态。

    直觉告诉夜亦枝,宁爵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k,去查一下宁少爷回国的航班,查清楚他现在到底在哪!”

    k一分钟都没耽误,快步离开医院,他本想亲自去一趟机场,可似乎是用不到了。

    五分钟之后,飞机坠毁的消息就已经像一颗重磅炸弹,把整个m国炸成可一片“火海”。

    那架民航飞机是大型客机,加上机组人员在内,一共有110个人。

    救援人员第一时间到达了现场,可就飞机的损毁程度和熊熊的火势,几乎不会有人生还了。

    而宁爵和荀玉都在那架飞机上。

    k把这个消息告诉夜亦枝的时候,蔚稞也在。她的瞳孔骤然放大,面无血色,心跳几乎没有了节奏。

    空难?姐夫和荀玉遇到了空难?这怎么可能?

    蔚稞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跌坐在沙发上。

    夜亦枝也是一脸严肃。

    蔚稞不知道,可他再清楚不过。

    像这种把整个飞机的人都送去给宁爵陪葬的行为,除了自家老爷子,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做得出来,当然了,恐怖分子除外。

    可如果真的是老爷子做的,他怎么会这么快就查到宁爵头上?

    难道夜亦谦已经醒了?

    夜亦枝这两天一直住在宁爵家里,因为有蔚稞在,他的精力被分走了一大半,对夜氏的关注也少了,为危险的敏锐嗅觉也降低了不少。

    如果宁爵真的出了什么事……

    那是他第一次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束手无策。

    蔚稞的抽泣把夜亦枝从思绪里拉出来,他坐到蔚稞身边,把她因为痛苦而剧烈颤抖的身体抱进怀里。

    “夜,怎么办?姐姐怎么办?丢丢又怎么办

    ?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蔚稞哭得无法自抑。

    从前她没有家人,所以从来不会为家人感到痛苦,现在她好不容易拥有了最重要的家人,却这么快就要感受失去家人的痛苦。

    蔚稞的心态彻底碎成了渣。

    夜亦枝一向口齿伶俐,可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蔚稞。

    好在事情还没有盖棺定论,宁爵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k,派人去搜救队帮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夜亦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无比决绝。

    蔚稞的身体猛得一阵,冷汗瞬间席卷全身。可除了等待和祈祷,她似乎无能为力了……

    漫长的一天过去。

    顺利做完手术的井栀凉在药物的作用还在昏睡着,蔚稞绝望地守在床边,对于时间的流逝丝毫没有办法。

    已经十多个小时了,搜救队清理出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无一例外已经被烧成了焦炭。

    蔚稞根本不敢看电视报道,她能想象的出来那里会是一片多么可怕的人间炼狱,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祈祷着,祈祷着宁爵和荀玉能大难不死。

    夜亦枝走进病房的时候,蔚稞正双手合十,为自己的家人祈祷。

    男人的动作猛得一僵

    ,伸出去想要触碰她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他该怎样告诉她,从现场的报道来看,宁爵几乎是没有一丝生还的希望。

    窒息,烟雾,还有爆炸,哪一个都会置人于死地。

    宁爵即使有三头六臂,也飞不出极速降落的飞机,飞不过那万里深海。

    “蔚稞。”

    他轻生唤了一声。

    蔚稞闻声回头,肿胀的眼睛和苍白的脸颊落在夜亦枝的眼里。

    “搜救队还在努力,营救的黄金时间还没有过去,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他很想安慰她,或许一切都只是虚惊一场,可夜亦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想要完美地欺骗别人,就必须先欺骗自己,可惜,夜亦枝已经无法自欺欺人了。

    蔚稞眼里的光闪动了两下然后彻底暗了下去。

    “你不用再安慰我,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只是担心姐姐和丢丢,他们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你姐姐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蔚稞垂下眼睑,无法言说的愧疚感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在她身上刺出一个又一个血窟窿。

    一切都是由她而起,她一次又一次把宁爵推入危险的境地,却连一声抱歉都吝啬去讲。

    蔚稞疼得几乎无法呼吸,可更让她能绝望的是,井栀凉要是醒过来知道了这一切,只会比她更加痛苦。

    就在蔚稞几乎要被心痛碾碎的时候,躺在床上的井栀凉突然有了反应。

    她先是皱起眉头,喊了声“好疼

    ”,然后眼球和手指都动了动,五分钟后,井栀凉真的睁开了眼睛。

    她摔了一跤,摔出了脑震荡,有可能还会引起颅内血肿,医生紧急为她做了手术,好在手术很顺利,井栀凉也顺利醒过来了。

    蔚稞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喜是悲了,她握着井栀凉的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井栀凉虚弱地靠坐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宁爵在哪里。

    夜亦枝早就和她商量好,在栀凉度过危险期前尽量隐瞒,蔚稞只好编了一套谎言。

    “姐夫今天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签,我和夜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暂时瞒着他,等明天早上再告诉他。”

    栀凉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说,他知道我受伤了,会不会马上赶回来?”

    “会的,姐夫最在乎的就是我姐姐,怎么会不赶回来呢?”

    “可我又不想用生病住院来逼迫他赶回来,蔚稞,你就替我瞒着他吧,等我出院了再说。”

    蔚稞自然是很乐意的,甚至有些庆幸井栀凉会有这种倔强的想法。

    她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就哄着井栀凉睡着了。

    夜渐渐深了,蔚稞坐在医院的走廊了,夜亦枝却不见了踪迹。

    人一到了深夜,就会变得情绪化。

    蔚稞压抑了许久的情绪一瞬间爆发,痛苦和愧疚交织在一起,几乎就要把她碾碎。

    她用手捂住自己整张脸,可哭声还是从指缝间漏了出来。

    就在蔚稞几乎要哭到窒息的时候,耳边突然传开了一个凛冽的男性声音。

    那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语气清缓却又带着不容违背的威严。

    “哭什么?你姐夫死不了。”

    蔚稞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她猛的抬起头,正对上那张俊美的脸。

    “裴……裴褚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